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聶曉曉立即發現一聲驚叫,因爲自己可不想留在天庭,也不想當王后,心想這下完了。

當即就涌出一羣天兵天將趕了過來,便架起聶曉曉,向王帝走過去。

“慢着,你們這羣只會欺負女人的人,怎麼配做天兵天將?”楊子對聶曉曉沒有好感,但也不能見死不救。

“這?” 國民老公抱抱我 天兵天將一聽,也覺得自己做的太不應該。不過王帝令下,能怎麼辦。

“本王,就是喜歡這姑娘,你們想怎麼辦?”王帝奸奸地笑道。

“如果你不放了這姑娘,我可真要收回我的寶物。”楊子威脅到。

“還是那蟠桃嗎?”王帝笑道。

“不錯,如果你敢對我師父不敬,你們這幫傢伙就沒得蟠桃吃。”張孫可是師父的忠實粉絲。

“哈哈“““““`”王帝哈哈笑道:“楊子你們太把我估低了,其實我早已經派天兵是調查了關於蟠桃這種美食,不過就是凡間的一種桃子,沒什麼大不了,只是我還要感謝你,是你將桃子這種美食帶到天庭。”

“啊!”楊子一行愣住了,心想原來王帝已經知道這事了,那我們在王帝面前不是就沒談判籌碼了。

“所以你們要是識相的話,留下那姑娘,其餘的人趕快滾吧。”王帝道。

“我不會走,我不會拋下這一位姑娘。”楊子大聲應道。

“你?”王帝有些火了。

“師父呀。”張孫可不想死,不想被王帝玩弄。

“住口,你師父難道是貪生怕死的人嗎?”楊子明白張孫的意思,罵道。

張孫一愣,不說話了。

“你們不怕死?”王帝可不相信,因爲他只知道凡人都貪生怕死。

“當然。”這次連后羿也心有不甘,他沒能求解救蒼生,反而落個貪生怕死的罵名。

“那本王就讓你們死。”王帝大叫一聲。

“讓我們死,我看讓你死才差不多。”這時自楊子身後發出一聲高叫。衆人一看,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小哪吒。

哪吒有什麼本事?

只見哪吒一躍而起,端起他的鐵槍便向王帝刺了過去。

報復遊戲:綁來的女傭 “護駕。”那些天兵天將一見有人要刺殺王帝,慌忙一聲大叫。

剎那間,一羣天兵天將便向哪吒圍了過來。爲首的楊戟操起三尖兩刃刀便砍了下來。哪吒手一揮,鐵槍便迎了上去。

“哪吒““““““`。”楊子一行紛紛爲哪吒擔心,因爲哪吒必竟只是一個孩子,怎麼能與楊戟一戰。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只聽‘噹啷’一聲,三尖兩刃刀飛了,不僅如此,連楊戟也被震飛了。

“好一個哪吒?”楊子高呼一聲。

“哪吒,乾的好。”張孫等也紛紛爲哪吒喝彩。

不過楊戟雖然在一招大敗,但那些天兵天將可沒有敗,是一擁而上,將哪吒團團圍住。

“*,以多勝少算什麼英雄好漢。”孫二火了,操起屠刀也撲了上去。

連孫二都上陣了,楊子豈能等閒,從背上取出捆心索,大叫一聲“接招”,立即捆心索便飛向王帝。

王帝見一條繩子飛了過來,是大吃一驚,撒腿就跑,可他還是跑不過捆心索,很快就被綁的結結實實。

“好呀。”張孫歡呼一聲,手中的花斑斧也不閒着。

剎那間,后羿也擺出弓箭;盧剛也化作人形,操起大刀;連聶曉曉也衝上去,對那些天兵天將一陣亂咬。立即天庭亂作一團,那些天神、百仙是東奔西跑,好不狼狽,而那些蟠桃也被打爛一地。

可最厲害的就是綁着王帝的捆心索,王帝只覺得吐不氣來,痛的在地上打滾,心想這楊子一行怎麼還有這能耐,看來我王帝這下栽了。不過王帝可不想這樣受罪,於是大叫道:“楊子饒命呀,你想怎麼樣,小王都答應你。”

天兵天將一聽王帝求饒了,紛紛退後,等待楊子回話。

“我只有一個條件,你必須馬上讓十位王子,停止懲罰人間。”楊子道。

“我答應你。”面對死亡,王帝別無選擇。

立即王帝的指令便傳達下去。

少許,天宮裏恢復了平靜,楊子一行就立在天宮中央,而那些天兵天將,還有那百路神仙,一個個爬的爬、滾的滾,狼狽不堪。

“我還有一個條件。”張孫這老頭鬼點子也不少。

“張高人還有什麼要求,儘管說。”王帝此時是唯命是從。

“我師父的神功你可是見過的,本事要比你這小王大,所以按理說應該讓我師父來當這天帝。”張孫津津樂道。

“啊!”王帝傻了,心想讓楊子來當天帝。那自己是什麼。

“不過我師父可不稀罕什麼天帝,於是我想了很久,你這小王不如讓我師父當個過天大聖吧。”張孫接着道。

‘啊,過天大聖,還不是比天帝大。’王帝呆了。

“怎麼,你不答應。”張孫大叫道。

王帝的心裏可是一團糟,但如果自己不讓楊子當過天大聖,後果可想而知,趴在桌子下,大聲叫道:“就封楊子爲過天大聖。”

這就是大鬧天宮的真相,至於西遊記中說孫悟空大鬧過天宮,其實是假,既然是假的,根本就沒有那一件事,不過楊子爲了正義大鬧天宮,而且被封爲過天大聖,這一事確是千真萬確的。

事情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着,楊子一行也決定離開天宮。爲了不讓楊子這位過天大聖再大鬧一次天宮,王帝命衆神仙俯首歡送,楊子也不客氣,接受着衆神仙的歡送,一行人便往王帝嶺山也走去。不過他們能輕易離開天宮嗎?王帝會善罷甘休嗎? 117楊子射日之打下凡間

楊子一行帶着喜悅,大步向王帝嶺山下走去,忽然前面飄來了一陣烏煙,一聞上這一陣烏煙,衆人紛紛昏倒在地,不醒人事。醒來之後,他們都被關在一個鐵籠子中。

楊子看了其他人一眼,所有人都在,不過他們都還在昏迷狀態。

‘咳,這一個奸帝。’楊子知道這些都是王帝出爾反爾,不僅如此,還做了一些小人才做的事,於是嘆道。

“楊子,你終於來了。”傳出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楊子一愣,猛然朝聲音發源地一看,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悽慘相令人惋惜。看見這一幕,楊子更奇怪了,便問:“師父,怎麼是您?”

“看來你是不記得了,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吧。”不錯,這個老人正是無上老人,無上老人看碟了一眼楊子嘆道。

幾億億億萬年之前,天庭一片荒蕪,寸草不生,那時天庭只有三個人,一個是楊子上人,一個就是天帝,還有一個就是月老。那時候天帝還是一個滿身泥土,流着鼻涕,光着腳丫,狼狽不堪的孩子,但他有一個夢想,就是將天庭建設成美麗的家園。於是在月老的帶引下,他去拜見當時的第一能人楊子上人,希望楊子上人能夠與他共同努力,建設自己的家園。楊子上人是無上老人的唯一弟子,法力無力,而且是一個驕傲,貪圖享樂的人,於是很看不起這個孩子,自然也沒有答應他的要求,毅然返下天庭,將諾大一個天庭交給了一個孩子,不過他留下了一顆種子。天帝沒有放棄,通過他幾億億億萬年的努力,終於將天庭建設成一個幸福的安樂之窩。但天帝也是一個懷有報復心的人,他非常記恨楊子上人,記恨楊子上人的無情無義,爲了報復楊子上人,他將楊子上人的師父無上老人打入牢籠。他將楊子上人留下的種子交給陳家莊一個叫做李靖的人,因爲他相信楊子上人一定會回來找這種子,還無上老人。

“那楊子上人現在在那兒?”楊子打斷了師父的話問。

“楊子上人經過幾億億次的投胎轉世,歷經種種磨難,但世世都是孤苦伶仃,一事無成。如今有些火候,但天帝一心想一次性處死楊子上人,讓楊子上人永世不得翻身。”無上老人道。

“我明白了。”楊子是乎明白了很多事。

“你明白了。”無上老人看着楊子,輕輕地道。

“是的,我明白了。”楊子接着道:“我就是楊子上人,而那種子就是哪吒。”

是的,那顆種子就是哪吒,這便是哪吒爲什麼一出生是一個怪物的原因了。

“明白了就好,你的路不會這樣輕鬆,哪吒也不會安然活着。”無上老人看着楊子,淡淡地道,緊接着颳起一陣刺骨的寒風,這個身影也消失在這個暗黑的牢籠。

一切都水落石出,楊子明白了,此去西方無極之地絕不是簡單,但是不管困難再大,也不能辜負師父無上老人的一片苦心,償還自己所種下的惡種,彌補自己所犯下的錯誤。

沉默了,楊子也沉默了。

不過張孫一行可不沉默,因爲在這時,他們一個接着一個紛紛醒了,當他們發現自己都處於牢籠中,紛紛一驚。

“師父呀,爲什麼會這樣?”張孫急了。

“張孫,別擔心,什麼事都有師父了。”這句話便是楊子對弟子們的口頭禪。

“又是那個奸帝。”孫二呼的一聲大罵。

“奸帝,我要殺了你。”哪吒這小子只知道打打殺殺。

“咳。”聶曉曉可傻了,她可沒想到搞一個時空隧道,自己會經歷這麼多事。

“楊子,你快想想辦法吧,沒耽擱一秒,就有無數的生命終結。”后羿心繫天下百姓。

楊子回頭看了看后羿,道:“後兄請放心,我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一定能解救天下蒼生。”

“師父,我們要解救天下蒼生,首先是離開這裏。”孫二道。

“對,師弟說得對,離開這裏,離開這鬼地方。”張孫附和着。

‘離開這裏,誰不想離開,但怎樣離開?’這個問題困擾着楊子一行。但楊子不能泄氣,道:“張孫,你就彆着急了,什麼事都有師父了。”

‘是,什麼事都有師父。’此時的張孫就指望師父能想出離開的好辦法。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失,楊子也一分一秒的想辦法,但什麼纔是好辦法,才能安全離開牢籠,而且能找到消滅十個太陽的辦法。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子還是沒有想出來。

正在這時,牢門開了,進來了一個身影,一個大肚子天將。他一進來,都吸引了楊子的注意,因爲他就是天蓬元帥,一個被自己耍的天將。

“元帥,我知道你有一顆善良的心,不過是被那小人迷惑,才做出助紂爲虐的事。”楊子看了看無語的天蓬元帥,也查覺到他的並不甘願做那天帝的走狗。

‘楊子?’楊子這句話讓所有人都明白了,就是勸說天蓬元帥,讓他棄暗投明。

“天蓬,你真的就變得是非不分,善惡不曉了嗎?”孫二接着道。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的勸諫着。

天蓬元帥依然沉默,他的沉默讓楊子查覺到一個道理,就是天蓬元帥擔心自己的身家性命,因爲如果背叛天帝,稍有不測,將會死無葬身之地。但天蓬元帥的沉默之際,目光永遠沒有離開聶曉曉。

“天蓬哥哥,你還是醒醒吧,不要再幫這天帝作惡了,就算是我求你了。”聶曉曉迎着天蓬火辣辣的眼神道。

“我?”天蓬面對眼前這個美女,顯得語無倫次。

“你什麼你,一個大男人,而且還是天蓬元帥,天上的正神,竟然如此善惡不分,我真是看錯你了。”聶曉曉高罵道。

“曉曉姑娘,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我““““”天蓬元帥委屈地道。

“什麼我,分明就是不想幫,分明就是是非不明,十足就是一個壞人。”聶曉曉罵道。

“曉曉姑娘,你聽我說。”天蓬元帥可不想被心目中的女人認定是壞人。

“我不想聽,你給我滾出去。”聶曉曉罵道。

天蓬元帥的臉色剎那間應得非常難看。不過很少有人注意,因爲他們都看不起天蓬這個助紂爲虐的壞傢伙,除了楊子。

“元帥,你先回去好好想想,自己應該怎樣做?想好了再來決定該怎樣辦?還有隻要元帥能把我從這裏救出去,我一定會保證你平安無事,讓天帝服服帖帖。”楊子爲了離開這裏,解救受苦的百姓,也只有這樣吹牛了,於是道。

天蓬元帥也看了看楊子,委屈地點了點頭,接着一轉身便離開了這個牢籠。

“這一個助紂爲虐的壞傢伙。”天蓬元帥一離開,張孫就忍不住繼續叫罵。

“張孫,算了,他也是有苦衷的。”楊子道。

“對,他也有苦衷的,我們大夥不應該這樣說他。”張孫附和道。

‘十足一個馬屁精。’聶曉曉瞪了張孫一眼,暗罵道。

時間慢慢的流失,馬上就過了兩個時辰,想必在這兩個時辰裏,又有無數的生靈因爲忍受不了十個太陽而冤死了。

夜不會黑,因爲這是天庭。但是楊子一行的心‘黑’了,他們也爲無數的蒼生落淚,可那個天帝切做着違背良心、天理的事。

這時,門開了。天蓬元帥從外面冒了進來。衆人瞄了天蓬元帥一眼,都沒有正眼看他。除了楊子。因爲楊子感應到天蓬元帥這次出現是棄暗投明,不過是爲了聶曉曉。 這款游戲絕對有問題 ‘咳,這一個色鬼。’楊子暗歎道。

“你來幹什麼?這裏又不歡迎你。”聶曉曉瞪了天蓬元帥一眼,沒好氣地道。

天蓬元帥傻傻地看着聶曉曉,感傷地道:“曉曉,不知要我怎樣幫你?”

“你真的願意幫我。”聶曉曉顯得很驚訝。

““““”天蓬元帥拼命地點了點頭,接着再看了聶曉曉一眼,一轉身往外走去。

“喂,天蓬你上哪去?”張孫看天蓬元帥想離開,心想你不是答應幫我們出去,爲什麼就這樣溜了,於是叫道:“你還沒有救我們出去了。”

天蓬元帥沒有回答,頭也不回地走了。

“這把鎖,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打開的,天蓬還要去請人來幫忙。”楊子看着張孫應道。

張孫一聽這話,忙用手去擺弄着那一把鎖,道:“師父呀,這分明是一把普通的鎖,爲什麼打不開呀。”

“如果這是一把普通的鎖,我還用天蓬幫嗎,自己就可以將這把鎖打開。”楊子答道。

“哦。”張孫應了一聲。

“真是一個笨蛋,連這也要問。”聶曉曉罵道。

“我又沒跟你說,你插什麼嘴。”張孫可對聶曉曉這女人不看好。

“我只是就事論事。”聶曉曉應道。

“氣死我了。”張孫可一肚子委屈,隨即一扭頭衝師父道:“師父呀,這女人可老是跟弟子過不去,你可要治治她。”

“張孫呀,現在不是治她的時候,是想辦法離開這裏,想辦法救勞苦百姓。你就不要在這裏添亂了。”楊子道。

‘是呀,師父說的對。’張孫想着師父的話,往旁邊一站,這無畏的爭吵也就告一段落。

時間過的飛快,馬上又過了一個時辰。

這時外面一陣慌亂的腳步聲,緊接着進來了一羣人,其中一個高大威猛,手提一柄大刀,他一看見楊子,便施了一禮,道:“在下捲簾大將沙小寶,聽說楊子是爲了天下百姓,才被天帝所困,令沙某佩服之至,特此請楊子受我一拜。”

楊子也回了一禮,道:“那就有勞捲簾大將與諸位大仙了。”

另一個古靈精怪的小矮子,也衝楊子一抱拳道:“在下神偷孫小鬼。”

“幸會幸會。”楊子也回了一禮。

“我沒有什麼能耐,但是沒有什麼我偷不到東西。”孫小鬼道。

“那麼你?”楊子這話沒有說完,因爲他感應到這個叫孫小鬼的神仙,確實是一個神偷,因爲他連天帝的鑰匙也偷來了。

孫小鬼當然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就從懷是拿出鑰匙,衝那把鎖唸了一些咒語,呼的‘當’一聲鎖開了。

wWW ☢TTKΛN ☢C○

‘我們得救了。’楊子一行除了楊子所有人都這樣想着,他們都第一時間衝出了牢籠,走向自由。可是一件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他們面前出現了一大天兵天將,將楊子一行團團圍住。

“楊子,看你的了。”天蓬元帥等人紛紛回過頭看了看楊子,因爲他們都知道楊子說過一句話,就是隻要讓楊子離開這牢籠,就可對付天帝,他們都可以太平無事。

“哈哈。”忽的傳出一陣奸笑,接着傳來一個可惡的聲音,道:“你們太天真了,以爲這樣就可以逃出我的手掌心嗎?還有天蓬、捲簾、孫小鬼你們這一羣笨蛋,就這樣相信楊子的話,他跟你們說只要讓他離開這裏,就能保住你們的命,其實他根本就不能夠打敗我,不能救你們的命。他只是利用你們去救他。”

天蓬、捲簾、孫小鬼等人紛紛愣住了,他們一扭頭都看着楊子,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我這樣說只是想讓自己離開這裏,只是想讓讓天下萬物、生靈得以待續。不過,我可以打敗這個奸帝。”楊子應道。

“我們再相信你一次。”天蓬、捲簾、孫小鬼等人到了這時候,不相信楊子還能相信什麼了。

“我一定打敗這個奸帝。”楊子誠摯的應着。

“那就出招吧。”天帝叫道。

“接招。”楊子知道到這個時候,不給這個奸人一點顏色,他是不會怕的。隨即手中的捆心索便向那奸人飛去。

天帝不緊不慢,一側身,在他的身後就出來一個大肚子和尚,只見他從背上取下一個布袋,脫手飛起向楊子的捆心索迎了上去。

說時遲那時快,楊子的捆心索沒有將奸人綁住,反而飛進了那和尚的布袋。

“你還有什麼法定,快拿出來吧。”和尚笑道。

“你是誰?”楊子對這和尚罵道。

“我是布袋和尚,專門來對付你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布袋和尚笑道。

“你也是個奸人。”楊子憤怒無比。

“還有你,既然沒辦法對付我,那麼也進布袋裏來吧。”布袋和尚看了看楊子,接着布袋脫手便向楊子一行飛了過來。

飛快,楊子一行無法拒絕這布袋的吸引,紛紛飛入布袋當中。

‘完了。’楊子一行暗暗叫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