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好大的口氣!”

陳志凡轉頭望向了大廳門口,注視着一行幾人以一個灰髮黑袍的老者爲首,魚貫走了進來。偏着頭斜睨了幼龍社社長一眼,他挑了挑眉:“什麼人?”

“這是我幼龍社的渡邊大長老。”大鄉武夫起身迎上去的同時,不忘跟雙方介紹道,“大長老,這就是幫忙除去武田藤那個叛徒的小泉先生。”

坐在陳志凡旁邊的金雀湊近他耳邊輕聲說道:“大凡哥,渡邊可是幼龍社的長老會老大呢,實力強得很,大鄉武夫都不敢不給他面子啦。”

另一邊的晴子也低聲說道:“夫君,這人我在武田藤家裏見過,他們關係看着挺近的。”

又死過一回,感覺自身實力都快要爆棚了的陳志凡冷笑不已:“管他跟武田藤是不是一夥的,反正王母鼎我是要定了。”

聽盤古老祖話裏的意思,那可是荒古聖器,皇族的寶貝,或許開天闢地時就有了。以前不知道就罷了,現在明明就快到手了,不管怎樣,誰擋滅誰!

“武田藤的事先不說。”氣勢森然的渡邊大長老坐在了原先大鄉武夫的位置上,一對陰森森的眼珠子盯着陳志凡滿臉的陰氣沉沉,“聽說你要我手上的王母鼎?桀桀,年輕人,你以爲你是誰!”

陳志凡仔細看了站在老傢伙身後的幾個黑衣人一眼。這些人給他的感覺很熟悉,應該也是跟武田藤那些怪物手下一樣,甚至實力還要更強一點。不過他現在可是一點都不虛,之前是費了很大功夫才滅了那些怪物,現在嘛……

感覺自己拳頭都有點癢癢的陳志凡,,理都不理那所謂的渡邊大長老,偏頭看着一旁的大鄉武夫說道:“大鄉先生,這事你怎麼說?看眼下這情況,你家這位大長老,貌似對我很不友善哪。”

“唉,大家都是朋友,有什麼事情,可以坐在一起好好談嘛。”大鄉武夫臉上神色有點難看。他是真的有點首尾兩難,一邊是勢力深厚的長老會大長老,一邊是實力高深莫測的年輕強者,得罪了哪邊都不好處理啊。

“大鄉三郎!”渡邊大長老兩眼微瞪,臉色凜然,“你知道你眼前的這傢伙是什麼人嗎?哼,什麼小泉先生,全是假的,他是華.夏人!”

以迥異於老年人的速度,他唰的一下站起身來,怒目瞪着陳志凡厲聲喝道:“八嘎!說,你到底是什麼人?說武田藤是我幼龍社的叛徒,這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搞你妹啊老東西!不談了,夜刃,動手!”

早就沒啥耐心了的陳志凡,嘴裏一聲喝罵後,整個身體騰空而起,雙手十指黑芒閃爍,裹起一團黑風就朝渡邊撲去。

緊跟在他身後的,是化作一連串殘影的夜刃。他的目標,是渡邊身後那幾個雙眼開始冒出兇光的黑衣人。

“哎呀呀,總算是打起來了!”金雀嘴裏一聲歡呼,手上動作也不慢,拿起茶杯就往外砸。茶水晶瑩,轉瞬分散,變作一根根尖銳細針,噝噝刺破空氣撲扇射向黑衣人。

晴子倒是很鎮定,只是握着一把寒光閃閃的短劍緊緊盯着一旁的大鄉武夫和他的幾個手下。

“呵,跑得倒是挺順溜的。”眼望着裹着一團陰氣忽然就飄到了大廳一角的渡邊,陳志凡撇嘴冷誇了一句,然後提起拳頭順勢一拳,就砸在了原本站在老傢伙身後的一個黑衣人頭上。

就聽“嘭”的一聲悶響,兩眼兇光陣陣、眼見着整個頭部就要變成一顆猙獰獸頭的黑衣人,眨眼間就沒了頭。

“我看你能躲到哪裏去!”側身一腳把另一個成功變身成獸頭人身的黑衣人踢成兩截後,陳志凡鼓盪起體內已經煥然一新的屍氣,身化利箭,嗖的一下就射到了渡邊跟前。

“八嘎!該死的支.那人!”渾身陰氣縈繞的渡邊大長老,嘴裏一聲怒罵的同時,雙手掐訣,一具恐怖的魔影凌空漂浮其身前,煞氣滾滾,整個大廳裏的溫度,瞬間降至冰點。

任由大廳裏打得血液飛濺的大鄉武夫在看到渡邊大長老身前的魔影后,嘴裏不由一聲驚呼:“烏鴉狗……大長老的式神!無關人等,速速退出去!”他的手下聞言惶惶然跑出了大廳。

“夫君,你要小心!”一旁的晴子不禁憂心忡忡。那可是式神,近似於神話傳說裏的強力妖怪! 「不過管他呢,不管有沒有這個機會,我們都要好好的把握住機會,反正聽說清樂大師未來的一段時間都會呆在梵音谷,我們是梵音谷中的弟子,就算做不成清樂大師的弟子,低頭不見抬頭見,我們總能見一面吧。」

幾人說說笑笑之間。

夜冰依一行四人走了過來,俊男美女,很快就吸引了眾人的視線。

實在是因為幾人太過惹眼了。

正在這時,一道囂張無比,霸道蠻橫的叫聲響起。

「都給趕快讓開,讓開——」

「踏踏踏——」

一輛馬車從前面緩緩行駛而來,被幾十名護衛圍在中間,豪華的馬車,高貴無比,惹得周圍人一陣議論紛紛,「這是誰呀?來頭這麼大!」

「還能是誰呀?你們看看上面的標誌,是一隻狼,不是明顯的就是月影靈山,司家族的人么?司大少,能不囂張?畢竟人家地位非凡,在這一片,可是橫著走的。」

眾人唏噓。

「嘖嘖嘖,那我們趕緊走開,走開,可別擋道了,省得惹禍上身了。」

而夜冰依幾人,在看到了馬車上面的標誌時,瞬間就知道車裡坐的是什麼人了。

夜冰依不由暗道,還真是有緣分,居然這麼快,就又見面了。

馬車停在了梵音谷大門前,車簾挑開,一隻纖纖素手,從裡面露了出來。

然後不出所料,夜冰依幾人熟悉的雪千黛,從裡面走了下來。

雪千黛輕撩了下青絲,看著眼前眾人羨慕,或是嫉妒的眼神,眼中閃過一抹得意,神情倨傲,驕傲的揚起下巴。

由下人扶著走下了馬車,眼睛隨意一瞥,當她的視線落到夜冰依幾個人的身上時,臉上的表情瞬間一僵,然後像見鬼一樣,雙目瞪圓。

「是你們……雪千歌!」

雪千黛驚訝萬分,眼眸死死的盯著夜冰依幾人。

她們怎麼會在這裡?!

之前在夜冰依手上吃了虧,忍氣吞聲的先來到這裡干正事。

然後再找個時間回去,好好的報復她們一下。

可是卻沒想到,她們居然這麼快就見面了!

其實這次離開家族,雪千黛等人真正的意圖,就是來梵音谷,奔著清樂大師而來的。

但是途中,卻遇到了黑幻魔鳥和夜冰依等人。

但是卻沒有想到,她們會在夜冰依的手中吃了大虧!

雪千黛恨恨的咬牙,她恨不得吃了夜冰依的心都有!

隨即,陰險的勾了勾唇,伸手指著眼前的兩名護衛,聲音狠厲道:「哼!你們還不趕緊,將這些擋道的給本小姐拉開!」

殿下,你wifi掉了 她的手,還故意指著千歌和夜冰依兩人。

兩名護衛頓時朝千歌和夜冰依走去。

「砰——」

「啊——」

「啊——」

兩名護衛剛走上前,還沒有挨到夜冰依和千歌兩人的衣腳,身體就已經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找死!」

「找死!」

龍漓玥和皓月兩人,同時擋在了千歌的身前。

夜冰依嘴角狠狠一抽,不由開始懷疑自己的人品。

旋即眼眸在皓月和龍漓玥兩人的身上打量,夜冰依彎了彎唇,突然挑眉看向千歌道:「歌兒,你覺得,我大師兄,和你師伯,他們哪個更帥?」

二群還有幾十個位置,三群有一百到兩百,二群:702793620

三群:708496177沒進來的寶寶趕緊來吧~ 千歌:「……」

「依依,你學壞了。」千歌看著夜冰依暗含趣味的眼眸,微微一愣,隨即臉色微紅,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這個娘子太狠毒 「讓老夫看看!是誰?居然敢對我雪家大小姐出此狂言——」兩名老者,從雪千黛那幫護衛的隊伍當中,走了出來。

他們一個身穿白衣,一個身穿灰衣,代表著兩個家族。

白衣老者自動走到雪千黛的身後,一副要為她撐腰的樣子。

可當他的眼睛看到眼前的千歌之時,眼中瞬間掠過一抹驚訝!

旋即驚呼道,「你,可是千歌小姐?」

千歌看著鬍子花白的老者,印象中,他是雪家的大長老。

大長老一直都是中立派,雖然對她沒有過多親熱,但也是一直看著她長大,並且沒有做出過傷害她的事情,於是千歌點點頭,對雪家大長老微微頜首,也並沒有多說話。

雪家大長老驚訝過後,隨後眸光慢慢的平淡了起來。

他身旁的灰袍老者,是月影靈山,司家的大長老。

司家大長老在看到皓月的時候,同樣是驚詫了一番,然後確認一下,眼眸驚訝無比,他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曾經的司二少。

司二少竟然還活著。

隨後看到千歌身旁的龍漓玥,又是狠狠地驚訝道,「這位可是龍公子?地中靈域,龍域主的師弟?」

龍域主!那位傳說中神秘莫測,神通廣大,他們整個地中領域的主宰人,可不是位好招惹的!

男神說他很愛你 司家大長老一驚,隨即緩緩鬆了口氣,龍域主神秘強大,可是眼前龍域主這位師弟,卻不足為懼。

龍漓玥淡淡的瞥了一眼司家大長老一有,點頭道,「正是在下。」

司家大長老笑了笑,對著龍漓玥微微一拱手,「哈哈哈,果然是龍公子,那麼,既然我們都相識,龍公子你們這些人,便讓開吧,這件事情,就這麼揭過了。」

這話說的,好像龍漓玥幾人會怕了他們似的。

周圍的人聞言,紛紛驚訝,原來這位藍衣翩翩俊美的公子哥,就是他們地中靈域,那位實力強大的龍域主的師弟呀!

沒想到,龍域主的師弟,居然這麼年輕,長得如此英俊。

龍漓玥眨了眨眼,突然笑道:「原來是司家大長老呀!司大長老,傳言你的實力,早便在幾十年前就已經達到了九重靈高階的境界,沒想到,這幾十年過去了,您還是一如既往的中氣十足,可謂是一點都沒有變化吶!」

此話聽上去並沒有什麼,但是細細品味,可以發現,怎麼就那麼尋人耐味?

幾十年了,他一點都沒有變,那豈不是,連他的實力也包括?

司家大長老聞言,老臉頓時一黑!

他確實為此事而煩惱了很多年,卻沒想到此刻竟被這個臭小子當面給提了出來,誰都聽得出來龍漓玥沒有好意,可是聽上去卻就是那麼回事。

司家大長老臉色氣得一陣紅一陣白。

眾人想笑而不敢笑,沒想到,這位龍公子還挺幽默的!

於是便開始對著司家大長老指指點點,這個老不死的,瞧瞧他之前那囂張的語氣,聽著就很是欠揍! 式神?哼!管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叫我支.那人,非打得你魂飛魄散不可!

怒氣勃發的陳志凡兩眼充斥着黑芒,脣間僵牙伸出,雙手一錯一拍,左右掌心各一團黑色烏光冒出,其勢摧枯拉朽,一前一後閃電般落在了渡邊身前的恐怖魔影頭頂和胸口。

“啪啪”兩聲悶響,震得整個大廳四壁隱隱顫抖,平地颳起的一陣大風,吹得掛在吊頂的水晶燈叮叮作響。

“嗯……有點意思。”被一股反震力震得凌空後退的陳志凡,看着那猙獰而又醜陋的魔影一動不動,嘴裏不禁詫異了一下。

“桀桀,支.那人,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我扶桑式神的厲害!”渾身都被灰色輕煙纏繞的渡邊大長老,站在魔影身後得意的陰笑不已。

一旁的大鄉武夫急了:“還請大長老冷靜,小泉先生他不是我幼龍社的敵人。”

“八嘎!”渡邊大長老怒罵道,“大鄉三郎,別以爲你是幼龍社的社長就能命令我。哼,要不是武田藤實在是太廢物……”

大鄉武夫臉色陰沉了下去:“大長老這話是什麼意思?”

“大鄉先生,還用問嗎,武田藤背後的人恐怕就是這老傢伙了。”環顧了大廳四周一眼,看着剩下的黑衣怪物被夜刃和金雀三兩下就解決後,陳志凡挑眉說道,“之前我就覺得奇怪,以你社長的身份和地位,手底下的人居然還沒一個區區副社長的手下強,這不擺明了就是背後有人支持他嘛。”

“是我又怎樣!”渡邊語氣暗沉,“既然武田藤已經死了,那我也就不再隱身其後了。哼,今天你們都要死!幼龍社,從明天開始,當以我爲尊!烏鴉狗,給我上!先滅了那該死的支.那人!”

“我決定了,不管今天誰來都沒用,我一定弄死你!”聽着老傢伙嘴裏三番五次的蔑稱,陳志凡徹底發毛了,鼓動起體內好似潮涌的強大屍氣,帶着渾身的黑光就朝渡邊飛撲而去。

式神烏鴉狗,高有兩米,鴉頭狗身渾身烏黑,煞氣滾滾中,張嘴一聲攝人心魄的尖嘯,當面就迎了過來。

眨眼的功夫,陳志凡就衝到了烏鴉狗的跟前,雙手一揮,十根閃爍着森寒銳氣的尖銳指甲就呼嘯着劃破空氣,嗤嗤嗤撞在了它的胸前。

此情惟你獨鐘 殭屍的指甲,本就鋒銳,再加上充斥着濃郁的精純屍氣,更是切金斷玉不在話下。

就聽一聲淒厲的嘶吼過後,烏鴉狗那強悍到能抵擋子彈的胸口上,幾道長長的劃痕清晰可見,一彈指的功夫,傷口處就滲出了股股陰寒的灰色輕煙。

一擊得手,陳志凡動作不停,矮身躲過烏鴉狗的一記利爪後,閃到它的身側,單手扣住其強壯的右臂,另一手黑光縈繞快若閃電,喘口氣的功夫就往它的腰腹位置連插了幾十下。

輕煙滾滾中,陳志凡不等頃刻間就遭受重創的烏鴉狗悽吼出聲,先是偏頭避開它的尖嘴啄擊,然後單腿一彈跳到其肩上,雙腿纏繞其腰身,雙手扣住那顆醜陋的烏鴉頭,一聲低喝,雙臂筋脈迸現下,赫然硬生生把頭給拔了下來。

煞氣翻滾的別墅大廳內,瞬間陷入到一片無聲的靜寂裏。

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的渡邊大長老一臉驚駭的慘叫道:“該死的傢伙,你怎麼敢!我……我要你生不如死!”

大鄉武夫也是滿臉的震驚。

扶桑式神,那可是傳說當中黑暗界的至強武力,其中的上位者硬抗一支火力強大的軍隊也是再尋常不過。烏鴉狗不說至強,可也居於式神中等階位,怎麼三兩下的功夫,竟然就被摘了腦袋!?

一旁的金雀湊到夜刃身旁,小臉上浮現出幾分的淡淡驚訝:“大凡哥的實力,好像增加了一倍不止呢!”夜刃一臉認同的點了點頭。

晴子雙手捧胸,一對亮眸異彩漣漣的望着那道挺拔的身影:夫君……好帥呀!

單手抓着鴉頭,陳志凡跳下了兀自站立不倒的烏鴉狗肩膀。神識感知下,手上這顆頭顱深處,依舊涌動着一團邪惡而又濃郁的強大能量。

“感覺跟屍氣沒差多少,不知道能不能吸收?”嘴裏剛嘟囔兩句,他眼瞳深處就黑芒頻閃。意識海深處,“盤元無極,無物不納”八個金色大字煌煌然高懸。

“意思是能吸嘍。”一對眼瞳仿若兩顆黑色寶石的陳志凡,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驚喜笑意。

大廳一角,渡邊大長老渾身直冒寒氣。臉上神色變幻片刻後,他一掌拍在自己胸口,“哇”的一聲就噴出一口冒着熱氣的鮮血。

“可惡的傢伙,我要讓你永遠沉淪暗黑冥域!”

渡邊惡狠狠的叫罵同時,雙手迅速變化手印,絲絲輕煙憑空而生,纏上猶自飄在半空的滾燙鮮血。一陣詭異波動過後,紅色鮮血消失,烏鴉狗的殘軀與頭顱亦跟着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團灰黑色的森冷濃霧。

森冷黑霧剛開始還只有人頭大小,兩三個呼吸的時間,就劇烈膨脹席捲了整個大廳每個角落。燦爛明亮的水晶燈光,眼可得見的飛快暗淡了下去。

“桀桀,我用十年壽命獻祭,以烏鴉狗魂源爲引……”滿頭灰髮轉眼就變成了雪白一片的渡邊,一張老臉上滿是褶皺,看着分外滲人,“召喚出無盡暗黑冥域,你們,都給我去死吧!”

大口呼吸着大廳裏涌動着的無數森寒能量,陳志凡差點仰天長笑。身爲一具殭屍,本就是吸納天地之陰氣而成,又豈會怕具有相同本源性質的所謂暗黑冥域,這分明就是開門送福利嘛。

注視着老得都快站不穩的渡邊,他樂呵呵說道:“老頭,看你這麼努力的樣子,我都想改變主意了。”

“怎麼可能!?”渡邊大長老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這個毫髮無損的可惡傢伙,“你怎麼會一點變化都沒有?”

“變化?”陳志凡抖抖胳膊動動腿,“有啊,感覺越來越精神了呢,嗯……”

倏地回身,他看到原本氣血充沛的大鄉武夫此時卻是滿臉青白、氣血頹敗,一副行將就木的要死模樣。

再看夜刃、金雀,周身上下均被一圈淺淺的紫色暗影包圍,嘴脣灰白,四肢發抖,看着像是被凍僵了的樣子。最慘的是晴子,衆人裏就她實力最弱,眼見着最後一口氣就快沒了。 倏然,一道陰冷暴喝的聲音響起,「是你?!」

司墨修走下了馬車,看到眼前之人,眼中瞬間閃過一抹錯愕,隨即陰冷的出聲。

「見過司大少!」

司家大長老對著司墨修行了一禮,同時恨恨的盯了龍漓玥一眼,等會兒再找他們算賬!

看到憤怒的司墨修,司家大長老彷彿明白了什麼,莫非他們之前遇到了?並且還有什麼過節?

司墨修冷哼道:「果然又是你們!先前的事情不與你們計較,如今你們居然還不知好歹,呵呵,當真是無法無天了么?我看有些人,就是欠教訓!」

話音一落,司墨修又轉頭,看向司家大長老,給他使了個眼色。

他要一雪前恥之辱!

撩人妻:腹黑總裁強要不止 將之前所受的恥辱,連本帶利,都討回來!

接收到他的指令,作為司家的大長老,當然沒有什麼意見。

雪長老也同時接收到雪千黛的指令,點了點頭,眼中藏著一道鋒芒。

雪家大小姐,將來會嫁入司家,所以司大少的仇人,也是他的仇人。

更何況,在地中靈域,雪家雖然也是大家族,但是卻沒有司家的家族龐大。

正在這時——

雪千黛突然站出來,阻止他們。

陰冷的勾唇一笑道,「先等一等。」

雪千黛盯著夜冰依絕美的臉龐,眼中閃過一抹嫉妒,尖利的聲音道:「你!我要你給本小姐跪下來!求我,我就會原諒你,呵呵!」

之前她在這個女人這裡所受的屈辱,一定要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