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就是站着說話腰不痛,齊兒和小舅舅的修爲本來就沒有你的高,哥哥你走了怎麼遠的路依然臉不紅,氣不喘的,齊兒和小舅舅累得就跟死狗似的。”

“誰讓你平時不好好修煉了?”蘇櫟說完,自顧自的上前走。

納蘭憶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扶起蘇齊,兩人又一前一後跟上去。

“呼……。”四周開始颳起了大風。

三個不高的身影瞬間被樹枝隱匿。

“咳咳……。”蘇齊被風嗆到,又被葉子劃痛了臉。

“哪來這麼大的風?”

蘇齊和納蘭憶差點被颳倒在地。

蘇櫟卻無動於衷的定在原地,手中已經凝聚起了玄器,隨時準備攻擊。

“這風來得古怪,齊兒,小舅舅,你們小心些。”

“靠,哥,就這一陣風就這麼厲害,咱們是不是摸了老虎屁股了?”

蘇齊摸了摸被劃痛的臉頰。

“就算是摸了老虎弟弟屁股,在強着面前,我們就是板上的泥鰍,無處藏身。”

“砰……!”不遠處傳來水聲。

蘇櫟一臉陰沉,猛的擡眸看了看周圍的環境。

全是參天大樹,中間又夾雜着很多灌木叢,又加上現在狂風大作,根本就看不起前面有什麼東西在作怪。

蘇櫟猛的飛身上樹,四處張望。

猛地,蘇櫟看到一羣魔峯從他們這邊飛了過來,而且個頭都要比他之前見過的魔蜂大很多。

蘇櫟迅速飛下樹幹。

“不好,快找地方躲起來,有一羣魔蜂正朝着我們這邊飛過來了。”

蘇櫟快速的說道,一臉的嚴肅。

聞言,蘇齊小小和身子一震,“魔蜂,而且是一羣,哥,你沒開玩笑吧!這樣的玩笑可不好笑。”蘇齊有些不相信的問道,一羣魔蜂啊?那還不得把人給蟄死,那樣的死法可一點都不好看。

“我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嗎?”蘇櫟瞪了蘇齊一眼。

“你們還不快點起來。”

“小舅舅,快點,五人團結一隻虎,十人團結一條龍,百人團結像泰山,一羣魔蜂那是什麼?那是雙層泰山。”蘇齊小短腿邁得飛快的跑到蘇櫟的身後。

納蘭憶也是,此刻蘇櫟成了他們兩人的避難所。

蘇櫟不急不忙,他想等着魔蜂靠近,探測一下魔蜂的修爲。

要是在神獸期七階以下,他都有辦法對付。

寶貝後媽很給力 “哥,你瘋了,還愣着幹什麼?快走啊?”蘇齊什麼魔獸都打,就是不打魔蜂,魔蜂的恐怖之處讓他恨得咬牙切齒。

蘇櫟微微一探測,都是神獸期魔蜂,可是數量太龐大了,就憑他們三人的能力,根本就沒有辦法對付。

“走。”蘇櫟一手抓起一個,用幻影迷蹤*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而別院裏,蘇紫陌吃飽喝足以後,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那種奇怪的感覺又出現了,只是這一次,蘇紫陌感覺身體裏沒有上次那樣的痛了。

“陌兒,看來淬鍊靈體的時辰到了。”

蘇紫陌抿了抿脣。

問道:“非得要用這樣的辦法嗎?”

這一回,沐雲軒連回答都沒有,直接用行動證明,欺身吻了上去。

不知道是怎麼地,蘇紫陌對這一吻竟沒有一點點的排斥,甚至覺得,對這吻感覺到非常的舒服,就連那令人厭惡的飯菜味也被脣間所吐出的幽香所覆蓋。

沐雲軒不斷的擁緊蘇紫陌,她身上的氣息好令他着迷……。

沐雲軒只知道,自己現在只想着得到更多!!更多!!

舌尖霸道的撬開她的貝齒,肆意品嚐着那甘甜的香津。

小腹傳來一陣陣的緊繃感,欲*望早已因那熾熱、纏綿的一吻所挑起。

兩具教纏的身體雙雙倒在了寬大的牀榻上,微涼的脣順着蘇紫陌的鎖骨一路蔓延着。

他親吻到的地方就像是施過魔法一樣,逗的蘇紫陌的身子越發的癱軟、無力。

“唔……”一陣悅耳靈動的聲音從她的脣間發出。

也就這輕輕的一聲,讓沐雲軒瞬間失去了所有的自制力,搖曳的燭光中,愛意肆意的蔓延,沐雲軒就像一匹脫了繮繩的駿馬,肆意的奔跑着,而且越來越快,越來越猛烈,蘇紫陌緊緊的抓住沐雲軒的雙臂,和他一起奔向雲霄……。 蘇紫陌的習慣就是每次達到高峯時,都會死死的攀住沐雲軒的雙臂。

突然,身體裏的疼痛突然加劇,在加上沐雲軒給她的美好,兩種不同的感覺撕扯着她的身體。

“嗯……!”蘇紫陌有些受不了這雙重的衝擊,緊閉着雙眼的容顏上,時而痛苦,時而享受,那地獄和天堂之間交替的感覺讓她有些無法承受。

“雲,雲軒,痛……。”

沐雲軒深情的眼眸看着她,一臉的心疼,他沉默了好一會,大手慢慢撫上她的臉:“陌兒,在忍一忍,在忍一會就不會痛了,至少現在的你,沒有上次那麼痛,對不對?”

沐雲軒說的沒有,至少她沒有上次那撕心裂肺的痛了。

沐雲軒放慢了速度,深情的吻向她。

蘇紫陌的身子有些顫抖,沐雲軒知道,那是她在痛,而她每痛一次,或是每次到達雲端時,他的雙臂上都會留下她深深的指甲印。

可愛的月牙行的印記,在沐雲軒看來,那是摯愛的人落在他身上的印記,每次看到,讓他的心底無端的雀躍起來。

而那隻手放在蘇紫陌的臉上,微微冰冷,動作非常的輕柔,卻安撫着她疼痛的心……。

日落西山,天際邊還有一絲晚霞的遺輝,從白虎山上看去,非常的漂亮。

而蘇櫟帶着蘇齊和納蘭憶逃跑的時候,三人正好來到了納蘭憶所說的地方,這裏就像一處谷底一樣,底部很平,周圍被密密麻麻的藤條植被覆蓋,三人站在一池紅色的水潭旁邊,在月光的照射下,血紅的池水不但沒有一點滲人,反而景緻動人,又有不疾不徐的涼風,吹得人非常的舒爽。

蘇齊筋骨躺得極懶散,乾脆睡在一個矮坡上翹着二郎腿看。

蘇齊大眼閃亮的看着池水邊一顆血紅的樹,樹幹,葉子,果汁,都是血紅的,在月華下,甚至透着一點點的熒光。

“小舅舅,你說的沙靈果應該就是它了吧?”

納蘭憶斜視了蘇齊一眼,心裏有些激動,“齊兒,櫟兒,應該就是它了,和父王描述得一模一樣。”

“可是在齊兒看來,這池紅色的水雖然只有幾米寬,可我怎麼覺得它離我們很遙遠呢。”

“我也有同樣的感覺。”蘇櫟也有同樣和感覺。

“小櫟。”

突然,小狸叫了蘇櫟一聲。

蘇櫟覺得奇怪,把小狸放了出來。

“小狸,怎麼了?”

“小狸看了看血紅的水,琥珀色的眼眸裏閃過一絲激動,也漫延着一股濃濃的痛苦。”蘇櫟一看,蹙眉看着小狸。

“小狸,你是不是認識這個地方?”蘇櫟從來沒有見過小狸這副樣子,在他看來,小狸就像一個永遠沒有心事的愉快的小靈寵,高中的時候就多吃點花,不高興的時候就窩在他丹田裏修煉。

“這裏是血池,是我的祖先遺留下來的,而且這裏應該有血麒麟魔獸守護着呢,只是爲何不見蹤影?”

小狸四周感應了一下,沒有其它的氣息。

“小狸,原來你的祖先就生活在這裏啊?”蘇齊有些不可置信的直起身子來。

“不是,而是這潭水是被我祖先的血染紅的。”小狸的語氣很憂傷。

“對了,我去給你們摘血蔘果吃。”

小狸甩開心裏的煩惱,火紅的身子輕輕一躍,就跳上了紅色的樹上。

“不是沙靈果嗎?怎麼又變成血蔘果了?”

蘇齊不解的說道。

“齊兒,沙靈果只是人們不知道名字纔會這樣叫的。”

納蘭憶解釋道,看來,這一次有小狸在,他們上能吃到了,黎夏國人吃過它的可沒有幾個,甚至有沒有吃過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很快,小狸摘了四個回來,他們每人一個。

“給,吃吧!這血蔘果可是我們神狐界的聖品,只有神狐王纔有資格吃呢?”

小狸咬了一口,這也是它第一次吃。

“嗯!好甜,好脆,口感很好呢?”小狸吃了一口以後讚口不絕。

蘇齊疑惑了一下,也咬了一口。

汁水又多,香甜可口,“哇!真的很好吃。”蘇齊朝着小狸豎了豎大拇指。

“這血蔘果不僅能延年益壽,而且還能百毒不侵,這可是天下聖品,至於人類有沒有吃過,我幹保證,他們絕對沒有吃過,因爲要躍過血池,就像越活大海一樣,人類上越不過這潭血池的。”

小狸邊吃邊說。

“那我們可是太幸運了。”納蘭憶吃得開心,一個不大不小的果子幾下就被他吃了。

“你們的確很幸運。”小狸回頭看了看血池,又是一臉的傷心。

有些事情還真是很難說,一切都是緣分,想當年,他可是神狐界的太子,沒想到一場血腥的大戰,讓他從此流落在外,以明月谷的鳳尾花爲食,最後遇到了小櫟,它纔算有了一個伴。

“小櫟,我們今晚先找一個地方休息,明天天明,我們在好好看看這周圍,我想看看,神狐界的入口在什麼地方。”

“好!”蘇櫟抱起小狸,輕輕的撫摸着小狸柔軟的毛髮,小狸很享受的閉上眼睛,心裏確實一片痛苦。

“齊兒,讓我出來。”火銀也叫囂道。

蘇齊一聽皺了皺眉頭,“火銀,這裏是小狸的老家,你出來湊什麼熱鬧呢?”

“齊兒,你先讓我出來,我也想吃血蔘果,那血蔘果可是神狐界的聖品唉!既然遇到了,不吃白不吃。”

“好吧?出來吧?出來吧!這荒山野嶺的,讓你們出來只會增加恐懼感。”蘇齊話音未落,一條銀色的曲線劃破夜空,只見曲線瞬間拉直,血盆大口吸向血蔘果。

“天哪,天哪,火銀,你明明是女孩子,爲什麼這麼不矜持呢?你這恐怖的血盆大口,以後化形以後,誰還敢娶你啊?”

蘇齊搖了搖頭,有些惡寒的看着火銀。

“當然上你娶我啊?”

“呸呸……!”蘇齊一臉嫌棄的吐了幾口,“我就是娶黎小暖那個笨蛋也不會娶你,就你這模樣,洞房花燭夜那晚,小爺我怎麼也沒辦法下口啊?”蘇齊一臉嫌棄的說道。

火銀一聽,有些傷心,吃了兩顆血蔘果後,就把自己的身子變小。

“所以齊兒,一定要早些適應我才行,而且適應我都是必須的,只有這樣,以後我們才能在一起好好生活嘛。”

火銀嬌聲嬌氣的說道,頭順勢躺在蘇齊的身邊,睜着血紅的眼睛蹭了蹭蘇齊。

蘇齊又是一陣惡寒。

“離我遠點,自古沒聽說過人類和魔獸結爲夫妻的,那生出來的孩子成什麼了?”

蘇齊不客氣的把火銀的頭推開。

“怎麼沒有,你老孃……。”火銀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突然住了口。

納蘭憶和蘇櫟相視了一眼,覺得火銀的話有些奇怪,卻誰都沒有問出口。

“我勸你們還是快找地方休息一下,那血麒麟一回來,發現血蔘少了六個,一定會大發雷霆的,到時候就是我們幾個加起來也不是它的對手。”

火銀說完,化爲一到光亮進入了蘇齊的丹田。

蘇齊一臉鄙視的翻了翻白眼,遇到危險,它比誰都跑得快,遇到好吃的,火銀比誰都吃得多。

“小舅舅,看來我們今晚上回不去了,待會櫟兒傳信給清楓叔叔,免得外公外婆擔心。”

“也好!”納蘭憶很樂意留下來,他也想像齊兒和櫟兒那樣,有一次好的機遇,契約一隻屬於自己的靈寵。

三人在附近找了一個乾燥的山洞。

蘇櫟和蘇齊在野外生活可不是一兩天了,在找休息的地方時,兄弟兩人就邊走邊撿了一些柴火,現在整個山洞裏暖和和的。

三人聊了會天,都有些昏昏欲睡。

特別上蘇櫟,恍惚中,似乎還做了個夢,夢中,他來到了一個開滿鳳尾花的世界裏,這裏有很多和小狸一樣的神狐生活在這裏,他們生活得非常的開心,滿山遍野的鳳尾花,漂亮得讓人心醉,那些神狐在鳳尾花中流連忘返,而且可以隨意的幻化人形,突然,天好像黑了下來,在場的神狐們一個個的都化成了人形,滿臉警惕之色,正當蘇櫟想看清楚這突然侵入的黑暗是什麼的時候,場景在次變化,一個黑色玄衣黑髮的俊美男子,手持一柄冷劍,一身是血地倒在鳳尾花從裏,手中還抱着一團火紅色的東西。

蘇櫟一眼就認出來,它就是小狸。

蘇櫟呆了半晌,眼裏有些不可置信,是小狸,而且是沒有化形的小狸。

猛地,地上的男子突然睜開眼睛,一臉祈求的看着蘇櫟。

“替,替我照顧好它……。”聲音虛弱得幾乎聽不到,可是蘇櫟還是聽清楚了。 “啊!”蘇櫟猛地驚醒過來,發現小狸在自己的懷裏,睡得很安心。

蘇櫟皺了皺眉頭,怎麼回事?他怎麼會做這麼奇怪的夢呢?

蘇櫟仔細回憶了一下夢中的男子,上一個淡雅如風,俊美無雙的人,他是小狸的什麼人呢。

蘇櫟有些遺憾,夢醒得太早,讓他還來不及看清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櫟低頭,看了看睡得香的小狸,它和那名男子是什麼關係呢?爲何那名男子會拼死護着它呢?

小狸好像上感應到了蘇櫟還醒着,小狸惺忪着琥珀色的眼眸,揚起頭看着蘇櫟。

“小櫟,你睡不着嗎?”

蘇櫟凝思了一會,還是開口說道:“小狸,我剛剛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一個男子抱着你,好像受了很重的傷。”

額!

小狸:“……”

“小櫟,你怎麼會做那個夢呢?”

小狸傷心的低下頭,“我並不記得當時是怎麼出來的,我只記得當時醒過來的時候,我就在明月谷中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明月谷中待了多長時間,總之到了最後就遇到你了。”

蘇櫟皺了皺眉頭,那就更奇怪了,他爲什麼會無緣無故的做那樣的夢呢?

“小狸,那你記不記得你回家的路呢?”蘇櫟想了想又問道。

“不記得,但是我記得這裏,記得血蔘果,我在神狐界的時候吃過。”

小狸沉思良久,又說道:“小櫟,我當時纔出生不久,根本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且時間太長了,很多事情我都忘得差不多了,我只是隱隱約約記得,突然有一天,天空突然黑了下來,我的爹爹和孃親爲了保護神狐界,當時應該是讓人把我送出來了,我只知道,我爹爹上神狐界的神狐王,他們都叫我孃親王妃。”

“小狸,你先別傷心,我們等天亮以後找找看,看看這裏有沒有通往神狐界的路,如果有,你就可以回家了。”蘇櫟溫和的揉了揉小狸的頭。

“那好!我們先睡一覺,其實有小狸陪着,我去哪裏都可以以的。”

蘇櫟一聽,精緻的小臉上溫和的笑了笑。

把小狸的身子往懷裏挪了挪,兩人閉上眼睛,準備睡覺。

黑夜裏,只剩下柴火燒的霹靂響聲。

天微微亮,蘇紫陌就醒了過來。

微弱的燭光下,她有些睡眼惺忪。

蘇紫陌挪了挪身子,不過這一次讓她感覺有些不一樣了,這一次,沐雲軒一整晚的索要無度,而她卻沒有感覺到累,反而覺得精神抖擻的,不過她昨晚的淬鍊靈體,晉升了兩階,聖玄期三階,而沐雲軒也晉升到了玄武階二階,可謂是真正的天下無敵了。

“陌兒,你這麼早就醒了?”沐雲軒看着凝思的她,笑了笑,昨天晚上的感覺,他沐雲軒敢保證,世界上只有他沐雲軒有機會享受過,美妙得讓他無法形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