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讓他過來。”藍衣起身將長髮撥弄到了身後,開口跟小玲說了一句。

“雲瀾,快點,藍姐叫你過去呢!”小玲激動極了,幾乎是立馬讓雲瀾過去的。

雲瀾的眉頭一挑,看着這個妝容精緻,身穿一襲淡藍色長裙的女子。

不可否認,這個女人長得很美,氣質也不錯,是不可多得美人,但是讓他過去是要幹嘛?

不過雲瀾還是沒有想多少,乖乖的走了過去。

“不錯,長得很好。”難得能夠從藍衣的嘴裏聽到誇獎人的詞彙。

藍衣說完,看了一旁那個讓自己拍攝這次香水廣告的廠商,“我今天總是覺得沒有找到什麼感覺,雖然這款香水是女人用的,可我覺得,他更合適這款香水的主題。你們看看,讓他試試。”

藍衣的話讓廠商大感吃驚,不過當他們的目光落在雲瀾的身,也是有種驚爲天人的感覺。 實在這個男人長得太過出色了!

而且他身那股溫潤儒雅的氣質,的確跟他們這次找藍衣拍攝的香水主題很相襯。

“可是……”長得好看是一碼事,會不會拍攝照片是一碼事,那些人有些爲難,而且他們所需要的是藍衣的知名度。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可以我跟他一起合作完成這次拍攝。”這個男人的與生俱來的不沾染世俗的氣息配這副驚爲天人的外貌,的確是不可多得一個好苗子,假以時日的稍加培養點播,能夠成爲睥睨整個娛樂圈的存在。甚至還能驚動國外的娛樂圈,有的時候,容貌真的是老天爺願意給你賞飯吃。

“那好!試試看吧!”廠商爲難的點點頭。

“嗯,帶他去化妝換一套衣服。” 重見軍醫小嬌妻 小玲沒想到自己的運氣這麼好,居然剛剛帶進公司的新人有這樣的際遇。立馬吩咐化妝助理和服裝助理去幫忙雲瀾換衣服。

“不用化妝!他的容貌,不需要化妝,幫他的頭髮打理下好了。”這個男人,目若星辰,眉目完美的跟從畫像走出來的,感覺在他臉用化妝品是一種浪費。

藍衣打斷了小玲的話,“再去給他穿那件純白色的古代男裝,要那款白紗飄逸一些的,配黑長直頭髮,和一條淡藍色的抹額可以了。”藍衣這次的想法很大膽,是要這種古今碰撞的感覺。而且她覺得,這個男人,更加適合穿古裝。

穿現代裝已經足夠讓人驚豔了,但是古裝一定會更加讓人驚豔的。

“好!”這些助理都是非常聰明的,立馬領悟了藍衣的意思,直接將雲瀾給帶走了。

留下林寶兒百無聊賴的坐在一旁,看着面前這些人忙碌的場景。

“那個,寶兒,我帶你去另外那個攝影棚試鏡?”雲瀾被帶走了,但是寶兒好像沒有事情做,小玲不想要浪費時間,說要帶着寶兒去別處。

“好啊!”寶兒起身,點點頭跟着小玲走了。

等到雲瀾換了一身裝扮出現在拍攝廳裏時,所有人震驚的眼神都落在了他的身,也包括了藍衣。

她設想過這個男人穿古裝會有多好看,可唯獨沒有想到,竟然會這麼好看。

雲瀾在被人伺候着換衣服和弄頭髮時在從這些人的眼神裏看到了一些自己接下來所需要面對的東西。

原來是類似畫像一般,不過神域大陸的畫師基本直接用靈力畫畫的,跟這個時代用機器畫像不同。這裏的機器畫像似乎還需要擺出一副動作來。這副動作,那個用機器畫冊的人會提醒你去怎麼做。

雲瀾的學習能力和接受能力還是很快的,在攝影師和藍衣的雙重指導下,超乎尋常異常圓滿的完成了這次的任務。

甚至攝影是連最後這款香水的廣告招牌都已經想好是哪張了。

是第一次跟一個陌生的女性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接觸的那一剎那,雲瀾差點將對方給推開了。

可一想到,這只是工作,忍下了。

然後配合着他們,完成了這次的拍攝。

“小方,把這次的圖片拷貝一份發我的郵件。”藍衣開口跟那個攝影師說了一句。

攝影師點了點頭,畢竟藍衣的身份在公司不僅僅只是一個一線名模,更是半個股東啊。

她的話誰敢不聽啊!

“好。”小方也頭一次聽到藍衣提出這樣的要求,藍衣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滿意的離開了,離開之前還對着雲瀾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你會紅的。”

藍衣是什麼人?她見過的美男無數,但是第一次被一個毛頭小子給迷住了!

有那麼一剎那的功夫,她的目光彷彿跌入了他那雙宛若星辰大海一般的眼睛裏,真想要分分鐘溺斃在他的眼神裏不出來。

——分界線——

“藍姐,我拜託你矜持一點!你明明是個超級大明星,還是一個超級名模,如果讓別人看到你現在的這幅樣子,誰會相信?”這次的香水拍攝果然讓雲瀾一炮走紅了,自此之後,正式成爲了公司的頂級流量。而藍衣居然直接認了雲瀾做乾弟弟,這讓雲瀾有些尷尬了,特麼年紀這麼一大把的乾弟弟,還真是少見。

鑑於雲瀾和林寶兒沒有地方居住,所以直接被藍衣收留了。

藍衣在詭祕的娛樂圈裏混跡多年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原因的,她看人特別準。

看到雲瀾的第一眼知道他會出人頭地,只是這出人頭地的速度有些快的過分了。

至於林寶兒,她是這輩子沒有再見過她更加純真無邪的姑娘了。話說沒心沒肺的女孩,都特別的好相處,林寶兒是如此。

自從他們三人住在京都的頂級別墅區的房子之後,過起了“沒羞沒臊”的生活。雲瀾和林寶兒也深刻體會到了什麼叫人格分裂症。

因爲人前化妝後的藍衣,那絕對是女王一般的存在。而居家的藍衣則是跟林寶兒湊到一塊討論腐女化的存在。

雲瀾扶額看着面前兩個身穿古怪人偶裝睡衣盤坐在沙發一點沒有形象可言的兩個女人,簡直想要分分鐘拍死他們。

要死的是這兩個女人討論的話題還是他!

“你自己說,像不像?”藍衣兩眼發光的拿着一本圖冊,這本圖冊是在雲瀾走紅之後公司特地讓雲瀾拍下來的。

不可謂不掀起了時下一陣狂熱的風潮啊!

所有人都在問到底這麼一個人間極品嘉樂公司是哪兒挖到的,簡直跟從漫畫裏走出來的美男子一模一樣啊!

“像!”林寶兒瘋狂對這沙發抱枕的漫畫頭像圖案跟雲瀾所拍攝的那張畫像,腦袋瞬間點的跟撥浪鼓似的。

新婚厭爾:前任老公太霸道 “我的藍湛~汪嘰~”藍衣手裏捧着那本畫冊,整一個心馳盪漾了得啊!“不過可惜,如果有魏無羨好了,那湊做一雙了嘛~”藍衣無心之說,眼神一不小心對嘴裏叼着薯片一臉乖萌的林寶兒時,發現寶兒這個女生吧!面容清秀,古靈精怪的,重點是身高不錯啊!足足一個一米七一呢! 這身高可是許多女生難以企及的高度啊!不過藍衣還是綽綽有餘的,因爲藍衣的自身的身高是一米七五,林寶兒還高了四釐米。

但要命的是,藍衣自身給人的氣質是那種冷豔型的女人,完全跟林寶兒這種女生沾不一點點的邊。

藍衣看了看林寶兒,又看了看雲瀾,猛地想到了什麼。

“臥槽!”低聲喊出了兩個字,她掏出了手機,唰唰的調出了一張圖片。

用圖片的人跟眼前的林寶兒做了對,那感覺,簡直叫一個喪心病狂啊!

“走走!你們趕緊的!”藍衣說着要衝出去。

“歇着,你又想要幹嘛?”雲瀾感覺自己掉入了一個坑裏,這坑是腐女深坑。

當他了解到什麼叫腐女什麼叫**的時候,臉色黑了一半。

這無時無刻都不在提醒着他當年對林寒所產生的非分之想,這一想到,讓他有種抓狂的感覺。

感覺好像是自己內心所想的事情被人硬生生的剖開一般的難受。

所以雲瀾是越想心越煩,越想心越氣,本來是要從藍衣家裏搬走的,住到公司給他安排的房子裏去。

可以一想到跟寶兒共住一套房子裏,指不定被林寒那個寵女狂魔知道了會怎麼樣。

想想李峯和魔敖的下場不是很明顯了嗎?

再加這藍衣和寶兒也十分合得來,所以由着他們了。至少藍衣的這套房子大很多,而且安保措施也非常的好,住在這裏不用怕見到什麼粉絲。

剛開始知道粉絲這個詞彙的時候雲瀾還以爲是一種食物,可以吃的。然後這段時間在藍衣的指導下,徹底融入了這個世界,明白了,這粉絲是對他擁護者的名稱叫粉絲。

“拍照!給寶兒換衣服,我保證她也能一炮走紅!”藍衣那叫一個激動,起雲瀾的高身高和能力,直接將一米七五的藍衣給拎了起來。

藍衣拼命的掙扎都下不來,那叫一個尷尬。

“雲瀾!你別仗着你身高高能欺負我!”這是開什麼玩笑呢?藍衣從來大女人習慣了,也只有在雲瀾的面前變成了“小女人”。

“沒辦法,身高也是爹孃給的優勢。”雲瀾聳了聳肩,開口說出的話能夠叫人直接吐血三升。

“我……”藍衣無言以對。

“藍衣姐姐。你確定你要這麼跑出去嗎?”寶兒抱着那面印着《魔道祖師》藍湛圖案的抱枕走了過來。開口問了一句藍衣。

這個世界果然跟孃親口的一樣好!

到處都是新鮮好玩的事物,林寶兒平時都在進行模特培訓。

依照林寶兒天性聰慧,但是不雲瀾的機會好,一下子被藍衣看拍攝了一組廣告。但是也開始接那種小雜誌的封面廣告拍攝了。也已經很不錯了。

因爲外貌來說,真的算不那種傾國傾城,只能算是靈氣動人,所以得到的機會也不是很多。

“額……”聽到寶兒的問題,藍衣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撒手!我去換衣服!換完衣服我出來!”藍衣說完,打算跑回房間裏,只是跑走之餘,一把拉住了林寶兒,將她也拖向了房間。

“雲瀾!你也去把衣服換!我帶你我的專門的攝影工作室。”藍衣說完,將林寶兒拖進了房間裏。

“哎呀~藍衣姐姐你幹嘛扒我衣服!”房間裏傳來寶兒的尖叫聲。

“當然是換更加適合你的衣服。”藍衣嘿嘿一笑,朝着寶兒逼近。

“那爲什麼給我穿男裝?這男裝的顏色看起來還這麼烏漆嘛黑,不好看啊!”這兩個女人的嗓門是有多大啊……

這房子的隔音還不錯的說。

不過房子的隔音是不錯,但是他們不是凡人,所能聽到的聲音,不是那些人能夠相的。

“乖了,我這裏還有一套衣服,你去讓你雲瀾哥哥穿。”藍衣在家是一枚資深的宅腐女,對一些**角色的收集簡直可以用喪心病狂來形容。

“啊?”林寶兒表示我有些懵啊!

等到林寶兒和藍衣換好了衣服從房間裏出來之後,雲瀾的眼神直接落在了林寶兒身。

看着面前這個身穿一襲玄色衣服和邊紋花式都用深紅色點綴的古代男裝,他依稀看到了自己初見林寒時的樣子。有那麼一克鐘的晃神。

“怎麼樣?雲瀾,好看嗎?”藍衣笑眯眯的開口問雲瀾。

果然,寶兒更加適合穿男裝啊!

雲瀾失神了好一會兒,好不容易反應過來,慌亂的轉過了頭,“女扮男裝,成何體統。”這話說的有些彆扭,因爲他是見過寶兒的真容的。

用了斂容寶石之後,寶兒的美貌完完全全的被掩蓋了。跟之前那副完美到讓人驚歎的不同,更多像了林寒,但偏偏,這林寒是他心裏的一個疙瘩。

尤其是被林寒誆了成爲天道之主後,更是對林寒痛恨到了極致啊有木有。

拐走寶兒,也只是爲了讓林寒擔心擔心,嘗一嘗自己的痛苦滋味。

但是爲何,是控制不住這顆心呢?

雲瀾可以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該死!

低咒了一聲,雲瀾伸出手,將自己的胸口給按住了。

“迂腐!明明都是二十一世紀的新鮮人類,怎麼總是整的跟個老古董似的!呶,這是你的衣服,穿。”將手裏的那套古裝丟到了雲瀾的手。

“我不穿!”知道藍衣不安好心,雲瀾直接將手裏的長衫丟了出去。

“你不穿是不打算幫寶兒了?”藍衣眯了眯眼睛,開口威脅到。

“我穿怎麼成了幫寶兒?”這女人邏輯不行啊,

“寶兒最近經常跟我抱怨,說她是家裏唯一一個掙錢最少的,她表示很傷心呢。”藍衣話音落下,衝着寶兒擠眉弄眼一番。

寶兒一臉無辜,當看到藍衣的眼神給自己傳達的消息時,她連忙點了點頭,“對,總是吃你們兩的,不太好意思。” 婚色撩人 藍衣的鬼話雲瀾是不相信的,但是寶兒都這麼說了,他有些相信了。 藍衣的主意是讓雲瀾和林寶兒藉着《魔道祖師》的東風在絡一炮走紅,雲瀾已經憑藉着着那跟藍衣一起合拍的香水廣告一炮走紅了,經過一段時間的歷練,是一個當紅的炸子雞。

但是林寶兒還是默默無聞,林寶兒的容貌在新人輩出的娛樂圈算不得拔尖,但是身材絕對是有料的。尤其是那一雙又長又直的大長腿,更是連藍衣這個女人看了都會吃醋。

被藍衣的脅迫着去幫林寶兒拍攝這次照片的時候,雲瀾的內心其實是拒絕的。這可能會勾起一絲絲他對林寒以往的情愫來。

他現在算是見到了林寒,也只能當成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過。而其實,他早已經知道了。

所以這樣十分的尷尬了,因爲他跟林寒心裏都清楚他內心的感情,然後日後還要見面。所以,再見之時一定是決一勝負之時。

若是敗了,死在他的手下,可能會是自己更加想要的結局。

“雲瀾!你在想什麼呢?”耳邊響起了藍衣抓狂的嗓音,雲瀾猛地擡頭望去,才發現自己忘了現在是拍攝的現場。

在這現代待了這麼久的時間,加他和林寶兒對現代的知識吸收的都很快。所以基本他們都能夠知道這些人怪的舉止爲何如此了。

這是跟他們神域大陸完全不相同的大陸,這是一個百無禁忌的社會,只要不殺人犯法,居然還支持男男戀愛?

雲瀾自然知道促使他速紅的原因,是跟絡大軍裏的腐女大軍逃不開關係的。

所以被藍衣這麼一喊,立馬收回了視線,對了面前這長相和林寒有些相似的小臉,那麼一刻,他又有些暈眩了。

這兩父女真是要不要這麼相似啊!

而攝影師也發現雲瀾有些心不在焉,不過火速的抓拍下了雲瀾剛纔看着女扮男裝的林寶兒那柔情似水的一幕。

這照片簡直讓他自己都滿意到了,眼神氣氛詮釋的那是相當的到位,彷彿面前的這個人,是雲瀾所深愛的那個人一般。

不止是雲瀾有那麼一刻的晃神,包括林寶兒,這麼觸不及防的碰觸到了雲瀾的眼神,她的眼睛也一下子縮了一下。然後發現自己開始有些控制不住心跳了。

不……不是吧?

林寶兒不太明白這是什麼感覺,畢竟她是一個被父兄保護過度的大齡剩女啊。

只是聽到了自己的心臟強而有力的聲音,然後臉頰覆了一抹嫣紅,看起來十分的羞澀可人。

在兩人之間的氣氛越發顯得詭異融洽時,忽然聽到了攝影師的一聲cut!

“好了!藍姐。”能夠陪着藍姐半夜裏出來瘋的,那絕對都是真愛啊。

攝影師衝着藍姐打了一個ok的手勢收拾東西走人了。

妖孽王妃耍流氓 今晚這一對着實有趣,藍姐給自己的消息是,不是兄妹,神似兄妹。

然後這一展現出來的味道,哪裏是用兄妹可以形容的,那簡直是一對cp感爆棚的男女啊!

連攝影師自己都開始期待起了自己今晚的作品,其實會半夜接活還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爲這個男人的外貌。絕絕對對那叫一個盛世傾城,簡直無法直視他的雙眼。據說他去拍攝什麼的,只要稍作一些頭髮,基本不化妝的。不化妝的這皮膚底子都能吹彈可破,更要命的是,那光彩奪目的讓人無法直視啊!

在娛樂圈每一個人的忽然躥紅都是有原因的,那這個叫雲瀾的躥紅原因絕對是因爲這絕無僅有的外貌。擁有這麼一副外貌,這是老天爺賞飯吃。

不過娛樂圈裏有利有弊,那種無緣無故的恨多了。一個新人風頭太盛竟然沒有任何敢壓制他。這更加他好了,難道這個男人的身,有着什麼樣不一樣的祕密嗎?

“走了。”雲瀾收拾一下自己的衣服,站直了身體,開口跟林寶兒說了一句。

“哦~你等我一下,我去換一下衣服。”寶兒想要換掉衣服離開。

“不用換……挺……挺好的。”雲瀾彆扭的開口,說完扭過了頭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