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勇銘躊躇不決地看著她。

「趕緊進去!」馮小紅推著他回屋裡去。

出門之前,她還叮囑唐勇銘,不要隨意出去,好好躺著休息。

馮小紅一出門后,唐勇銘心裡還是放心不下,畢竟馮小紅不喜歡唐小芯,又討厭小檸檬,萬一要是中途弄不見小檸檬的話,那他怎麼跟唐小芯交代?

於是他就偷偷地跟在馮小紅後面,去了學校。

他還特地與馮小紅保持一段時間。

沒過多久,小檸檬下課,緩緩走出學校。

沒見到熟悉的外公,反而是看見了馮小紅。

小檸檬猶猶豫豫地瞥了馮小紅一眼,她還喊了馮小紅一聲,「馮外婆!」 「外公呢?」

馮小紅眼神充滿了極其不耐煩,掃了她一眼,「你外公感冒生病了,他呢,就答應你媽媽接你回去,也不好失約,我也是看他生病了,我才來接你的,不然我都不來了!」

對大人情緒,大孩子向來也是敏銳能察覺到的。

小檸檬也不例外。

而且如果換位思考的話。

那馮外婆就是在擔心外公。

至於對她的態度不是很好,那都是可以忽略的。

反正她也不是很喜歡馮外婆。

「那現在是我自己回家?還是你送我回外公的家?」

「你想回哪裡?」

小檸檬剛要說時,馮小紅就說:「還是回你外公家,省得你外公沒看見你,他又會嘮叨我沒把你接回去,至於你回去之後,你怎麼跟你外公說的,那就不關我的事了。」

「哦!」

小檸檬低著頭跟在馮小紅身後走。

馮小紅走幾步,就會回頭看她一眼。

頻頻都是如此,馮小紅也覺得真累,就略微不耐煩的說:「我說你能不能站在我身邊,萬一別人在趁我不注意,把你拐跑了,那怎麼辦?我可沒有女兒賠給你媽媽。」

「我都已經是大孩子了,我也能把自己照顧好,我才不會被人拐跑呢!」

「哼!很難說!」

馮小紅還是不太放心,伸手去把她拉到自己身邊。

然後鬆開走,繼續走。

身邊的車子快疾開過。

馮小紅又擔心她萬一走得太出去了,被車子撞到了,那怎麼辦?

於是她只能牽著小檸檬的手。

兩個人肩並肩地回到了唐家。

小檸檬興高采烈地跟唐勇銘打招呼,還想著靠近唐勇銘,卻被唐勇銘制止,「別過來,外公生病了,你離得太緊,我怕把病傳染給你。」

「應該不會的吧!我身體很好的哦!」

馮小紅黑著臉,說她:「小孩子不應該這樣說話,嘴巴會很靈的。」

「我……」小檸檬眼巴巴地望著她。

自己好像無論做什麼,好像都不對。

馮外婆就是看她不順眼。

「好啦,小孩子就是童言無忌,沒事的。」

馮小紅不滿瞥了他一眼,「哼,別到時說我沒提醒,小孩子就是嬌氣,就應該注意這些。」

「好好好,應該注意。」唐勇銘也是難得沒反駁她。

小檸檬就在院子里寫作業。

唐勇銘就坐在家裡大廳門口邊上,一邊扇風,一邊時不時看小檸檬一眼,偶爾還會提醒小檸檬,寫字要把頭抬高,不然是很容易近視的。

「你都已經生病了,你話怎麼還是那麼多呢!」馮小紅端著溫水給他,還一副很嫌棄的表情,嘮叨他。

「就算是生病了,可還是要多多提醒孩子才行,眼睛一旦近視了,那可就是一輩子的事了。」

「是是是,她的事,都是大事,就你的事,才是小事。」馮小紅忍不住埋怨:「你就天天盡心儘力帶著她,可唐小芯有幾次來看過你的?還不是你自己眼巴巴地湊上去。」

「馮小紅!」唐勇銘警告地瞪了她一眼。

「我又沒說錯!」

眼看兩個人又要吵了起來,小檸檬及時開口喊了一聲外公。

「我這道題目不會作。」

「那就留著,等會兒外公看看會不會,要是不會,你再回去問你媽媽。」

「嗯!」

小檸檬乖巧點頭。

隨即拿筆的手一停,懵懂的目光看著馮小紅和唐勇銘,「外公,你不是你已經生病了嗎?會傳染的,你怎麼讓馮外婆離你這麼近?難道她不怕生病嗎?」

「大人身體比小孩子還要強壯,你還是快點寫好你的字,等會兒吃飯了,我還要把你送回去的。」馮小紅眉頭一皺,語氣仍然透著不耐煩。

「哦!」

小檸檬轉了過去,淘氣地吐了吐舌頭。

她剛才就是故意轉移他們注意力的。

就是不想他們吵架。

而且也是吵到她寫作業了。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這麼不耐煩對小檸檬?她還是個小孩子,你有氣也不能對她撒呀!你要是有什麼不滿的,你大可以對我撒。」

馮小紅不高興看了他一眼,「我都懶得跟你說。」

說完,馮小紅就去了廚房,繼續忙做飯。

快要吃飯時,馮小紅就讓小檸檬把作業收好,洗手吃飯。

而為了預防不把感冒傳染給小檸檬,唐勇銘特地讓馮小紅給他夾了菜,他就在大廳吃飯。

看著他這樣,馮小紅心裡特不是滋味。

又看了一直安靜吃飯的小檸檬。

心裡生出一抹複雜的情緒。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

按道理說,她是不喜歡唐小芯,就連眼前的小檸檬,她都不喜歡。

可偏偏小檸檬就不像其他搗蛋的小孩子,要是這樣的話,她最少是有理由,對小檸檬發泄一下,然而,就是太過於乖巧聽話了。

她有氣沒地方可撒。

吃完飯,馮小紅就帶著小檸檬回她家。

唐小芯最近都是早出晚歸的,也是難得今天回來得早,她回家的路上,就看見了馮小紅帶著小檸檬。

剛開始,她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眨了一下眼睛,再仔細一看。

發現還真是馮小紅。

只不過……馮小紅什麼時候會這麼好心,把小檸檬送回來了!

思索了一下,估計是她爸那邊出了什麼問題。

「媽媽!」小檸檬無意間回頭就看見她,便嬌氣地喊著她。

唐小芯幾步上去,牽著小檸檬的手。

「既然你已經回來了,那我就先走了。」反正她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回去也能給唐勇銘交代了。

「今天謝謝你。」

即便是她不是很喜歡馮小紅,可馮小紅也其實是幫她把小檸檬送回來了。

聞言,馮小紅一怔,兩眼略顯幾分傻氣地看著唐小芯。

她剛才沒聽錯吧!

唐小芯居然跟她說謝謝。

估計明天的太陽都會從西邊升起了。

繼而,她回神,略有幾分不好意思地說,「不用謝,我又不是幫你,我是幫你爸,你爸他感冒了,沒辦法照顧小檸檬,我走了!」

說完,這次馮小紅不再等唐小芯說什麼,就直接大步走了。

千年枕邊人 唐小芯看了一眼馮小紅的背影,她總覺得馮小紅有點怪怪的,不過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轉移了——小檸檬搖了搖她的手。

「怎麼啦?」她低頭問小檸檬。 雪夜帶著黃然,到了唐人街,停在一所別墅面前,標準的中國式建築,給黃然一種親切感,雪夜看了黃然一眼,然後笑了笑走了進去,黃然也緊跟隨後……

「呵呵,這就是我的家,沒有我的允許,沒有任何人敢進來,也沒有人來打擾我們,不錯吧!」雪夜一邊走一邊笑著說……

「不錯,很古典……」黃然看了看這個庭院,笑著說,兩個人慢慢的走進了房間裡面。

「喝點什麼?咖啡還是茶?」雪夜笑著說,然後拿著一個茶壺沏上了一壺茶,然後笑了笑。

「茶……」黃然笑了笑,坐了下來。

「嘗嘗……」雪夜熟練的倒了一杯茶水,黃然輕輕的用鼻子聞了聞,然後微笑著抿了一口。

「好長,正宗的西湖龍井茶……」黃然笑了笑,慢慢的說。

「呵呵,你這個人真的很神秘,也很讓人著迷,我很好奇……」雪夜看著黃然笑著說。

「你也不錯啊!華人幫真正的掌權人,華人幫這兩年發展很快,都是你的功勞啊!」黃然看著雪夜笑著說。

「你到底是誰,我想破了腦袋也沒有找到你的信息,美國甚至全世界上都沒有你這一號人物……」雪夜輕輕的笑了笑,那張漂亮的臉蛋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呵呵,我能相信你嗎?」黃然看著雪夜,輕輕地笑了笑。

「你既然選擇了我,那你就應該很了解我的,我從來不出賣朋友……」雪夜看著黃然,輕輕的說,然後輕輕的喝了一口茶水。

「呵呵,不愧是雪夜,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沒有什麼必要隱藏的了,我既然能找你合作,也不怕你暴露我的身份……」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然後手在臉上輕輕的一抹。

「你,怎麼可能,你不是在非洲嗎?怎麼……」雪夜看到黃然的原來面目,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語氣都有點結巴。

「呵呵,我即使不在非洲,多國聯軍也別想剿滅龍牙,我在非洲也沒有什麼事情做,就來美國轉轉,順便搞點小破壞,讓這個世界警察回來照顧自己的老窩……」黃然看著雪夜,輕輕的笑了笑,兩隻眼睛盯著雪夜。

「黃然,太子,你太讓我驚訝了,我雪夜這輩子佩服的人很少,但是你是其中之一,是我最佩服的一個,敢和這麼多國家對這干,真是爽快啊!不跟我們一樣,都是暗地裡干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勉強過日子罷了……」雪夜看著黃然,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呵呵,如果有一個機會,一個讓你統治全美國的黑道甚至全世界黑道的機會,你會不會珍惜呢?」黃然笑了笑。

「會,我肯定會,那多爽快啊……」雪夜這個時候想都沒有想就說出來了,然後抬起頭看著黃然,黃然也看著他,臉上掛著神秘的笑容。

「你是說……」雪夜這個時候看了看黃然,擺了一個特別的姿態,好像嗎,明白了什麼。

「呵呵,混黑社會,要有錢有小弟,要說小弟,我可能沒有你多,要說錢嗎?估計再來十個一百個你,也不會有我多吧……」黃然看著雪夜笑著說。

「說吧!我們要怎麼合作……」雪夜低著頭,想了很長時間然後抬起頭看著黃然說到。

「呵呵,我的目的很簡單,搞亂美國,我要讓他們的政局動蕩,越亂越好,其他的我也沒有什麼要求,你們華人幫,可以趁亂壯大,有了資金的支持,我還有一百多名精銳的龍牙,我想這足夠了吧!」黃然看著雪夜輕輕的說,臉上布滿了神秘的笑容。

「好,我幹了,華人幫已經發展到一個瓶頸了,如果不抓住個機遇,我恐怕這輩子都會不甘的,但是你也要為我們這些同胞們著想啊,我可不想看到他們一個個都死在異國他鄉……」雪夜這個時候爽快的說,黃然看著雪夜,輕輕的笑了笑。

「呵呵,放心吧!我是絕不不會拿我們同胞的生命開玩笑的……」黃然慢慢的說,雪夜也點了點頭。

「你有什麼計劃嗎?」雪夜笑了笑說,這個時候的他又恢復了往日的那副神態。

「黑手黨……」黃然慢慢的說。

「胃口不小啊……」雪夜笑了笑,兩個人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呵呵,甘比諾家族輝煌的時間太長了,美國不適合他了,去見他們的上帝吧,只要黑手黨亂了,其他的勢力肯定會搶奪他的地盤,到時候我們也趁亂出擊……」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好,聽你的吧!你是這方面的專家,比我精通啊!連國家都敢建立,呵呵……」雪夜笑了笑說。

「我會給你們一百億美元作為前期的支持,我知道你們華人幫的家底,雖然你可以拿幾億美元去賭博,但是那都是為了掩飾你的身份,這一百億美元,用來武裝自己的小弟,買點先進的軍火,這方面我會派人協助你,小弟的訓練方面我也會讓我的手下協助你的,記住,槍杆子里出政權,這句話不管什麼時候,他都是對的……」黃然笑著說,雪夜也點了點頭。

「你們這段時間什麼都不要做,所有的精力就放在訓練小弟,招兵買馬的事情上,等他們那些人打的你死我活的時候,就是你們出擊的時候了……」黃然輕輕的笑著說,臉上寫滿了自信。

「好的,聽你的,既然有你這恐怖專家在這裡,我就不*心了……」雪夜輕輕的笑了笑,黃然點了點頭。

「記住,我的身份之允許你自己知道,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黃然輕輕的笑著說,雪夜點了點頭。

「好了,我該走了,等著看好戲吧!好戲馬上就該上場了……」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站了起來,又恢復了白笑的身份,戴上墨鏡走出了別墅。

「呵呵,太子不愧是太子啊!唉……」雪夜這個時候輕輕的笑了笑,自嘲的說了一句,自己是如何也比不上他了,他沒做的一件事情,都是那麼膽大包天,自己在他面前,充其量是一個小打小鬧的小鬼罷了!

「老大,你回來了……」一棟別墅裡面,張青看到黃然的走了進來,笑著說。

「呵呵,怎麼樣,裝備都搞到了吧!」黃然笑著說,然後走了進去,王嫣然看到黃然走了進來,兩隻眼睛看著黃然,看起來張牙舞爪的。

「恩,裝備都搞到了,足夠我們用的……」張青笑了笑,那批軍火的數量可是巨大的,自己一百多號人,能用上很長一段時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