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安娜撲入了易寒的懷裏,緊緊地抱着了易寒,彷彿是怕他下一秒就會消失一樣,淚水不由自主的涌了出來,已經四年了,四年多的等候,在這一刻,都是值得的。

天空中,阿瑞斯看着地面的痕跡,對菲爾普斯苦笑道:“老菲啊,看來我們還是來遲了一步!”

菲爾普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不過,很快他就說道:“不過,主人的豔遇還真不少,那個海倫纔多久,現在又有一個!這真是……”

阿瑞斯一臉**地笑道:“真是讓人羨慕啊!”

易寒撫摸着安娜柔順的長髮,輕聲道:“安娜,這幾年,你過得怎麼樣?”

安娜還在貪婪地呼吸着這熟悉的氣息,安娜擡起腦袋,道:“哥,你呢,這幾年怎麼過的?”

易寒道:“這些我等會兒再和你說,現在我給你介紹一下我的兩個朋友!”

安娜乖巧地點了點頭,她道:“好!”

易寒對着空中的兩人吼道:“阿瑞斯,菲爾普斯,你們還不下來!”

阿瑞斯賤笑道:“小寒,你怎麼就不體諒我這麼用心良苦,我可是看你們這麼久沒有見,所以纔給你們多一點二人世界的機會!”

菲爾普斯也道:“是啊是啊,就是這樣!”

易寒把兩人分別向安娜介紹一下,安娜向兩人點了點頭,最後,易寒道:“這是我的妹妹,安娜!”

阿瑞斯和菲爾普斯兩人同時露出一臉賤笑,道:“哦,原來是妹妹!”不過,兩人的臉上都是不信的神色,安娜一臉紅暈,易寒也不管兩人,對安娜問道:“安娜,你怎麼會在這裏的,而且剛纔的那人是誰?”

聽到易寒的話,安娜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她皺着眉頭道:“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原來在半年之前,安娜還有寒光森林中等待着易寒,但是易寒最後還是沒有來,這個時候愛莎卻受到了一隻魔獸的襲擊,雖然這段時間,也讓愛莎副院長的實力增長得極快,她的實力已經到了半神了,但是這隻魔獸的實力卻比她要強橫得多了,最後安娜及時趕到,終於救下了愛莎。

但是愛莎卻被可怕的寒氣入侵體內,還是安娜最後遇到了地精商店,才換取了一瓶大治療藥水,但是就算是這樣,也只能夠拖延着,並不能夠讓愛莎立即恢復,最後安娜只好帶着愛莎,使用“集體傳送”傳送回魔武學院中。

安娜非常自責,千方百計地尋找能夠拯救愛莎的辦法,然後在不久之前,地精商人告訴安娜,如果能夠得到鳳凰的羽毛,也許可以拯救愛莎,於是安娜就開始的去熔爐峽谷了,由於從來沒有去過那裏,所以安娜也不可能使用“集體傳送”去那裏,只能飛過去。

那個黑影是一個黑暗神明,他的名字是卡爾,是一個以破壞爲主的神明,他也屬於死神的手下一員,在不久前他發現了安娜,之後他就開始對安娜出手了,不過他突襲了好幾次,都被安娜擊退了,但是安娜也不能夠將他擊殺,因爲他的速度太快了,突襲失敗之後,卡爾就立即消失。

易寒道:“安娜,我們也要一起去熔爐峽谷,不過,如果你見到了鳳凰,你要怎麼做?要知道,鳳凰的羽毛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要到的!”

安娜點了點頭,她道:“哥哥,我知道了,如果見到鳳凰,我會盡我的一切努力來幫助他們的!”

看着安娜堅定的眼神,易寒心中也感覺到喜悅,看來安娜真的已經長大了,易寒再問道:“那如果鳳凰沒有事要你幫助呢,你打算怎麼辦?”

安娜想了一會兒,然後才低下頭道:“那我也沒有辦法了!只好強行要了!”

易寒呵呵一笑,道:“也許不會那樣,好了,我們走吧!”

是夜,由於安娜心急,所以他們一直趕路,最後只好在野外休息了,安娜仰着頭,看着滿天的星辰,她幽幽一嘆,道:“也不知道老師能不能撐到我們回去!”

易寒撫摸了一下她的柔順的青絲,輕聲道:“安娜,放心吧,愛莎副院長會沒事的!”

安娜點了點頭,然後問道:“哥,你這幾年是怎麼過的?”

易寒把這幾年的生活都說了一次,當然,與幾個女人的瓜葛是不能夠說的,特別是海倫的事,更是不能夠說。

多尼柏特的戰爭,入亞特蘭蒂斯,地底世界,大戰阿瑞斯,擊殺古爾丹,幾乎每次都遇到比自己強悍的敵人,一次次無奈的逃亡,雖然聽上去很平凡,但是感覺到易寒現在的實力,安娜也可以想象到,易寒的生活的多艱苦,他經過了多少次生死的考驗,才能夠活下來。

兩人陷入了一陣沉默之中,月光映照在兩人的身上,彷彿一層輕紗一樣。 一個星期之後,四人終於到了熔爐峽谷,這裏的人比四年之前的變化大了很多,這裏的溫度更高了,而且這裏的人也比四年前多了很好幾倍,而且這裏居然遍地都是神級強者,阿瑞斯敏銳地感覺到什麼,他在周圍轉了一圈之後,然後回來興奮道:“小寒,你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事嗎,這裏居然……”

“有寶貝要出來吧!”易寒笑道。

“呃,你怎麼會知道的?”阿瑞斯驚訝道。

易寒從手中取出了一張地圖,道:“剛纔有人在販賣這東西,然後他說這裏有神奇的寶貝會出來,這是這裏的地形,還有在煉爐頂內部的地形,不過,他們也知道鳳凰就在煉爐頂的深處,所以並不敢太靠近,只是,如果有神器什麼出來的話,在鳳凰附近出現的機率非常高。”

阿瑞斯喪氣道:“早知道這樣的話,我就不用去問了!”

易寒搖頭道:“也不能這樣說,我們還不知道是什麼呢,你有沒有問出來是什麼要出現了?”

阿瑞斯笑道:“有的人說是天火蓮出現,有的說是紅蓮劍,反正都是關於火屬性的東西,不過他們都是猜測而已,事實是什麼他們也不清楚!”

易寒看了一下煉爐頂的方向,那裏的溫度已經超過了七十度了,周圍的空氣也因爲高溫而扭曲起來,但是那裏的卻還是人來人往,絡繹不絕,除了火屬性鬥氣修煉者之外,其它屬性的人也來了,不過他們也必須用鬥氣護在身體,就算是這樣他們還是想得到那件寶貝。

人類的貪婪之心果然非常強烈。

易寒想了一下,最後他還是道:“安娜,今天晚上,我帶你一起去見一下傳說中的鳳凰吧!”

安娜聽到易寒的話之後,不禁一愣,她驚訝道:“哥哥,你說你認識鳳凰?這怎麼可能?”

易寒微笑一下,不理會安娜,向着旅館走去,安娜連忙追問着易寒奔了過去。

是夜,淡淡的月光灑落在地面上,在煉爐頂的進口處,並沒有因爲夜色降臨而人流減少,這裏還是一片嘈雜熾熱的高溫並沒有影響到他們渴望寶貝的慾望。

四人如果黑夜中的幽靈一樣,以詭異的速度進入了煉爐頂,進去之後,易寒才真正感受到了這裏的溫度,在這個山洞之內,居然有近九十多度的高溫,但是裏面還是充斥着各式各樣的人,他們正使用不同的方法降溫。

一進去煉爐頂,四人的眉頭同時一皺,在這個煉爐頂裏面,居然有不少於十名神,這可是真正意義上的神,而且,另外不在這裏的,從遠處觀察的,至少幾名,安娜輕聲對三人道:“我感覺到了,有三名上階神在窺視這裏!”

三人的臉色同時一變,難道這裏真的有寶貝出現,居然還有三個上階神在窺視,易寒邊走邊道:“先不管這麼多,我們去找鳳凰問一下再說!我想,他們應該會給我們更多信息!”

安娜點了點頭,另外兩人也沒有意見。

煉爐頂的洞穴,進去越深,溫度也就越高,人也少了不少,本來應該出現的炎魔已經被到來的冒險者全部毀滅了,而周圍也出現了岩漿,讓這裏不僅不顯得黑暗,反而一片明亮。

最後離鳳凰們居住的地方不遠處,這一大片的地方更是隻有兩百多人在,能夠進入這裏的人,都不會弱於半神以下,易寒四人爲了不讓人認出來,身上都披着黑袍,看到易寒四人居然妄想要進入鳳凰洞穴,其它察覺到四人的人的眼中不是帶着惋惜就是幸災落禍。

易寒四人並沒有多想,也沒有理會他們,繼續前進,這時,一把聲音響起:“四位朋友,如果你們再前進的話,就是鳳凰的住處了,這隻鳳凰對我們人類已經恨入骨髓了,如果你們再進入的話,很可能要面臨鳳凰的怒火啊,我勸四位朋友還是不要進去了!”

居然是勸說他們不要進去的人,易寒回頭看了那人一眼,只看這個人一臉正直,一臉的鬍子,彷彿張飛轉世,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不過他的眼神清澈,臉上因爲高溫而不停地流着汗水。

易寒回頭道:“謝謝這位朋友的提醒,不過朋友不必擔心,我們也不是來找鳳凰的麻煩,所以不需要與鳳凰正面碰撞!”

這個人一愣,然後撓了撓頭,道:“那是我多慮了,不過,你們現在還是不要去了,那鳳凰由於這段時間被人類打擾太多,對我們都不耐煩了,如果你們現在進去,可能他會遷怒於你們!”

易寒感覺這個人還真是熱心異常,他搖頭道:“我們會有辦法,不過我們還是謝謝你的提醒!”說完,安娜把一件東西交給了易寒,易寒把那東西交給了這個人,道:“朋友,我看你要抵抗這裏的高溫也是件很費勁的事,這東西就送給你吧!”

那人一接過去,立即感覺他的身上一涼,周圍的高溫彷彿突然消失一樣,他看着手中這神奇的東西,居然是一個小小的佩飾,這是安娜本來做出來給易寒三人的,但是三人根本不怕這裏的高溫,所以也沒有用到。

這人感激地擡起頭,但是卻發現四人已經進入了鳳凰洞了,他大聲道:“我的名字叫做艾維,四位朋友的幫助我今天記下了!以後必定報!”

四人沒有停留,繼續進去,鳳凰洞中的溫度居然比在外面高了近一倍,而且映入眼中的都是橙紅的岩漿,而易寒四人還沒有在前進,就聽到一把**的聲音道:“卑鄙的人類,你們居然還敢來!”這聲音一落,一道紅色火焰向着四人衝了過來。

易寒立即騰空而起,身上冒起了金色火焰,那道紅色火焰一接觸到易寒身上的火焰,立即被吞沒了,那聲音不禁發出了驚訝地“咦”一聲,她驚訝地問道:“你是什麼人,你的火焰還真是特別,和我認識的一個人差不多,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夠再接下我這一道火焰!”說着又是一道高溫火焰衝向易寒。

易寒身上的龍炎不滅,那火焰再次被吞噬了,易寒笑道:“姐姐,幾年不見,你的實力好像強了不少!”

易寒的聲音一出,他的面前就出現了一隻七色彩鳥,這隻鳥身長五米,正浮在半空中,顯得典雅美麗,正是空中的霸主,鳳凰,這隻鳳凰冷喝道:“誰是你姐姐,你別亂讓親人!”

易寒把頭上的黑袍脫下,道:“只是幾年不見而已,姐姐你就忘記我了?”

那鳳凰仔細地觀察了易寒一眼,突然笑道:“弟弟,居然是你,我還以爲你已經忘記了你姐姐和你的赤焰朋友了!”說着,鳳凰的身上發出了耀眼的光芒,然後一個身材火辣的美女出現在衆人的面前,她對易寒問道:“弟弟,你的火焰怎麼會變成這種顏色的?”


易寒苦笑道:“這事說來話長,我一會之後再慢慢說,姐姐你先告訴我這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爲什麼在外面聚集了這麼多的強者?”

說到這個,鳳凰菲兒的臉上也不禁露出了一個苦惱的表情,她道:“這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火神赫菲斯托斯最後就是隕落在這裏的,他的神格和武器也落在這裏,而且,由於這樣,讓這裏的靈氣大增,居然孕育出了一樣天地至寶,浴火紅蓮。”


易寒聽着出奇,就問道:“這浴火紅蓮有什麼作用?”


“這一朵紅蓮的作用當然是能夠提升火屬性體質人的實力,而且還會對一部分的火系魔法免疫,最重要的是,如果把這紅蓮吃了之後,還會有我們鳳凰一族的天賦技能‘涅槃’,他們能夠在受到致命的傷時,用‘涅槃’活了下來,雖然他們的實力也會因此下降不少!”菲兒解釋道。

這時候阿瑞斯突然問道:“赫菲斯托斯居然隕落在這裏,這麼說的話,那他的神格應該也……”

菲兒皺眉問道:“這位是?”

易寒把三人一一介紹道:“這兩位是我的朋友,菲爾普斯和史提芬,這個是我的妹妹,安娜!”三人同時臉露出來。

菲兒分別向兩個男人點了點頭,看到安娜時,不禁一愣,安娜的美貌果然是男女通殺的,菲兒道:“這位妹妹,你真得可真是漂亮!”

安娜羞澀地搖着頭道:“哪有,姐姐纔是漂亮!”

菲兒和安娜說了好一會之後,纔想起了其它三人,於是她道:“你們都跟我來吧!”然後就帶着三人飛向了這個洞穴的深處。

菲兒道:“史提芬你說得沒有錯,赫菲斯托斯的神格的確是在這裏,還有他的武器,火魂戟也在這裏,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兩樣東西將會在一週之後和浴火紅蓮同時從這裏出土,到時候,唉!”菲兒苦惱地嘆息了一聲,如果這三件東西在這裏出土的話,那麼就算是鳳凰夫婦也不可能阻止外面那些人類了,人類的貪婪之心可是很強烈的,如果菲兒夫婦真的要阻止的話,以外面人類的實力,還有幾個在窺視的強者在,就算是他們兩人,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才行,如果不阻止的話,也不知道這裏會發生什麼事。

易寒三人也想不出什麼辦法,易寒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問道:“姐姐,不知道赤焰他怎麼了,他還好吧!”

易寒還真怕從菲兒的口中聽到不好的消息,不過菲兒卻笑道:“你終於問了,不過,我想你還是自己看吧,赤焰現在,還算很不錯的!”


到了這個洞穴的深處時,易寒突然發現,這裏的溫度比剛纔的更高了,連他也開始出現汗水了,而且這裏岩漿的顏色已經變成橙色了,菲兒道:“這一片地域的溫度極高,而且還會不定時噴出這橙極岩漿,這岩漿的溫度可是隻有我們鳳凰一族纔可能抵抗,就算是上級神遇到也要受重傷!”說到這裏,菲兒得意一笑。

易寒聽到之後,又看了看那橙極岩漿一眼,發現這些岩漿果然比外面的有所不同。

然後菲兒觀察了這片區域好一會兒,才道:“好了,現在我們快點過去,記住,我們只有一分鐘的時間,快!”說完,菲兒立即飛出去,四人同時動身,飛過了這片區域之後,五人同時降落在一個洞穴裏面,這時候,那片區域突然發出強烈的爆響,一道道橙極岩漿同時向上噴射出來,形成了幾十道岩漿柱,四人同時心中大驚,如果被這岩漿擊中,恐怕也只有易寒才能夠活下來。 “菲兒,有客人來了?”一個紅髮青年從洞穴裏面出現,在他的身旁是一箇中年男子,這個男子長着一頭金色短髮,相貌普通,並沒有什麼特別,只是他的雙眼有神,實力的能量波動大概就在初階神左右,看到易寒的同時,他不禁叫了一聲:“小寒!”

紅髮青年看到來人是易寒的時候,眼中不禁出現了一絲變化,易寒的實力居然已經到了初階神的地步了,才四年,當年那個毛頭小子居然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這讓他不得不驚訝。

易寒看到這個中年男子的時候,心中居然出現了一絲熟悉的感覺,他心中一動,道:“你,你是赤焰?”

金髮男子點了點頭,兩人相擁在一起,赤焰緊緊地抱住了易寒,分開之後,赤焰用拳頭捶了易寒的胸口一下,他佯怒道:“臭小子,你以前是怎麼說的,還三年,怎麼這麼久纔來,如果不是擔心你來找不到我,我早就出去找你了!”

易寒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道:“赤焰大叔,我也沒有辦法,我不是故意的,發生的事太多了!”

赤焰拍了拍易寒的腦袋,然後嘆了口氣,道:“沒事,小寒,你也長大了!”

易寒笑道:“赤焰大叔你也很不錯!不僅回覆了,而且還已經成爲神明瞭!”

赤焰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易寒對着紅髮男子作了一個輯,他感激道:“弗雷德里卡大哥,這一次真的非常感謝你,如果不是你,赤焰也沒有可能變成人類的外形了!還有當年的冒犯,真的非常抱歉!”

弗雷德里卡擺了擺手,道:“當年的事我已經忘記了,現在,帶着赤焰,你們走吧!”

衆人的臉上都是驚訝的表情,這人怎麼這樣就要趕人了!

菲兒嬌慎道:“老公!”她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出來,已經被弗雷德里卡用眼神制止了。

赤焰看着弗雷德里卡道:“老師,我不能走,至少現在不能!您們現在已經被人盯上了,我怎麼可以現在就走,雖然我的實力不強,但是阻擋一些人類還是可以的,讓我留下來幫助您們吧!”

鳳凰居然被人盯上?易寒連忙問道:“赤焰大叔,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弗雷德里卡喝道:“赤焰,別說了,你們快走吧!”

赤焰還想說什麼,但是菲兒輕聲道:“赤焰,你還是聽你老師的話吧,走吧!”

聽到菲兒的話,赤焰也知道弗雷德里卡不可能改變主意了,只好喪氣地帶着易寒四人離開了。

“菲兒姐姐,我能不能向你要一根羽毛?”安娜突然道。

菲兒伸出細嫩的手掌,一根火紅羽毛出現在她的手掌,她把那羽毛遞給了安娜,道:“給你,不過,你可以告訴我,爲什麼嗎?”

安娜道:“我的老師受到了寒氣入侵,所以才……”說着,安娜的眼圈紅了起來。

菲兒擁着安娜,道:“好了,安娜,現在你可以回去救你老師了!”

看到五人離開,菲兒嘆息道:“老公,你……”

弗雷德里卡深情地看着菲兒,搖頭道:“菲兒,我們是鳳凰一族,不管是什麼時候,都不可能向人類求救,而且,他們的實力也太差,不適合留下!”

菲兒再次嘆息道:“可是老公,安娜的實力應該不弱,而且螭兒他還小,如果這麼年輕就和我們一起死在這裏,你忍心嗎?”

弗雷德里卡平靜道:“那個女孩子的實力雖強,但是這裏是火系元素密集之地,她是一個水系神明,在這裏,她根本發揮不出七成實力,而螭兒他的實力雖然不強,但是他只要隱藏自己的氣息,躲藏在橙極岩漿之下,相信只要主神不來,其它人也不可能發現他的!”說到這裏,弗雷德里卡看着菲兒道:“菲兒,你後悔嗎?後悔和我一起了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