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璟煜跟著我出了門,外面的雪已經化了不少,傭人們還在院子里堆了個雪人。

「你知道有一種丹藥能夠續命的嗎?」我問。

商璟煜點頭:「知道!」

說完他看著我:「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逆天改命會影響爺爺的天運,對他的來世沒有好處!」

「我以為你會…」

商璟煜搖搖頭:「沒事,我只是覺得剛剛那一幕太溫馨了!想起了小時候!」

我們兩個說了一會兒話,又在老宅吃了飯才走。

過了年之後,孩子們又被離影和景文帶去了納巫村。

剛過元宵節,蕭珩就來了,他穿了一件黑的的呢子短外套,圍著紅色的圍巾,喜氣又精神。

「師父,過年好!」說完看了一眼商璟煜:「師母…」

被商璟煜一拳爆頭。

捂著頭,蕭珩一臉苦相。

我捂著嘴笑,把一個紅色的福袋遞給他,蕭珩接過來,打開一看,頓時嘴角都笑抽了。

「師父,這…」

「自學!」

我給的是一本關於符紙符咒的書,前面是入門的,後面是比較高深的符咒,好多都已經失傳了,這還是從前重凌教的,我都學會了,然後自己畫了一本給蕭珩,從上次重凌的反應來看,他知道我收了蕭珩做徒弟的,不過搖頭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蕭珩把書小心的收好,才說:「師父,我來是有個消息要說!」

「什麼消息?」

「鳳沉希到了首都!」

我一愣,一旁的商璟煜並沒有多吃驚,看來是知道的。

我沉了沉眼睛,當初在幽冥島的那個希寶根本不記得外面的事情,後來景鈺說希寶在西北的小山村住了一年多,所以現在我很懷疑,是不是出了幽冥島希寶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也不知道他去做什麼?」蕭珩自顧自的說。

我長舒了口氣:「看來耿季輝也回首都了。」

蕭珩一愣。

「怎麼這麼肯定?」商璟煜問,這些天他也查了,但是耿季輝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杳無音信。

「我了解希寶,他這個人睚眥必報,耿季輝把他算計的那麼狠,又差點炸死他,他若是不報仇就不是希寶了!」

蕭珩深以為然。

「收拾東西,我們也去!」商璟煜忽然開口。

其實他也是個睚眥必報的人,而且好多事情其實全都起源於首都,必須去首都才能解決。

正月十五一過,首都的街上已經恢復了往日的喧囂。

首都市裡的一個別墅內,幾個女孩子被關在一起。

魏思琪就是其中一個,在其他人都在哭的時候,她四處看了看,發現這個房間除了一扇門之外別無其他。

她四處看了看,沒有逃出去的路,他們已經被關了一個多星期了,每天有人來送飯,飯菜也不錯,吃得好睡得好,就是沒人跟她們說話,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起先大家以為是被人販子賣了,後來才發現不是,可是又說不出是什麼。

魏思琪感覺可能是進了什麼歇腳了,這是最大的可能。

這時候門外忽然傳來腳步聲,然後一張頗為英俊的臉探了進來。

「咦,這裡怎麼這麼多女孩子?」

「哪裡?」一個漂亮的女人探進頭看了一眼,正好和魏思琪對視。

魏思琪站起來看著那女人和那個英俊的男人。

她天生陰陽眼,自然看出來這兩個不是人。

「喂,你們怎麼在這?」時蓮兒問。

魏思琪大著膽子道:「救救我們…我們是被共生會抓回來的!」

時蓮兒皺了皺眉,看了看旁邊東張西望的顧離:「喂,怎麼辦?」

顧離看了一眼道:「這裡有十多個房間,都關了不少的人!」

然後他又探頭看了眼魏思琪,問:「為什麼那麼要抓你們?」

是啊,這個問題問得好,為什麼這麼多人不抓,偏偏抓了你?

魏思琪想了想,說:「我有陰陽眼!」

她說完其他女孩子們互相看了看,她們並沒有陰陽眼,但是她們從小都體質很弱,很容易生病甚至是招惹不幹凈的東西。

「難怪你們人能看到我!「時蓮兒嬌滴滴的說完,幾個女孩子們都往回縮了縮。

「原來是這樣!」顧離說完又對魏思琪他們說:「我們還有事先走了,以後回來救你們!」

其他人一聽就知道人家不準備救她們了,其中一個叫小娟的急忙跑過去:「救救我們…」

顧離皺了皺眉,搖搖頭:「這裡戒備森嚴,即使我現在放出你們,你們也跑不掉!」

小娟放生大哭。

「喂,別哭了,再哭,守衛就該來了!」時蓮兒不太喜歡愛哭的女人,尤其是比她年輕的,嬌滴滴的,看著就討人厭。

魏思琪把小娟扶好,走到門口,道:「能不能麻煩你給我哥哥帶個信?」她看著顧離說。

顧離想了下說:「如果我有時間的話…」

魏思琪從脖子上取下一個項鏈交給顧離,顧離接過,時蓮兒看著這兩人眉來眼去的,眼看著就是要擦出火花的意思,不悅的看著顧離說:「還不快走?別忘了正事!」

顧離看了看,是條銀項鏈並不值錢,他就隨手揣進了兜里,跟著時蓮兒一起離開。

兩個人走了一段,時蓮兒問他:「你是不是對那個女人有興趣?」

顧離看了她一眼:「不是!」

「你們男人不是都喜歡這種小白花女嗎?」時蓮兒問。

顧離道:「我是男鬼!」

時蓮兒翻了個白眼,然後問他:「那你是不是還對凌安念念不忘?我聽說她給商璟煜生了對雙胞胎!」

顧離抬起頭看了她一眼:「你今天怎麼這麼奇怪?」

時蓮兒一愣:「我…我哪裡奇怪了?」

「好像特別關心我!」

「我只是…」時蓮兒欲言又止,這時候大門來了,兩個人躲了起來。

門外一個穿著黑斗篷的人和一個穿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

正是在東北逃脫的高木天和米建國。

米建國的西裝皺皺巴巴的,有些狼狽,但是一雙眼睛依舊閃著狡猾的光。

「要不要先去看貨?」米建國問。

高木天點點頭。

兩個人往關著女孩們的房間走去。 第557章敘敘舊

看過之後,高木天很滿意。

「想不到你還有這樣的本事!」高木天說。

米建國冷笑:「人人都以為共生會的幕後老闆是鳳沉希,也正是因為如此,吸收了不少的組織成員。」

高木天看了他一眼,不得不說米建國是有些本事的。

他打著鳳沉希的名義,吸收了不少的組織成員,還把鍋甩給了鳳沉希,若是特殊部門找上門,也只會找鳳沉希,誰能想到,一個已經死在東北的過氣市長能做這樣的事情。

「我的葯什麼時候給我?」米建國問。

「有了這麼多純陰之體的女孩子,你的葯也不是問題!「高木天說完,忽然看了一眼樓上:「什麼人?」

顧離和時蓮兒這才走出來。

重生之錦繡前程 時蓮兒笑道:「真是沒想到啊,聽到這樣的秘密,我聽說有個什麼山口翊在找你呢!」

時蓮兒看著高木天說。

顧離也說:「我還聽說,好多人在找米市長呢!」

高木天和米建國眼底都有殺意。

「我感覺他們要殺人滅口了!」時蓮兒露出害怕狀。

顧離搖搖頭:「你說錯了,他們是想殺鬼滅口了!」

「可我們很難對付的,他們行嗎?」時蓮兒問。

顧離點點頭,又搖搖頭:「行不行一會兒就知道了!」

兩隻鬼一唱一和,說了幾句,高木天和米建國已經朝他們攻來,很快大廳里狂風大作,斗做一團。

就在顧離和時蓮兒佔了上風的時候,高木天忽然一聲冷笑,整個廠房的周圍迅速燃起數團火光。

「不好快走!」顧離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這是一個古老的困鬼陣法,時蓮兒和顧離實力是強,但是他們不了解陣法,橫衝直撞了幾次,都沒有沖開陣法,反而被困在了陣法的中央。

時蓮兒一咬牙,用儘力氣打開一個缺口,沖顧離喊道:「顧離,快走!」

顧離往缺口跑去,等他跑出去,才發現時蓮兒沒有出來。

「小時!」顧離叫了一聲,想衝進去,可是陣卻已經收了起來,時蓮兒被高木天收進了一隻白玉瓶子。

顧離還沒來得及多想,一陣陰風吹過,一隻實力強大的男鬼已經到了他身邊。

顧離看著那隻男鬼,男鬼正是羅傑。

兩隻鬼對視幾秒后,又打了起來。

羅傑吸收了太多的厲鬼,顧離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幾十個回合后,顧離被打倒在地,羅傑一腳踩在他的後背上,目露凶光。

「等等,不要殺他!」高木天忽然開口。

羅傑沒動。

高木天走到顧離身邊看了看他笑了一下,他的笑聲十分沙啞難聽,讓人感覺十分的不舒服。

「男鬼的實力不低,正好可以用來練鬼!」高木天說著,打開瓶子,要將顧離也收進去,顧離卻忽然起身,對著高木天扔下一個手雷,這是他從一個特殊部門的成員身上撿到的。

「不好!」 寵妻無度:首席少帝請矜持 高木天大叫一聲躲開。

爆炸過後,顧離早就不見了影子。

羅傑站在旁邊眯了眯眼睛,其實他剛剛已經看清了顧離的動作,只不過他故意沒有阻止罷了。

夜少暗戀我許久 他這麼想著就看見高木天正目光複雜的看著他,羅傑收回思緒。

高木天道:「你失誤了!」

羅傑道:「主人,是我的疏忽,請主人責罰!」

高木天看了他一眼,但是眼底的威脅之意盡顯,他沒說話進了廠房!

米建國看了一眼羅傑也跟了進去。

顧離在遠處看著拿出破敗的廠房,這個地方本來是顧離選的大本營,因為這裡陰氣很重,他挑好地方,就打算招兵買馬,可是沒想到,他和時蓮兒出去轉了一圈,回來后地方就被人佔了,這還不算,關鍵是那些人太強,時蓮兒居然都被抓了。

顧離眯著眼睛,眼底儘是殺意,他必須儘快把時蓮兒救出來才行。



首都的二月比申城要冷的多,所謂的倒春寒應該就是如此了。

我總是懶得出門,待在家裡看園子里的風景,我們住在首都的一套四合院里,旁邊是蕭家的院子,地方是蕭珩安排的,為了方便他請教我畫符咒之類的。

蕭珩的天賦不錯,學東西挺快的,沒半個月就學會了不少的東西。

蕭珩還帶著我逛了一圈首都,我卻感覺我沒有看到什麼風景,走到哪裡看到的都是人。

商璟煜則是忙的不著家,二月底的時候,他總算是搞定了首都這一塊。

三月初,山間已經有了隱隱的綠色,空氣清新,陽光明媚,十分好的天氣。

這天,楚言登門了,他一直負責首都這一塊,混的如魚得水。

看到我,誇了我一句好氣色。我笑笑,看他的氣色也不錯,意氣風發的,沒有一點陰沉之感。

楚言看了看家裡,點點頭:「不錯!」

「你最近在忙什麼?」我問。

「公司里亂七八糟的事情!好不容易偷閑出一天的時間來看看你,還要擔心老闆吃醋不高興!」楚言打趣的說。

「我怎麼感覺有種重新認識你的感覺?」我說。

楚言也樂了:「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找到了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我點點頭:「也挺好!」

兩個人說了一會兒話,楚言就問我:「陸尋你熟吧?」

「還好,見過幾次面,他是組織的人!」

「現在是我旗下的藝人了!」

「真是想不到!」

又和楚言說了會話,楚言拿出一張請柬:「差點忘了正事,新片開幕,有沒有興趣和商總一起來?」

修仙之女配悠然 我一愣,看了他一眼:「你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楚言笑了:「商璟煜太難請了,只能把主意打到你這裡了!」

說完他又小聲說:「這種宴會藏龍卧虎,說不定就能釣到大魚!」

我撇撇嘴:「商璟煜就是那條大魚!」

楚言又笑了,露出潔白的牙齒:「你真是要成精了,有了他造勢,曝光率會增加不少!」

都市之無敵仙尊 說完他補充:「這個圈子遲早要接觸一些,而且我說的大魚真的不少!」

我點頭:「我們會去的!」

這個時候商璟煜正好回來了,看到楚言很沒有禮貌的問了句:「你來幹什麼?」

楚言故意慢悠悠的站起來:「我和凌安說會話,正好說完了,我先走了!」

說完就真的走了。

商璟煜看著他的背影半晌,才回頭小氣的問:「他來做什麼?」

我有些好笑,這人愛吃醋的毛病真是改不了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