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日爆發出了他有史以來最大的速度

河沙直接消失了一大塊。

楊明益繼續舉起如意青竹往下插。

「沙子+1」

「沙子+1」

隨着青色竹子下插,河沙在快速的消失,轉眼間一個大坑出現。

於是就見河底坑道中,有水份在緩緩地匯聚。

「果然有水!」

楊明益更加懷疑如今是這顆星球的旱季了,因為氣溫太高,導致河道斷流,地表的水份都蒸發掉了。

也不知道當雨季來臨時,這顆星球會是什麼樣?

他沒有停頓,繼續挖掘,收起竹竿落,河沙在快速的消失著。

轉眼間,這處河道便被他挖出了十來米深,底部有渾濁的水在快速冒出。

楊明益於是又開始往周圍拓寬,他的挖爵速度,恐怕不比挖掘機慢。

而且,他還不需要浪費時間來搬運泥沙,都是直接收入如意青竹內部的空間中的。

也就是如意青竹本身也足夠耐磨,否則如此挖掘,一般的鋼釺都能磨損了。

「沙子+1」

「沙子+1」

坑道周邊在緩緩地拓寬。

「好長時間沒用水洗過澡了,乾脆挖大一點!」

一開始楊明益只是想着挖點水出來,但挖著挖著,他決定,直接挖一個水庫出來。

反正以後這裏就是自己的地盤了。

有了水庫,做什麼都方便。

最主要的就是洗澡,長時間不洗澡,別說女人難受,男人也很不習慣,特別是現代人。

要是條件允許的話,他還打算養魚。

也不知道這顆星球上有沒有魚。

但飛船上肯定是沒有魚苗的。

於是楊明益繼續往深處挖。

值得一提的是,如意青竹的挖掘,不會將水也挖進去。

只有內部空間中有特製的水袋,才能收集到水。

之前楊明益已經用地鱷獸的獸皮製作了不少水袋,他挖掘的時候,在如意青竹接觸到水的瞬間,那些水袋就已經填滿,收集到的都是可飲用水。

半個小時后,坑底距離地面已經足有十米深度,楊明益都要潛入水底才能繼續挖掘了。

「十米深度,應該夠了。」

楊明益浮出水面,看着距離地表還有五六米的水位,很是滿意。

他游到邊緣,繼續挖掘。

一個小時后,大坑邊長變成了百米。

三個小時后,大坑真正變成了水庫,邊長三百米,深達十米。

四四方方,整整齊齊。

若非邊緣都是柔軟的河沙,垮塌了不少下去,會更加整齊。

楊明益回到地面,看着自己的傑作,很是滿意。

之前他們一路飛行,雖然是晚上,卻也能看出這裏的地勢比飛船停泊的地方要矮。

如果這顆星球上有海洋的話,就算是海拔更低,這裏有水也正常。

岸邊,唐明日三人都麻木了。

雖然他們已經死過一次,然後另類新生,成為了絕對不會叛變的傀儡,但他們終究是有自我思維的。

看到楊明益憑藉一個人的力量,短短几個小時內,就挖出了那麼大一個水庫,除了震撼就是麻木。

而龍鱗鳥,不知何時,已經落到附近的一根竹子上發獃了。

另一邊,楊明益爬出水庫之後,準備找個地方開闢農田種植稻穀。

可突然,一道流光從頭頂飛過。

「呼轟——」

等流光飛過去幾秒之後,那刺耳的音爆聲才傳入地表。

唐明日猛地站起身來。

緊接着常馨和烏達也臉色微變,快速站起。

至於龍鱗鳥,已經鱗片炸立,如臨大敵。

水庫邊緣,楊明益看着遠去的流光,皺眉道:「那是空天戰機?」

「對。」

唐明日點頭:「但看造型,不是華夏區的,更像是奧聯區的。」

「應該只是路過吧?」烏達開口道。

「就算是路過,也不能大意了!」

楊明益快速朝山洞跑去,要暫避鋒芒。

「快,躲起來,空天戰機上有掃描雷達,這裏的情況多半被掃描到了,恐怕它很快就會回來。」唐明日也說道。

四人快速朝着山洞跑去。

然而就在這時,遠方一道流光劃過巨大的弧線,快速朝這邊靠近。

楊明益距離他圈出來的院壩還有五十多米呢,突然一顆炮彈就落了下來,像是鎖定了楊明益,直接朝他飛來。

「團長……」

烏達三人臉色大變。

這一刻,唐明日猛地爆發出最大速度沖向楊明益,一邊喝道:「龍鱗鳥,護住母株……」

「轟!」

唐明日爆發出了他有史以來最大的速度,咫尺步被他施展得出神入化,如真正的縮地成寸般,在千鈞一髮的瞬間攔截住了那顆炮彈。

「轟!」

一聲巨響,楊明日的半個身體直接爆碎。

「咻!」

也就在唐明日爭取到的這不到半秒的瞬間,距離更遠的龍鱗鳥終於爆射而來,變大的身軀抓住楊明益消失在衝擊波中。

「唐明日!覆漢!」

楊明益怒吼。

「呼轟——」

高空中的空天戰機呼嘯而過,裏面的人見目標竟然沒死,反而被攔截了,都有些驚訝。

不過擊中了一個人,也算是達成了目標。

因為擔心擊中那片竹林,他們沒敢繼續發射炮彈,而是操控著空天戰機在五百多米的高空中懸停下來。

龍鱗鳥將楊明益放下之後,先是看了一眼被炸得支離破碎,只剩下上半截身體的唐明日,勃然大怒。

「嗷!!」

它猛地一聲怒吼,緊接着它一振翅膀,一飛衝天,朝空天戰機射去。

但就在這一刻,空天戰機上,有人用槍械點射楊明益。

龍鱗鳥突然又毫無徵兆的轉折,爆發速度瞬間擋在楊明益面前。

「叮!」

漆黑鱗片上火星飛濺。

「該死,他們還有槍械!」

楊明益一咬牙,既然無法置身事外,他猛地抓住龍鱗鳥背上的鱗片,一翻身躍上去。

雙腳落到龍鱗鳥背上的瞬間,他腳下生根,直接跟龍鱗鳥臨時合體,共享了龍鱗鳥的視覺和意念。

而也在這一瞬間,他突然有種莫名的本能,幾乎是下意識的循着那種感覺,意念一動。

「嗷!!」

龍鱗鳥突然仰天長嘯。

就見附近的常馨和烏達,連帶着重傷瀕死的唐明日,也突然化作流光沒入了龍鱗鳥體內。

下一刻,龍鱗鳥迎風暴漲,從一米高長到了兩米高,翅膀從展翅四米,直接變成了近乎八米的程度。

「給我殺!!」

既然躲不了,那就戰吧!

楊明益念頭一動,龍鱗鳥直接化作流光逆天而上,在生死關頭,吸納了三個小弟的它,就像是短時間內回到了曾經的巔峰期,載着楊明益化作黑色流光直擊天外。 神裂火織,是英國清教下屬必要之惡教會的聖人。而同樣可被稱為【聖人】的存在,在全世界也只有二十名不到。

【聖人】之所以被稱為【聖人】,不是因為他們在宗教典籍的記載下有着尊貴的身份,【聖人】最特別的象徵是擁有與【神子】相似的身體特徵,與神之子耶穌相似而得到神子力量的人,全世界不到20人,在魔法側相當於「核武器」一般的存在。作為身份為聖人的證據,會得到神賜予的「聖痕」,當解放了「聖痕」的力量后,就會獲得超越人類領域的能力,獨自一人就能攻下一座城市。

真田純一,現在要面對的,正是一位貨真價實的【聖人】。

「這就是,英國清教的調查組?」

真田純一冷眼望去,持刀而立的神裂火織眼神和手裏的日本刀有着相同的鋒利,針鋒相對的和真田純一對視着。

「你是【天使墜落】的施術者!到底有何企圖,居然意圖竊取天使的力量!」

神裂火織厲聲責問,再次握緊了刀柄,沒人會懷疑她下一次揮刀時的可怕,那會是開山裂石的災難性打擊,凡人不可承受之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