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即便你今日護住了他,你能保護他一輩子嗎?我們冰靈族可不會放過鄧楓!”冰魄皇冷言相諷,惡語相向,絲毫不將人族放在眼裏。

“哈哈,在老夫有生之年,老夫死也會護他左右,今日,你殺了魔族這麼多強者,還重傷了鄧楓,這口氣也該出了吧,老夫放你走,若是日後再敢如此撒野,休怪老夫將你挫骨揚灰!”青智皇老眼放射電芒,眼眸陰寒,勾人心魂。

魔靈王他們三大魔王,以及玄姬至尊他們九尾靈狐一族的高手皆冷視着冰魄皇,此刻對他的恨達到了極點,若不是因爲實力不夠,只怕他們早就出手轟殺了冰魄皇。

“好啊,青智,人族早晚毀在你的手裏,我們走!”冰魄皇怒意寫滿整張老臉,白鬚抖顫,怒氣橫秋。

“等等!”

正當冰魄皇準備帶領冰靈族衆多強者,不甘心離開魔族之地時,鄧楓卻大吼叫住了他們。

冰魄皇迴轉身來,渾濁的老眼虛眯,似乎早有準備,就這麼靜靜的笑望着鄧楓。

“將血紅他們放了再走!”鄧楓幾乎是咆哮出聲,血紅一直佔據他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不放又如何?”冰魄皇目光玩味的看着鄧楓他們衆多強者,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鄧楓怒了,一股兇狠到極點的氣勢隨之爆發,周圍天地都感受到了那股氣勢的強橫,四周皆發出琴瑟和絃似的響聲,彷彿與鄧楓此時體內的真氣產生共鳴般,萬族生靈在迎接一位新王的誕生。

感受到體內翻涌的真氣波動,鄧楓立即拿出一枚生死丹,吞服而下,方纔與冰魄皇的對轟中,他身受重傷,若是不徹底治癒,強行突破,只會增加無窮的禍患,生死丹不但能根除他體內的嚴重傷勢,更能破後而立,發揮神奇的效果。

此刻,在場所有強者都感受到了鄧楓與天地產生的共鳴,似乎達到一種返璞歸真的境界,世界彷彿在此刻歡呼雀躍,萬族皆沸騰,這種情況很顯然鄧楓要突破至真王境了,在場也有不少真王以上強者,他們一眼就能看出鄧楓是怎麼一回事。


冰魄皇內心震動不已,這至尊境的鄧楓,便是如此妖孽,與真皇對戰,不怯一絲,若是突破至真王,達到一個嶄新的境界,天知道他會有多厲害,此子不除,禍患無窮,只怕冰靈族以後將遭受滅族之災。

咻!

冰魄皇毫不猶豫將消息傳給了族長,仇恨的種子已經種下,不如早點扼殺,冰魄皇能活到現在,也是充滿着狠勁以及他超絕的智慧。

青智皇見此,也將消息傳回給人族,態勢嚴峻,容不得青智皇猶豫,此刻他只想保護好鄧楓,這位人族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或許會達到當初統治大陸的人皇高度。

師姐玄姬至尊,師兄魔靈王等一衆強者皆在爲鄧楓的突破護法,防止冰靈族絕頂強者暗中偷襲,冰魄皇有青智皇親自盯着,他應該不會亂動,否則,青智皇的滔天怒火瞬間便至。

鄧楓盤膝而坐,他緊閉眼眸,死守心靈,此刻他的體內真氣亂串,心魔已經滋生,那是對血紅的擔憂,還有對前世生死未明老爸的牽掛,種種往事浮上心間,讓他痛苦不堪,真氣差點溢出血脈,串進渾身每一處肌肉、神經、細胞,若真如此,後果不堪設想,經脈俱斷的話,等同廢人,除非服用逆天丹藥,方能重返巔峯。

不過,那種逆天丹藥,非常珍貴,即便是強大的人族,也不一定擁有,鄧楓此刻的兇險,讓他全身冷毛倒豎,冷汗直流,心魔的力量遠超他的想象,他的突破似乎比一般巔峯至尊強者難無數倍。

“不好,鄧楓體內情況惡劣,若他不能控制自己,後果不堪設想。”青智皇一直注意着鄧楓突破的動靜,真王境並不是每位至尊都能成功突破,那成功率即便有着靈丹寶藥也不足三成,大多數巔峯至尊都失敗了。

有的巔峯至尊突破失敗後,永遠駐足至尊境,再無可能踏出那一步,而有的巔峯至尊,連心魔這一關都過不去,最終身死道消都有可能。

“怎麼回事,我師弟他?”師姐玄姬此刻擔憂無比,面容有些憔悴,高貴端莊的黛眉緊緊蹙起,一雙玉手緊握成拳頭,裏面有着些許香汗溢出。

魔靈王面色難看,心中惶恐,若是鄧楓過不去心中那道坎,只怕會面臨劫難,他此刻真想代替師弟受這種無邊的折磨,他寧願犧牲自己的性命,換來鄧楓一生化險爲夷,帶領魔族走上巔峯之路,重現魔族曾經的榮光。

冰魄皇老眼毒辣,自然也能瞧出鄧楓此刻的危險處境,他心中一陣狂喜,若是鄧楓就此隕落,那麼人族以及魔族就會損失一位超凡天才,冰靈族自然就少了一位潛在的危險強敵。

一切都只能依靠鄧楓自己,若是青智皇強行喚醒鄧楓的突破狀態,那跟突破失敗沒什麼區別,雖然保住了鄧楓的性命,但日後若想再次突破真王,如同癡人說夢。

青智皇不會這麼做,他此刻比誰都緊張,他對鄧楓有着很高的期望,他相信鄧楓一定會度過這一危險難關,若是連心魔劫都度不過,那鄧楓日後也不配做人族的領袖,即便鄧楓的心魔劫比一般的至尊強橫太多。

許久後,鄧楓冷靜下來,體內狀況明顯好轉,幸虧他的靈魂足夠強大,心靈早已變得堅韌不屈,剛毅頑強,如同萬年玄冰,亙古不化。

心魔劫成功度過,鄧楓長呼一口氣,這片天地變得躁動不斷,靈氣洶涌澎湃,周圍萬里的天地靈氣皆朝着鄧楓的方位席捲而來,猶如四面八方盤旋着的靈氣巨龍,此刻直衝鄧楓身體而來,那般撼天動地的情景,周圍衆多絕頂強者皆感到震撼無比,這般驚天威勢,比一般至尊突破真王時產生的震動強太多太多。

鄧楓隨即拿出數之不盡的能量晶石,那般龐大的數量,衆多強者皆豔羨不已,而師姐玄姬則美眸綻放異彩,瞬間轉悲爲喜,俏臉浮現一抹心花怒放的微笑。

魔靈王以及其餘兩位魔王皆欣喜不已,鄧楓能夠突破至真王,這是魔族最好的消息,魔族上下皆一片歡呼沸騰,那般經歷過無盡壓抑的嘶吼,震動上空血色雲霄。

青智皇與冰魄皇此刻的心情皆發生了巨大的轉彎,青智皇沒有看錯鄧楓,這位人族冉冉升起的新星,年輕一輩最強者,此刻再次展現了他恐怖的潛力!

鄧楓瘋狂吸取着周圍龐大數量的能量晶石,以及來自四面八方猶如怒龍般咆哮而來的靈氣海洋,那般速度,驚駭世間,沒有一種功法能夠跟這種速度相比,鄧楓修煉的功法乃是一部超七階功法,那速度自然快到極致,超出在場所有頂尖強者的想象。

若非情勢所迫,鄧楓不會選擇這麼快突破至真王,血紅的情,他深深的埋在心底,血紅爲他所做的一切,他不敢忘,想起血紅那猶如浩瀚大海般深的癡情,鄧楓就心疼不已,一股無名的怒火早已升騰,熊熊火焰如同火山噴發,滔滔不絕。

咻咻!

數道身影飛速趕來,速度快如驚虹,極遙遠的距離眨眼便至,虹芒極爲璀璨,宛如天空中鑲嵌的寶石,閃閃發光,晶瑩剔透,格外的美麗。

虹芒散去,數道人影閃現而出,其中一道氣息極爲恐怖,是一名身着藍色衣袍的老者,氣質出塵,白眉飄蕩,隨風而舞,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老仙。

“雷琴皇,你怎麼來了,這魔族好像跟你們雷靈族毫無瓜葛吧?”青智皇一眼便認出了到來的真皇強者,驚訝說道。

仙風道骨模樣的雷琴皇看到了正在突破的鄧楓,頓時怒吼道:“鄧楓斬殺了本族年輕一輩最強者雷浩,這份深仇,本皇不能不報!青智皇,即便你是人族族長,本皇依然不懼,若是你敢阻攔,我們雷靈族的怒火馬上降臨整個人族!” 冰魄皇暗中竊喜,這雷琴皇可是斬殺過好幾位真皇的絕世強者,兇狠程度,比青智皇都猶有過之,實力也不輸人族族長青智皇。

聽聞此言,青智皇滿臉凝重,這雷琴皇可不好說話,他要是憤怒起來,連真皇都敢殺,也不怕挑起各強大種族的大戰,今日看他這般怒氣沖天而來,恐怕少不了一番廝殺鬥狠。

“一定要拖延到二位皇者的到來,否則,一切前功盡棄!”青智皇暗自想道。

見青智皇默不作聲,雷琴皇再次出言道:“我族雷浩本是最有希望突破成爲帝尊之人,這次荒古禁地之行,只是爲了磨練他的心性,至於荒古之力,並不勉強,鄧楓竟然出手斬殺了雷浩,這件事驚動了族長,我族上下一片哀慟,義憤填膺,族長此次派本皇過來,而不是傾整個族羣之力,就是爲了避免種族間的大戰,青智皇,你們人族怎麼給我們雷靈族一個交代!”

話到最後,雷琴皇憤怒難當,彷彿死去的是自己的兒子般,悲傷的心情一覽無餘,這與雷琴皇本來的兇狠處事風格大相徑庭。

“你們雷靈族想怎麼樣?”青智皇聽出了關鍵之處。

“哈哈,很簡單,鄧楓身上的荒古之力,作爲賠償,若是不肯,將鄧楓送我雷靈族做萬年奴僕,發出生命重誓,也可!”雷琴皇瞬間轉悲爲喜,轉變之快如同萬里風雨,瞬間轉陰爲晴。

青智皇差點沒被氣死,他惱羞成怒道:“這樣的條件,太過分了,恕我難以從命!”

雷琴皇淡定自若,他早知道青智皇會拒絕,並不覺得驚奇,繼續笑道:“青智,你若是執意護短,葬送的可是整個人族,我們五大先天生靈,以我雷靈族爲尊,任何一族皆不弱於你們人族,若是聯合起來,人族頃刻間覆滅,加上三大皇族對你們人族恨之入骨的情緒,他們也會落井下石,人族,將不復存在,你青智將揹負萬古罵名,遺臭世間。”

一旁的冰魄皇激動異常,老臉綻放鶴髮童顏般的光輝,雙眸變得炯炯有神,這種事情他自然樂意見到,只是一直以來,五大先天生靈都是各自爲巢,傲然厲色,不屑與團結一致。

青智皇此刻陰晴不定,雷琴皇說的不錯,雷靈族確實擁有號令五大先天生靈甚至其他先天生靈的能力,這股勢力,強大之極,甚至能跟四大聖獸相媲美,人族覆滅只在頃刻間。

爲了一個虛無縹緲的未來,堵上整個人族的命運,青智皇自問做不到,即便他極度護短,甚至願意代替鄧楓去死,換來鄧楓到達巔峯,率領人族再次展現輝煌的一天,與日月爭輝,與蒼穹爭寵。


看着青智皇掙扎的眼神,扭曲難看的面龐,雷琴皇並不着急,他知道這是屬於青智皇決定的時刻,即便青智皇是想拖延時間,等待鄧楓突破成爲真王,雷琴皇也不懼,鄧楓再妖孽,他也不放在眼裏,只要不是真皇強者,都難以引起雷琴皇的興趣,真皇以下皆螻蟻。

良久後,又是數道身影急速掠來,劃破長空,驚動天際,帶起一陣陣長虹,宛如雨後的晴空,出現耀眼的彩虹般。

那幾道身影瞬間便至,全身綻放璀璨的虹芒,亮晶晶,光燦燦,宛如九天神玉,晶瑩亮眼,而後虹芒散去,露出裏面宛如白玉的人影。

其中兩道身影氣息恐怖,宛若真實,凝練天空,非常的有質感,這般君臨天下的氣勢,比之青智皇,都不遑多讓,毫無疑問,那兩位是貨真價實的真皇境強者。

“族長,你來的還真快!”冰魄皇大笑出聲,內心興奮,激動無比。

“原來是冰靈族族長冰龍皇,第二強者冰母皇來了,別來無恙啊!”雷琴皇調笑出聲,五大先天生靈冰靈族最弱,雷靈族最強,雷琴皇可不懼他們二位無上存在。

冰龍皇眼眸犀利如電,迅速掃視着在場所有強者,他最後將目光定在鄧楓的身上,一股怒火逐漸升騰,在全身冰冷氣息的襯托下,顯得格外的心寒,猶如寒冬冰天雪地裏的火光,讓人望而生畏!

“青智皇,在場的五大先天生靈中巔峯強者多達四位,我給你一分鐘時間考慮,到底交不交人?”冰龍皇冷喝道,他的目的依然是荒古之力。

青智皇白眉緊凝,面色鐵青,即便是面對四位功參造化的無上存在,他也不至於恐慌,怒道:“你們都想要鄧楓身上的荒古之力,那我到底應該交給冰靈族呢,還是雷靈族呢?”

雷琴皇看了冰龍皇一眼,道:“冰靈族的損失我雷靈族會付出相應的補償,你們難道也想跟我們雷靈族爭奪荒古之力?”

見雷琴皇略微有些發怒,冰龍皇、冰母皇、冰魄皇三位真皇強者皆沉默了,雷靈族的族長可是真皇巔峯強者,若是激怒了他,恐怕冰靈族的輝煌歲月即將走到盡頭。

“我有個條件,荒古之力可以讓給你們雷靈族,但是鄧楓的性命我們卻不得不收,光是一些寶物補償,怎能抵消我族天賦最好的白榮之死!”冰龍皇猶豫再三,終於下定了某種決心說道,他的老臉怒意縱橫,兇狠的眼眸綻射精光。

“沒有問題,鄧楓的性命對於我來說,不值一提,如果他能就此身死,也是我們雷靈族希望見到的,以免日後他崛起強大,來尋我們的麻煩!”雷琴皇笑道,冰靈族此次有三位真皇在此,若是明搶,還真不是他們的對手,也只有站在他背後的族長才能震懾住冰龍皇他們。

青智皇此刻怒氣滔天,人族的威嚴喪失殆盡,五大先天生靈都敢這般無視人族族長,這份屈辱,青智皇不能夠忍受,頓時他怒吼道:“你們的如意算盤恐怕要落空了,想得到鄧楓,首先從我青智的身軀上踏過去,我們人族的尊嚴不容許任何種族踐踏,否則,人族的怒火將傾灑整個大陸!”

冰龍皇他們三位無上存在,雷琴皇皆戲謔的看着青智皇,人族的威勢早就今不如昔,如今只剩下三位真皇強者,這般實力與冰靈族相差無幾,他們能理解青智皇的憤怒,不過,他們卻笑看着青智皇,任他發泄,因爲待會他們便會出**奪鄧楓。


正在這時,遠處高空突然風馳電掣般趕來六位身影,速度之快,宛若流星,迅速劃過天際,帶起一陣陣虹芒,衆強者轉頭望去,看清到來之人後,皆臉色突變,青智皇頓時大喜,人族的巔峯強者終於到了。


咻咻,六道身影閃現而來,有男有女,男的身如山嶽,氣勢凌厲,女的翩若驚鴻,容貌豔麗。

“金鐘皇,心雨皇,還有人族四大天王,你們來得可真是時候!”雷琴皇冷笑道,即便來了六位頂尖強者,他也不懼,雷靈族的實力比人族更加強橫。

六位到來的人族頂尖強者站立在青智皇的身邊,與冰靈族三位真皇,雷琴皇對峙,現在人族巔峯強者的傾巢出動已經足夠應對此刻不利的局面。

轟!

響徹大地的轟鳴聲傳蕩耳膜,天地皆顫抖不休,那風雲涌動的靈力狂潮逐漸退去,天空降下條條瑞彩,地上生長衆多神奇異草,這般異象驚動了在場衆多絕世強者,從未有至尊強者突破成爲真王能產生這般異象,彷彿這方天地在歡迎一位曠古神王,連真皇強者的光輝都被遮擋而下。

一道白衣青年的身影沖天而起,沐浴在天地的神輝之下,他身上散發古井無波的質樸氣息,彷如與天地渾然一體,天人合一,白袂飄飄,青絲舞動,宛若謫仙。

“鄧楓突破成爲真王了,不知道他的實力如何,以他的妖孽程度,至少能跟真王巔峯強者爭輝!”青智皇喜笑顏開,白眉綻放欣喜的光芒,那輕鬆舒展的皺紋,如同乾枯的枝條,犬牙交錯。

雷琴皇、冰龍皇他們幾位真皇強者皆擡頭看向高空中那道宛若神明般的身影,眼眸充斥着驚奇色,古往今來,還沒有哪位真王強者能斬殺真皇,即便是數千年前的第一真王太上魔王,也只是媲美一般的真皇強者,那道白衣青年身影,突破成爲天地的王,便造成這般異動,或許日後真能闖下赫赫威名,聲震大陸!

此刻鄧楓眼眸平淡,直射向冰魄皇,發出怒浪滾滾的轟鳴聲,吼道:“冰魄皇,趕緊交出血紅他們幾位,否則,我滅了你們整個冰靈族!”

怒音轟隆,震動天宇,蒼穹似乎都在怒吼,大地似乎都在沉陷,世界彷彿在顫抖,那道翩翩公子模樣的白衣青年,此刻怒意滔天,那股兇厲氣勢,直衝雲霄,衝散了徘徊在天空中的赤紅色雲彩。


整個魔族之地都在沸騰,滔天的魔氣洶涌澎湃,形成幾道漩渦,直射向天空中那道白衣青年身影,魔氣如同浩瀚大海般無盡,如深淵般無止境,鄧楓的發怒,引發魔族血池的奔騰,似乎早就爲等待這一刻準備多年,太上魔王爲了鄧楓變得更加強大布置好了一切。

“師弟要成魔了!”魔靈王血色眼眸射出精光,閃爍着興奮色彩,身體中的熱血洶涌澎湃,這激動人心的一刻終於到來! “不好,這是魔族的古老傳承,想不到他是太上魔王的弟子,我早該想到了!”冰魄皇大吼道,那聲音中充斥着濃濃的忌憚。

遠古時代,魔族的強大遠超萬物生靈的想象,嗜血殺戮,罪惡滔天,連五大先天生靈都不敢招惹魔族,他們瘋狂起來,任何種族都敢挑釁,與不死神族,四大聖獸並列爲大陸上六大巔峯種族。

後來,整個魔族爲他們曾經的瘋狂殺戮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四大聖獸與不死神族聯合出動,將魔族幾位魔皇全部斬殺,連一衆真王都不放過,魔族逐漸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萬族皆可欺凌,他們忍辱偷生,偏居一隅,久而久之,世人似乎已經遺忘了魔族。

數千年前,魔族新一代領袖,太上魔王天賦出衆,迅速崛起於大陸,闖下一番赫赫兇威,斬殺三大皇族圍剿的十大真王,甚至與雷霆古龍族中的真皇強者爭鋒,只是遺憾沒能再創奇蹟,憑藉這份顯赫戰績,使得太上魔王獲封神坤大陸第一真王的美譽。

不過,太上魔王自從那一戰之後,便從此銷聲匿跡,許多強者說他已經身死道消,魔族再次陷入恐慌,不敢再造殺戮,在三大皇族的淫威下,憋屈生存!

今日,鄧楓繼承了太上魔王的遺願,獲得遠古時代魔族幾位功參造化強者的精血,那般魔氣縱橫,血色漫天的場面,撼動天穹,威懾大地,使得下方衆多頂尖強者皆震撼不已。

“我們一起出手,斬殺此子,否則,天地會再次陷入瘋狂殺戮中。”冰魄皇驚道,這番說辭也讓冰龍皇、冰母皇、雷琴皇默默贊同。

青智皇此刻驚疑不定,原本鄧楓屬於人族,他會拼死保護鄧楓,現在,鄧楓成爲了魔族的一員,這讓青智皇還未從這鐵一般的事實中清醒過來。

金鐘皇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那是自己親自留下的考驗密境中收下的弟子,即便他成爲了魔族,也依然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此時此刻,金鐘皇也顯得猶豫掙扎。

心雨皇以及嶺裕王他們人族四大天王,此刻卻震撼無比,那股滔天氣勢,縱橫天地,連他們都感到一絲心顫,只是不知道這位新王以後是敵還是友?

在場的衆多頂尖強者中,只有魔靈王他們魔族之人,師姐玄姬他們九尾靈狐一族的強者感到無比的興奮,尤其是魔靈王與師姐玄姬,他們比誰都激動澎湃,那高空中即將成爲大陸新一代第一真王的白衣青年可是他們的師弟!

“師尊大仇有望得報了,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也會安息。”師姐玄姬心中默唸,她的美眸閃爍着點點光澤,帶着絲絲霧氣。

冰靈族的強者在冰龍皇的示意下,發動了圍剿之勢,方纔鄧楓的怒音威脅讓冰龍皇感受到一絲心悸,若是任由鄧楓成長下去,冰靈族覆滅是早晚的事。

這邊,青智皇終於恢復了過來,即便鄧楓是魔族身份,但他體內依然流淌着人族的鮮血,這是融進骨髓中的事實,他同樣能夠振興人族。

青智皇動了,他下令人族到來的六位巔峯強者,阻擋住冰靈族的攻擊,金鐘皇對上了冰靈族族長冰龍皇,心雨皇對上了冰母皇,兩位絕豔女子實力滔天,萬族之皇,那纖細的皓手蘊藏毀滅山河的滔天力量。

而冰魄皇卻被人族四大天王死死糾纏,如藤蔓纏繞。四大天王實力強大,個個都是真王境巔峯,以四對一,勢均力敵之勢。

青智皇看着雷琴皇,若是他出手,那麼青智皇也會毫不猶如阻擋住這位絕世強者。

其餘冰靈族的強者,三大魔王帶領衆多魔族之人便能抵擋,此戰,堪稱驚天動地的大戰,戰鬥聲響徹天穹,擴散向遠方,四周生靈皆被餘威震死。

鄧楓傳承結束,他看着魔族族地一片廢墟,滿目瘡痍的景象,頓時怒火中燒,他連忙拿出煉獄塔,迅速暴漲至千丈,將衆多幸存的魔族強者全部解救出來。

轟鳴聲此起彼伏,宛如幕夜降臨的洪鐘,響亮心靈,鄧楓收走魔族強者後,開始他的瘋狂報復,冰靈族衆多強者是他首選對象,一道藍色光芒照透天宇,天空中突兀出現一個巨大的磨盤,磨盤旋轉,釋放極端恐怖的吸扯靈魂之力,此巔峯法寶正是藍靈子。

鄧楓此時的實力再次實現了質的飛躍,他已經不懼三大皇族,並不擔心藍靈子他們這些巔峯法寶的暴露,即便是面對三大皇族的圍攻,他也可從容離去。

藍靈子似乎感受到了主人心底的怒火,他急速轉動着磨盤,那裏面的吸扯靈魂的力量越來越巨大,隨着鄧楓的突破,藍靈子再次展現了他恐怖的能力。

冰靈族一衆強者的靈魂全部脫離肉體,被天空中巨大的藍色磨盤吸扯而進,吞噬絞殺成爲虛無,靈魂乃生靈根本,一旦魂滅,意味着真正身死道消,連轉世都不可能。

鄧楓一出手便收割了冰靈族衆多強者的性命,這讓冰龍皇極度惱怒,他恨不得立刻轟殺鄧楓,替死去的族人報仇,不過,他被金鐘皇死死擋住,在金鐘皇眼裏,弟子的性命比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