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塞這身材好就是不一樣,今晚見到這一幕也算值了!”繞是情況如此緊急,藍海辰心裏仍然冒出這種念頭。

不過時間不等人,只聽“乒”地一聲脆響,窗外的厲鬼已經破窗而入。半空中只見厲鬼一個扭身,穩穩趴在地上,眼神陰冷的看着藍海辰。

諸天人物附我身 “事不宜遲,看來今晚的計劃要泡湯了。”藍海辰見狀不再猶豫,也一躍跳出窗戶,離開了大廳。

年輕殺手看着這一切,嘴角露出笑容,他的計劃成功了! “藍海辰呀藍海辰,你也有今天!你這麼費盡心思設計出一個計劃,最終不還是被我破解了?我倒要看看,你今晚還怎麼躲過我的追殺!”年輕殺手心中大笑,與藍海辰鬥了這麼久,今天終於佔到了上風!

“厲鬼,給我去把藍海辰殺死掉!”年輕殺手對厲鬼發出命令,灰衣厲鬼立刻怪叫着鑽出窗戶,向着藍海辰追去。

且說藍海辰躍出窗外,利用周圍緩衝之處有驚無險的落到地面。他擡頭向前看去,見江雨煙和小秦正在站原地等着。

“別愣着了,趕快跑啊,厲鬼追上來了!”藍海辰對兒女喊道。

就在這時只聽“嗖”地一聲,一個身影從室內躍出,落在藍海辰後面,正是灰衣厲鬼!

“跑!”藍海辰拉起江雨煙和小秦奮力向前跑去,兒女也全力跟上,生怕落後被厲鬼殺死。

灰衣厲鬼立刻追上,跟在三人後面,不讓他們有一刻放鬆。

輾轉又念 “這樣不行,我們一定會被抓住的。”藍海辰邊跑邊說,“前面的路口咱們分開跑,雨煙你帶着小秦走左邊,我走右邊!”

藍海辰不敢讓小秦單獨行動,他知道小秦行動能力差而且膽子也不大。這種情況下若是讓她單獨行動無異於讓她找死,分分鐘就會被厲鬼殺掉。

“好,你自己小心,小秦跟好我!”江雨煙點點頭,拉着小秦向左邊靠近。其實江雨煙心裏清楚,厲鬼八成是要去追藍海辰的,殺手一直想殺死藍海辰這個對其威脅最大的人。

路口近在眼前,藍海辰率先到達向右轉繼續狂奔,江雨煙則拉着小秦向左跑去。

不出江雨煙所料,厲鬼沒有絲毫猶豫,立刻追着藍海辰向右跑去。

“厲鬼……向着蒙面……那邊去了,我們……怎麼辦?”小秦邊跑邊氣喘吁吁的問。

“放心,他對付厲鬼很有經驗,不會那麼容易死掉的,我們在反而會拖累他。”江雨煙回答說,“要是知道殺手在哪就好了,我們有三個人,可以像第三晚那樣威脅殺手。”

年輕殺手這次明顯更加小心,躲在暗處不讓藍海辰等人發現。顯然第三晚的教訓讓他記憶猶新,不得不做出改變。

藍海辰一路狂奔,灰衣厲鬼緊緊跟在後面。藍海辰知道,必須儘快想辦法擺脫厲鬼,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於是藍海辰左看右看,最終選定了旁邊的一家服裝店。這家服裝店很大,有足夠的空間讓藍海辰和厲鬼周旋。

於是藍海辰快步跑到服裝店門口,拉開門跑了進去。

服裝店裏面有很多大大小小的衣架,讓整個空間的視野有些受阻。藍海辰一進門就躲到那些衣架後面,消失在了。

只聽“乒”地一聲脆響,然後就是玻璃墜地的聲音。灰衣厲鬼直接打碎玻璃衝進店內,但它立刻愣住了,它一時感覺不到藍海辰在哪裏。

於是灰衣厲鬼伏低了身體,一點點仔細搜索起來。

藍海辰透過衣架間的縫隙偷偷看向灰衣厲鬼,心中暗暗鬆了口氣。

贈你一世情深 “真不愧是智商低的傢伙,居然就這麼傻呆呆的一點點搜索,這樣60秒很快就能過去。”藍海辰心想,同時看向身後的試衣間。

這裏的試衣間很多,幾乎每個角落都有。藍海辰悄悄進入其中一個,這樣一來,厲鬼更不可能找到自己。

果不其然,60秒有驚無險的過去,厲鬼依然沒有找到藍海辰的位置。

藍海辰從試衣間裏出來走到門口,小心的看着周圍。

“殺手似乎並沒喲追上來,還是說他躲在暗處,隨時監視着我?”藍海辰仔細分析,“無論如何這樣在裏面待着也不是辦法,還是趕快出去,聯繫雨煙她們的好。”

於是藍海辰小心翼翼的邁開腳步,離開了服裝店。意外的是,厲鬼並沒有重新追上來。

“看樣子殺手真的沒有追上來,難道是他之前躲得太深,沒有來得及追?”藍海辰心想。

但不論如何,藍海辰已經順利脫險,接下來最重要的就是聯繫江雨煙她們,準備一個新的計劃!

“殺手,這一局算你贏了!不過你等着,今晚還沒有結束,我會想辦法將你揪出來的,咱們等着瞧!”

同時另一邊,江雨煙帶着小秦躲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這是一棟民居的廁所裏,周圍很封閉,只有門口和一個很小的窗戶能供人進出。

江雨煙將所有門窗都鎖上,又將廁所的百葉窗拉起,整個廁所裏頓時一片漆黑,但也保證了安全。

江雨煙拉着小秦坐在地上,兩人都有些氣喘吁吁。

“我們在這裏安全嗎?”小秦問。

“暫時安全,只要殺手沒跟着我們過來,就很難看到我們。”江雨煙回答說。

“你說蒙面他躲過厲鬼的追殺了嗎?”小秦有些擔心。

“相信他,他可是多次從厲鬼手裏逃脫的人啊。”江雨煙笑着回答道。雖然臉上笑着,但江雨煙心裏還是免不了有些擔心,畢竟這次的事很突然,大家都有些措手不及。

這時江雨煙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她連忙接起,電話裏傳來藍海辰的聲音。

“雨煙,我已經成功逃脫了,你們那邊怎麼樣?”

江雨煙聽後鬆了口氣,連忙回答:

“這邊一切順利,我和小秦正躲着呢。”

“好,把位置告訴我,我去找你們。”藍海辰回答說。

沒過多久,藍海辰找到了江雨煙和小秦。他坐在廁所的地面上,看着二女說:

“這裏不能久留,殺手有搜索能力,很快就會找過來。”

“我知道,但現在情況很糟糕,我們得想辦法對付殺手。”江雨煙說。

“你說得對,在來的路上我已經想過這個問題了。現在已經不能坐以待斃,所以我打算主動出擊,設計找出殺手的身份!”藍海辰說。

“主動出擊?具體怎麼辦,說來聽聽。”

“我們一定要利用現在的情況,讓殺手必需上我們的當……”於是藍海辰將自己的計劃說出。

“要是這麼做的話,說不定還真能找出殺手來!”江雨煙聽後說。 “那我們就這麼幹,咱們還是分開行動,雨煙你還是帶着小秦。”藍海辰對江雨煙說。

“我們不一起行動嗎?”江雨煙覺得還是一起行動的好。

“時間緊迫,我們已經沒有機會繼續浪費了。”藍海辰聽後搖搖頭,“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殺手的第一目標依然是我,你們應該是安全的。”

“但就怕你遇到殺手……”小秦也說。

“我會注意的,你們儘管放心。”藍海辰對二女笑道。隨後藍海辰率先離開,留下江雨煙和小秦稍後行動。

藍海辰離開江雨煙與小秦躲藏的民居,沒有着急去實施計劃,而是先找到一家小的手機專賣店。

他翻出一款手機,將自己不常用的那張電話卡取出,放在新的手機裏,然後盯着以前的那一部。

“雖然不可能用得上,但爲了以防萬一,還是得加一層保險。”藍海辰說完將兩部手機都帶好,悄悄回到之前埋伏的醫院裏。

隨後藍海辰做了一件讓人大吃一驚的事,他居然將自己原本的手機放在了醫院裏,帶着新手機離開了!

“這是最後一步後手,希望不要用得上……”藍海辰最後回頭看了醫院一眼,心裏想道。

接下來他開始用心做準備,等一切完畢之後,藍海辰拿出手機撥通了富商的電話。

“喂,誰啊?”富商一看來電是一個陌生號碼,奇怪的接起來。

“是我,藍海辰。”藍海辰回答說。

“哦,是小兄弟你啊,找我有什麼事嗎?是不是已經確定我不是殺手了?”富商呵呵笑道。

“抱歉還沒有,不過我已經想出了怎麼找出殺手,所以現在,我需要大家聚到一起。”藍海辰回答。

“想出了辦法?快將地方告訴我,真是太好了,不愧是身爲蒙面的人啊。”富商的語氣很是急切,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裝的。

“好,你記下,地點在……”藍海辰說出了地點。

“好,我馬上過去,小兄弟你等着。”富商不疑有他,立刻回答說。

“好,我們在這等着你。”藍海辰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之後藍海辰又找出理科男的電話,撥過去說了一通。

“現在萬事俱備,就看殺手他上不上當了!”藍海辰掛斷電話,深吸口氣說。

於是時間一點點過去,終於一個身影慢慢向藍海辰所在的地方走來。

這是一條小型的商業街,周邊店鋪林立,那身影走到其中一家店鋪門口左看右看,似乎有些猶豫。

店鋪裏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感覺像一個怪獸一樣能把人吞掉。

“是這裏嗎?他怎麼選了這種地方?”那身影說,聽聲音正是最先接到電話的富商。

“喂,小兄弟你在裏面嗎?”富商衝着店鋪內大喊。

“我在,快進來吧!”藍海辰的聲音從裏面傳出。

“好的,我這就過來!”富商心裏鬆了口氣,藍海辰果然在裏面。

於是富商邁步進入店鋪中,仔細尋找着藍海辰的身影。但無論他如何尋找,就是找不到藍海辰在哪裏。

“小兄弟,你在哪呢?我怎麼看不見你?”富商小心翼翼的前進着,又開口問道。

但這次,藍海辰的聲音沒有再響起。反而是身後有聲音迴應了他。

一陣金屬摩擦的聲音響起,同時店鋪內突然變得比之前還要暗,幾乎不能視物!

“糟糕,他要關門!”富商立刻意識到這是捲簾門拉動的聲音,馬上回頭向門口跑去。但外面的藍海辰行動很快,早在富商回頭的一剎那,藍海辰就已經將門關上!

“藍海辰,你幹什麼!”富商衝到門前,使勁拍着門喊道。

“不好意思,爲了找出殺手的身份,只好先委屈你一下了!”藍海辰在門外回答,語氣很平靜。

“你剛纔不是在裏面嗎?”富商不明白藍海辰怎麼一瞬間就出現在門外了。

“你可以到最裏面看看,那裏面有個小屋,有一扇裝着防盜窗的窗戶。我剛纔是隔着窗戶跟你說話的,從頭到尾我就沒在這裏面待過。”藍海辰說。

“你到底想幹什麼?!”富商很激動,語氣有些不善。

“我說過了,這是爲了找出殺手,現在你還沒有擺脫嫌疑,希望你配合。”藍海辰說。

“將我關起來就能找出殺手了?你這是什麼邏輯!”富商氣急敗壞的問。

“還不明白嗎?你想想,現在你已經被關起來了,什麼也做不到。如果這種時候我們依然被厲鬼追殺的話,是不是就證明了你的清白?”藍海辰笑着解釋道。

富商聽後一愣,想不到藍海辰居然想用這種辦法來找出殺手。

“你剛纔在電話裏說要大家集合到一起,也是在騙人。”富商又說。

“不錯,我在已經都計劃好了,所以爲了你的清白,請你盡全力配合我。否則,你明白的。”藍海辰回答道。

富商當然明白,如果他是平民的話,不用說他自然會全力配合藍海辰的計劃。但如果富商不配合,就很有可能是殺手,被所有人懷疑!

“我明白了,我會配合你的,你說什麼我都照做。”富商點點頭說。

無論富商是不是殺手,現在都必須配合藍海辰。平民是爲了找出殺手,殺手則是爲了隱藏自己。

“很好,你的選擇是明智的。”藍海辰笑道,“現在請你看向店鋪的櫃檯旁邊,那裏有一把小椅子,請你面朝門口坐在那裏。”

富商聽後打開手機的閃光燈,果然在櫃檯旁邊看到一把很小的椅子。

“還真是夠小的。”富商嘀咕了兩句,但還是老老實實的坐了下去。

“我已經坐下了,然後呢?”富商不耐煩的問。

“很好,然後請你時刻注意自己的手機,千萬不要走神。記住,千萬不要起來。”藍海辰回答說。

“就這麼坐着?”

“對,就這麼坐着,但要看着手機,屏幕不打開也沒關係。不要起來,接下來我就要去試探另一位的身份,請你安心在這等到天亮就好,其他的無需擔心。”藍海辰說。

“這倒簡單,知道了,我不會起來的。”富商說。

“那好,我們早晨教室再見,希望到時候我們能夠找出殺手,結束這場遊戲。” 讀檔2013 藍海辰說着便走開了。

藍海辰走在空無一人的商業街上,他一邊走一邊看着手裏的手機。屏幕里居然是富商坐在剛纔那家店鋪裏的情景,藍海辰早已把店鋪裏的監控破解,可以用手機隨時查看!

畫面中,富商坐在櫃檯旁邊,因爲監控的角度原因,他正好背對畫面,身體則被櫃檯擋住半邊,無法分辨出具體身份。

而在這個畫面旁邊,還有一個畫面,拍的是店鋪門口的情景。藍海辰連外面的監視器也搞定了。

“萬事俱備,現在就差理科男那邊了!”藍海辰心裏想着,腳上加快步伐,離開了商業街。

沒過多久,藍海辰出現在距離商業街不遠的一處民居里。

“雨煙,你們在嗎?”藍海辰進入屋內問。

“你來了,一切順利嗎?”江雨煙從屋內出來問,在她身後小秦也一起出來

“一切順利,就差理科男那邊了。”藍海辰回答說。

“之前我就奇怪了,你們一直在用的這些外號到底是誰取的,怎麼會想到這種辦法?”小秦忍不住開口問。

“呃,其實這些外號是我在第一次見到你們的時候取得,爲了更快的記住你們。因爲對大家不熟悉就照着感覺來了……”藍海辰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小秦還能說些什麼呢?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咱們快些準備好,理科男過不了多久就要來了。”江雨煙提醒道。

於是三人快速做好準備,等待着理科男的到來。

當時藍海辰聯繫理科男時,告訴理科男集合的時間要比富商晚上一些,地點自然也不同。所以直到現在,理科男才姍姍來遲。

理科男看着眼前的民居,眼睛向周圍掃視一圈,見沒有什麼人,這才小心翼翼的向裏面走去。

他眼神裏不帶任何情緒,誰也看不出此刻他的心裏在想些什麼。

“藍海辰,我來了。”理科男進入樓道,在門口開口說。

“你來了,快進來吧。”門被打開,開門的不是藍海辰,而是江雨煙。

江雨煙看着理科男,小心觀察着對方的一舉一動。從江雨煙的角度,她覺得眼前的理科男更像殺手,更符合殺手應有的感覺。

“藍海辰呢?”理科男沒有急着進去,而是又開口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