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沒,看你們昨天晚上一出去,就沒回來,在加上中午又沒來,我就來看下咯,況且,某人昨晚可一直抱着我沒睡着呢,擔心着某些人的安全啊!”看了看一臉甜蜜微笑的吳浩炎“我說,你什麼時候能表白啊,人家明顯喜歡你的,你磨磨蹭蹭的,真是的,和以前的你真不像。不過呢,這樣也蠻不錯的,每天有好吃的,睡覺的地方也舒服,哈哈。”

“呵呵”


笑了下,吳浩炎突然問道:“對了,你知不知道,爲什麼姐姐明明受傷,可到我的戒指裏待下,卻全好了?”

老樣子,小風拋了一大車的衛生球過去“很簡單,因爲你的戒指是屬冥的,並且是最上級,擁有很豐富的陰氣,不僅能讓王姐姐復原,多待會,還能使她的修煉,進很大一步。”

微笑看着吳浩炎,王豔心中閃過一絲幸福的感覺,這是我弟,雖然身爲死帝之子,卻沒有任何傲氣,那麼可親,堅定的看了看吳浩炎,王豔心中更加肯定了吳浩炎這弟弟。

“弟,我想去看下我的家人,一下就回來,好嗎?”王豔看着吳浩炎,眼裏透出幾絲親切。

“恩!姐,多玩幾天吧!玩個兩、三天在回來也沒關係的,有事的話,就回來找弟吧!”點了點頭,吳浩炎一臉笑意的看着王豔。

“好的,那再見了。”

微微一笑,下一刻,王豔向窗外飄去,身影逐漸在衆人眼前消散了。

嘆了口氣,吳浩炎沉了沉聲道:“既然已經請假了,那我們湊這時間好好練練吧!下次,還要去趟舊教學樓。”

“什麼?還要去?”畢曉楓滿臉的鬱悶。

嘴角微微一咧,吳浩炎笑了笑“知道,你小子在想什麼,放心這次去,就我們倆,可以動用力量,我想這也是你求之不得的事吧!”

聞言,原本滿臉不情願的畢曉楓,臉上瞬間堆滿了笑意“好好,爲民除害的事,當然要去做啦,我怎麼會推脫呢?不過問下,不是已經被路平收拾掉了嗎?爲什麼還要去?”

搖了搖頭,吳浩炎臉色開始變的沉重“不對,雖然他死了,我卻仍然能明顯的感覺到,裏面還有強大的陰氣,所以我敢斷定,裏面肯定還有其它死靈,或許還不止一隻。”

“啊?”

突 的睜大眼睛,瞬間,畢曉楓臉上又顯出一絲興奮“哈哈,這就好,上次都沒怎麼出手,這次要打個夠本兒。”

看着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開始擺各種‘武打’姿勢的畢曉楓,吳浩炎心中全身無奈,這小子怎麼也不想想,打不打的過呢。

“主人,我也感覺到過裏面的死靈,憑你現在的力量應該可以對付的,而且我要照顧未來的主人夫人,所以我就不去了。”小風一本正經的道。

“呵呵。”

微笑着點了點頭,他知道小風是希望自己能靠自己的力量去解決這些事,使自己的實力能更快的提升。況且,現在的世道, 少時年華 ,還是讓小風,在張心雨身邊保護她比較好。這樣自己也放心。

晃着個尾巴,慢悠悠的走到門邊,小風頭也不回的道:“那好吧,你們好好練,我先走了。”

看着,已經消失在門邊的小風,吳浩炎一下坐到了自己牀上,“好了,現在我們開始修煉吧!”

感覺半天沒有得到回話,吳浩炎擡頭向對面上鋪望了望,只見畢曉楓早已入定,在認真修煉了。

搖了搖頭,吳浩炎心裏一笑,這小子對這種事還真是急啊。緩了緩心緒,吳浩炎也開始沉浸到修煉中去了。

感覺到,自己體內冥力的不斷流動,吳浩炎發覺,體內的冥力,好像至從上次提升一下,就沒有什麼提升了,還是停留在這個階段,並沒有其它的變化。將自己的心神,沉浸在冥力中,吳浩炎能明顯感受到冥力的一絲一毫變動。

修煉了,良久,體內的力量卻仍不見有什麼大幅度的提升,就像蝸牛爬一樣,慢的不要在慢了,苦惱着不知道該怎麼辦時,吳浩炎突然感覺到了體內另一股力量。

將心神沉入仔細一看,這才發覺,原來是魔力,看着這並不深厚的魔力,吳浩炎不由露出一絲苦笑,是啊,自從父親走後,自己只顧練冥力,卻忽略了魔界的力量,看樣子自己還並沒有真正的放下。

呆呆的看着兩股一大一小的力量,吳浩炎突然下了個決定,好,那我就兩股力量一起修煉。

說做邊做,吳浩炎立馬將自己的想法付諸行動。

不停的修煉着,二小時,很快就過去了,看了看有所增強的魔力,又看了看,冥力變化更小的冥力,吳浩炎不由苦思起來,到底該怎麼辦呢?如果把體內的兩股力量結合,然後在一起修煉,這樣速度會不會快些,力量會不會變更強呢?

想到這,吳浩炎又開始了實驗,強硬的想融合兩股力量,可卻感覺兩股;力量就像磁鐵一般,你越想放一起,它的抵制力就越大。就這樣僵持了半小時,吳浩炎仍然沒能兩兩股力量相融合。一氣之下,吳浩炎狠狠的將兩股力量分的很遠。

下一刻,兩股力量彷彿感覺到吳浩炎的強硬分開一般,瞬間融合在了一起。

呆呆的觀察着眼前的一切,吳浩炎簡直無法置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別人弄巧成拙,我是弄拙成巧了,哈哈。

觀察着融合在一起的兩股力量,吳浩炎能明顯感覺到,是冥力在佔主導。突然意識到,力量的運用。

吳浩炎立馬,試着運出冥力,下一刻,赤色冥力一下從吳浩炎身上散出,緩緩收回冥力,吳浩炎又試着釋放魔力。幾次下來,吳浩炎發覺,不但自己力量有所提升,並且自己能更輕鬆的控制體內的力量了。

慶幸的感覺自己體內的變化,吳浩炎對禮拜五晚上去舊教學樓,更加充滿了信心。

收起自身的力量,吳浩炎擡頭,看了看畢曉楓,只見他還在認真的修煉。

突然瞥到枕頭下一白色物體,緩緩拿出,吳浩炎苦笑了,手機啊手機,我都忘了,你在這了,以後要放好了,可不能在丟了,就像昨天一樣,突然有事,卻沒的聯繫。我現在可知道你的重要了。

“喂,你一個人,在淫笑什麼?”

突地聲音傳入,猛地向上望去,只見畢曉楓已經停下修煉,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突然感覺背後冷風陣陣,吳浩炎的雞皮疙瘩不由掉了一地“我淫笑?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那才叫淫!那去照照。”

爬下牀,畢曉楓一臉懷疑的接過鏡子,開始照了起來。

只見,鏡子上,不知什麼時候畫上了一隻豬,下面寫着幾個大字,‘淫賊,別照了,再照還是這麼淫,哈哈!’

看着,看着鏡子臉上突然青筋暴起 的畢曉楓,吳浩炎迅速的閃到門邊,將門打開道:“哥們,你怎麼了,咋青筋暴起了,生病了?”

緩緩放下鏡子,畢曉楓緊捏着拳一臉的黑線“吳浩炎,你小子敢耍我,你給我站住。” 向畢曉楓做了個鬼臉“哈哈,今天,你終於被我忽悠了。再見!”吳浩炎一溜煙的消失在了寢室門口。

急匆匆的循着吳浩炎的身影,畢曉楓快速的趕到了,食堂。看着已經吃的津津有味,正一臉微笑的和自己打招呼的吳浩炎,畢曉楓一臉黑線的向他走去。

“你小子,還悠哉悠哉在這吃飯。你還過的真愜意啊!”

看着笑着捏着手,一臉淫笑,向自己靠近的畢曉楓, 總統先生,請和平離婚 “哥們,你看,在過幾分鐘,就下課了,到時人一多,你可沒菜吃了哦。”

順着吳浩炎望的方向,看了看鐘。躊躇了良久,畢曉楓一咬牙,向買菜的窗口走去。邊走,還邊不忘回過頭來瞪一眼吳浩炎。而吳浩炎則是一臉‘微笑’的看着畢曉楓,偶爾見他轉過頭來,吳浩炎還故意一臉興奮的和他打招呼。

端着餐盤,畢曉楓一臉的鬱悶,整餐飯沒有說一句話。

吃過晚飯,吳浩炎一臉笑意的向班裏走去,而畢曉楓則依然沉着個臉,好像還無法接受這一切。

來到班裏,吳浩炎一臉微笑的坐在位置上用手機看着小說。

看着看着突然感覺氣氛不對,吳浩炎這才發覺,原本唧唧喳喳不停的畢曉楓。此刻,則呆呆的坐在吳浩炎旁邊,一直沉默不語。

緩緩伸過手去,吳浩炎將手在畢曉楓面前晃了晃。呆了半晌,畢曉楓擡起頭,呆呆的望了望吳浩炎“我怎麼會被你給忽悠呢?”隨即又頭又低了下去。


看着此時目光呆滯的畢曉楓,吳浩炎一臉的鬱悶,難道這對他打擊有那麼大嗎?

正想着,吳浩炎突然眼睛一亮,下一刻,吳浩炎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啊!畢曉楓看樣子你精神狀態不好啊,那我自己現在去舊教學樓處理了,你好好的休息下吧!”說着,就要做出要跳到桌子外的動作。

下一刻,畢曉楓原本黯淡的雙眼迅速發出亮光,飛速的拉着吳浩炎道:“哪有啊?我精神狀態很好啊!這種事怎麼能落下我呢,有難同當啊!”

“不用了,看你這精神狀態,指不定還是個累贅,還是休息吧!”吳浩炎說着,便佯裝要跳出去。

死死的拽着吳浩炎,畢曉楓陰笑道:“你今天,不讓我去,你就別想去,反正你座位靠牆,又是窗邊,這麼有本事,你就跳吧!我不攔你!”

笑着看了看畢曉楓,吳浩炎故意把頭望窗外探了探,其實從三樓跳下,對於擁有冥力的他,是完全沒事的。只不過,第二天,報紙上的頭條肯定是‘某某高中某某學生怎樣怎樣的’。到後面可能自己就被吹成新一代超人了,那樣自己也肯定有名了,也活不了多久了。

看着突然坐下的吳浩炎,畢曉楓笑道:“咋樣?現在可以帶我去了吧?”


搖了搖頭,吳浩炎假裝一臉無奈的說:“既然這樣那就不去了,我不想害了我的好哥們,還是擇日吧!”

看着吳浩炎似笑非笑的表情,畢曉楓意識到自己又被他忽悠了。沉沉一笑畢曉楓道:“好啊,你小子又耍我,看我這次怎麼報仇。”

笑着看着向伸手向自己掐來的畢曉楓,吳浩炎突然看到數學來晚自習督班了。

看到吳浩炎原本淫笑的臉突然嚴肅了起來,畢曉楓全當是吳浩炎又故意在耍他,繼續向吳浩炎掐去,卻全然沒有察覺到班裏開始漸漸安靜下來了。

看着一臉微笑,踏着高跟鞋,像‘天使’般靠近兩人的數學老師,幾個同學不由開始私語起來。而胖子李東則用手勢做了禱告‘願上帝保佑你。’

正不知道怎麼辦,吳浩炎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緩了緩心緒,吳浩炎換上了一臉淫笑道:“咋滴,你想掐我啊?我告訴你,今天可是你所說的數學美女督班呢!等下她來看見你吵,你可就完了。還是快點老實點寫作業吧!”

聽到吳浩炎的話,畢曉楓不屑道:“靠,今天就算天王老子來了,我都不管,況且那個什麼什麼妖怪一樣的數學老師,我根本沒放眼裏過,她來還要向我點頭哈腰呢!”

聽此,吳浩炎忽然故意大聲道:“什麼,妖怪數學老師?你不是說她是美女嗎?怎麼又變妖怪了?萬一被她聽見,你可完了。”

“切,她聽見還敢怎樣,我就算當着她的面說,她都不敢怎樣?”

看着畢曉楓不可一世的表情,吳浩炎笑着點頭道:“是啊, 是啊,相上次,你都把她哄的一愣一愣的,都快把她吹到天上去了,她怎麼會說你呢。”

完全沒有注意吳浩炎一臉的淫笑,畢曉楓繼續吹道:“靠,吹她,我那是給她面子,給她個臺階下,省得說我做人不好,就本大爺還用捧那種死人妖。”

微笑着看着臉色越來越臭的數學老師,吳浩炎故意假裝沒聽清,重複了一次“死人妖。”

微笑着看了看,吳浩炎道:“如果,數學老師現在在你後面,你會怎麼對她?”

聽此,畢曉楓一臉的無所謂“她現在如果在我後面,那我就…”剛想繼續說,畢曉楓突然意識到,情況不對,感覺到班裏突然出奇的安靜。又擡頭望了望一臉笑意的吳浩炎。

下一刻,吳浩炎笑着指了指畢曉楓身後。

緩緩轉過頭,畢曉楓看到此時正一臉黑線站在自己眼前的數學老師。立馬換了一臉的微笑“哇,數學老師,你在啊,我說爲什麼感覺有一股貴族的氣息在附近呢,原來是數學老師啊!怪不得啊!哇,數學老師你去哪裏做過面膜了,皮膚就像豆腐做的一樣,又滑又嫩啊!好漂亮啊!”

笑着看着畢曉楓的拍馬屁,吳浩炎知道這下,他可難過關咯,早上的仇,可報了。

沒理會畢曉楓的拍馬屁,數學老師黒着臉看着畢曉楓;“怎麼,你不是說我是老妖怪嗎?不是說給我面子嗎?你不是說見我要幹嘛啊?怎麼不繼續說啊!”

白了一眼正在幸災樂禍害自己倒黴的罪魁禍首吳浩炎,畢曉楓陪笑道:“數學老師怎麼會是妖怪呢?那簡直是仙女啊!我見到數學老師當然是要向你問好,幫你做些事,你看你整天爲了我們這些學生,這麼勞累,這麼辛苦。那張漂亮的臉都有點憔悴了。像你這麼漂亮的數學老師,教我們,我們是開心都來不及啊!”

看着緩緩換上一臉笑容的數學老師,畢曉楓不由鬆了口氣,‘哎,看樣子還是被忽悠過去了。吳浩炎這小子,你給我等着。’恨恨的瞪了吳浩炎一眼。

正當畢曉楓以爲一切搞定時。下一刻,數學老師微笑的看着畢曉楓“好啊,畢曉楓同學很體貼老師呢,下課後到我辦公室來哦,老師要好好的獎勵你呢。”

苦笑着點了點頭,看着緩緩走向講臺的數學老師,畢曉楓轉過頭一改面貌,陰沉着臉看着吳浩炎“好啊,你小子陷害我,哼哼。”

看着眼睛瞪的快和牛眼一般大,那眼神就差沒把自己給活吞了的畢曉楓,吳浩炎正不知道怎麼開口。

“畢曉楓同學,現在是晚自習時間,需要安靜,你在那嘀咕着什麼?”下一刻,數學老師的聲音突地響了起來。

聽到,數學老師的聲音,吳浩炎如獲大救般,心裏不斷慶幸,逃過一劫了。

“不是,我是在問吳浩炎題目。?”

毫不理會畢曉楓的解釋,數學老師微笑道:“是嗎?拿我看一下啊,你問的是什麼題目。”

硬着頭皮,畢曉楓隨便抽了張試卷,拿了上去,可事事總是那麼不巧,他拿的是張數學試卷,隨便指了到題目,畢曉楓正回過頭瞪着吳浩炎。

下一刻,猛的轉回頭,畢曉楓突然發覺,試卷上密密麻麻的一片,明顯是數學試卷,而自己指的恰巧是道很簡單的題目。

“哦,是這題目啊?”故意問了問,“你給我凳子搬來,到我邊上來寫。”下一刻,數學老師臉色一變,黑着張臉盯着畢曉楓。

“報告!”

聽到這聲音,所有人轉過頭向班外一看,只見路平直直的站在班門口。

‘路平?’吳浩炎和畢曉楓心中一驚。 看着經過老師點頭同意,緩緩走回座位,嚮往常一樣坐下看書的路平。吳浩炎心裏有些驚訝。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好的那麼快,從出事到現在纔多久,他竟然現在像個沒事人一樣,回到班裏開始上課了。

一節課過去,吳浩炎心裏更加的疑惑了,這到底是怎樣一個人,彷彿身上有着數不盡的謎。沉沉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也沒有管被拉到辦公室,臨走前還不望瞪他一眼的畢曉楓。

幾節課下來,吳浩炎發現,當自己轉過頭去看他時,偶爾會遇到兩目相撞,而路平則不知道是害羞還是幹嘛,總是好像很不好意思的轉過頭。

好不容易等到晚自習結束,吳浩炎匆匆走過去,關切的問了句“路平,你回來了啊!現在身體好點了嗎?”

點了點頭,路平道:“恩,好點了,我有事,先走了,拜。”

看着拿起東西就跑的路平,吳浩炎不由一陣好奇。奇怪他怎麼了?我有那麼可怕?只是打個招呼,關心的問下而已啊!而且,剛剛是我的幻覺嗎?我好像看到他臉紅。撓了撓頭,吳浩炎一臉鬱悶的走回了寢室。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