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紅軍的兩個同事突然見這個小子冒出一個這麼有實力的朋友,不僅立即對他另眼相看,兩人識趣的先告辭,侯美雲代表蜜蜂去送了送他們,牛萌萌臨走的時候眼色複雜的看了馬峯一眼,雖然她的內心心潮澎湃,對餘娟子所透露的馬峯的身份突然得到證實感到彆扭,可表面上,卻依然顯得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大家一走,唐紅軍先是眨巴眨巴眼睛,接着對着馬峯就是一拳,馬峯一閃說道:“我靠,老子給你介紹生意,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啊!”

唐紅軍上下看了馬峯一眼說:“你小子這是發達了!你不是說你是電工嗎?什麼時候成了蜜蜂的高管了?”

馬峯嬉皮笑臉的說:“本來是電工的,可老子運氣好,他們非得要我給他們當投資顧問,我看在錢的份上,就勉爲其難了,哈哈哈。”

唐紅軍說:“你少給我扯淡,你如實交代,怎麼混進蜜蜂高管的。”

馬峯擺擺手說:“行了,這些咱先不說了,蜜蜂貸款的這一單生意我可是照顧你了,你看別嫌小看不上啊!”

唐紅軍不理馬峯,繼續舔着臉說:“喂,我看你現在在蜜蜂說話很好使啊!要不你乾脆把我也弄進來算了。”

馬峯問道:“怎麼,在商業銀行乾的不順心嗎?我看你現在胖的像吃了發豬菜一樣,小日子一定過得不錯纔對啊!”

唐紅軍嘆了口氣說:“唉,別提了,你以爲銀行的活好乾啊?咱先不說現在的銀行多如牛毛,競爭的頭破血流不說,買賣更是一天比一天難幹。”

馬峯同意的點點頭說:“沒錯,現在在街上找個公共廁所不好找,要是找銀行,那是幾步之內就能看見一個。”

唐紅軍說:“就是啊!我們最頭痛的就是有錢的客戶人家不可能貸款,追着我們想貸款我們又怕人家沒錢還給我們,唉~~糾結啊!”

馬峯同意的點點頭,唐紅軍煩惱的揮揮手說:“不說這些喪氣的話了。” 接着唐紅軍笑嘻嘻的說:“那個秦雯雯真的是你的女朋友?”

馬峯點點頭,唐紅軍一臉豬哥相的說:“那好,這個女孩我就不惦記了,對了,剛纔參加談判的另外幾個女孩子你都熟悉嗎?那個沈經理就不要說了,就人家的身份也看不上我根蔥啊!那個侯美雲也算了,我和她接觸了幾次,她好像只會談正事,對我冷淡的像冰山似的,對了,那個小虎牙姑娘也不錯啊!她有男朋友了嗎?”

馬峯似笑非笑看着唐紅軍,唐紅軍不滿的說:“怎麼,你都把那麼漂亮的女孩子秦雯雯追到手了,我想想好事也不行啊?”

馬峯說:“你想就是了,你想破頭也沒人管你。”

唐紅軍苦惱的說:“唉,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一般我看上的女孩子吧!都名花有主了,看上我的女孩呢,說實話又長的慘不忍睹,你說說,哥們我也算比較帥吧!怎麼桃花運就這麼差呢!”

馬峯笑笑說:“我嚴重同意你的觀點,誰說你不帥了?”唐紅軍立即笑的眯起眼睛說:“我說蜜蜂怎麼會聘請你呢?你還是比較有眼光的嘛!”

馬峯一擺手,又上下看了看唐紅軍說:“你帥是帥了,就是帥的不夠明顯嘛。” 馬峯和唐紅軍約好晚上一塊去瀟灑之後,唐紅軍這才屁顛屁顛的告辭,這個小子一邊走,一邊叮囑馬峯,別忘了找機會給她介紹一下牛萌萌認識。馬峯把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似的:“這個事情你另外想辦法吧!老子可不是幹媒婆的料。”

唐紅軍嘟囔幾句,一邊走,一邊不死心的想:“看樣子的等晚上把馬峯灌醉了之後,再找機會套套那個姑娘的信息。。。 。。。”

馬峯看了看錶,又匆匆的來到沈婷婷的辦公室,沈婷婷正在和秦雯雯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說什麼,秦雯雯則一邊聽沈婷婷說,一邊一副肉疼的表情。兩人一見馬峯進來,立馬轉變話題,開始討論起秦雯雯穿的這件衣服。


馬峯笑嘻嘻的說:“你們兩個有什麼事瞞着我?”

沈婷婷看了馬峯一眼說:“我們在聊把你賣到非洲能賣多少錢!”

馬峯不以爲意的說:“那你們可就虧大了,說不定都不夠路費的。”

秦雯雯笑嘻嘻的說:“要是便宜的話,我就買了算了。”

馬峯看了看秦雯雯說:“你們是在爲給牛萌萌多少專利費傷腦筋吧?”

沈婷婷和秦雯雯對視了一眼說:“好吧!又被你猜對了,人家牛萌萌根本就不要錢,人家想以技術入股,她要百分之四十。”

馬峯思考了一下說:“很公平啊!”

秦雯雯忍不住說道:“百分之四十還公平呢?你可真夠大方的。”

沈婷婷接着也酸溜溜的說:“人家牛萌萌也很大方啊!你忘了人家特別指出,她要的百分之四十里面有新產品的共同研究人馬峯先生的一半。”

馬峯假裝沒有聽到沈婷婷話裏的酸味,苦笑着說:“其實主要思路還是人家牛萌萌的,我也就是改進了一下。”

秦雯雯趕緊說:“喂,小蜜蜂,你要是不要可以給我啊!你可千萬不要犯傻。”

沈婷婷瞪了秦雯雯一眼說:“小財迷,你要那麼多錢幹什麼,你整個人都是他的了,你還不如給我,我還可以多點嫁妝。”


馬峯啼笑皆非的看了看坐在椅子後面的沈婷婷,沈婷婷也毫不示弱的一臉幽怨的盯着馬峯。秦雯雯一見這個情況,趕緊打圓場說:“你們不餓嗎?我都快餓死了,婷婷你不是老誇你的小食堂不錯嗎?咱嚐嚐。”

沈婷婷一邊說:“吃吃吃,就知道吃,你飯店裏什麼沒有,跑到我這裏來蹭飯。”一邊吩咐祕書把飯弄到辦公室。


馬峯奇怪的說:“怎麼在這裏吃,咱們不去小食堂?”

沈婷婷看了看馬峯解釋說:“咱們要是去小食堂,第一職工會因爲咱們的到來吃不好,第二也會給食堂的大師傅增加壓力。我去食堂吃過一次,那個感覺太難受了,咱們的職工見了我私下裏嘀嘀咕咕,表面上還得一本正經,你說又不是開會,搞得那麼不自在幹嘛?我不喜歡那個氣氛,去了一次後就不再去了。”

馬峯聽到沈婷婷這麼解釋,也就釋然了。

過了一會,祕書帶着大師傅把飯菜送到辦公室裏,沈婷婷招呼秦雯雯和馬峯吃飯,馬峯拿起筷子剛要吃,桌子上的電話響了,沈婷婷剛要過去接電話,馬峯看看了手錶,一邊說:“我接。”一邊快步過去接起電話。在接電話的一瞬家,馬峯掃了一眼電話上的來電顯示,嘴角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微笑。

馬峯接起電話說:“你好,我是蜜蜂企業。”

對方一聽馬峯的中文,先是愣了愣,接着用英語問:“我是聯匹貞後汽車廠的,你是剛纔給我們打電話的那位先生嗎?”

馬峯也變成的英語說:“怎麼,你們是不是準備接受我的建議了?”

聯匹貞後汽車廠的主管已經沒有以前的牛B哄哄,他小心翼翼的和馬峯商議:“是不是我們接受了你的建議,你劫持我們的船隻就可以平安無事了呢?”

馬峯一聽對方給他下套,就直接說:“對不起,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馬峯說完,直接掛了電話。馬峯一掛電話,沈婷婷就奇怪的問他:“是誰啊?”

馬峯對沈婷婷做了個噓聲的動作,接着馬峯嘴裏小聲說:“1、2、3。。。”在馬峯說道9的時候,電話又叮鈴鈴的響了起來。馬峯滿意的一笑,又接起了電話,對方這回不繞彎子了,直接說:“好吧!我們同意你的條件,但是我們要求你們給我們配送機油添加劑。”

馬峯見一聽對方提條件,本能的就想拒絕,可他突然間靈光一閃,接着他對對方說:“好吧!我可以給你提供機油添加劑,但是我要求你們用泊絡彌的樹脂來兌換,至於兌換的比例嘛!就20:1好了。”

馬峯說完之後,對方不解的又重複了一遍:“你說用什麼來兌換?泊絡彌樹的樹脂?泊絡彌樹是什麼?”

馬峯不耐煩的說:“這就是你們的事了。”說完,馬峯掛了電話。

馬峯一掛電話,秦雯雯就好奇的問馬峯:“泊絡彌樹,我怎麼聽着這麼耳熟啊!你在和誰打電話?”

馬峯這會正心情大好,他夾起一塊紅燒茄子放到秦雯雯的嘴裏說:“來,吃快茄子補補。”接着他又夾起一塊放到沈婷婷的碗裏說:“你也來一塊。”

三個人剛吃了幾口,沈婷婷的辦公室的對講機裏傳來祕書的聲音:“沈經理,王建國經理要見你,現在方便嗎?”

沈婷婷一聽,趕緊到門口去迎接,王建國一進沈婷婷的辦公室,就一臉慌張的對沈婷婷說:“這會可能麻煩大了!”

馬峯拿着筷子招呼王建國:“舅舅,吃飯了,來吃點。”

王建國根本沒有理會馬峯,只是一臉懊悔的說:“我辦公室裏的保險櫃被人打開過了,也不知道被翻看了什麼文件。”

蜜蜂發動機廠的安保措施可以說是一流的,不僅二十四小時有保安巡邏,各個重要的部位也都有攝像頭,所以到目前爲止,還從來就沒有出現過盜竊的現象,所以沈婷婷一聽王建國的話,首先是大吃一驚,接着失聲說道:“什麼,這不可能吧!”

王建國看了看沈婷婷,一屁股坐到沙發上點上一支菸說:“我調了監控錄像看過了,這段時間單獨到過我辦公室的,只有我兒子和他新交的女朋友。我懷疑就是他乾的,可現在我怎麼也找不到這個傢伙了。唉,家門不幸啊!”

馬峯見狀安慰王建國說:“算了,舅舅你也不用自責了,也許不是表弟乾的呢!”

王建國搖搖頭說:“一定是你表弟乾的,這個小子從小就喜歡跟着一幫不三不四的人混,這段時間我還以爲他變好了,沒有想到出了這麼一檔子事!”

王建國掐滅菸頭說:“沈經理,是我對不起你,我請幾天的假,我一定要把這個小子找回來給你賠罪,要是給公司造成損失,該送公安局送公安局,我決不袒護。”

沈婷婷剛想說點什麼,王建國一揮手說:“就這樣了。”說完轉身大步離開。

王建國前腳一走,秦雯雯就着急的問沈婷婷:“怎麼?事情很嚴重嗎?”

沈婷婷皺着眉頭說:“我們廠發動機的機密資料估計王經理的保險櫃裏都有備份,你說重要不重要?”

馬峯想了想說:“好了,這件事就我們幾個知道,不要外傳了。”馬峯一邊說,一邊往外走,秦雯雯問:“你去哪裏?”

馬峯說:“我去找個人看看能不能找到這個傢伙。”

馬峯說着,出了沈婷婷的辦公室。

馬峯坐到自己的車裏,一邊發動汽車,一邊給餘娟子打電話,電話一接通馬峯就問:“喂,小財迷,你現在在哪裏啊?”

餘娟子樂呵呵的說:“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那個,我在和牛萌萌一塊吃飯呢!你要不要過來?”

馬峯一愣,接着說:“你們兩個關係什麼時候這麼密切了?啊,對了,你現在有沒有空?我去你的辦公室等你啊!你吃完飯趕緊過來吧!”

餘娟子答應了一聲。

馬峯趕到餘娟子的辦公室,站在門口撓了撓頭,這是胡紅傑剛好從外面回來,一見馬峯站在餘娟子的辦公室門口,興奮的尖叫一聲,到把馬峯嚇了一跳。馬峯看了看左右奇怪的問:“怎麼了?”

胡紅傑卻不由分說,拉着馬峯就去了她的辦公室,胡紅傑一邊往裏走,一邊扯開嗓子喊:“喂,大家看看誰來了,那個上次沒有撈着照相的趕緊了,不然一會娟子來了就沒有大家的份了。”

接着辦公室裏的一幫娘子軍一見胡紅傑拉着馬峯進來了,也跟着尖叫一聲,開始呼呼啦啦啦的圍上來,接着馬峯像是個木偶一樣,被擺弄來擺弄去的開始和大家合影。馬峯在這個時候,開始思念起餘娟子來了。 餘娟子把馬峯從胡紅傑的辦公室搶了出來,一進辦公室的門,餘娟子就懊惱的說:“我說給你套辦公室的鑰匙吧,你推脫着不要,啊,要不這樣吧!我把房門換成密碼鎖,我把密碼告訴你不就完了,嗯,密碼設成什麼好呢。。。。”

馬峯說:“好了,這個事你先等等,我找你有別的事。”

餘娟子嘻嘻一笑說:“難得你有事找我,說吧!什麼事?”

馬峯說:“我想查一個人的通話記錄,你幫幫忙吧!”

餘娟子一聽是這個事,有點爲難的說:“侵入這些部門的系統可是違法的,偶然幫你一次可以,可要是老這麼辦,就不行了。”

馬峯說:“好了,有什麼條件你提就是了。”

餘娟子哭着臉說:“大哥,這可是違法的,除非你答應我要是被抓了之後,你肯養我一輩子,否則就免談了。”

馬峯長大嘴巴說:“不是吧!就這麼一點事,你就準備賴上我一輩子啊?”

餘娟子這回一本正經的說:“這還是第一點,第二點是你不是準備要收購自行車廠嗎?我要你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馬峯苦着臉說:“我找你辦點事,你還賴上我了。”

餘娟子板着臉說:“你看着辦吧!”

馬峯思考了半天,無奈的點點頭說:“好吧!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以後我再找你辦事,你可不能再有附加條件。”

餘娟子“啪”的一聲跳起來說:“一言爲定,不許反悔。”餘娟子一邊說,一邊拿起筆“唰唰唰”的寫了一個協議,協議上特意把馬峯養她一輩子的事寫的清清楚楚。馬峯皺着眉頭簽了字。接着餘娟子小心翼翼的收好後,一邊打開電腦噼裏啪啦的敲着鍵盤,一邊大方的說:“好了,說號碼吧!”

馬峯說了王小林的電話號碼,不一會餘娟子查出王小林的通話明細,馬峯指着其中一個通話頻繁的號碼說:“再查這個電話的明細。”

不一會,又一份明細出現在馬峯的面前。馬峯把兩份打印出來後,拿着就走,餘娟子急了,在後面嘟嘟噥噥的說:“你怎麼這樣呢!辦完自己的事情就走啊!咱們公司的事情你真的一點都不管啊!”

馬峯一邊閃人一邊說:“行行行,你有什麼事情,咱們改天再說啊!”

馬峯迴到車上,一邊看着明細,一邊給趙和平打電話:“和平嗎?我是馬峯啊!”

趙和平一聽是馬峯,趕緊說:“馬總啊!我聽出來了,有事嗎?”

馬峯說:“你最近見到小林了嗎?”

趙和平回憶了一下說:“我的有半個多月沒有見到王總了。怎麼,您找他有事?”

馬峯其實也知道問趙和平也是白搭,聽他這麼說,也沒有太意外,馬峯問道:“你們王總最近和一個女的關係不錯,那個女人你熟悉嗎?”

趙和平吞了一口口水問:“你說的是不是那個叫畢慧佳的姑娘?我見過幾次,長的真漂亮啊!不過不算熟悉。”

馬峯哪裏知道那個姑娘姓什麼啊!聽趙和平這麼一說就問:“你知道那個姑娘是哪裏的人嗎?”

趙和平想了想說:“聽口音好像是D市的人。”

馬峯拿起電話明細仔細的看了一遍後,大體的猜了個差不多,畢慧佳這個電話明細上,打的最多的就是王小林的手機,其次就是D市的一個座機號碼。馬峯想了想對趙和平說:“我給你一個任務,你現在立即放下手頭的工作,帶人趕到D市,我給你一個座機號碼,我估計這個號碼就是那個姓畢的姑娘家的。你立即去核實一下,這件事要主意保密,對任何人也不要講。”

趙和平答應一聲掛了電話。

馬峯接着又給路橋打了個電話,電話一接通馬峯就直接問:“路橋嗎?我是馬峯,你知不知道你們王總身上有幾張銀行卡?”

路橋考慮了一下說:“大概有三四張吧!具體我要讓財務幫着查一下。”

馬峯說:“你查完了之後,全部都給我想辦法停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