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周曉見狀,面色複雜,心中想要強行將柳月兒帶回青光宗,但卻是始終挪不出那一步。

“天武王朝皇室!”

沉默半響,周曉雙手緊握,據江慎所說,那突然變得瘋魔而打破了護船大陣的龍門境修士身上散發的氣息有些天武王朝養龍術龍氣的氣息。

只是如今,那人連同渡船死的渣都不剩,且在渡船出事的地方,周曉並未發現其他氣息,因此此刻周曉無法確定那名龍門境的背後到底有無天武王朝皇室那兩個老傢伙的身影。

但此事,周曉自然是要去找天武王朝的麻煩的,只是想要憑藉這樣一個人便擊垮整個天武王朝皇室,卻是不可能的。

因爲天武王朝的背後,乃是三大宗聯合掌控,青光宗若是要對整個天武王朝皇室出手,那就必修得承受住真境山與御神宗的聯合壓力!

這對於如今的青光宗來說,是無法承受的! 域外之地,五州大陸所稱的魔界之中,一處連綿不斷地黑色石山之中,一座巨大的宮殿羣靜靜屹立在一處谷地之中。

此處便是魔界四大王之一血王所在宮殿之處,然而此刻,那巨大的宮殿之中,卻是有着幾道身影低頭顫抖着匍匐在地,大氣不敢喘上一聲。

大廳之中的那巨大王座之上,那魔界四王之一的血王臉上滿是憤怒之色,因爲他身前那光潔的地板之上,此刻卻是有着一具毫無生機的屍體躺在那處。

“堂堂半步仙人的聖將,居然在自己所屬地盤被人割了頭顱,毀了聖魂,你們居然連別人的身影都沒捕捉的到?我養你們何用?要你們何用?”

血王再次開口,一身深不可測的威壓向着下方衆人散發而去。

大廳之中,感受到那股威壓的衆人皆是牙齒打顫,頭皮發麻,身形幾乎都要完全爬在了地上。

良久之後,血王終於是收起了那股驚人的威壓,底下衆人這才如釋重負。

血王一掃廳中衆人,冷聲開口道:“三個月,最多給你們三個月,卻是還找不出那人,你們便是都不用活着了!”

“是,王上放心,我等必定將那人碎屍萬段!”

底下衆人之中,一穿着暴露,身形妖嬈的女子緩緩起身,行禮開口。

至於其餘人,皆仍是匍匐在地,不敢有所動作,在這種時刻,也只有血王手下的第一戰將斐幸纔敢出口。

血王見狀,微微頷首,對於這斐幸,在衆多聖將之中,只有她最讓自己滿意。

“嗯,下去吧!”

隨後血王便是揮了揮衣袖,示意衆人退下。

廳內這些平日裏在魔界之中威震一方,霸氣無邊的魔將聽到血**音之後這纔在心中暗暗鬆一口氣,連忙行了一個大禮後躬身退出了宮殿。

“哼,這不過半年多時間,竟然折損我如此多實力,我到要看看,你們到底能高興到幾時!”

衆將退走之後,血王一拍王座,憤而起身。

這段時間內,先是在崔聖手上折損了這一滴精血,而後又是爲了那祕境惡靈被王之雲那個老傢伙戰斷一臂。

如今剛過沒有多久,在自己的領地之上,居然出現了一個來路不明的魔王屠戮了自己手下一名半步仙人境的魔將城池,關鍵是當其他人得到消息趕去以後,居然是半點沒有得到那人神祕魔王的消息。

他們所知的,便只有那神祕魔王身上煞氣滔天,且那魔王好似對被斬殺的魔將有着天然剋制,不過千招之內便是斬殺了半步仙人境的魔將!

若單從實力上來說,那神祕魔王已是達到了仙人境的地步,但據那些倖存小兵所說,那神祕魔王氣息卻是極其怪異,好似極其地不穩定!

但無論如何,在自己的地盤上,手下魔將被人如此隨意斬殺,對方明顯是衝着自己這個血王而來的,但在這魔界,又有誰敢如此行事?

除了另外三大魔王或者那位存在之外,血王實在是想不出還有哪方勢力敢如此挑釁自己。

“不,不可能是那位,但另外三王如今也沒有理由對我下手啊!”

血王坐在王座之上,眉頭深鎖,一時之間,他根本想不出什麼頭緒。

“不要讓我知道你是誰,不然我會讓你嚐嚐什麼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宮殿之中,響起血王一聲低沉的聲音之後,便是再次迴歸了平靜。

……

一月之後的某個清晨時分,魔界之中,某處充滿了瘴氣的石林之中,一背生雙翼,頭有一角的赤色人性天魔巡至此處,一番巡查之後,他並無發現什麼異常,而後便是揮着雙翼去了遠處。

但一座不起眼的矮石山之上,有着一個差不多可以容納兩三人得小型石洞中,一道面色枯黃,全身瘦弱如同骨架的身影此刻正靜靜躺在其中。

驀然之間,那枯瘦身軀手指好似微微動了一下,片刻以後,一顆泛着奇香的靈丹憑空出現在了那道身影的嘴邊,但即便是近在咫尺,那道身影也是花費了近半個時辰才微微移動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吞下了那顆靈丹。

枯瘦身影移動之際,額間黑色散落一旁,那張臉龐如今雖是枯黃瘦弱,臉上還沾着不少血污,但若是認真看個片刻,還是能看出那張臉龐正是在那虛空之中被虛空之鯨鯨尾掃過,不知生死的顧不凡。

靈丹入口,化作一股溫熱的暖流緩緩流入了顧不凡的身軀之中,即便那靈丹藥效溫和,但顧不凡此刻的身體狀況卻還是有些受不住那股暖流的衝擊。

顧不凡那本就殘破不堪的身體在藥效衝擊之下又是忍不住輕輕顫動,他的臉上,也難受痛苦之色。

“我不能就這樣死了,月兒還在等着我,晚秋還在等着我,我不能死!”

朦朧之中,顧不凡在心中大聲怒吼着,他怎麼能就這樣死在這個地方,他一定要活着下去。

但身體與神魂的雙重痛苦卻是讓顧不凡有些遭受不住,不過盞茶功夫,他便是再次昏死了過去。

шшш ●t t k a n ●¢Ο

直至日暮時分,山洞之內,顧不凡終於是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顧不凡想要掙扎着起身,卻是發現自己最多隻能挪動幾根手指頭,這才無奈地繼續躺在原地。

靈臺之中,整個靈臺世界此刻已是呈現一副灰暗破敗之勢,頭頂之上原本散發着點點星光的穹頂此刻也是不見一絲光亮。

再看自己的神魂小人,顧不凡更是一陣心疼,此刻神魂小人居然缺少了一條胳膊與一條大腿,且整體已是近乎透明消失的狀態。

劍臺之上,戮仙劍也是靜靜插在其中,彷彿在這一切皆是與他無關一般。

但顧不凡卻是知道,如今自己身軀的這幅慘樣,皆是因爲戮仙劍造成的!


這是他第二次被戮仙劍掌控了身軀,但這次,他的意識卻是消散,從那虛空之中被戮仙劍掌控了身體以後,顧不凡雖是無法再自主驅動自己的身體。

但從開始到現在,顧不凡都是如同一個旁觀者一般看見了戮仙劍掌控着自己的身軀來到這魔界以後所做的全部事情。

是的,在戮仙劍的掌控之下,在那巨大的鯨尾掃過之時,顧不凡的身體險之又險地踏入了虛空裂縫之中。

再之後,在虛空裂縫之中飛行一段時間之後,他便是來到了這魔界之中,而後直奔一處城池而去。

在那城池之中,戮仙劍掌控着顧不凡的身體在千招之內便是斬殺了一名半步仙人境的魔將,其餘境界的魔族之人,更是死傷無數,一座城池,幾乎被戮仙劍毀滅殆盡!

但因爲顧不凡身體無法承受戮仙劍長時間侵蝕的緣故,關鍵時刻,戮仙劍將顧不凡帶至此處,而後便是自己主動插會了劍臺,重新歸於了平靜,而那一刻,顧不凡也是意識重新歸於本體,但緊接而來的,便是無盡的痛楚,無法承受的顧不凡隨後便是昏死了過去。

直至今日,才重新恢復了意識,若非顧不凡已是化神境修爲,不用再食人間五穀,且身體雖是殘破不堪,但好在還能自主吸收靈氣,顧不凡才能在昏迷之中殘喘至今,不然他早已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這次受得傷,比前幾次還要嚴重許多啊!”

感受到身體何處傳來的情況,顧不凡除了慘,還是慘!

顧不凡雖是無奈,但好在自己小命保住了,儲物戒之中也有不少神丹閣出品的高品靈丹,想要恢復卻是不難,只是需要一段時間罷了!

“只是在這魔界,我該如何回到五州大陸?”

顧不凡一想到自己所處之地,便是一陣心驚肉跳,他是想去斷魔城抵禦魔族,但也不至於一上來就直接跑到別人大本營吧,而且還一來就斬殺了一名半步仙人境的城主。

顧不凡用屁股想也知道,現在在這魔界之中,肯定是在鋪天蓋地通緝自己! 又是半個月後,石林山中,那處矮石山上,原本還可看見的洞口如今從外面已是看不出絲毫異樣。

山洞之內,顧不凡盤膝而坐,一身氣息不斷波動,顯得極其不穩定,顧不凡的臉上,也是時而露出一絲痛苦的神色。

半柱香之後,顧不凡驀然口吐一口摻雜着些許雜質的暗紅色鮮血,而後氣息漸漸歸於平穩。

片刻之後,顧不凡睜開雙眼,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只恢復到了洞府境左右的境界嗎?”

檢查一番自身狀況之後,顧不凡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

這半個月以來,顧不凡服用了不少高品靈丹,但體內傷勢卻還是不容樂觀,且最讓柳月兒心疼的,還是自己的神魂小人,如今神魂小人雖是再次凝實了一些,但卻仍是雙眼緊閉,靜靜地盤坐在靈臺之中。

神魂受損,乃是一個修士最爲頭疼的問題,因爲相比於身體的上的傷,神魂遭受到的傷害更難治癒,且神魂受損,對於一個修士的戰力削弱最爲嚴重。

即便是顧不凡這般的妖孽恢復速度,如今他若能發揮的實力,最多隻有以前的一三分之一不到。

如今的顧不凡,別說硬剛窺道境,便是一個入虛境,他要應付起來也是不太輕鬆。


“且這魔界之中,靈氣濃郁程度比之五州大陸不知差上多少,我這傷勢想要依靠吸收天地靈氣自行癒合,不知得花費多少時間!”

顧不凡想到此處,眉頭更加緊鎖,但如今,偏偏自己最缺的便是時間。

這半月以來,前來此處石林搜查的魔界之人去了一波又來了一撥,若是按照顧不凡巔峯時期的戰力,

想要悄無聲息地滅殺那些探子自然是輕而易舉。

但現在,只要自己出手,必然會引起動靜,那到時候自己必然會陷入無窮無盡的麻煩之中。


但好在那些魔界探子好似感知力都是比較底下,並沒有發現自己經過自己僞裝過的這處矮山洞口。

但顧不凡卻是不想再在此處恢復傷勢了,這處矮山山洞雖然較爲隱蔽,但只仔細探查幾遍,還是能夠發現。

因此即便顧不凡如今仍是有着較重的傷勢在身,他也必須得離開此處了!

只是顧不凡如今面臨的最大一個問題便是,他該如何在這魔界行走!

從顧不凡來到這方世界開始,雖然已是過了一個半月,但他對這個世界的瞭解卻是少之又少,根本沒有機會外出收集信息。

顧不凡腦海之中關於魔族的信息,便是隻有蒼白真龍過渡到他腦海中的記憶。

這這個世界裏,所謂的魔,乃是一個籠統的稱呼,例如五州大陸中的魔宗,雖是在早期乃是魔界這邊傳渡過去的,但現如今其實魔宗本質就是五州大陸的修士組成的,只是因爲他們修習的功法過於血腥邪惡,行事無所顧忌,這才被冠以了魔宗稱號。

而在這魔界之中,所謂的魔族也是包含了許多不同種族的生靈,但他們都被五州大陸修士統稱爲魔族。

而天魔,在魔界之中,只有高等魔族才能獲得這個稱呼在魔界之中,化形之後越接近人形的魔族,血脈等級便是越高,與靈獸相比,魔族之中的血脈壓制更加嚴格,低等級血脈的魔族在面對高等級血脈的魔族之時,幾遍修爲相差較大,也是幾乎不會生起違逆之心。

如同在玉林山脈當中那頭大黑猿憑空攔路黃金戰獅的的事情,在這魔界之中,幾乎不會發生。


“成與不成,也只有試一試才知道了!”

顧不凡思慮片刻之後,一咬牙,便是撤去了矮石峯洞口出的遮掩,而後竟是直接出了洞去盤坐在一處較爲平滑的石山之上。

大約盞茶功夫之後,一支由三個模樣各異,但身形大致都是呈人形的魔族斥候再次巡弋到了此處。

“嗯?那裏有一道身影!”

半空之中,一名魔族斥候突然發現了石林之中盤坐在石山上的顧不凡,另外兩名魔界斥候聽言也是瞬間將目光看向了顧不凡所在之地。

這三名魔界斥候,一身境界竟然都是在洞府境,而這一切,自然都還是要歸功於盤坐在三名魔界斥候下方的顧不凡了。

一個半月前,顧不凡手持戮仙劍斬殺血王手下一名強大魔將的事情,着實讓整個魔界都是震動了一番。

而想要搜索到這等人物的蹤跡,能夠虛御空的洞府境乃是一個最爲底下的標準了,因此這段時間裏,整個血王所掌的地界都是處於一種較爲緊張的狀態,下至洞府境,上至龍門境,都是不定時的被派遣而出巡視自家地界。

石林之中,三名魔界斥候俯抽出手中武器,俯身衝往顧不凡,同時口中也是出聲呵斥道:“呔!你是何人,爲何在此!?”

感知到三名魔界斥候的靠近,顧不凡在心中深吸了一口氣,而後當顧不凡睜開雙眼之時,他的眼神之中,已是充滿了一股狂傲之氣。

“哼!”

顧不凡猛然起身,一聲冷哼自他口中傳出,而後顧不凡竟是主動向着那三名魔界斥候而去,同一時間,顧不凡的身上,一股精純的煞氣也是噴涌而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