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夢抹掉額頭上的冷汗,尷尬地說:“沒事!沒事!”

“主人,這件事情還是你來決定吧!”

“雪菡,王浩如果變成鬼靈,你能打過他嗎?”

慕容雪菡想了想說:“他應該打不過我,不過他的實力應該和之前幫助您的那個鬼靈相當!”

慕容雪菡的話不由讓秦巖想起了周小雨。

秦巖一直都很想知道,周小雨爲什麼接二連三地幫助他,這個問題一直困擾着他。

等有機會了,我一定要問一問周小雨,她爲什麼要幫助我?

聽說王浩變成鬼靈後也打不過慕容雪菡,秦巖立即做出了決定,將王浩的屍體留下。

於公於私,這是最好的辦法。

“這樣吧!還是不要燒了!”

“主人,那你可要想清楚了,您身邊雖然有我保護着,但是他們可沒有我保護啊!王浩發起狂來那可是六親不認的!”慕容雪菡一邊說着,一邊向張迪等人望去,最後還掃了一眼王胖子。

王胖子摸了摸肥的流油的大肚子,小聲嘀咕着:“我是鬼,王隊應該不會對我下手吧!”

“難道你沒有聽說過鬼吃鬼嗎?”

慕容雪菡冷不丁地說了一句話,嚇得王胖子肝都在顫。

“那還是燒了吧!”王胖子立即舉手表態,他可不想變成鬼後還要再死一次。

如果他再死一次,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他了,只能被王浩消化成屁放了,而且還是鬼屁。

“我也同意!”張迪緊接着也表態。

張迪也怕死啊!特別是身邊的人已經掛掉了兩個!

張迪說罷,和王胖子同時向秦巖望去,希望秦巖能同意他們的觀點。

畢竟這關係到了他們的生死。

秦巖想了想,覺得還是燒了比較好,如果王浩真的像慕容雪菡說的那樣,那麻煩可就大了。

不過秦巖覺得應該徵詢一下唐小夢的意見,畢竟唐小夢是警察。

“小夢姐,你覺得呢?”

“這……”唐小夢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也處於兩難之中。

“主人,好像有人來了!”就在這時,慕容雪菡突然眯起眼睛向別墅的窗戶外面望去。

慕容雪菡話音剛落,秦巖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緊接着,好幾個警察衝了進來,對着秦巖等人大叫起來:“不許動!把手放到頭上!”

秦巖等人不敢怠慢,立即將手放在了頭頂上,就連唐小夢也將頭放在了頭頂上。

不過唐小夢同時大聲喊起來:“王天進,是我,我是唐小夢!”

聽到唐小夢的聲音,一個年輕男士走過來,用手電照了照唐小夢。

當他確定是唐小夢後,驚訝無比地說:“小夢,你怎麼在這裏?”

唐小夢剛要說話,一聲乾咳從外面響起。

估計咳嗽的人是一個大人物,聽到他的聲音,王天進立即站到一邊。

緊接着,一個五十多歲的駝背老頭慢悠悠地走進來。

這個老頭的駝背特別嚴重,他的後背就像被人對摺起來一樣,脖子伸出老遠,頭就像懸浮在胸口前面。

駝背剛剛走進來,就擡頭向王胖子所在的方向望去。

“哼!小小……”駝背發現了王胖子,不由翹起嘴角冷笑起來。

不過緊接着駝背將後面的話嚥進了肚子裏,驚訝無比地看着慕容雪菡。

想了想,駝背對王天進說:“把他們都押走!”

王天進走到駝背面前,恭敬無比地說:“高先生,這個女孩是我們的同事,這裏面應該有誤會!”

駝背擺了擺手說:“先送回局子裏!到了局子裏面再說!”

說罷,駝背忌憚無比地看了一眼慕容雪菡。

慕容雪菡也不說話,冷冷地看着駝背。

除了駝背外,沒有人能看到慕容雪菡和王胖子。

秦巖等人被押進了警車裏面,包括唐小夢。

“主人,用不用我帶你們離開?”慕容雪菡飄到警車裏,坐在了秦巖身邊。

秦巖搖了搖頭,不同意慕容雪菡這麼做。 這麼做屬於襲警,秦巖膽子還沒有大到這一步,畢竟他是人不是鬼。

十幾分鍾後,秦巖三人被關進了問詢室,他和張迪、唐小夢被分開了。

秦巖一臉懵逼,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一會兒,王天進走進來,他非常隨意地坐在椅子上,對秦巖說:“說一說吧!你們爲什麼會去別墅裏面?”

秦巖不知道該怎麼說。

如果說實話,王天進肯定不相信,畢竟他是警察,不可能相信鬼神之說。

如果不說實話,秦巖也知道,王天進他們這一類人邏輯思維極強,肯定能識破自己的謊話。

就在秦巖猶豫不決的時候,駝背推開門進來了。

看到駝背,王天進趕快站起來,非常恭敬地說:“高先生!”

駝背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然後擡起頭似有意若無意地看了一眼站在秦巖身邊的慕容雪菡。

慕容雪菡彎下腰,在秦巖耳邊說:“主人,這個人應該是一個道師,你就實話實說吧!”

在別墅的時候,秦巖就覺得這個駝背不簡單,否則他不可能看到王胖子和慕容雪菡。

現在慕容雪菡這樣說,更加印證了秦巖的想法。

“道兄!咱們都是同道中人,有什麼你就說吧!”駝背乾咳了一聲,捂住嘴喘着粗氣說,似乎得了哮喘一類的病。

駝背以爲慕容雪菡是秦巖養的女鬼,所以將秦巖也視爲同道中人。

能養得起鬼靈的人,一般都是道尊級別的高人,所以駝背稱呼秦巖爲道兄,將自己的身份壓低了一級,而且還十分客氣。

對於修行陰陽術的人來說,也分級別。

最低等的就是道徒,也稱爲道童,接着是道師,然後是道尊,最後是天師。

至於更高級別的,秦巖也不知道。

聽到駝背稱呼秦巖爲道兄,王天進詫異無比,不過他什麼也沒有說。

秦巖點了點頭,當即將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地告訴了駝背。

不過剛剛講到一半的時候,王天進忍不住了,指着秦巖的鼻子氣憤無比地說:“小子,你胡說八道什麼呢!什麼鬼呀!黃鼠狼精呀!你給我找出來看看!”

駝背轉過頭瞪了一眼王天進:“小王,不要插嘴!”

“高先生,可是他這分明是在胡說八道啊!”王天進鬱悶地說,“真是欠抽!”

不等駝背說話,慕容雪菡突然顯出了身形,冷冷地說:“你說誰欠抽?”

慕容雪菡非常生氣,王天進對秦巖不敬,就是對她不敬,甚至比對她不敬還要嚴重。

問詢室裏面突然多出一個大美人,王天進不由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慕容雪菡。

“姑娘!不可!”駝背趕快制止慕容雪菡。

“雪菡!別傷他!”秦巖大聲叫起來。

慕容雪菡身形一閃,突然出現在王天進的身邊,將手搭在了王天進的肩膀上。

王天進剛剛轉過頭,慕容雪菡又閃身站到了王天進的對面。

當王天進反應過來的時候,慕容雪菡身形一閃,倒立在王天進的面前,並且與王天進臉對着臉,眼神對着眼神。

“你相信世上有鬼嗎?”慕容雪菡裂開嘴笑了,笑容邪魅無比。

“啊!鬼啊!”王天進大聲尖叫起來,轉過頭向門口跑去。

可是當王天進剛剛跑到門口準備拉開門把手的時候,慕容雪菡卻突然閃現在門上,就像是繪畫在門上的美女一樣。

慕容雪菡嫣然一笑,從門上走下來:“你還沒有回答我呢!”

“噗通”一聲,王天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臉都被嚇綠了,額頭上的汗水更是順着鬢角流到了下巴上。

秦巖知道慕容雪菡這是想教訓一下王天進,所以沒有說什麼。

駝背看到慕容雪菡沒有傷害王天進不由鬆開了捏訣的手。

雖然駝背不是慕容雪菡的對手,但是他肯定不能讓慕容雪菡傷害王天進。

“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有時候並不是不存在!知道嗎?”慕容雪菡冷冷地說了一句,隱去了自己的身形,重新站在了秦巖的身邊。

過了好一會兒,王天進才從震驚中回過神,戰戰兢兢地向秦巖望去,眼神中滿是驚恐。

王天進此刻也猜到剛纔的女鬼和秦巖有關了。

“剛纔發生的事情不要對外說出去,明白嗎?”駝背嘆了口氣,叮囑王天進。

王天進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心有餘悸地點了點頭。

此時此刻,他還沒有從剛纔的震驚中回過神,擦汗的手還在不停地抖。

駝背“嗯”了一聲說:“你出去吧!我和這位道兄好好的聊一聊!”

王天進轉過身離開了問詢室,在離開的時候,不知道是因爲慌亂,還是因爲害怕,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王天進走後,秦巖將剩下的經過全部告訴了駝背。

駝背也將自己的身份告訴了秦巖。

原來駝背叫高仁波,他是警局的特別顧問,專門幫助警局處理一些靈異事件!

“高道長,你們怎麼知道別墅裏面發生了兇殺案?”秦巖好奇地問,他覺得警察突然出現肯定有原因。

駝背摸了摸下巴說:“有人報案說別墅裏面出人命了,所以我們警局就出警了!恰巧我正好和局長喝酒,就請命跟着去了!因爲我知道黃仙姑是個非常難纏的對手。”

“啊!你知道黃仙姑的來歷?”

駝背點了點頭:“黃仙姑是保市出了名的大仙,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那你們爲什麼不抓她啊!”

秦巖覺得駝揹他們實在是太玩忽職守了,明明知道黃仙姑是黃鼠狼,卻姑息養奸,實在是不稱職。

駝背嘆了口氣:“道兄,你有所不知啊!一是我們的實力不如黃仙姑,二是黃仙姑也沒有犯法,你讓我們怎麼抓!”

原來是這樣!

秦巖舒開雙眉,在心中暗想。

“道兄,黃仙姑的案子牽扯比較大,恐怕要委屈你在這裏住幾天了!”駝背有些歉意地說。

“這……那好吧!”秦巖不願意在這裏面呆着,但是他也不能違反國家法律,所以只能委屈一下自己了。

秦巖被關進了一個十幾個人的牢房。

張迪也在裏面。

不過當秦巖進去的時候,張迪正蹲在廁所門口雙手抱着頭。

當張迪看到秦巖後,立即哭喪着臉說:“秦巖,幫幫我啊!”

聽到張迪的話,其中一個犯人挑起眉毛揚起嘴角,指着秦巖顫抖着右腿說:“你就是秦巖?聽說你能放出女鬼?還能和女鬼使用單節棍哼哼哈哈?” 秦巖睜大眼睛,詫異地看着這個犯人。

這個犯人坐在牀上,富有節奏地抖着右腿,歪着腦袋看着秦巖,眼神中滿是輕蔑和不屑。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獄霸?

秦巖在心中暗想,他雖然沒有進過看守所,但是也聽過看守所裏面的一切趣聞,比如說新人進去要先拜老大,如果不聽話還要捱打什麼的。

總之,都是一些負面因素。

我該怎麼辦?看張迪那樣子,應該是被收拾過,否則怎麼可能抱着頭蹲在衛生間門口呢!

秦巖擔心自己也被獄霸收拾,畢竟他不是獄霸的對手。更何況獄霸還有很多小弟!

就在這時,慕容雪菡在秦巖的耳邊說:“主人,有我在你怕什麼?”

我暈!我怎麼把我們家雪菡給忘了。

秦巖不由想起來,剛纔慕容雪菡在問詢室把王天進差點嚇死,如果這些獄霸敢對自己動手,慕容雪菡絕對會狠狠地吊打他們。

“我怕他們?怎麼可能!”秦巖用心靈在和慕容雪菡交流,根本不承認自己害怕。

其實剛纔秦巖的的確確很害怕。

“喂!小子,給老子說話啊!”獄霸看到秦巖盯着自己發呆不說話,覺得有損自己的逼格,當即大聲呵斥起來。

“田哥,我幫你調教調教他?”站在獄霸身邊的一個小混混諂媚地說,眉毛似乎都要跳出眉頭飛上天了。

獄霸點了點頭:“讓他給我變幾個女鬼出來哼哼哈哈!如果變不出來就讓他在衛生間門口當看門狗!”

看門狗?秦巖轉過頭向張迪看去。

張迪還抱着頭蹲在衛生間門口,看樣子還真像一隻看門狗。

原來這些傢伙喜歡這樣玩,好啊!你們如果真的敢動我,我不但讓你們當看門狗,還讓你們學狗撒尿。

小混混點了點頭,走到秦巖面前,上下打量了秦巖一眼說:“小子,來,給老子變個蘿莉小女鬼出來!”

秦巖看着小混混,冷冷地說:“我變出來怕嚇死你!”

“嚇死我?哈哈哈!”

小混混哈哈大笑起來,其他的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來。

獄霸則玩味地看着秦巖,眼中滿是戲謔的神情。

“老子這一輩子還沒有怕過誰呢!趕快給老子變!否則老子弄死你!”小混混說前半句話的時候還嬉皮笑臉的,說到後半句話的時候,臉色立即陰沉下來,眼睛似乎要瞪出來似得。

秦巖冷冷地說:“想看女鬼也可以,只要你踹我一腳就行!”

聽了秦巖的話,小混混愣住了,詫異無比地看着秦巖,以爲自己聽錯了。

“你說什麼?”

“我說你踹我一腳就能看見!”

小混混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情,忍不住再次打量起秦巖。

這小子腦子沒有問題吧?居然讓我踹他?這種要求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啊!

“你確定?”小混混摸着下巴饒有興趣地說。

秦巖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秦巖的要求也引起了獄霸和其他犯人的興趣,他們都好奇地看着秦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