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艙門關閉,戰艦起飛!

不一會兒,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愛古丁揹負雙手,悠悠一嘆:“又送走了一批…….”

……….

接引戰艦上,五個紫色長袍的男子,昂首挺胸,氣度不凡。

尤其是領頭的一個,腰間掛着綠色印章的鷹鼻男子。

鷹鼻男子,氣勢沉穩,宛如淵龍。

南天習慣性地用武神系統,掃描了一下這個人。

人物:趙冥

身份:銀河聯盟二等公爵,紫淵衛第十八衛所接引使,銀河軍內部編制四星上將軍銜

財富值:一萬宇宙幣

體能:49.8(39.8)

精神力:48

生命力:49.7(39.7)

力量:49.6(39.5)

敏捷:49.5(39.6)

綜合戰力:49.32(41.32)

主職業:機甲戰士/七品機甲戰皇

第一副職業:暫無

天賦等級:大衍級

“七品機甲戰皇?這麼強悍!”

南天也被驚訝到了!

饒是,坐鎮一方,威風八面的紫羽學院的院長愛古丁,還有四大軍侯之首的天北侯,也不過是機甲戰皇邊緣修爲,上下起-伏。

紫淵衛裏頭,隨便出來一個什麼,接引使,就有七品機甲戰皇修爲,強悍如斯!

南天內心裏頭,澎湃,加入紫淵衛,還真是來對了!

環顧四周,南天發現,其餘的學員,自己基本都不認識。

他們都是入學三年,即將畢業的老生。

湯旭堯,費翔飛,赫然在列。

湯旭堯和費翔飛,顯然也注意到南天了。

但是,他們都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也就沒有上前打招呼。

那個叫趙冥的接引使,掃了南天等人一眼。

趙冥的眉頭皺了皺。

“你們的機甲修爲,都很弱!”

趙冥開口就是這一句話。

大部分學員,都是心裏頭,有些不岔,憤怒。

他們已經是紫羽學院裏頭,算得上,綜合實力,最爲名列前茅的學員了。

“我說你們弱,你們也不要不服氣!”

趙冥,冷冷地說道。

“有些事情,我必須要提醒你們一下。按照往年的規矩,你們紫羽學院,可不會有這麼多人,能夠當上紫淵衛!今年,有些特殊情況,上頭不得不招納了你們。”

“既然,入選紫淵衛了,你們都給我擺正心態,從零開始。”

趙冥訓斥道。

“阿蠻,你跟他們簡單地介紹一下,咱們紫淵衛第十八衛所的規矩!”

一個身體魁梧,腰間掛着一個黃-色的印章的,足有三丈高的巨漢,走了出來。

南天也是用武神系統,掃描了一下,這個阿蠻!

人物:阿蠻

身份:銀河聯盟二等公爵,紫淵衛第十八衛所接引者,銀河軍內部編制三星上將軍銜

財富值:五千宇宙幣

體能:48.8(38.8)

精神力:47

生命力:48.7(38.7)

力量:48.6(38.5)

敏捷:48.5(38.6)

綜合戰力:48.32(40.32)

主職業:機甲戰士/八品機甲戰皇

第一副職業:暫無

天賦等級:大衍級

“阿蠻,八品機甲戰皇!隨便,走出一個人,都是八品機甲戰皇,真是太恐怖了!”

南天的臉龐,不禁抽–搐了一下。

紫淵衛內部的實力,實在是超乎想象!

真的如愛古丁所言,機甲戰皇,一抓一大把!

阿蠻,將南天他們帶到一個密閉的會客艙裏頭。

阿蠻聲若洪鐘:“首先,歡迎你們入選紫淵衛,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我知道你們心頭有許多疑惑。我先給講一些最基本的,其餘的,你們以後會慢慢地瞭解的。”

“首先,我們銀河聯盟的紫淵衛,一共分爲:十八衛所。一個衛所,負責保衛和巡視六個主星及其六個主星,附近周圍,所有附屬的殖民星,未知星球等等!我們的編號,就是第十八衛所!”

“我們衛所之下,有主星:北洛主星,浩瀚主星,海藍星等等……..”

阿蠻說道。

“那麼,阿蠻大人,我們第十八衛所,一共有多少人呢?”

南天問道。

阿蠻,嘿嘿一笑:“我們第十八衛所,現在,正式成員,大約有兩千多人這樣。”

“兩千多個紫淵衛?”

南天一驚。

阿蠻點了點頭:“嗯,沒錯!”

“這個不是你們應該關注的重點。在紫淵衛裏頭,等級是十分森嚴的,紅橙黃綠青藍紫,七大等級,你們必須牢記於心!”

“每一個等級對應者,都有各自的印章。你們不,這個印章。這印章,是我們紫淵衛高科技的集合產品。印章中,包含了你們所有的個人檔案信息,還有咱們紫淵衛特殊的浮水印。按照級別高低,一個印章下去,可以隨心所欲的,頒發一個臨時法-律,有生殺大權!”

阿蠻笑道,說着,將自己的黃–色印章,拿了出來。

“我就是黃印紫淵衛!趙冥大人,是綠印紫淵衛!你們到了衛所,會有專人給你們頒發印章,是最初等級的紅色印章!”

阿蠻解釋道。

“還有一點,就是低等級對於高等級的紫淵衛,一定要絕對服從!另外,以後,你們既然當上紫淵衛了,你們以前用的銀河貢獻點,可以不用了。我們紫淵衛領取的俸祿,都是宇宙幣!宇宙幣,在全宇宙都通行,可以在銀河星系,黑暗星系,光明星系,購買任何東西。”

“我們紫淵衛執行任何的時候,還會獲得深淵點。深淵點與宇宙幣的兌換比例爲:1深淵點=100宇宙幣!至於,宇宙幣與銀河貢獻點的換算關係,則爲:1宇宙幣=一萬億銀河貢獻點。當然,像銀河貢獻點這種中低級貨幣,在黑-市裏頭,有時候,你拿兩-三萬億銀河貢獻點,別人也不一定給你一個宇宙幣!至於,到了黑暗星系,光明星系裏頭,更是一文不值了。”

阿蠻給衆人,開啓了一扇新的窗戶。

接引戰艦,也是飛速地航行着,在空間隧道里頭,穿梭着,目標:第十八衛所! “轟隆!”

在空間隧道里頭,時間變得毫無概念。

這期間,由於枯燥無聊,不少學員都在一起快聊天。

湯旭堯,費翔飛,都是老生當中的佼佼者,在紫羽學院,混跡多年,成名許久。

許多人老生,都過來,要與他們二人結交,打好關係。

對此,湯旭堯和費翔飛,都是冷淡地對待。

不過,湯旭堯和費翔飛,卻是主動,找上了南天。

湯旭堯,拱了拱手:“你是叫南天吧,我是湯旭堯,希望大家以後可以做個朋友。“

南天微微點頭:“你好!”

費翔飛也是咧開了嘴巴:“我叫費翔飛,是野蠻族人。上一次,你和泣元魁的交戰,我都看了。你很厲害,我估計都不是你的對手。你能夠告訴我,你的機甲修爲嗎?”

南天笑了笑,機甲修爲,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二品機甲戰王!”

“二品機甲戰王?我也是二品機甲戰王修爲,可是我自問,沒有南天兄弟,那麼厲害!哈哈!以後,還望南天兄弟,多多指教。”

費翔飛,性情倒是比較開朗,野蠻族人,就是這樣,有酒喝,有肉吃,談朋友,談得來,就直言不諱,沒有什麼心眼。看誰不爽呢?就是直接-幹!

湯旭堯,也是眯起了眼睛:“南天兄弟,的確是好實力!我湯旭堯,已經突破至一品機甲戰王,但是也是遠遠不如南天兄弟呀。”

費翔飛驚訝道:“什麼,湯兄,你又突破了,一品機甲戰王!看來,我永遠要被你壓着一頭了。”

湯旭堯,笑而不語。

南天目光深邃,充滿了睿智,看了看。

湯旭堯,南天剛纔用武神系統掃描過了,的確是一品機甲戰王。不過,,有一點比較奇怪的是,湯旭堯的出身,竟然,系統都探測不到。

神祕勢力?

到底是何方勢力?竟然,隱蔽了天機,讓武神系統,都無法探查?

迎着南天的目光,湯旭堯不自禁地一抖。

湯旭堯覺得自己,似乎被看透了,不免心裏頭,多了一份忌憚。

南天,呵呵一笑:“你們兩個都謙虛了。以後,相互照應吧。”

湯旭堯點了點頭:“嗯,南天兄弟,說的是。這紫淵衛裏頭,高手如雲,我們這些新兵蛋子,出去執行任務,如果不抱成團,很容易隕落。”

南天來了興趣:“湯兄,你似乎知道一些關於紫淵衛,更深入的信息?”

湯旭堯,壓低了聲音:“其實,咱們紫羽學院的畢業學生,並不是紫淵衛的最主要的來源。紫淵衛最主要的來源,其實是:每一個衛所,所建立的大大小小的上百個死亡訓練營。”

“每一個死亡訓練營裏頭,脫穎而出的人,就會成爲紫淵衛。只不過,死亡訓練,是隱藏在‘地下’的。我紫羽學院,則是擺在檯面上,培養紫淵衛的地方。”

湯旭堯,緩緩地說着。

“每一個死亡訓練營,都有各自殘酷無比的訓練方法。訓練營裏頭的佼佼者,比我們這些學院裏頭出來的科班生,要強出太多了。他們都稱呼我們,爲溫室裏頭的花朵。”

湯旭堯,語出驚人。

紫羽學院裏頭的學員,相比較其它學院的學員,已經是強大無比了!

但是,對於那些死亡訓練營裏頭,出身的人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正因爲如此,我們更要團結!”

湯旭堯,鄭重地說道。

南天也是面色凝重。

湯旭堯的一番話,讓南天想起了,在古武時代,一些殺手組織,培養隱祕殺手,而組建的一些訓練營。

哪裏出產的高手,真可謂是,手段多變,危險至極!

好幾次,南天都差點兒,栽在修爲遠遜色自己的殺手手上。

阿蠻,趙冥,他們這些紫淵衛,顯然不是紫羽學院出來的“科班生”。

尤其是,阿蠻,看似傻乎乎的面孔,或許,隱藏着一顆,兇險至極的殺招,一旦與敵人交戰,就會爆發出匪夷所思的威力!

南天心裏頭猜測着。

同樣,南天這個時候,也是恍然醒悟,原來,當初在,古詮哪裏看到的關於紫淵衛的卷宗,有許多錯誤。

什麼,只有一千人?一個第十八衛所,就有二千多人,具體數字,待定。

許多卷宗上的信息,都是不真實的。

當然,南天也能理解。

畢竟,古詮級別有限,銀河軍內部編制等級森嚴,古詮探知的消息,不夠準確,也是情有可原。

譬如:上級要對下級,隱瞞一些事情,太過容易了,下級還不一定能夠發現,直到很長時間,還奉爲金科玉律。

後來,南天又與湯旭堯,費翔飛,簡單地聊了幾句,便回到了單獨的休息室裏頭,開始專心致志地修煉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