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

用光腦,對着盛清顏全方面、360度無死角的拍照,錄下全息視頻后,季柚若無其事的雙手插兜:【宇宙第一的小可愛的糗樣,多留幾個,沒準以後可以賣出去換錢。】

咳咳……

季柚淡定的繼續盯着監視器。

「唔~」盛清顏輕哼一下,忽然睜開了眼:「死窮鬼哦,現在幾點了?」

季柚道:「聯盟標準時上午11點55分。」

盛清顏眼一亮,道:「也就是咱們盯梢的時間快要結束了哦?」兩人是從8點開始值守的,值守4個小時,眼看着就要到12點了……

盛清顏伸伸懶腰,道:「人家繼續睡哦,時間到了叫人家哦。」

「……」季柚翻個白眼,說:「你都已經睡了4個鐘了,你還誰?你是豬嗎?」

盛清顏斜了她一眼,道:「你懂什麼哦?人生不就是吃飯、玩樂、睡覺三大事哦?現在又沒吃又沒喝又沒玩人家不睡覺人家幹什麼哦?」

季柚擺擺手,「行行行,你睡吧。」

「不過,我剛才拍了你流口水以及打呼嚕的丑照,你要是願意給我100萬信用點,我會考慮把文件徹底刪除。」

盛清顏無語道:「你這是敲詐勒索哦~」

季柚:「沒錯。」

盛清顏擺擺手,無所謂道:「隨便哦,照片多不多哦?要不人家再配合你多拍幾張哦?」

季柚:「……」

正說着,岳棲光、岳棲元推門進來,岳棲光道:「趕緊的出去,該爸爸我來大發雄威了!該死的星獸,來吧,越多越好……」

季柚、岳棲元、就連昏昏欲睡的盛清顏,這會兒也猛地彈起來,三人異口同聲道:「你閉嘴!」

盛清顏罵罵咧咧道:「阿光你再說這種話哦,人家就要殺隊友了哦!」

岳棲元翻個白眼:「我大義滅親!」

季柚捲起衣袖,道:「我埋屍。灰都不給你剩的那種。」

岳棲光渾身抖了抖,嘟囔道:「爸爸就隨口一說而已。」

季柚道:「難道你不知道自己的烏鴉嘴討嫌嗎?」

岳棲光:「咳咳……哪有的事。」

就在這時,原本顯示一切正常的監控器上,忽然不停閃爍著紅點,發出一陣陣刺耳的警報聲,季柚、岳棲光、岳棲元、盛清顏四人齊齊面色一變,只見飛船前進方向45度角的位置,約莫10光分的距離,突然出現了一大批的紅色光點,這些紅色的光點,代表着一頭頭的星獸。

鏡頭再拉進一些,露出了這一群星獸的真面目,是一群飛行系的紅冠鳥。

季柚猛一拍腿:「卧槽!」

盛清顏罵道:「靠哦~」

岳棲元咬牙:「白痴。」

岳棲光:「……」

岳棲光張大嘴:「不……不是吧?」

大家根本來不及罵岳棲光的烏鴉嘴,季柚一下子坐直身體,第一時間開啟了飛船自帶的偽裝系統與防護罩,將存在感降低到最低,然後強行給飛船改道。

岳棲元守在了監視器口,接上精神接駁器,緊緊盯着畫面,說:「往47度飛過去了,但還有60%以上的殘留,我們繼續繞行。」

盛清顏趴在炮筒發射口,瞄準了目標,做好隨時攻擊的準備。

岳棲光獃滯了一瞬間,也很快就反應過來,他第一時間聯繫正在休息的楚嬌嬌、沈長青、柳扶風三個人,三人渾身一震,迅速戴好裝備與武器。

四周安靜到極致,沒有人發聲,也沒人在這個時候放鬆心弦,全都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季柚腦袋綳到極點,她坐在主駕駛位,剛才都沒來得及與岳棲光、岳棲元交換,就遇到了這樣的突發情況,不得不趕鴨子上架,充當了飛船主駕駛員。

季柚操控著飛船,一點,一點,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往另一個方向偏移,因為雙方的距離很近,這個時候,稍微出現一點點偏差,都有可能被紅冠鳥群發現,根本一點都不能大意,稍有不慎,就是生死存亡的局面。

啪嗒~

啪嗒~

啪嗒~

……

大顆,大顆的汗,從季柚的額頭掉落,滴在操控台上面,季柚根本顧不得理會,旁邊,岳棲元也一點放鬆的時間都沒有,他將清理出來的可用精神絲,沒有一絲保留,全部釋放出去……

1米。

2米。

3米。

……

不斷釋放,延伸……岳棲元一張英俊的臉龐上,是少見的鄭重與嚴肅,他一雙漆黑的眸子,盯着監視器,並將探查到的信息,整理、精簡完成,及時反饋給季柚。

「35度斜角方位,有一顆枯死小行星。」

「拐彎。」

「直行約3光秒,注意避開隕石。」

……

季柚的精神絲有限,這時候她根本顧不上自己探查四周的情況,只能將探查這件事情交給岳棲元,也只能相信岳棲元的判斷。

拐彎。

直行。

加速。

……

季柚的指令,一個,又一個,當岳棲元的聲音越來越輕,越說越少時,季柚整個後背的衣服,都濕透了,額頭的汗珠,還在大顆大顆的掉落,但她依然不敢放鬆。

終於——

「離開了。」岳棲元的聲音很低,很低……他說話時一雙乾淨的黑眸,依舊一瞬不瞬地盯着監控……

「紅冠鳥群,徹底離開了。」岳棲元道,說完,他輕輕吐出一口氣。

季柚、盛清顏、岳棲光三個也齊齊吐出一口濁氣,然後,季柚與盛清顏幾乎是同時轉頭,大喝一聲:「岳棲光,出來受死!」 「和好?」夏母難以置信的表情。

柯母篤定的語氣,「只要我們給他們多創造相處的機會,沒什麼是不可能的。」

夏母漸漸被柯母說服,她的內心深處,還是希望夏語寒能有個圓滿的家庭。

尤其她還懷着身孕,誰也不希望孩子一生下來父母就是離異的。

病房內的夏語寒無聊透底,眼看天就要黑了,夏母卻遲遲不聯繫她。

柯母也是見不到人影,搞得她離開不是,不離開也不是。

趙楠送來了晚餐,夏語寒沒胃口,正打算拎包走人,結果趙楠溜得比她還快。

這根本就是故意的!

「不餓嗎?這是專門給你做的。」柯震辛下了床,慢斯條理地擺弄餐具。

醫院的病號服絲毫不影響他的氣質,他舉手投足的動作,都彰顯着他矜貴的身份。

「我想回去了。」夏語寒直截了當道,「我看你挺好的,用不着人陪。」

柯震辛輕笑一聲,「吃了飯,我讓人送你回去。」

「為什麼非要在這吃?」夏語寒沒好氣地瞪他一眼。

「因為我不想一個人吃。」

這是什麼霸道的理由?

夏語寒內心暗暗吐槽,她告訴自己再忍一忍,反正她過兩天就要回北城,類似今天的事,再也不會發生了。

飯後,柯震辛說話算話,叫趙楠送她回夏宅。

「不用了,我家的司機就在醫院的停車場等著呢。」夏語寒出聲拒絕。

柯震辛彷彿沒聽見她的話,吩咐趙楠,「把她安全送到家。」

趙楠做了個請的手勢,「夫人,您走前面吧。」

夏語寒愣著不動,這時,門口一陣風吹來,緊接着響起一道嗓音尖亮的女聲,「阿震,你住院怎麼都不和我說,我真得擔心死了!」

只見孟子意紅着眼睛跑到了病床前,整個人由內而外流露着對柯震辛的擔心。

柯震辛面色僵硬,眉頭微微皺起,冷聲反問,「你是從哪裏知道我住院的?」

他的行程一向是機密,就連公司的高層都不知道,孟子意卻能找來,背後絕不簡單。

「阿震,你難道連關心你的機會都不給我嗎?」

孟子意的淚水在眼眶裏打轉,感覺下一秒就要哭出來。

夏語寒懶得看她的表演,徑直走出了病房。

「夫人,您不要誤會柯總,他早就不和孟小姐聯繫了,不知道她怎麼找來的。」趙楠急着向她解釋。

夏語寒滿不在乎的樣子,「我都和他離婚了,沒立場管他的私事。」

「不是,請您一定要相信柯總,他和孟小姐不是曖昧關係。」

夏語寒想到方才柯震辛的冷漠,不像是裝出來的,而孟子意的眼淚反倒有幾分做戲的成分在。

專門挑着這個點過來,是為了演給她看嗎?

孟子意的心思,倒是還沒變。

夏語寒大概知曉她的心理,她也可以相信趙楠所說,但這些糾纏,都和她無關了。

孟子意自認為把夏語寒氣走了,心下一陣竊喜。

她就知道夏語寒會被她刺激到,就算她因此惹怒柯震辛,那也值了。

。 宋夫人顯然知道兒子在撒謊。

一個男人真心喜歡一個女人的時候,就會處處維護她,捨不得讓她受責備,哪怕是讓她略微尷尬都捨不得。

大家都開開心心的,宋夫人也就懶得揭穿了,索性坐下來一起吃飯。

中途的時候,厲南風給她打來了電話,說是已經接到齊豫電話了。齊豫的戲下個月開拍,他下個月隨之進組。

「這是好事兒啊」,張小曼站在宋家的陽台上,安慰他道:「你跟着齊導好好乾,先把本事給學到手了,然後再考慮將來的事兒,知道嗎?」

說到這兒,張小曼就不得不囑咐他:「還有啊,你以往的脾氣多少也收一收,導演組和演員的圈層也是不太一樣的……總之,你多注意一下就好了,多學多看……」

餐桌上,宋夫人忍不住朝着她的方向看了過來,隨即朝着宋如白道:「她每天都這麼忙啊嗎?」

宋如白對此早已經司空見慣,嗯了一聲,然後道:「我不也是么,周末經常加班!」

「所以我才希望你能找一個賢惠顧家的」,宋夫人說完,有些不滿似的道:「兩口子過日子,最好是要互補的。而且,我和你爸年紀都不小了,都等著抱孫子呢……可是張小姐,我看她即便有了孩子,也沒空帶孩子!」

宋如白吃東西的動作漸漸慢了下來,隨即輕笑了聲,說:「那也沒關係,再說,我們倆都還年輕,總得先打拚幾年的事業。等事業穩定了,再考慮要孩子的事兒。」

頓了頓,宋如白又笑着道:「小曼這個人呢,的確很好強——不過這也沒什麼,人往高處走嘛!女孩子事業心強,喜歡自己奮鬥,就不會走捷徑,更不會走彎路。至於教育孩子的事兒,就更不成問題了,我小時候是跟着奶奶一起長大的,現在不是也照樣兒成材嗎?」

宋夫人年輕時的職業是一名軍醫,在部隊裏面的念頭比較久,習慣和眼界自然也受部隊的影響,既紅且專,在兒子的擇偶方面,比較傾向於一些名門淑女——再不濟,小家碧玉也行,能在家裏相夫教子,就很好了。

張小曼顯然不是這樣的人,但是這話一從宋如白的口中說出來,就讓她無力反駁了。

宋家夫婦年輕時工作也很忙,所以宋如白一直跟着爺爺奶奶一起生活。雖然成長中缺少父母的陪伴,不過並不耽誤他長成一個正直善良的人。

「媽,您的職業是軍醫,我爸的職業是教授……」

宋如白索性放下筷子,和他們聊起了天:「我的職業也是一名醫生,我們家這三口人的職業過於正統,而已過於刻板。所以,我娶一個在娛樂圈工作的老婆,可以給我們家增添一點活躍氣,你們說是不是?」

宋夫人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你這張嘴啊,簡直能把黑的說成白的!」

說完,悶頭吃飯,再不肯拿這事兒來說了。

另一邊,張小曼打完電話回到餐桌上的時候,三口人正在各吃各的,看不出任何異樣。

張小曼也就坐下來,端起自己喝到一半兒的雞湯來,準備繼續喝。宋如白伸手那過她手裏的碗:「我再給你盛一點兒吧。」

她看着碗裏:「還有呢,再打就喝不完了……」

「喝不完我幫你喝」,宋如白微笑着說,隨即拿起大湯勺來,打了滿滿一勺雞湯放到了張小曼的碗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