“呼……”

高翔衝了出去,一直衝到了那個腐爛人的面前,然後連忙彎腰,就想把那個金元寶給撿起來,可是這徹底的驚動了對方,只見那個腐爛了的人,猛然一扭頭,朝着高翔就呼出了一口氣。

“快救人……”我也不知道自己從哪兒來的勇氣,反正看見高翔被噴了一口氣之後,我就衝了過去,緊接着,就是胖子,黃鑫以及那幾個護衛。

“吼……”

我們全體出動,這自然引起了那個騎在馬上的那個怪物,只見它嘶吼了一聲,讓把手中的長劍朝着我們就指了過來。

當那把長劍指向我們的時候,所有的怪物都停下了前進的腳步,然後很機械地朝着我們看了過來。

“刷刷刷……”

頓時,長劍,長槍,雙錘,稀奇古怪,各式各樣的武器,在同一時刻,全都重重的指向了我們……

“江曉,它們有武器,怎麼打?”胖子一愣,這要是讓他和正常人打假,他絕對不會有半點的猶豫,可是對方明顯不是人,而且手裏還拿着寒光逼人的武器,這要是打起來的話,別說凶多吉少了,鐵定被人家團滅。

“你們去救高翔,其餘就看我的吧!”我大喊了一句,然後一彎腰,抄起了幾塊石子在手中,接着就看向了那個騎在馬上的怪物,俗話說,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這個怪物肯定就是它們的頭頭,只要我能傷了這個怪物,還怕這些小嘍囉麼?只不過,現在唯一害怕的就是,對方無視我們的攻擊,那麼他們就無敵了,而我們幾人也就交代在這了。

“啪……”

想到此,我想驗證一下對方,到底是不是不害怕攻擊,於是手中的石子就朝着那個怪物飛了過去。 “你們去救高翔,其餘就看我的吧!”我大喊了一句,然後一彎腰,抄起了幾塊石子在手中,接着就看向了那個騎在馬上的怪物,俗話說,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這個怪物肯定就是它們的頭頭,只要我能傷了這個怪物,還怕這些小嘍囉麼?只不過,現在唯一害怕的就是,對方無視我們的攻擊,那麼他們就無敵了,而我們幾人也就交代在這了。

“啪……”


想到此,我想驗證一下對方,到底是不是不害怕攻擊,於是手中的石子就朝着那個怪物飛了過去。

“當……嘶……”

一聲清脆的響聲在我耳邊響起,很顯然,我飛出的石子,已經命中了目標,於是我緊緊地盯着前方,只見那怪物胯下的大馬,往後退了好幾步,然後仰頭嘶鳴了起來。


剛纔,我的那塊石頭正好砸到了大馬的面門,而它也穿了一副鎧甲,饒是這樣也被我打的節節敗退,這要是沒有穿鎧甲的話,我有信心讓它當場斃命。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也是一個苦逼的開頭,雖然我驗證了對方不是無敵的,但是這一次的試驗,也徹底的惹怒了那個馬上的怪物,只見它狂吼了一聲,然後手中的長劍,就脫手而出,然後奔着我的胸口就飛了過來……

我手中的石頭,還有個運行的軌跡,還能稱得上速度,但是那個怪物手中的長劍,剛剛脫離了它的手時,下一秒就已經快到我的胸口了……

第一次眼睜睜地看着自己將要死去,我的心裏有了一種淒涼,沒有想到,就這樣的死在了一個怪物的手中,這特麼說出去,都沒有人會相信我啊……

“嗷……”

突然,在我的耳邊,聽見了一聲如同炸雷一樣的響聲,讓我渾身一震……

雪狼,這是雪狼的聲音,它怎麼來了?它怎麼會出現在我的身邊,它又想做什麼?不會是幫我擋劍吧?

這把劍光芒四射,不用問都知道,只要被這把劍扎到,也絕對不會活着離開的,這雪狼我只是救過它一命,它這真是變本加厲的還給我了……

“嗷……噗……”

雪狼的聲音再次在我的耳邊響起,然後就是那把長劍插進它身體的聲音……

“雪狼……”我看見雪狼站在我的面前,身上插着那把長劍,鮮血已經淋了下來,這讓我的心裏感覺到無法接受這樣事實。

“嘶……”

不過,我還在悲痛之中的時候,那個怪物又朝着它的手下嘶吼了一聲,頓時,所有的怪物都朝着我們涌了過來……

“江曉,楞什麼?快走啊?”胖子竟然已經把高翔背在了背上,朝着我吼了一句。

我沒有理會胖子,只是呆呆的雪狼,只見它猛然一回頭,眼神複雜的看着我,不過它的眼神裏,更多的是讓我趕緊走,可是這個時候,我又怎麼能丟下它呢?

“嗷……”

雪狼仰天吼叫一聲,立刻回過頭去,然後根本不給我任何反應的時間,直接就朝着那些怪物衝了過去,我知道,它是想給我爭取逃的時間,但是我現在要是走了的話,以後只要一想到今天的事情,就會陷入無盡的苦痛,所以我瘋狂的撿起了石頭,然後朝着那些怪物不停的投擲了過去……

“啪啪啪……”

我手中的石子,彈無虛發,每一顆石子都砸向了一個怪物,但是這些怪物,看上去都是骷髏,但是卻異常的堅硬,只是被我的暗器打得後退了幾步,並沒有帶去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反而讓它們更加的暴怒,揮舞着武器再次朝着我們,氣勢洶洶地走來,而我們只能不停地後退。

好在它們的速度不是太快,而且衝過去的雪狼雖然受了重傷,但是速度完勝這些怪物,這也讓胖子他們跑到了我的身後。

“雪狼,走……”這個時候我們不逃,也就沒有任何的機會可以逃了,所以我朝着雪狼喊了起來,雖然它被長劍貫穿了身體,但我還是有信心把它救活的,可是怕就怕它會不顧一切的戰鬥,直到耗盡了最後一滴鮮血。

果然,我喊了幾聲之後,雪狼並沒有理會我,而不停的朝着那些怪物撲去,然後拼命地撕咬着。

那些怪物對着我們,卻是面目猙獰,可是在面對雪狼的時候,似乎有了些畏忌,並不想讓雪狼接觸到它們的身體,只是用武器,把雪狼擋在了外面……

“江曉,我們再不走的話,那頭狼不但活不了,我們所有的人都要陪葬了。”胖子揹着昏迷的高翔,特別着急的和我說道。

我看了看雪狼,它還在撲着那羣怪物,然後又看了看胖子和黃鑫他們,唉,現在不跑,肯定團滅,只有犧牲雪狼了,於是我咬了咬牙就朝着胖子他們一招手,準備趕緊逃離這兒。

“嘶……”

可是想跑的話,哪有這麼容易的,只見我們剛剛跑了幾步,那個帶頭的怪物,便朝着我們疾馳而來。

這個怪物不同於其它的怪物,它的速度,在我們的眼裏,就如同光速一樣,即使是想躲開它的攻擊,但是大腦中的想法,卻一點點都跟不上,所以,當我看見那個怪物身形一動的時候,那個怪物就已經到了我們的眼前了。

草,這到底是什麼玩意?速度快不說了, 大神是我前男友 ……但是,我不想就這麼死了,最起碼也要和它拼一拼。

所以,我伸手就準備從懷裏拿出那個銅鏡,朝着那個怪物的身上拍去,但是我抓住了銅鏡的手,還沒有抽出來的時候,雪狼就折返回來,用盡用力地撲向了那個怪物……

那個怪物見雪狼衝過來,便沒有再對我們下手,而是一伸手便橫掃了過來……

“嘭……”

那個怪物身上披的是黑色的斗篷,但是在斗篷的裏面,則是一幅實實在在的盔甲,所以當它用胳膊橫掃過來的時候,也是力大無比,而我們和雪狼全都被掃中,直接朝着遠處飛了過去。

“啊……哎喲……”

衆人飛出去之後,便直接撞在了贔屓的石碑上,直撞的暈頭轉向,渾身疼痛無比,而雪狼更是直接昏迷了過去,它身上的鮮血也灑向了那個鮮紅的石碑。

那個怪物見我們撞在了石碑上,竟然沒有再次過來,而是大手一揮,它身後的那些骷髏們,又朝着我們走了過來。

“胖子,還能動麼?”我看了胖子一眼,希望他這次不要摔得喪失了行動的能力。

“江曉,我沒事,咱們趕緊跑。”胖子身強體壯,就算是這麼一摔,也完全沒有當成一回事。

“曉,曉哥,我的腿,我的腿不行了……你們先跑吧!一定要把我這幾個兄弟帶出去……”不過,黃鑫就沒有這麼好運了,他被摔到了腿部,現在別說跑了,就是走都成了問題,但饒是這樣,他還想着他的那些兄弟們。

“黃隊長,我們不走……”

“就是,我們在這裏,一直都是黃隊長照顧,沒有你的話,我們幾個早都死了……這個時候,我們怎麼能丟下你不管呢?”

“黃隊長,你不要攆我們走了……我們和你一起面對困難,哪怕是死,都在所不辭……”

很難想象,這都是一羣上流社會,唯利是圖的人,而在此時,一個個視死如歸,全然不把生死放在心上。 “黃隊長,我們不走……”


“就是,我們在這裏,一直都是黃隊長照顧,沒有你的話,我們幾個早都死了……這個時候,我們怎麼能丟下你不管呢?”

“黃隊長,你不要攆我們走了……我們和你一起面對困難,哪怕是死,都在所不辭……”

很難想象,這都是一羣上流社會,唯利是圖的人,而在此時,一個個視死如歸,全然不把生死放在心上。

“放屁!陪着我死有什麼好的?都給老子跑吧,如果再遲了的話,我們一個都逃不掉……”黃鑫見那幾個護衛不願意逃命,立刻的罵了起來。

我回頭看了他們一眼,說道:“好了,好了……大家既然在一起了,那就都是兄弟,現在要走一起走,誰都不丟下,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抄東西和他們拼了。”、

胖子被我說的雙眼通紅,連忙把高翔放在了雪狼的身邊,從地上拾起一根手臂粗的樹枝,嘴裏大聲的喊道:“好,老子今天也拼了,死就死了……”

我們每個人都視死如歸,想要和那些怪物拼個你死我活,不過,我雖然看不見那些怪物的表情,但是它們要是有表情的話,肯定會嘲笑我們吧?只是,嘲笑就嘲笑吧,都到這個時候了,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而且就算是跑,也絕對跑不過那個帶頭的怪物,所以,還不如索性拼一次呢!

我們已經全都準備好戰鬥了,只要那些怪物衝過來,能殺一個是一個,即使不能殺,也要重創它們,但是這些怪物雖然氣勢洶洶,也提高了速度,但是它們的速度在我的眼裏,依然還是那麼慢,這也讓我們得以喘息。

“嘶……”

或許是那個帶頭的怪物等得有些急了,或許是它也看不下去了,竟然一個翻身,就馬下跳了下來,然後“嗆”的一聲,從馬上拔出了一杆長槍,接着就朝着我們走了過來。

它並沒有用那出神入化的速度,而是像正常人那樣的走着,一步一步孔武有力,而且從它的斗篷裏,還時不時的冒着黑煙,讓人看了便有了些畏懼的心理,不過,當有怪物擋到它前進的道路時,只見它手中的長槍一伸,“噗”的一聲,就戳進了一個怪物的身體,然後那個怪物便骨架盡碎,徹底的消失在了我們的面前。

我知道它很厲害,但是沒有想到這麼的厲害,這把黝黑的長槍,要是插在了我們的身上,不用多說,就算是有九條命也不夠了。

這個時候,我們全都靜靜地看着那個帶頭的怪物,心裏應該是各有各的想法,而我能清楚的感覺到每個人的心跳,是那麼地劇烈。

那個帶頭的怪物,已經殺了七八個小怪物,然後就要來到我們的身邊了。

“吱……”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身邊的那個紅色的石碑,突然發出了異響,然後它便慢慢地移動開了,接着在贔屓的身上,便顯出了一個通往地下的樓梯。

“江曉,你快看,這是什麼?”胖子見那石碑移動,而且石碑上的紅色和雪狼的血液,竟然都發出了光芒,立刻指着喊道。

“快下去,快下去……”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我知道,那個帶頭的怪物,已經快走到了我們的面前,而且它手中的長槍都已經舉起來,朝着我們刺了過來。

“曉哥,你先下……”黃鑫看着我,急切的說道。

“別他媽的廢話了好不好?都給老子趕緊下去。”我當時就怒了,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兒謙虛,再多一會兒,全都得死在這兒。

“快下……”胖子也知道這是緊急的關頭,連忙一推黃鑫,就讓他們先下去了。

我沒有再看他們,而是把手中的石頭,朝着那杆長槍砸了過去,我並沒有想要擊碎那長槍,只想要能打偏它的準頭就可以了,可是誰知道,別說打偏它的準頭了,那杆長槍竟然紋絲不動,連晃都沒晃……但饒是這樣,我依然還是再進攻,畢竟有一線希望,我都不會放棄的。

胖子他們都已經下去了,高翔和雪狼也被他弄了下去,然後他站在洞口那兒對着我喊道:“江曉,快點下來,快點……”

此時,那個石碑上雪狼的鮮血,竟然以肉眼的速度在快速地變幹,而且那個石碑也在慢慢地閉合着。

我看了他一眼,感覺機會不多了,再不下去,這輩子都下不去了,於是立刻扔下手中的石子,就準備下去,可是那個帶頭怪物的長槍,也已經趕到了我的胸口,只有幾釐米的距離,就要貫穿我的胸口了。

怎麼辦?就這樣死了,還是拼一下?可是看着那寒光閃閃的槍頭,我感覺即使是去拼的話,我也沒有任何的勝算,那麼只有躲了,但是這躲也無處可躲了,因爲那個怪物手中一用力,槍頭就已經戳到了我的胸口之處……

“當……”

本來,我已經我要死了,這麼近的距離,這麼用力地一刺,即使我速度再快,也決然躲不開這一槍,但是就在那杆長槍已經戳到了我的胸口時,我的耳邊聽到了一聲清脆的響聲,很顯然,我並沒有死去,不知道是什麼救了我一命。


不過,現在沒有時間給我思考了,因爲那個怪物見一槍沒有刺死我,嘴裏嗯了一聲,然後有些好奇的看着我。

“嗖!”

我趁着它愣神的機會,身形一閃,便直接鑽進了洞中,“嘭”的一聲,頭頂上便傳來了石碑閉合的聲音。


“呼!”

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現在想來,後怕的很,剛纔要不是胸口的東西擋住了那杆長槍,那可就必死無疑了。

想到此,我立刻伸手去摸了摸胸口,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胸口放的不是別的東西,而是那枚銅鏡……如果沒有這枚銅鏡的話,今天可真的凶多吉少了。

只不過,這銅鏡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能擋得住那個怪物的長槍,其實那杆長槍,從表面上看,雖然烏黑一片,但是在月光之下,可以清楚的看到上面閃閃發光,絕對不是俗物。

但是現在看來,這枚銅鏡也不是俗物了,竟然能擋住長槍,所以說,這枚銅鏡,我必須要收好了。

再次的收好了銅鏡之後,我順着樓梯,一邊往下走,一邊喊道:“胖子,胖子,你們在哪呢?”

“江曉,江曉,快點下來……”我的聲音剛剛落下,胖子的聲音就傳了上來,聽他的口氣,好像是下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我加快腳步走了下去。

“江曉,你快點下來看看,雪狼好像快不行了……”胖子的聲音再次傳來。

聽到胖子的聲音時,我的心裏是又急又喜,急的是胖子說雪狼快不行了,那就真的快不行了,而喜的是,我以爲雪狼早已經死了,可是沒有想到,它竟然憑着自己的毅力,硬是撐到了現在,那麼這個時候,說不定還有救了。

“胖哥,這雪狼還有救麼?你看看流了這麼多的血,而且都過去這麼長的時間了,這怎麼可能救得活啊?”黃鑫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江曉,你快點下來看看,雪狼好像快不行了……”胖子的聲音再次傳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