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臭哥哥,害人家長針眼!”韓夢馨驚叫一聲,扭頭跑到門外,背對着韓宇說道:“咱們和爸媽一直住在獵戶星上,從來沒有離開過這裏呀。”

“爸媽?他們還活着?”韓宇驚訝的叫道。

“哥,爸媽要是聽到你這麼說,他們會很傷心的。你到底怎麼了?怎麼一覺醒來,就跟變了一個人似地?”

“……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韓宇沉默了片刻,開口問韓夢馨道。

“當然是去上學嘍。哥,快點走吧,要不然過一會柳輕眉來了,你一定不會有好果子吃。”韓夢馨好心的提醒韓宇道。

“她敢!我會怕她?”韓宇隨口答道。

韓夢馨聞言壞笑着說道:“是嗎?我會把你這話原封不動的告訴柳輕眉的。”

韓宇見狀眉頭一皺,轉過身背對着韓夢馨,試着催動自己的力量,讓韓宇感到意外的是,自己的體內空空如也,火焰的力量絲毫沒有。

“唔……唔……”韓宇連續嘗試了好幾次,直到韓夢馨好奇的看着韓宇問道:“哥,你怎麼了?便祕嗎?”

“……沒有。”韓宇鬱悶的答了一聲,三兩下穿好衣服,邊穿邊對韓夢馨說道:“夢馨,我這一覺醒來,這個記憶好像出了一點問題,對於以前的事情都不記得了,你能不能給我說說咱們以前發生的事情。”

“是嗎?”韓夢馨狐疑的看了韓宇一眼,伸手拍了拍韓宇的肩膀安慰道:“哥你放心,我不會把你剛纔說不怕柳輕眉的話告訴你柳輕眉,所以你用不着在我面前裝失憶。”

韓宇哭笑不得,一臉認真的看着韓夢馨說道:“夢馨,我是認真的。”

韓夢馨聞言盯着韓宇看了半晌,突然一拍手,不相信的說道:“哼,你騙不了我,同樣的招數對我是沒用的。”一句話說的韓宇猛翻白眼,乾脆不再搭理韓夢馨,穿好鞋子下樓,推門就要往外走。 總裁大人好粗魯 韓夢馨見狀急忙叫道:“等等,等等,哥,你的書包。”

韓宇推門走到外面,就見門外一男一女正準備敲門。

“喲~”韓宇衝着門口的兩人打了聲招呼,越過二人就打算繼續往前走。還沒走兩步,就被人伸手抓住了後脖領。扭頭一看,是柳輕眉。

“你要去哪?”柳輕眉眉頭微皺的問道。

韓宇很不喜歡柳輕眉此時說話的態度,沒好氣的說道:“鬆開。”

“……你說什麼?”柳輕眉沒有想到平時在自己面前唯唯諾諾的韓宇會突然像是變了個人似地,不由愣住了。

“我說鬆開。”韓宇隨手將柳輕眉抓住自己後脖領的手撥開,扭頭向外走去。

“喂,韓宇,你要去哪?”一旁的石天寶見狀出聲問道。

“隨便轉轉。”韓宇頭也不回的答道。

“站住!”柳輕眉一聲輕喝。可惜韓宇壓根就沒聽,繼續向前走去。柳輕眉見狀雙眉一立,緊走幾步攔住韓宇的去路,沒好氣的說道:“跟我去學校上課。”

“沒興趣。”韓宇開口答道,隨後就打算從柳輕眉的旁邊繞過去。

柳輕眉身子一晃,再次攔住韓宇的去路,盯着韓宇問道:“你不聽我的?”

韓宇聞言眉頭一挑,看着柳輕眉反問道:“我爲什麼要聽你?”

“你!”柳輕眉被問的一陣語塞。不過隨即展顏一笑,問韓宇道:“你不怕我揍你了。”

韓宇皺眉看着柳輕眉,沒好氣的說道:“女孩子不要那麼的暴力……”

“少廢話,不想捱揍就照我說的做。”柳輕眉打斷韓宇的話道。

韓宇很不滿的看着柳輕眉,沉聲說道:“你會打死我嗎?要是不,那就給我閃到一邊去,要是想打死我,那就儘管動手。只是少他媽在我面前充老大!”

最後一句韓宇是用吼的。門外的韓夢馨和石八方驚訝的看着韓宇,彷彿第一天認識韓宇似地,而柳輕眉則是暴怒,不假思索的就是一拳打了過來。韓宇不躲不避,被柳輕眉一拳打中了鼻子,仰面摔倒在地。

按照柳輕眉的想法,嚐到自己厲害的韓宇這時就該開口向自己求饒了。結果韓宇並沒有求饒,只是伸手擦了擦鼻血,冷聲說道:“打完了嗎?打完了就別他媽再纏着我。”說完,韓宇甩開過來攙自己的石天寶,頭也不回的走了。

柳輕眉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韓宇離去的背影,心裏不住的後悔。從剛纔韓宇的眼神中,柳輕眉看到了韓宇對自己的厭惡,這是柳輕眉總來沒有遇到過的情況。

看着柳輕眉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裏,韓夢馨上前輕聲勸道:“柳輕眉,你不要在意。”

“夢馨,你哥他到底怎麼了?” 偏執大佬的小乖乖又偷心了 石天寶在一旁問道。

“我也不知道,早上喊我哥起牀的時候他就怪怪的,剛纔臨出門之前他還告訴我他忘記以前的事情了,希望我可以告訴他以前發生過的事情。我當時以爲他是在逗我開心,所以也沒有當回事。只是現在,我想我哥他可能真的失憶了。”

聽完韓夢馨的解釋,石天寶點頭說道:“是嗎?聽你這麼一說,那他今天反常的行爲倒是可以解釋通了。平時他最怕柳輕眉瞪眼,結果今天他就跟換了個人似地。”

“石天寶,韓宇以前很怕我嗎?”柳輕眉盯着石天寶問道。石天寶摸了摸鼻子,斟酌了一番後小聲的說道:“應該……有點吧。”

“哎呀不好!”韓夢馨突然叫了一聲,將柳輕眉和石天寶的注意力給吸引了過去。就聽韓夢馨說道:“我哥他要是真失憶了,那他現在走出去,一會還能找回來嗎?”

柳輕眉和石天寶對視一眼,齊聲說道:“分頭去找!”

清晨的街頭,大多數人正在上班的路上,看着神色匆匆的衆人,韓宇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難道之前的所有都只是自己的一場夢,那這個夢也太真實了吧?幾乎都可以以假亂真的。可既然是夢,爲什麼我卻總感覺那些都是親身經歷過的呢。

韓宇一邊走一邊想,無意中就走到了大街的正中央,正想着自己的心事,耳邊就傳來一聲驚呼,“小心!”

等到韓宇擡頭的時候,正好看到一輛高速行駛中的懸浮轎車直奔自己衝了過來。韓宇一下子愣住了,下意識擡手想要釋放火球,結果手伸出去才發現自己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並不是一個超能力者。

就在韓宇以爲自己就要掛掉的時候,一道人影飛撲了過來,將韓宇撲到了一邊,躲過了高速行駛過來的懸浮轎車。

“找死啊!”懸浮轎車中伸出一個腦袋衝着韓宇喝罵道。

還沒等韓宇回嘴,救了韓宇的那人就站起身,伸手衝着飛馳而去的懸浮轎車爆喝一聲,懸浮轎車就如同被空氣炮給擊中了一般,屁股一下掀起,在空中翻了兩圈半以後,一頭插在了地上。

“哈哈……叫你不遵守交通規則。小子,沒事吧?” 重生嫡妃遮天 救了韓宇的人哈哈大笑,隨口問韓宇道。

韓宇呆呆的看着救了自己的人,脫口叫道:“師父。”

“嘿,小子,嘴巴倒是挺甜,可惜老子不想收徒,所以你這聲師父算是白叫了。”

“封百里!”韓宇皺眉叫道。

封百里很驚訝的看着韓宇,不解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叫封百里?等等,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小子,跟我來。”說完,封百里也不管韓宇同不同意,上前夾起韓宇就跑,不遠處,三個身穿警服的人正在別人的指點下往這邊趕。

經過一陣捉迷藏,封百里擺脫了追兵,隨後一臉嚴肅的看着韓宇問道:“小子,說,你這麼知道我叫封百里?這裏很隱蔽,我就算殺了你也不會有人知道。”

韓宇聞言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我要是告訴你我是和你在夢中認識的,你信嗎?”

“不信。唬鬼呢你!”封百里毫不猶豫的答道。

“那我就沒辦法了。我的確是在夢中認識的你。”韓宇兩手一攤,一臉無奈的答道。

封百里凝神盯着韓宇,而韓宇則毫無懼色的回瞪着封百里。良久之後,封百里突然咧嘴一笑,伸手拍着韓宇的肩膀笑道:“不錯不錯,你小子的定力不賴。我就不計較你是怎麼認識我這個問題了。不過我現在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收你爲徒,你還是趕緊回家去吧。”

“你不會又想是去泡妞吧?”韓宇鄙視的看着封百里問道。

就像是被看破了心思似地,封百里說話有些吱唔的答道:“胡說,我這樣厲害的人,怎麼會去幹那種無聊的事情。”

韓宇聞言嘆了口氣,輕聲說道:“封百里,男,三十歲以前被一百零八個女人甩過,號稱情聖。嗚……”話沒說完,韓宇的嘴已經讓封百里捂住了,封百里一臉尷尬的看着韓宇問道:“你,你怎麼知道的那麼詳細?”明明知道眼下只有自己和眼前這個奇怪的小子,可封百里還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唯恐被別人聽到自己的偉大戰績。

“怎麼?你已經被一百零八個女人甩過了?”韓宇先是拍開封百里捂住自己嘴的手,隨後一臉戲謔的看着封百里問道。

“少廢話!說,是誰告訴你這些事情的?”封百里氣哼哼的看着韓宇嚷道。

“小點聲,不怕被別人聽見嗎?”韓宇懶洋洋的說道,氣得封百里直瞪眼,可一時間又拿韓宇沒有辦法。韓宇見狀聳聳肩,看着封百里說道:“我如果告訴你這些事也是我做夢的時候知道的,你信不信?在我那個夢裏,我拜你爲師,你的許多事情我都知道。比如你的屁股上有個胎記……”

封百里下意識的伸手捂住了屁股,兩眼驚駭的看着韓宇。不過隨即眼神一變,十分熱烈的看着韓宇問道:“你的那個做夢本事,能教給我嗎?”

“你學那個做什麼?”韓宇不解的問道。

“有了那個本事,我就可以找到我心愛的女人,再也不用承受被人甩的痛苦了。”

“……你還是省省吧。”韓宇看了封百里半晌,緩緩的說道。

“啊?爲什麼?爲什麼讓我省省?你難道不願意教我?我可以拜你爲師的。”封百里一聽這話不幹了,連聲叫道。

“唉~不是我不願意教你。”韓宇嘆了口氣,伸手拍了拍封百里的肩膀,一臉同情的說道:“而是在你三十五歲以前,你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咔嚓~”聽到韓宇的話,封百里就如同被雷劈中了一般,愣在了原地。韓宇再次嘆了口氣,邁步向外走去。

良久,當封百里回過神來的時候,在封百里眼裏很神奇的那個傢伙已經沒有了蹤影。封百里不甘心的叫道:“我不信!我不信!!”

韓宇繼續在逛街,反正也不知道去哪,韓宇便漫無目的的走着。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即便是自己的妹妹韓夢馨,韓宇依然感到有一種陌生的感覺。聽韓夢馨所說,自己的父母還活着,並且還在這顆獵戶星上擔任工作,平時很少有機會回家。但是歸根到底一句話,父母還活着。就憑這一點,韓宇就對自己現在所處的世界充滿了懷疑。

以往的那些經歷,絕對不是用一個夢就可以解釋的痛的。那種失去父母的傷心,對未來的迷茫,對那些壞人刻骨的仇恨,所有經歷過的種種,全都深深的印刻在韓宇內心的最深處,讓韓宇無法忘懷。也正是這些感覺,讓韓宇無法接受那一切都只是一個夢境,無法接受現在對韓宇來說平和安寧的生活。

這不是韓宇想要的!

站在大街上,韓宇深吸一口氣,突然對着天空大吼,引來無數路過的人的圍觀,紛紛不解的看着韓宇。面對那些不解的目光,韓宇沒有理會,依然故我的喊着,叫着,怒吼着,然後……警察來了!

逃跑!

韓宇一扭身鑽進了一條小巷,沒有一會就擺脫了身後追趕的警察。擡頭一看,哎呀,自己竟然無意中跑到了一個賭場門口。

“小子,幹什麼的?”門口負責望風的小流氓不懷好意的看着韓宇問道。

韓宇撇了小流氓一眼,突然有點懷念賭場的氣氛。以前拜封百里爲師的時候,封百里就是不是的帶韓宇去賭場,然後在走的時候把韓宇丟下,美其名曰鍛鍊。久而久之,韓宇的千術鍛煉出來了,每當封百里輸得快要脫褲子的時候,韓宇就會出場把賭場給贏得快要脫褲子。而每到那個時候,封百里就會和韓宇一起跑路,躲避賭場的追殺。

“怎麼?既然開賭場,還怕別人進來賭嗎?”韓宇挑釁的看了小流氓一眼後問道。

小流氓聞言皮笑肉不笑的答道:“就憑你也想要賭錢?”

“這不是你需要關心的。”韓宇說着推開小流氓,邁步走向賭場大門。還沒走進去,一隻大手就落在了韓宇的肩膀上,韓宇回頭一看,就見封百里滿頭大汗,正一臉欣慰的看着自己。見自己回頭,封百里笑着說道:“我可算找到你了。”

“我要進去玩幾把,有興趣一起進來玩玩嗎?”韓宇笑看着封百里問道。

封百里聞言一陣猶豫,韓宇鄙視的看着封百里說道:“且~連賭一把都不敢,還想要追女人?”

就像被踩到了電門一樣,封百里臉色漲紅的答道:“誰,誰說我不敢了?我只是沒賭過而已。”

“這沒關係,你陪我走一趟,回頭我教你一點泡妞的祕訣怎麼樣?”

“且~毛都沒長齊,還想教人家泡妞?”一旁的小流氓嘲諷的笑道。

韓宇聞言看了看說話的小流氓,微笑着說道:“你的毛倒是長齊了,可惜至今還是個處男。長這麼大,摸過女人的手嗎?”

一句話,說得小流氓面紅耳赤,剛想要發怒,就被封百里一巴掌給扇到了一邊。就見封百里一面激動的看着韓宇說道:“走,我陪你走一趟。” 陌生人的進入讓賭場內的人們紛紛警惕的看了過來。賭鬼見過不少,但是像眼前這個看上去略帶青澀的少年,卻是不多見的。

韓宇鎮定自若,低聲對跟在身後顯得有點手足無措的封百里說道:“鎮定點,沒什麼了不起的。那幫傢伙只是一羣給我們送錢的好心人。”

“……沒錯。”封百里咧嘴一笑,低聲說道。頭一次來這裏的封百里在聽了韓宇的話以後,原本有些緊張的心情突然放鬆了下來。

衆賭鬼在看了韓宇和封百里這兩個陌生人一會以後便失去了興趣,紛紛繼續自己的發財大業。韓宇帶着封百里走到賭桌邊,並沒有着急下注,韓宇在看。這是以前和封百里進賭場養成的習慣,不過和當時情況有些出入,以前是封百里帶着韓宇進賭場,可現在確實韓宇帶着封百里進賭場。

“喂,我們玩什麼?”封百里攥着手裏剛剛兌換的賭注,低聲問韓宇道。韓宇一邊把玩着手裏的賭注一邊答道:“不着急,先看看這裏都有什麼玩法?”

別看賭場不多,但是種類卻不少,韓宇帶着封百里先把賭場轉了一圈,他沒有去玩賭博機,那就是個騙新手的坑,所有的程序都是隨機的,想要在那上面賺錢,那你首先必須投入一大筆錢,可韓宇沒有那個時間。

韓宇選擇的是猜大小,三枚骰子,一二三爲小,四五六爲大,相同點數通殺,這個賭法簡單易懂,封百里很喜歡。其實韓宇明白,就是這種賭法,也是可以做手腳的。在骰子中灌入水銀,就可以想要搖出什麼點,就可以搖出什麼點。

“買定離手~”隨着莊家一聲吆喝,圍在賭桌周圍的衆人紛紛將手裏的賭注下到了自己認爲正確的大小上,當然在寫着“大”與“小”兩個字的桌面中間還有一塊空地,那是用來下通殺的,只是很少有人下。

“喂,我們選什麼?”封百里低聲問韓宇道。

“不着急,先看看。”韓宇不動聲色的答道。

“開~”不等封百里說話,莊家打開了骰盅,衆賭徒一看,有的一臉驚喜,有的唉聲嘆氣。

一連六把,韓宇始終沒有下注,他就彷彿一個看客,看着莊家利用手中的骰子將衆賭徒玩弄於鼓掌之間。一旁的封百里早就已經把手裏的賭注給輸了個乾乾淨淨,現在只能無聊的擔任韓宇的跟班,讓韓宇心裏一陣感慨,雖說環境已經不同,可封百里的運氣,還是和以前一樣爛。

第七把,隨着莊家一聲買定離手,韓宇將手裏的所有賭注全部壓在了寫着“大”字的桌面上。莊家見狀心裏咯噔一下,從韓宇和封百里進門的時候開始,莊家就一直在注意韓宇,而之後韓宇帶着封百里在賭場內轉圈,更是讓莊家認定,這個看上去年紀不大的小傢伙是個老手。現在見韓宇下注,莊家心裏不免有點緊張。

骰盅打開,果然就和韓宇所料的一樣,“大”。封百里很高興,自己雖然輸光了,但是看到自己的同伴贏錢,他還是發自內心的感到高興。韓宇輕鬆一口氣,雖說現在自己沒有辦法使用超能力,但是其他的本事卻沒有丟失,就比如這聽力。先前不投注,那是因爲韓宇正在記錄骰子落地的聲音,沒有把握。而現在,韓宇可以拍着胸脯說,只要對方不換骰盅,他可以保證八成的準確。

一次贏不叫事,但是次次贏就叫人有點受不了了。因爲不是韓宇一個人在賭,四周的賭徒一見韓宇的準確率這麼高,哪有不跟風投注的,莊家的額頭開始冒出冷汗。既然開了賭場,那就沒有怕輸關門的道理。只是眼前這個小子實在是厲害,莊家不是對手。而就在莊家琢磨是不是找人把眼前這個小子趕走的時候,有人從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回頭一看,莊家立刻躬身行禮道:“大小姐。”

“嗯,你去休息一會,接下來交給我。”女孩一臉溫和的說道。

“是。”莊家不敢猶豫,連忙起身讓開了位置。自有人上前將莊家所做的椅子搬到一邊,換了一張新的椅子。隨後莊家口中的大小姐坐在了韓宇的對面,看着韓宇說道:“小子,耳力不錯,不過你不要忘了,太張狂的人,一般都沒有好下場。”

韓宇上下打量了女孩一番,這是一個看上去很不錯的女孩,性感中帶着一絲野性,金髮碧眼,小麥色的肌膚,穿着一件十分暴露的三點式,將她的身材完美的展現在衆人的面前。封百里的呼吸有些粗重,韓宇回頭看了封百里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把鼻血擦擦,別那麼沒出息。”

封百里下意識的伸手擦了擦鼻子,卻沒有發現有血,當即明白是韓宇這傢伙騙自己,有心想要找韓宇算賬,但是一想到剛纔自己的狀態,那的確是挺丟人的,遂默默無語的站在一旁,看着大小姐暗暗吞口水。

和封百里有相同反應的不止一個,圍在韓宇四周的賭徒內又不少這類貨色。韓宇看了看女孩,輕聲問道:“你是打算色誘我嗎?”

“大膽!”站在大小姐身後的一名大漢怒聲喝道。

可惜韓宇不爲所動,伸手敲了敲桌面,開口說道:“我是來賭錢的,女人,沒興趣。”

大小姐聞言展顏一笑,或許是像封百里那樣的人見多了,偶爾見到韓宇這個對她的美貌不假辭色的人,讓大小姐有了一種新鮮感。

“好吧,既然你說你是來賭錢的,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好了。”大小姐微笑着拿起骰盅,將三枚骰子扔了進去,迅速搖晃了起來。

“叩~”骰盅落定,大小姐看着韓宇問道:“大?還是小?”

衆賭徒齊齊望向韓宇,封百里想要告訴韓宇選大,可是一想到之前自己的戰績,又老實的閉上了嘴。

就在衆人期待的眼神中,韓宇微微一笑,拿起自己的賭注,轉身向兌換現金的櫃檯走去。衆人頓時傻眼了。什麼情況?不賭了嗎?

“你,你給我站住!”大小姐一臉怒色的叫道。從小到大,自己還沒被人這麼耍過呢。

兩名大漢攔住了韓宇的去路,封百里一見,立刻閃身擋在了韓宇的前面,韓宇微微一笑,轉身對大小姐問道:“有何指教?”

“你,你不賭了嗎?”大小姐盯着韓宇問道。

“不賭了,天色不早,我要回家了。”韓宇隨口答道,那模樣就像是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樣。

大小姐有點抓狂,她原本以爲會和眼前這個傢伙來上一場龍爭虎鬥,可沒想到的是,眼前這傢伙竟然關鍵時刻後退了。

“這個沒出息的!”大小姐心中暗罵道。

“喂,還有事嗎?沒事我可就走了。”韓宇開口問大小姐道。

大小姐有心阻攔,可一時間又找不到理由。雖說賭場有規矩,說是願賭服輸,可也沒有規定進了賭場的人就必須賭,不賭還不行。現在韓宇想要離開,賭場沒有理由攔着對方不讓離開。

“難道你不想再贏一些?”大小姐充滿誘惑的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搖頭道:“不了,做人要知足,我贏這些已經很滿足了。要是沒有別的事,我就走了。我想你們賭場是不會阻攔我的吧?”

“當然,我們賭場講究的是來去自由。不過你就真的不想再賭一把?”大小姐不死心的問道。

“不了,就這樣吧。”說完,韓宇轉身就走。原本攔住韓宇去路的兩大漢被封百里隨手推開。大小姐銀牙暗咬,狠狠的瞪着韓宇的背影,雙拳緊握。

等到韓宇帶着封百里離開以後,大小姐將賭桌交給別人,自己氣哼哼的回到了內室。剛一進內室,就有賭場的管事上前說道:“大小姐,都準備好了?”

控制慾 “唔?準備好什麼了?”大小姐不解的問道。

“大小姐,剛纔那人不是惹大小姐生氣了嗎?我們這就去把那小子給抓來,讓大小姐好好出出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