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簡直是天堂好不好?!”,我閉上眼睛使勁的吸了一口,“連空氣都這麼新鮮,早知道我不如死了算了,可以直接進入這麼美的天堂!”

“笨蛋,說什麼呢!”,熾烈輕笑着,輕輕的打了我一下。

“做人做鬼都一樣,做人一世,若是清苦便只清苦一世,可是做鬼卻是無休無止的!若不能遇到心頭所愛,便只能生生世世的孤寂下去了!”

“不會啊!你還有我!”,我伸出手摸了摸熾烈的下巴,“還有孩子呢!”

提到孩子,熾烈的臉色又變了,而後他沉默不語的拉着我往前走去。

我估計熾烈是爲了自己容貌的事情擔憂,便不再多嘴,直到他帶着我走到一個若隱若現的大門之前。

“裏面便是衍生城市了,進去之後,便能見到大美人他們了!”,熾烈拿起我的手在嘴上輕輕的一吻,“我先去,再來接你好不好?”

“爲什麼?”,我有些不解的問。

“大美人他們還不知道你的存在,我先告知一下,免得她大驚小怪弄的滿城風雨,到時候你會尷尬的!”,熾烈輕笑道,“等我,我一會就回來,很快的!”

“恩恩!好的,你快去吧!我等你!”,我乖乖的點頭。

見我這樣說,熾烈揚起脣角,而後展開翅膀隱沒在了大門之中。

話說,這冥界真是個奇怪的地方啊,特別是這個森林的結界,四季如春的感覺!若是曹院長知道這裏是個這麼美好的地方,一定會上杆子找個痛快的死法過來這邊的!

其實,在我所想,只要能和最愛的人在一起,做人做鬼都無所謂!關鍵是,在一起!

想到這裏,我突然聽到一陣悅耳的笛聲,伴隨着笛聲有着各種清脆的鳥鳴,循聲望去,我看到一個穿着黑衣的男人正足尖利於一根細枝之上,嘴脣微翹舉着一隻翠綠色的笛子,眼中空無一物。

這個男人……好帥!儘管熾烈也帥,可是比起熾烈這個男人多了一份沉穩。

似乎是感覺到我在看他,那個男人緩緩的放下笛子,而後展開一對巨大的黑翼飛了下來,那黑翼比敖烈的還要大上許多。

輕輕的落在我的面前,男人面無表情的眯着眼睛望着我,一句話也不說,望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是熾烈的……女人?”,男人冷聲問道。

……

(本章完) 這男人真帥,聲音還好聽,不過遇到熾烈後,花癡病已愈,所以全當欣賞就好。不過,他知道熾烈便是熟人,應該沒有威脅性。

“是啊!”,我低着頭,絞着手指有些羞澀道。

不知道這陰間的人都長着翅膀還是怎樣,反正那個一個高大的身材蒲扇着那麼一對炫酷的翅膀,當真是帥呆了,應該比敖烈還多了幾分霸氣,而霸氣之中卻有着隱約的憂鬱。

沒有聽到男人答話,我擡起頭望過去,卻對上一對目不轉睛的眸子,那眸子中有赤裸裸的火光閃爍,讓覺得有些窘迫。話說,我不喜歡男人看女人的眼神這麼直勾勾的,彷彿這輩子都沒有見過女人那種如狼似虎的模樣,再說了這陰間就真的沒有別的女人了嗎?!

“你能不能不要這樣看着我?!”,我有些不悅,縱使這個男人帥的讓我心驚肉跳,可是我還是討厭熾烈以外的男人覬覦我。

“女人生來就是給男人看的!”,男人蹙眉,眯起了眼睛。“再說,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在看你?!若不是你心思不純,又怎能因爲你望了我又以爲我望了你而惱羞成怒?!”

尼瑪,這是什麼,繞的我頭暈。

“好好好!我不管是你先望的我,還我先望的你!現在,請我們彼此不要再望!”,說完這句話,我徑直轉過身去,陰間果然不要臉的奇葩多啊!

我以爲這樣我就能悠閒了,可是沒有想到那個男人瞬間出現在我的面前,那對大翅膀扇出的灰塵弄進了我的眼睛裏。

“你看你看!這可是你站在我的前面的,別當時候又說我看你!”,我揉了揉眼睛不爽的說道。

“這次,是我在看你!”,男人抱緊雙臂,眉頭間憂鬱越發的濃郁。

“那麻煩你不要看我可好?!我不喜歡被陌生人看!”,我昂起頭,倒退一步,既保持了安全的距離又不失傲氣。

“能入得我的眼,是你的福氣!”,男人的眉頭鬆開,面無表情起來。“熾烈那副模樣,你不害怕嗎?”

前面的一句話讓我覺得他很臭屁

,後面的那句話更加激起了我暴躁的脾氣,我是絕對不允許有人說我家熾烈不好的!呃……這種心態,貌似有點像媽啊!

“熾烈是什麼模樣,關你屁事?!他長的再不好看,在我的心中都是NO1!像你長的這麼衣冠楚楚,誰知道是不是衣冠禽獸?!目不轉睛的盯着一個姑娘看,不是色狼就是無賴!”,一口氣說完這些,我指着男人。“你可以在心底鄙視熾烈,可是你不能在我的面前詆譭他,因爲,我發起瘋來,連我自己都怕!”

“你……”

“你什麼你?!不可能!沒有機會!本姑娘貌美如花,美豔動人是沒錯!可是,你不要打我的主意!我告訴你!我是很專一!”,還沒有等男人說完,我便打斷了他的話。“我愛熾烈,你羨慕也羨慕不來的!”

“我……”

“我什麼我?!就算你求我,我也不會給你機會的我告訴你!”,我瞪着男人,冷哼一聲。“我可是個有節操的女人,不會和你同流合污的!”

“你能不能等我說完?!”,男人的臉上終於有了不悅的表情。

“爲什麼要等你說完,我初五生生死死只會等熾烈一個人,我纔不會等你!”,說到這裏,望着被我堵得啞口無言的男人還沒有來得及得意,他便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當他危險的目光流連在我臉上的時候,我騰出另外一隻手捂住我的胸部。

“你……你……你,你想幹嘛?”,看着男人靠近的臉,我趕緊別過臉,試圖拉開距離。

“孤男孤女,你說能幹什麼?”,男人似笑非笑,“剛剛不還是伶牙俐齒嗎?怎麼現在成了結巴?!”

“咳咳咳!我……我警告你!就算你得到我的身體,你也得不到我的心!”,感覺到從男人掌心傳來的力量,我這個時候纔有些害怕。

“哼!我只要你的身體,誰要你的心?!”,男人說着突然將那張360度無死角的俊臉湊到了我的面前。

見此,我真的有種即將被非禮的即視感,話說這陰間也會有此等雞鳴狗盜之徒嗎

?!我就不相信,他敢對我做什麼。

“別!別這樣!光天化日,你還敢造次嗎?!”,我使勁的掙扎,見那男人不放手,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是啊!光天化日似乎真的不好!”,男人挑眉,隨後對着空氣打了一個響指,而後整片蔚藍色的天空瞬間變得一片漆黑。

“月黑風高的環境,你喜歡嗎?”,男人將嘴巴貼了過來,邪魅的說道。

“習慣你妹啊!”,我揚起手就狠狠的打向了面前的男人。

因爲那掌帶着強烈的異能,那男人瞬間飛出好遠,隨着那男人的飛出天空又恢復了之前的顏色,可是等我再想尋到他的身影時,他卻不見了。

算他跑的快,否則,我一定不會放過他!敢在我男人的地盤調戲我,那還了得?!不過,算我機靈,知道用那不屬於自己的力量打跑他,不過這件事千萬不能讓熾烈知道。

想到這裏,對面那扇門突然打開,而後我看到已然恢復了正常的熾烈大步的朝我走來。哇,還是我的男人看起來最帥!

見熾烈對我伸出手,我迎了上去,將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大掌裏面。

“大美人幫我恢復了!”,熾烈輕笑,“在這裏等我,有沒有不乖?”

他所謂的不乖,我當然知道所指什麼,便使勁的搖頭。

“沒有啦!你看我像那麼不乖的人嘛!”,我笑眯眯的望着熾烈,“現在去哪?不會就待在這個森林吧?”

“不!我帶你去見大美人!”,熾烈摸了摸我的頭髮,“我已經把我們的事說了!儘管她對我們未婚先孕的事情感覺到無比的憤慨,可是憤慨之後就淡定了,我現在就帶你去!”

“好!”,我依偎在了熾烈的肩膀上。

走向那扇自動開啓的大門之後,一片繁華的城市進入了眼簾。可是,還沒有等我仔細的看看眼前這個似曾相識的城市,一個穿着暴露的女人一聲尖叫撲了過來,一把將我推開之後,那張塗得鮮豔的嘴脣便瘋狂的在熾烈的臉上留下了許多個大紅的的脣印……

(本章完) 那女人火紅的長髮,披到了腰肢,長的極其的嫵媚,骨子裏面帶着一股性感妖嬈的氣息。她像是猴子一樣掛在熾烈的身上,而後抱着他的脖子不停的在他的臉上親上一個又一個的脣印,親的噼裏啪啦作響,響到讓我有殺人的衝動!

這女人是誰?!爲毛這樣的親熾烈,熾烈還沒有反應?!

“熾烈,我好想你啊!你這個死沒良心的,爲什麼到現在還沒有來看我啊?”,紅髮女人笑眯眯的望着熾烈,胸部隨着聲音的幅度而劇烈的搖晃。

“你……你給我下來!”,熾烈一臉尷尬的望了望我,試圖拽下這個紅髮女人,可是紅髮女人像一隻八爪魚一樣的糾纏着他,甩也甩不掉。

“嗚嗚嗚,不要嘛烈烈,你忘記了?我們小時候是多麼的親密?!你還看過我換衣服呢!怎麼你想耍賴,不想負責了嗎?!嗚嗚,不要不要!”,紅髮女人嬌嗔起來,撅着小嘴不停的捶打熾烈。

看過她換衣服?!不錯!太好了!

“熾烈,你們慢慢負責,我要走了!”,我冷笑着望了熾烈一眼,轉身就走。

我很生氣!真的很生氣!當着我的面和別的女人摟摟抱抱、親親啃啃,不要告訴我沒有什麼只是誤會,他媽的鬼才相信。明明說喜歡我的不是?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明明說我是他的第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又他媽的是怎麼回事?!

“初五!你回來!”,直列在後面叫了起來,“哎呀!你給我下去!”

對於熾烈的叫喊,我全然不顧,只是胸中的怒火快要膨脹起來,就差爆發可以毀滅全宇宙的感覺。

沒有走出幾步,便聽到‘咻’的一聲,一個嬌小的身影從我的頭頂上方劃出一個漂亮的弧度,而後重重的掉在了我的地上,看到那個紅髮女人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我有些幸災樂禍。接着,還沒有下一步的反應之際,熾烈從後面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初五,你能不能聽我解釋?我和

她沒有關係!其實,她是我……”

“沒錯!我們只是睡在一張牀而已,沒有其他關係了!”,紅髮女人一陣煙似的出現在我的面前,一下子挽住了熾烈的胳膊。

“睡一張牀?!”,我挑眉望向熾烈,滿眼的陰冷。

可是,熾烈對於我的反應卻有些驚慌,他一把甩開紅髮女人。

“小臺,你再敢胡說八道!你就死定了!”,對着紅髮女人說完這句,熾烈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目不轉睛的盯着我。“聽我說,她是我的小姑姑,是親姑姑!只是我小奶奶生她的時候,時間有點長,腦袋缺氧了!所以纔會這麼肆無忌憚的開玩笑!你不要生氣!不要動怒知道嗎?!”

我動怒了嗎?!我有嗎?!

低下頭,看着自己的身上溢滿了黑氣,我有些後怕,這些能力根本不受我自己的控制,可是等熾烈跟我解釋完畢,我的心裏立馬豁然開朗起來,身上的黑色也瞬間消失。

“小姑姑?!”,我蹙眉望向熾烈。

“恩!她和我哥差不多大!不過,這性格卻像是小姑娘一樣!”,熾烈無奈的搖頭,而後認真的望着我。“我除了你,沒有碰過別人的女人,真的!”

“哼!不好玩!”,還沒有等我開口,那個被熾烈稱爲小姑姑的女人變漫不經心的用手梳起頭髮來。“還以爲你會挨巴掌呢,卻沒有想到這麼快搞定!”

“喂,小姑姑,你這麼喜歡搗亂的嗎?”,熾烈不悅的望着小臺。

“當然,我形單影隻,你們卻成雙成對,不是刺激我嗎?!”,小臺拿起一根皮筋順手將長髮紮了起來,“我是你姑姑,我都沒有結婚,你們還敢談戀愛?!還有,我已經跟你說了一萬遍了,不要叫我小姑姑,會把我叫老的!叫我小臺!”

“好的,小姑姑!麻煩你,以後不要再來害我!”,熾烈一把攬住了我的肩膀,“我現在要去找大美人了,我的小姑姑!”

“臭小子!說了不要再喊我小姑

姑!”,小臺握着拳頭大吼起來。

可是,對於小臺的吼叫,熾烈完全不予理會,而是直接攬着我的肩膀往相反的方向走去。這個熾烈的小姑姑,還真的年輕啊!不過,都是鬼,老也是看不出來的!可是,不管她是不是熾烈的親姑姑,我都不許她佔我男人的便宜。

“這裏是衍生誠實,和海城是一樣的!還有……你怎麼了?”,就在熾烈剛準備給我介紹的時候,卻突然發現了我的沉默。“初五!你……怎麼了?還在生氣嗎?”

“你說呢?!”,我不悅的眯着眼睛望向熾烈。

“好了好了!這就是我不喜歡呆在陰間的原因,因爲這裏太多的奇葩女人讓我招架不住!別生氣了!”,熾烈伸出手捏住了我的下巴,“乖,不生氣!只要你不生氣,想怎麼樣,都可以!”

“真的嗎?!”,我伸出手勾住了熾烈的脖子,“以後不許看別的女人,不許被別的女人看!不需碰別的女人,不許被別的女人碰!”

“可是,我可以做到,我怕別人做不到啊!”,熾烈有些哭笑不得,“那些女人想看我,我阻止不了!”

“那就挖眼殺掉!”,我孩子氣的跺腳。

其實,只是玩笑罷了,我男人有人欣賞,那是不是間接的讚美我的眼光呢?!

“好好好!殺掉!統統殺掉!”,熾烈說到這來,把我摟進了懷裏,而後目不轉睛的望着我。“我好喜歡你吃醋的模樣,好可愛!可愛到,讓我想在大庭廣衆之下吻你!”

這句話,讓我所有殘餘的怒氣全部消散,可是那直白卻讓我的臉瞬間燙另外起來。只是握着他的手,我就感覺像是被電流侵襲了一般,所以對於他的吻,我是強烈的渴望的,只是這是大街上也。

“初五?”,熾烈的臉貼了過來,冰涼的呼吸竄進了我的鼻腔,害的我胸膛跟着心跳急促的起伏起來。

“什麼……”

沒有等我說完,那柔軟的脣便輕輕壓了過來……

(本章完) 就在吻到不知天荒地老爲何物的時候,一陣咳嗽聲打斷了我們之間曖昧的氣氛,感覺到很多雙眼睛正在望着我們,我趕緊和熾烈分開,可是縱使如此他卻不願我離開他的懷抱,依舊緊緊的摟住我的肩膀。

這樣,我除了羞澀便是坦然,既然熾烈不願放手,我便一輩子也不要離開。

等我站定,看到了前面呈圓拱形的齊刷刷的站着一排人,全部都是年輕的俊男美女,女的美的不像話,男的帥的很可惡。

“熾烈,這就是你的小女朋友嗎?”,其中最美的一個穿着一身紫色長裙的女人正笑眯眯的望着熾烈問道。

“恩,大美人,這就是初五!”,熾烈握住我的手上前一步,走到了那個女人的面前。

大美人?!熾烈的母親?!媽呀!真的好年輕,好漂亮!顧名思義的大美人!

“初五!初五!”,熾烈突然叫着我,輕輕的搖晃我的手臂。

擡起頭對上他的眼,我愣了一下。“什麼?”

“把口水擦擦!見到我媽,不必這麼激動!”,熾烈輕笑道。

我勒個擦,我以爲我只是見到帥哥花癡,沒有想到見到女人也流口水啊,有些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口水,便羞愧的低下了頭。

“人間的女孩!”,大美人的聲音突然傳進我的耳朵裏面,而後我便感覺到我的手被輕輕的握住。

擡起頭,我對上了一雙溫柔的眼睛。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子柒和陽怡,這是蕊蕊和劉不久!”,大美人柔聲介紹,“我們可以不分輩分直接喚名字的!其他的都不在冥界,還有一些忙碌的,稍後再給你介紹好了!



“好!好!知道了!”,我羞澀的對着笑眯眯的衆人點頭,這見家長而已,爲什麼這麼緊張,緊張不是我初五的風格啊!

可是,當我將視線落在最邊上那個男人的臉上時,笑容頓時凝固住了。可是,大美人沒有注意到我的表情變化,而是將我拉了過去。

“這是熾烈的父親夜煞,也就是他們口中所稱的大帥哥!”,大美女笑眯了眼睛,“我叫雨桐,是熾烈的母親,你未來的婆婆!”

等一下!等一下!這個男人分明就是之前在森林裏面調戲我的男人,沒有想到居然是熾烈的父親! 萬古武帝 尼瑪,他這麼爲老不尊,他老婆和兒子知道嗎?!可是,他的眼神看我的時候怎麼能裝成不認識呢?!太會掩飾了,真的太會掩飾了!

“初五是吧?”,夜煞淡淡的揚起脣角,那笑和熾烈一模一樣。“以後好好的和熾烈在一起,他要是欺負你,我幫你出頭!”

哈!幫我出頭還是調戲我?!我纔不會上當呢!

想到這裏,我趕緊觸電般的閃開,而後拽着熾烈的衣服躲到了他的身後,怯生生的望着夜煞。

見我這個舉動,熾烈寵溺的將我拉進懷裏護着,而大美人雨桐卻嬌嗔的瞪了夜煞一眼。

“我都說了,不許這麼嚴肅,看吧,嚇着人了!”,雨桐用手點了一下夜煞,“要是把咱熾烈的媳婦嚇着,我可不會放過你!”

“老婆,我已經露出笑容了好不好?!你要知道,平時我可是不苟言笑的!”,夜煞微微蹙眉的動作像極了熾烈。說到這裏,夜煞又對着我擠出了一絲笑容。“初五可是我的媳婦,我怎能不疼呢?!”

其實吧,這句話長輩對晚輩說其實真的沒有什麼!關鍵這個長輩是個看起來比我大不了幾歲的帥哥,且這個帥哥還他媽的調戲過我!我到底要怎麼辦!?貌似當場戳穿有些不好吧?!這是要影響大美人和他之間的感情的!可是,若是不說,我會覺得自己對不起熾烈!

“哼!皮笑肉不笑,不如不笑!”,大美人雨桐打斷了我的思緒,一

把握住了我手。“跟我回家吧,家裏好多人都在等你呢!”

見雨桐這樣說,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於是望了熾烈一眼,見他點頭便跟着雨桐往前走去。

看起來,熾烈的家族在冥界還是很有影響力的,所有的路人見到他們都點頭微笑,一片祥和之色,完全沒有傳言中地獄的恐怖景象。

這個城市和海城很像,不是很像而是一模一樣,讓我有一種親切感,而且雨桐的手不似熾烈那樣的冰冷倒是溫熱許多,讓我覺得很親切很窩心。

雨桐帶着我,雖然走的緩慢卻漸行漸遠中將衆人甩個老遠,遠到幾乎這個城市只剩下了我們兩人一般,她一邊走,一邊側臉對我微笑,有這麼一個年輕美貌的婆婆,我突然覺得壓力好大。這樣的年輕,我以後得叫她什麼!?叫媽嗎?這麼青春靚麗,叫姐還差不多!真的,好糾結啊!

“以後,直呼我的名字就好!因爲,我叫我婆婆,也是叫名字的!這樣,顯得很親切!”,雨桐像是聽到我的心聲一般,輕笑着回答。“我曾經以前也和你一樣,也是一個人!”

“你……你也是人?!怎麼可能?!”,我有些吃驚,“一個人怎麼可以長的這麼美?!我不相信!”

“哎呀!瞧你這小嘴說的我心花怒放!”,雨桐有些羞澀的捂着自己的臉,雖然似笑非笑的望着我。“我可以窺探你的心聲,所以你騙不了我!”

窺探心聲?!這麼牛逼?!是不是和我進入別人的潛意識差不多?!

“我剛剛說的那些事肺腑之言,不是拍馬屁啦!”,我的聲音低了下去,我覺得和這麼一個能洞悉人心思的婆婆在一起,我的下半生將會遠離謊言。

“我知道!”,雨桐擡起手摸了摸我的臉頰,“若不是剛剛碰到你的時候,知道你對熾烈是真情實意,你以爲我會帶你進來嗎?”

哇,好心思縝密的大美人!

“想替熾烈解除他的詛咒嗎?”,雨桐突然嚴肅的望着我,“也是就是徹底讓他恢復正常?”

……

(本章完) “詛咒?!”,我好奇的望向雨桐。

“是詛咒!”,雨桐重重的點頭,鬆開我的手望向別處。“我雖然是佛身,可是卻依舊殘留着人的基因!敖烈繼承了我和夜煞的優良血統,熾烈卻未得幸免!”

“那要怎麼做?!我願意!”,我急切的上前一步,認真的望着雨桐。“我不在乎熾烈的樣子,我只在乎他的內心是是否隱約!儘管我與他接觸不是很久,可是我卻能感覺到他因爲這個樣貌而自卑,而不願與人太過接觸!其實,熾烈生性很陽光,只不過因爲你所說的這個詛咒,故意高冷不讓其他人靠近罷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