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高階靈肉!”三人同時驚道,秦少羽竟然從空間袋竟然掏出了一大盤靈肉。

“噓,小聲點,這肉可是我從一個老頭身上偷來的,千萬別讓宗主發現了!”秦少羽小聲的提醒道,這些靈肉,可是秦少羽平常趁巫老不注意,暗中藏的。

“牛!不過,我咋看這靈肉這麼熟悉呢!”王豪撓撓頭,突然醒悟道:“這不是宗內每天給核心弟子提供的餐補嗎?你怎麼會有這麼多,平日裏我們才吃一丁點啊!這可是五階靈肉啊!”

“咳……別問那麼多,有的吃就行了,來,分量少了點,,你們將就一下!嘿嘿……”秦少羽打着哈哈道,祭拜祖宗的肉除了巫老自己會留下一些,大多數分給了宗內的弟子以及一衆長老,秦少羽倒是忘記了這一點,這會讓王豪看了出來,不由得有點尷尬,不過,好在秦少羽臉皮厚,他可不在乎這些。


“還少啊?這五階靈肉哪怕吃上一口,也夠我們消化吸收一天的了,這肉裏面的精華可是濃烈的很啊!”柳楊像看怪物一樣看着秦少羽,這傢伙說話真是不打草稿,這一大盤肉,都夠四個實力強大的長老一餐了。

“多嗎?”秦少羽也反問道,突然意識到自己體質和他們不同,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吃的這種高階靈肉比長老級別還多,那一定會嚇到別人,於是便道:“那個……確實挺多的,要不我先收起一部分?”

“哈哈……我看不用收了,廢體啊,原來你還有這等好肉,這樣吧,這些靈肉對你這個廢體來說也沒什麼作用,反正你也吃不了,不如分給我們三兄弟吧?”

不知何時,唐家三兄弟來到了秦少羽等人身邊,看着桌上的靈肉,唐二眼冒精光,說着就要伸手去拿。

“放開你的髒手!”陸瑤喝道。

“唐二,虎口奪食可不是明智的選擇!”柳楊也站了起來,他處在三級靈士級別,而這唐二和唐三作爲一個新來的,這境界可是比自己低了一級,如果讓一個新人奪去自己的盤中餐,那真的可就鬧笑話了。

“秦老弟是個廢體,我可不相信他能食用這五階靈肉,而你們三人吃這麼多靈肉,就不怕撐死嗎?”唐大俯視着秦少羽,彷彿在看一隻螻蟻一般。

“唐大,說話可要小心點!”王豪緊盯着唐大,警告道。

“呵呵……三位這又是何必呢,我唐家三兄弟不過是想討點肉吃罷了,難道你們就要因此動武?”唐三此時站了出來,散發出強大的氣勢,頓時引來了不少少女的圍觀,唐三太過妖豔,加上又是先天魔體,無論他走到哪裏,都有一羣少女跟隨。

“好大的氣場,這人不簡單!”秦少羽看着唐三,臉上露出嚴肅的表情,從唐三散發出的氣勢看來,唐三的實力絕對不弱於王豪,先天魔體,果然霸道!

“呵呵……萬事以和爲貴,要動武也應該明天,不過,唐大兄說我廢體不能食用高階靈肉,我倒覺得唐大兄顯得太無知了!”秦少羽看着唐大,露出譏諷的笑容道。

“你……你一個廢體,有什麼資格說我!”說着唐大就要動手去抓秦少羽。

“大哥,慢着!”唐三手快,瞬間拉住衝動的唐大。

而此時秦少羽並沒有理會唐大的攻擊,而是切下一塊靈肉,往嘴中送去,吃肉的同時,還不斷看向唐大,“唐大兄,怎麼樣,我這個廢人能吃高階靈肉嗎?”

“你……”唐大語塞,秦少羽用事實證明,他這個廢體也能吃靈肉,這無形中給他打了一個耳光。

“要不這樣,我們來打個賭!”

“賭什麼?”唐二好奇,他到要看這秦少羽能弄出什麼花樣來。

“就賭吃這些靈肉,看誰吃得多!”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我三弟屬於先天魔體,你竟然跟我們賭吃高階靈肉,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確定你是認真的麼?”唐二有絕對的自信,因爲他對自己的三弟極其瞭解,曾經唐三可是生食了一隻四階兇禽的,雖然那隻兇禽不是很大,但是那畢竟是四階兇獸啊!

“當然,君無戲言嘛!”秦少羽表現出一副二愣子模樣,傻看着唐家三兄弟。

“哈哈,大哥,我算是看出來了,他不但體質廢,這裏也不好使!”唐二指着自己的腦袋大笑道。

“你笑起來好難看啊,像豬頭一樣,要賭就賭,不賭別妨礙我們喝酒吃肉!”秦少羽搖着腦袋,接着又往嘴中送去一塊靈肉。

“好!我們跟你賭,不過,看你一個廢材也沒什麼好的賭注,這樣吧,只要我們贏了,這一大盤靈肉就歸我三,如何?”

“那要是輸了呢?”秦少羽盯着唐二道。

此時圍觀的衆人越來越多,大家都很好奇,這秦少羽究竟是真傻還是假傻,竟然和先天魔體比賽吃高階靈肉,這不是以卵擊石,自不量力嗎?

“哈哈……我們有可能輸嗎?哈哈……”唐二放聲大笑。

“你傻啊!沒點帶勁的賭注,就讓你們白吃我的靈肉,你也太無知了吧?”


“你……”這唐二兩次被秦少羽漫罵,而竟然不知如何還口。不由得氣道:“好,三弟,你那不是有把七品靈劍嗎,反正咱們也是贏定了,就拿那把靈劍出來,跟他賭了!”

“好!闊氣,我秦少羽也不是那種愛佔小便宜的人,既然你以七品靈劍作賭注,那我也以一件七品靈槍和你對賭!”秦少羽說着看着陸瑤,道:“師姐,能否借你那妖月槍一用?” “秦大哥,真的要賭嗎?他可是先天魔體啊!”陸瑤擔心道,五階靈肉的精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住的。

“陸瑤,你放心,我沒事的!”秦少羽安慰道,如果現在要他和唐三比武,他可能還沒有把握,畢竟對方的實力在王豪之上,要知道,王豪已經在三級靈士停留了半年了,但是比起吃高階靈肉,可是連巫老都怕了秦少羽的啊,他有絕對的信心。

“秦老弟,你真有把握?”王豪對秦少羽也不是很相信,因爲現在的秦少羽連靈泉都沒開闢,還停留在靈兵級別,這怎麼和先天魔體的唐三鬥。

“呵呵……你們儘管放心好了!”秦少羽自信道。

“好!你那把妖月槍雖然比不上我三弟這把七階靈劍,但是,你一個廢體,想和我三弟的先天魔體鬥,簡直以卵擊石,你輸定了!哈哈……”唐二笑的極其猖狂,在他眼裏,秦少羽甚至連自己都鬥不過,況且還是他那個妖孽天才唐三。

“有好肉沒有好酒,那怎能盡興,兩位,可否讓我也賭上一局?”不知何時,慕容旭也來到這邊,看着秦少羽要與唐三對賭,他也興致盎然,要參賭一把,順便還從空間袋掏出了一壺酒來。

“哦?慕容師兄參賭,小弟我歡迎之至,只是這事,也不是我說了算,如果唐家老三沒意見,我自然願意!”秦少羽說着看向唐三道。

“呵呵……上次陸瑤師姐成年禮沒能與慕容兄一較高下,我唐三甚是遺憾,這次能與排名第一的慕容師兄賭上一把,正好了了我心願,我求之不得!”唐三作爲新晉狀元秀,他也很想和排名第一的慕容旭賭上一把,畢竟,這可是王者之爭。

“哇!有好戲看了,比武還沒開始,這新晉狀元與老狀元對上,哈哈,好期待啊!”

“是啊,這秦少羽也真不識好歹,兩大新舊狀元對上,他夾在中間湊什麼熱鬧啊,等下非出糗不可!”

“就是,唐三和慕容旭,可是這次比武爭奪冠軍的熱門選手,這秦少羽一個廢體,不但要來參加比武,現在竟然和兩大狀元對賭,這不是螞蟻鬥象嗎?”

“哈哈,你們也不要這麼說,雖然這秦少羽不識趣,但是那高階靈肉可是他拿出來的,是唐家三兄弟和慕容羽要和他賭,所以,也不能說他湊熱鬧呀……”

圍觀的衆人七嘴八舌,紛紛議論三人對賭之事,大多數人向秦少羽投去鄙夷的目光,覺得秦少羽自不量力,贏得機會渺茫。而很多女生,都對妖豔的唐三投去花癡般的目光,有的女生甚至都流下了口水。

“那個……大哥,你看那些美女是不是在看我啊?”唐二兩眼放光,看着不遠處圍觀的少女們,他心花怒放,以爲那些女生都在看自己。

“去……怎麼可能看你,我覺得,他們應該是在看我,嘿嘿……”唐大臉皮也賊厚,他不時的還伸手出來和那些師妹師姐打着招呼。

“不對,是在看我!”

“錯!是看我!”

“……”

唐大和唐二掙得面紅耳赤,唐三實在看不下去,只好裝作一副不認識兩人的樣子,自己悄悄的移了個方向,與秦少羽相鄰而坐。

“既然我們三個對賭,那慕容師兄,你也應該拿出些賭當出來吧?”秦少羽轉頭看着慕容旭道。

“哈哈,那當然,我這壺酒可是千年陳釀,在一古墓中所得,經人驗證,這可是七品靈酒,兩位,你說,我用這酒與你們對賭如何?”慕容旭看着秦少羽與唐三,徵求兩位意見道。


“呵呵……慕容師兄不夠誠意啊,既然我們賭的就是喝酒吃肉,你這酒待會我們可是要喝的,以這作爲賭資,未免……”唐三不屑的看着慕容旭,他也不是傻子,自己以珍愛的七品靈劍作爲賭注,而這慕容旭就拿一壺酒,他怎能答應。

“就是……”圍觀的衆人紛紛點頭贊同,頓時慕容旭尷尬不已。

“咳……好,那……那我就以這枚七階龍血果作爲賭注,這下總可以了吧?”慕容旭臉上抽搐了一下,肉疼的從空間袋掏出一枚拳頭大小的果實,果實形狀似龍,而顏色成血紅色,正是傳說中的龍血果。

“哇!真是龍血果,這可是衝關食用的最好靈藥啊!”有人驚道,龍血果可遇不可求,有價無市,很是稀少。

“好!”秦少羽看着這枚龍血果,也極是垂涎。他感覺他隨時都有可能踏入靈士級別,所以,他急需一枚這種高階靈果,以此來助他衝關。

而唐三同樣的露出驚喜的表情,龍血果屬於稀世珍寶,一般很難得到,可以比擬一般的七品靈器了,甚至它的價值比七品靈器還要高上一籌。


三人心懷不軌,都想得到那些獎品。

對於秦少羽,他沒有一件趁手的兵器,妖月槍他已經送給了陸瑤,不可能要回,此時,他有極大的把握,才把妖月槍作爲賭注,而再次從陸瑤那裏借用。秦少羽不但垂涎龍血果,那把七品靈劍,他同樣想要得到,玄天訣本是一套劍訣,如果配上一把好劍,無疑是錦上添花,能讓他實力更上一層樓。

Wшw ◆тTkan ◆℃o

而唐三,他現在是三級靈士圓滿之境,那枚龍血果他志在必得,因爲,突破到靈將一級,如果有龍血果輔助,那可以順利衝關,當然,秦少羽手中的那把妖月槍也不錯,同樣讓他眼饞。

慕容旭滿臉微笑,他之所以敢和秦少羽以及唐三對賭,那是因爲他慕容家族可是麒麟城釀造靈酒的世家,他的酒量極是是驚人。此次對賭,如果能贏,不但穩住了他這第一的寶座,更是讓他得到兩件高階靈器,如此說來,他是佔極大的優勢的。

“哈哈……”三人臉上都露出得意的笑容,圍觀的衆人也是激動不已,畢竟這是王者之爭,讓他們期待不已。

“開始吧!”慕容旭當先給兩人各自堪滿一大碗靈酒,然後宣道。

“好,幹!”三人相互配杯,對賭開始!

“哈哈……好酒!”秦少羽當先喝完第一杯,他撅着小嘴,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樣。

“這……怎麼可能?”圍觀的衆人露出驚訝的表情,一大杯七品靈酒下肚,秦少羽一點事都沒有,這完全出乎了他們意料。

“秦大哥竟然沒事?”陸瑤驚道,她剛纔還擔心秦少羽身體會扛不住這種高階靈酒的刺激,沒想到秦少羽竟是第一個喝完靈酒的人。

“好酒!”幾乎同時,唐三和慕容旭也喝完了碗中的靈酒,三人彼此互看了一眼,緊接着慕容旭又將空碗堪滿。

“慢着!慕容師兄,酒要慢慢品,肉也要慢慢吃,我們不能只光顧着喝酒,這肉也要吃吧?”唐三看了眼慕容旭道。

“哈哈……對對對,唐三師弟說得對,秦師弟,做師兄的就不客氣了!”慕容旭當先切下一大塊靈肉,然後大口吞食了起來。

秦少羽笑而不語,他看向兩人,唐三臉上有點暈紅,估記那七品靈酒已有了反應,而慕容旭臉色要比唐三好上一些,唐三提議吃肉,也不是沒有原因。

“你們兩個怎麼只看着而不吃?”這慕容旭當先吃了幾口五階靈肉,此時靈肉的精華在體內消散亂竄,再加上七品靈酒濃烈的酒勁,讓他燥熱難安,而他再看上秦少羽與唐三,兩人竟然沒有動筷。

“呵呵……我看慕容師兄食量這麼大,怕靈肉不夠,所以一時不敢動口。”唐三打着哈哈道,其實,他是利用這一會的功夫在暗中運功,在吸收七品靈酒的精華。

“說哪裏話,我們這是在賭,唐老弟又何必自欺欺人呢?”慕容旭也不傻,這一大盤的靈肉即使是實力強絕的長老,也不可能獨自吃完,何況還是他,分明是對方在耍詭計。

“好!”三人正式開吃,靈肉配上靈酒,本是修者最享受的時刻,但此時看向唐三和慕容旭,兩者額頭已經開始冒汗,臉上更是閃耀着忽明忽暗的紅光,兩人的臉上,竟然都表現出痛苦的表情來。

“哈哈……痛快,好久沒這麼痛快了,好就好肉,真是享受啊!”秦少羽大笑道,三人中,數他吃的肉最多,看着其他兩人痛苦的表情,秦少羽開心不已。

“好賤!”這是唐三和慕容旭心中此時最真實的心裏寫照,望着一點事都沒有的秦少羽,他倆罵孃的衝動都有了,明明才靈兵的境界,竟然比他們吃的靈肉還多。

“慕容師兄,來來來……把酒堪滿,你這酒啊,嘖嘖嘖……實在是太好喝了!”秦少羽嘴上這樣說,但是還沒等慕容旭倒酒,自己當先拿起那壺七品靈酒給兩人當先倒上。

“唐三師弟,慕容師兄,來來來,其秦少羽先乾爲敬!”說着秦少羽當先舉起靈酒,然後一口喝下。

“怪胎!”

“妖孽!”

“變態!”

“不是人!”

“……”

此時圍觀的衆人像看怪物一樣看着秦少羽,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三弟,你要撐住,不能敗給了這個廢體啊!”唐二在一旁急道,此時三人吃的靈肉相差不多,但是,秦少羽可比他們兩人多喝了一碗七品靈酒。

“慕容大哥,你可是本宗年青一代中的第一人,你也不能輸啊!”這是慕容旭的跟班,此時也替慕容旭打氣。

“喝!”唐三和慕容旭再次拿起靈酒,硬是閉着眼睛將碗中的酒喝光。 “哈哈……好酒量!來來來,繼續滿上!”看着唐三和慕容旭臉上精彩的表情,秦少羽忍不住想笑,不知道這一碗酒下去,兩人會不會直接趴下?

“這秦少羽怎麼一點事都沒有?”唐三傻眼的看着秦少羽,本以爲自己這次憑藉先天魔體的優勢,會力壓秦少羽和慕容旭一頭,然而除了慕容旭和他一般無二,這個秦少羽卻面不改色,這讓他感到奇怪。

“唐師弟,你……你先請!”慕容旭不斷擦去臉上的汗水,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這麼驚人的酒量,竟然鬥不過唐三,特別是廢體秦少羽,這讓他感到憋屈。此時,他體表快要被靈酒和靈肉的精華撐破,一時不敢再飲,而是看着同樣狼狽的唐三。

“不能輸,絕對不能輸,這秦少羽一定是在逞強,估計他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唐三在心裏不斷的鼓勵自己,那枚龍血果對他來說,太重要了,他一定要得到。

“喝了!”這是第三杯七品靈酒了,這已經是唐三的極限。

“三哥好酒量,三哥加油!”一羣少女遠遠的看着俊俏的唐三,這是他們心中的偶像,在這些少女心中,唐三是無敵的。

“這……”慕容旭踟躕,唐三這第三杯酒已經下肚,現在只有自己還有一大杯,如果不喝,就徹底輸了。

慕容旭面露難色,但最終還是拿起桌上的靈酒,“拼了!”

“慕容大哥,你怎麼了?”慕容旭的小跟班急道,因爲此時的慕容旭眼睛泛白,口吐白沫,體表竟然開始滲血。

“不好,慕容旭身體扛不住那些高階酒肉的精華,這不會爆體而亡吧?”有人驚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