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綰想到替顧連城解除危機后,他除了來通電話外,沒有現身,她以為他忙,如今看來,他或許……

她有些害怕!如果顧連城被燕景霆弄死,自己就算死一萬次都不足贖罪。

是顧連城救了自己,是顧連城給予了自己希望!如果害了他,她寧死也會毀滅天地。

可燕景霆卻是活了她15年的男人,是他把她養大,教她做人,讓她成長,給了她生命。

「你覺得我還會在乎你恨不恨我嗎?」燕景霆黑眸微沉,被她瘋狂的模樣剌痛了心。

唐南綰鼻間有些酸,她倔強的仰頭,與他對視著說:「不過你如果想殺我,那你可以試試。」

「啊。」車有些顛簸,她身體失去平衡,一頭撞進男人懷裡。

她被燕景霆抱住,唐南綰掙扎了幾下,身體被男人束縛住,她像任性的孩子不斷掙扎,卻被他抱著不放。

「爺,到了。」燕西的聲音傳來。

燕景霆打開門,一手握住她的腰際,將她拋到懷裡邁著往裡面走。

裡面像是個實驗室,唐南綰的憤怒還沒消散,聞到濃裂的藥水味,她有些慌了,身體被燕景霆放在病床上。

「燕少,都準備好了。」醫生說道。

「開始吧。」燕景霆沉聲說道。

唐南綰被按住,針扎進她手臂上,她只覺得兩眼一黑,失去了意識。

「你說你為什麼要這麼倔強?我只是想知道你離開,到底是不是為了他,僅此而已。如果不是為他的話,或許我…..」燕景霆摸著她的頭,低沉的聲音變得柔和了些。

不過他話只說了一半,另一半他沒再多說,像要埋在心裡似的。

燕景霆站起身,對醫生說:「當年她的病歷里,都呈現出她中毒,也傷及到了身體的神經,但上次你再查她的血,發現她血液沒異樣,到底是以前出了差錯,還是現在出了偏差?」

「燕少,我拿著唐小姐當年的血液做過比較,現在明顯是健康的。但她現在身體沒異樣,我就是害怕會不會被她身體吸收掉了,這樣就麻煩了。」醫生說道。

他是燕家的醫生,現在跟著燕景霆,對她的事情也了如指常,知道燕景霆為了唐南綰,是費盡了心血。

為此,在這件事上,他也不敢怠慢。

「你當年說她身體被損壞,一旦有性生活,或是懷孕,就會導致她身體的毒加速,損壞女人的生殖系統,這就是你判斷她活不過幾年的原因?」燕景霆心情沉重的問道。

看著唐南綰躺在那,他喉結動了動,恐懼的感覺再次湧上心頭。

他怕!怕她真的像四年前一樣,給他一個「死亡」的消息。

「我先替她重新做檢查才能做決定,不過現在她似乎不舒服。」醫生說道。

「替她好好查查。」燕景霆微點頭,他走到一旁,將在醫院裡取到的血樣放進抽屜里,高大身體站在那,視線一直沒離開她的身上。

「爺,您一天都沒吃東西了,要不先去吃點?」燕西有些擔心的問道。

「不必了。」燕景霆啞聲說道。

他心繫在唐南綰身上,就擔心一不小心她就出事了。

「如果唐小姐知道您一直都在找她,或許……」燕西低聲說道,最後輕嘆了聲,沒有再多說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醫生做完檢查後走了過來。

「怎樣?」燕景霆沉聲問道,聲音帶著幾分焦急。

醫生摘下口罩,接過燕西遞來的手帕擦了下額頭的冷汗,說道:「唐小姐的身體非常健康,之前她身體內的毒液,不知是被排出去了,還是被身體吸收了。」

「好。」燕景霆聽著,他沒再多問。

看來她在顧連城身邊,是對的!起碼,能活著。

「爺,燕家所有人都查遍了,都沒有任何問題。」燕西將調查結果傳到IPAD上,遞給燕景霆看。

燕景霆低頭翻了下,看完后,他走到床邊,低頭睨視著唐南綰。

男人伸手摸著她精緻的小臉,指尖落在她的眉峰上,啞聲說;「為了顧連城,你連娛樂圈都闖了,值得嗎?」

燕景霆眼底泛起寵溺之意,許久后,他才離開。

唐南綰一覺睡醒,已是晚上九點,她感覺渾身無力爬起,從床上爬下來,穿上鞋就想走。

「唐小姐。」醫生見狀,連忙上前。

聽到他的聲音,以前的恐懼又湧上了心頭,唐南綰連忙摸了下腹部,隱約感覺有點疼,她不敢相信的說:「你們就這麼迫不及待取我子宮嗎?」

。 一擊不中,傀儡抬起另一隻手繼續攻擊!

奚淺捏著方塊早就離開了原地!

咦?

殘渣沒合在一起!

奚淺看到適才被她拿走方塊的殘渣還是紋絲不動的堆在那!

所以……每個傀儡只要有方塊就能無限復活?

應該就是這樣!

奚淺每轟碎一個傀儡,都會迅速把裡面的方塊找出來!

有時候動作慢了一步!

傀儡又恢復,她又重複和傀儡對戰。

……

「呼!」奚淺累癱倒在牆角,練體塔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奚淺看著自己手臂上的青紫!

全身酸痛,就連內臟都感覺移了位。

不過……傀儡終於都變成了殘渣,還是像在第二層一樣,都消失在奚淺的眼前!

奚淺鬆了口氣,閉眼調息,腦海里回憶起剛才和傀儡對戰時的感覺。

每個動作都清晰的外腦海里回放!

奚淺對拳法的領悟也在不斷加深。

兩個時辰后,奚淺睜開眼睛!

還是實戰進步快!該去第四層了,奚淺從牆角站起來!

還好有丹藥,恢復得快!

不對……

奚淺臉色一變,看著掉落在腳邊的方塊!

怎麼回事?這方塊怎麼沒跟著傀儡消失?

一共有十八塊方塊!

每塊只比指甲蓋大一點,所以剛才她只顧著療傷,都沒發現它沒消失!

現在怎麼辦?

奚淺沉吟了一下,就把方塊收了起來,既然它沒隨著傀儡消失,應該是有用!

不管了,先去第四層看看吧!

奚淺踏進了第四層的入口。

「噗——」奚淺半跪在第四層的入口,才感覺嘴裡泛起腥甜,就吐出了一大口血!

第四層的重力好強。

果然,她現在離元嬰期的差距還很大!

奚淺不得不退回第三層!

罷了,進階金丹后再來闖吧!現在還太勉強了!

她雖然勇敢不怕危險,卻也惜命啊!

勇敢不等於不自量力!

奚淺收好小方塊,退出了練體塔,回去沉澱沉澱在練體塔的收穫!

「明師妹出來啦!」找元笑眯眯的看著奚淺。

這天賦,著實厲害啊!才五天就闖到了第四層!

自己本身的實力都才築基期,其他築基期的弟子最多只到第二層!

有的連第二層都沒上去呢!

「嗯!差不多了,趙師兄再見!」奚淺抹掉嘴角的血跡。

和趙元打個招呼后就離開了!

她現在五臟六腑都痛!

「明師妹……」從事物堂出來的宮夙夜眼睛一亮。

奚淺現在渾身難受,臉色微白,沒有心情理他,就裝作沒聽見,繼續往前走!

宮夙夜一個瞬移就攔在了奚淺面前!

「明師妹……你怎麼了?……誰幹的?」宮夙夜一頓,臉上浮起不悅!

是誰傷了明師妹!

「我剛從練體塔出來,麻煩你讓開可以嗎?」奚淺聲音冰冷,她現在真的很想回去休息!

「……好!明師妹回去好好休息!」宮夙夜一噎,原來是他誤會了!

也不好阻攔奚淺回去療傷!

奚淺淡淡點了個頭,繞開他直奔明心峰!

宮夙夜雙眼灼灼的盯著奚淺的背影,「明師妹理他了?」

明師妹走了還給他打招呼,不錯,這是個很好的開端!

遲早明師妹會看到他的,他有的是時間!

「……」

要是奚淺知道宮夙夜會歪到這種地步,肯定很後悔!

。 煤礦文工團,職工公寓,

當秦川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半。

這一覺睡的很實,如果不是沒吃早飯估計醒來指不定到什麼時候。

呼!

起床,伸了一個懶腰,秦川感覺狀態已經沒什麼問題。

從昨天上午開始就和打仗似的,根本沒有時間顧忌其它,也不知道互聯網的那個熱搜還在不在……系統聲望漲到了多少。

喝了一溫水,調出系統一看,聲望值現有餘額有七十三萬多,不過增長的速度已經很慢很慢,幾分鐘才會長那麼七八個。

「看來是熱搜的勁過去了!」

打開手機瀏覽器一瞧,果然,熱搜榜的前十已經沒了昨天的新聞詞條。

因為江城廣電局和燕城法院的介入,這波熱搜來的也快消失的也快。

互聯網就是這樣,永遠會有新的熱點冒出來,之前的熱搜也會慢慢沉寂最後無人關注。

「嗯!幾大平台的短視頻賬號粉絲到是漲了不少。」

再看其他,秦川的臉上閃過一絲意外。

雖然一個短視頻都沒有發,動音平台這邊的粉絲已經有十萬,十三站的比較多,有十五萬,左手短視頻的最少,有三萬五千多。

收起手機,

就當秦川打算出去吃些東西的時候,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小秦….起來了沒有。」

同時門外還響起了洪濤的身音。

「洪主任?」

一聽,秦川急忙打開房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