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還真有酸辣土豆絲可以點了!”霧梟大人第一個走進來,看到點餐機上添加了新菜式,心情頓時大爲愉悅。

提前到達提供食材的流蘇自然也率先嚐到新菜式。

不過她沒着急直接開吃,而是先拍照發朋友圈及小羣,穩穩的拉一波仇恨。

然後她開始心滿意足吃飯。

唐牧北先忙着制定厲鬼食堂的用餐新規定。

鑑於今後帶厲鬼來吃飯的店主會越來越多,有些規矩必須儘早定下,免得本地鬼和外地鬼爲吃鬼食起衝突。

等他弄好後買了份土豆絲和炸醬麪給洛水公子送過去嚐鮮,最終忙完坐下來的時候,霧梟大人都快吃完飯了。

“哎?你的等級……”上下掃了他一眼,霧梟大人臉色有幾分茫然。

唐牧北嚇得心裏一哆嗦,麻蛋不會又特喵跌了吧?

之前剛從四品掉到三品,難不成現在成二品了?要不要掉的這麼快啊喂!

“好像又上來了,雖然還不穩定但應該是四品沒毛病。”霧梟大人微微皺眉道:“你這等級飄飄忽忽的也太古怪了點。

情報部正分析你上交的泰日天的記憶球。

如果所得情報屬實,陰界會插手死靈界戰爭一事。到時候我想着給小羣裏的店主們製造點提升業績的機會。

比如說組團去死靈界刷刷邪魔什麼的。”

他看着唐牧北話鋒一轉,“你嘛……去那邊升個級就得了。

刷副本對你來說太難了點,還是以修煉爲主吧。反正幫你爭取了不少福利,你這開啓樓層的速度不會慢到哪裏去。”

唐牧北默默捂着被扎的心點點頭。

等級又莫名其妙上來了,應該是在洛水公子靜止空間裏修煉的功勞。

至於去死靈界,到時候可以考慮帶上傀儡雙木先生,它的戰績可以算自己的吧?

說不定還能刷一波積分!

流蘇帶來的十幾只厲鬼順利淨化完成,雙方都有積分可拿自然皆大歡喜。

厲鬼食堂依舊鬼影重重,來來往往吃鬼食的厲鬼們井然有序。

“嚶,牧店主我遇到大麻煩了!”嚶年的突然一聲驚呼打破店裏的安靜。

幾乎所有厲鬼都看過來。

它端着還剩半碗的炸醬麪哭喪着臉說道:“我好像……要被淨化了!”

一時沒反應過來的唐牧北未接話,無瞳卻是坐不住了,躥過來緊張兮兮喊道:“那就別吃了!

你……你怎麼突然就……

不行啊,咱的滴滴打鬼車纔剛開始運營;發行的雜誌反應可好了,大家都還等着第二期呢;

咱不是說好了等鬼道修繕完以後,要到全國各個景點走走轉轉嗎?

還有……咱那麼多計劃還沒實施呢,你不能走啊!”

“嚶年,你在人世間遊蕩時間也並不算長,你究竟有什麼執念?難道是因爲吃了鬼食,把執念給淨化了?”祁天佑也關切問道。

俱樂部裏住宿的厲鬼都涌過來。雖然嚶年一開始並不討鬼喜歡,但現在接觸時間越長越發現它的好,大家都捨不得嚶年突然要離開。

“執念……”嚶年面帶難色支吾道:“嚶,其實我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執念。

當初被羣毆,一拳讓人打死我是心有不甘。

但是沒考慮過報復或者有其他什麼想法。我就是很單純的不甘心,就覺得自己怎麼能被一拳打死了呢?

所以我就只想就在人世間,假裝自己還活着。可是……我吃了鬼食以後,感覺自己快不能在這兒呆了。

牧店主您幫我想想辦法,我不想走!我不想離開景瑤城,不想離開大家呀!”

雖然身爲厲鬼不想離開,但此時的嚶年戾氣近乎爲零,它再也無法把願望化爲戾氣讓自己留下。

唐牧北皺着眉頭愁的直揪頭髮。

上任還不滿兩個月,與這些厲鬼卻是朝夕相處,說沒感情絕對不可能。

但天道輪迴怎麼阻攔?

就算有什麼禁錮的辦法,自己總不能把嚶年一直這麼禁錮在人世間!

“要不,你也簽訂成爲牧店主的鬼奴吧!”江遠舟靈光一閃提議道:“我簽訂契約以後,無論有沒有戾氣都不會受到干擾。

唯一的缺點就是:鬼奴契約無法破解,除非有一天牧店主不再做店主,鬼奴才會恢復自由身。”

嚶年一臉糾結,它只是不想離開俱樂部不想離開大家而已。

成爲鬼奴的話,一來失去自由;二來萬一哪天自己想去輪迴轉世也不可能了。

更何況看牧店主年紀輕輕,等到他無法勝任店主之職?那得等到猴年馬月啊?

所有的厲鬼你一言他一語都在幫忙出主意。

然而能實施的除了江遠舟所說的簽訂契約以外,其餘都是空談。

“看來牧店主治下有方,連厲鬼都不願意去陰界了。”霧梟大人美滋滋吃完最後一口食物,“我倒是有個辦法,或許能行。”

唐牧北及所有厲鬼全都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指路明燈。

就連流蘇都一籌莫展看着霧梟大人,“厲鬼踏上輪迴之路向來只有單程票,它要是被淨化就只能離開了。

難道……

大人你想讓它繼續墮落嗎?”

噗!

霧梟大人差點吐血,我特喵好歹也是陰界總部官方代表好伐?怎麼可能會挑唆厲鬼繼續墮落呢!

收起你毫無創意且自帶揣摩上司好意的想法!

“咳咳,我怎麼可能用那些下三濫的手段。”他乾咳兩聲解釋道:“目前因爲某些特殊原因陰界鬼滿爲患。

我想既然這隻厲鬼沒有戾氣殘留又想就在人世間,那就把景瑤城暫時當作試驗點好了。

我要實行一個創新計劃!

對陰界無感又被淨化的厲鬼,可以獲得旅遊簽證暫時留在人間界。

反正你們拿到投胎的號碼牌以後還得排隊等着投胎嘛,那一等不定要多少年。

就在人間界繼續跟你們熟識的厲鬼做伴,還能爲陰界省下點居住之所,一舉兩得!”

“霧梟大人英明!”宿陽伯一聽忙帶節奏,“大人的辦法最合適不過!

嚶年既能留下又能消耗等待投胎的時間,皆大歡喜啊!”

唐牧北和流蘇聽了也直點頭,這辦法聽起來很靠譜!

不就是換了個地方等投胎嘛,不想去陰界就停留在人間界也挺好的。

“但是有兩點需要注意:

第一,你被淨化以後還是要去地獄走一遭照照孽緣鏡的。

若是在人世間造下什麼罪孽無法功過相抵,該去地獄領什麼懲罰就得去領。

受完懲罰以後去陰界領取投胎號碼牌。

只有拿到號碼牌,成爲真正的陰界鬼民,我才能給你辦理旅遊簽證;

第二,在人間界環境不同於徹底純淨的陰界。

你可能受到影響會再次墮落成爲充滿戾氣的厲鬼,那你的投胎號碼牌可就自動粉碎作廢了。

除非等你再次被淨化去往陰界,但我不敢保證還能爲你辦理第二次旅遊簽證。

畢竟墮落再淨化的厲鬼屬於有前科在身,審覈制度肯定會更嚴格的。”

霧梟大人嚴肅看着它問道:“你能接受嗎?

若是能接受這個方案,就把剩下的鬼食吃了順利淨化,作爲第一個試驗品我可以親自帶你走一遭;

若是不能接受,剩下的鬼食就別吃了,趁着還能停留一段時間趕緊安排後事。” “我選擇旅遊簽證!”嚶年幾乎沒猶豫,大口吃下剩餘的炸醬麪。

果然,一道霞光從虛空中出現。

它戀戀不捨回頭囑咐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下地獄,如果遲遲未歸,無瞳你就把我的股份拿了吧。

還有,記得保留滴滴打鬼車商標我的嚶字!

大家後會有期,千萬別忘了我!”

霞光終於消失不見,霧梟大人也從黑色漩渦離開去親自監督它走流程。

厲鬼食堂中頓時一片寂靜。

“嚶年啊!”無瞳沉默幾秒鐘突然往地上一坐開始哀嚎,“你怎麼這麼快就走了呢!

我對不起你呀,上次說好平分的靈石,我悄悄藏起來一部分!你快回來吧,只要你回來我把私吞的全都還給你!”

唐牧北:……

流蘇:……

衆厲鬼:……

麻蛋,鬼都走了你說這些還有毛用!

早幹嘛去了?

“唉,也不知道嚶年這一去是兇是吉。”宿陽伯擦擦眼角老淚嘆氣道:“孽緣鏡那一關可不好過,萬一……嚶年它稍微有點失誤過錯被打下地獄……”

後面的話它沒再說,衆厲鬼們的氣氛更低迷了。

桃娘見狀安慰道:“你們都別那麼難過,嚶年若是現在不走遲早也會離開的。

畢竟現在還有回來的機會,已經很好了!

這段日子它爲景瑤城的厲鬼們做了不少好事,說不定積下來的功德能抵消罪過不會下地獄呢。

再說了,就喵君的尿性你看她真正寫死過幾只厲鬼?

我猜啊,就喵君那麼慫,頂多三章嚶年就又回來了!”

聞言,厲鬼食堂中所有人和鬼頓時眼前一亮。

宿陽伯收起老淚一拍大腿笑道:“不錯不錯,它要真是個跑龍套的,盒飯絕對早就發了。

能拖到四百多章,肯定不會就這麼輕易被放棄的。”

“真哩昂?”無瞳一聽也不哭嚎了,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嘿嘿笑道:“那我戲份比它多,是不是等淨化以後也能很快回歸?”

祁天佑考慮的問題更具體,“在嚶年拿旅遊簽證回來之前,咱們得制定出一個保護計劃。

要知道厲鬼和淨化後的鬼畢竟不同,嚶年會沒有一點自保能力的。

說不定以後景瑤城會有越來越多的簽證鬼迴歸,到時候可別變成某些不懷好意厲鬼的狩獵場!”

……

厲鬼食堂中的氣氛突然就搞起來了,大家個個喜氣洋洋,七嘴八舌討論如何迎接嚶年歸來以及怎麼保護簽證鬼的安全問題。

喵君:0_0

喵喵喵?桃娘,來來來把筆給你,你來寫可好?

我特喵剛把嚶嚶怪寫走,你就給我安排好了?

喵君也是要面子的好伐!

emmm……貌似不對,現在碼字都用手機助手了用不着筆。

算了,還是我自己碼字吧,買個手機挺貴的呢,喵君幾個月的稿費都不見得能再買部手機。

所以……桃娘你想謀取喵君手機的陰謀被識破了!哈哈哈hiahiahia,果然機智如我!

言歸正傳,得知景瑤城的厲鬼淨化後若不想留在陰界還能迴歸,不少厲鬼都有些動心。

尤其是長期住在俱樂部的厲鬼們,它們早就把這裏當成第二個小家庭。

若是能一直呆在這裏等待投胎轉世,倒是很符合鬼意。

就連無瞳和碎嘴它們幾隻厲鬼都在暗暗琢磨,是不是該化解戾氣領了投胎號碼牌再回來?

當然了,多數厲鬼都只是想想而已。

具體的計劃實施,還得看嚶年這位第一個吃螃蟹的鬼究竟什麼時候能回來。

又是平凡忙碌的一夜過去。

唐牧北做完飯又跑去洛水公子那邊蹭修煉,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陽升起纔回到俱樂部回魂。

“牧店主,好久不見!”上午十點鐘,安靜的俱樂部大門被推開,一個身穿白色羽絨服的姑娘滿面笑容走進來打招呼。

他擡頭一看頓時怔住。

來者居然是王衡若!

確實是有陣子沒見了,自從她在通靈當鋪換了靈媒能力以後,兩人就再也沒見過。

雖然時間並不算長,但此時的王衡若就像換了個人似的。

之前總是嘰嘰喳喳吵鬧不停的女孩子已經迅速成長起來,身上隱隱有種靈媒的神祕氣息,整個人也穩重多了。

不過,她笑起來還是一樣陽光燦爛,“牧店主,我今天來是有正事,你還記得當初那個水鬼許如珍嗎?”

水鬼?

那怎麼可能忘記,要不是花川河水鬼事件咱倆還不認識呢,更何況還因此得了個試煉場地。

說起來最近去裏面練習魂彈,那酸爽……

“水鬼已經被正法了,還有什麼問題嗎?”唐牧北一臉懵逼。

王衡若認真點點頭,“自從我換取了靈媒能力以後,奶奶就親自監督我開始修行。

這一陣子也算略有小成,所以就在風雨巷那邊租了個小店,每天晚上六點到九點營業,測兇吉、看鬼神問道等等。

三天前,馬上準備收攤的時候,我的小店裏來了個很奇怪的客人。”

風雨巷這個地方唐牧北聽說過,那是個老街區的小半截巷子,當地人俗稱算命巷。

不管是街邊小店還是路邊擺攤的,基本上都是自稱算命半仙之類的;當然也少不了賣香火紙錢、壽衣紙紮人的店鋪。

其中有不少江湖騙子,自然也有許多像王衡若這樣真正的靈媒。更有甚者,唐牧北聽不少厲鬼說那邊有專門養鬼的先生。

他們靠着給熟識的厲鬼些好處,來獲得一些情報再轉手賣出去。

正所謂貓有貓道狗有狗道,這種地方跟小鬼市差不多,只要不鬧出什麼幺蛾子,店主一般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去管的。

王衡若遇到那個奇怪的客人,是三天前晚上接近九點鐘的時候。

因爲天氣不是很好,風雨巷街邊擺攤的人早就散了,兩邊的小店稀稀拉拉開門的也不多。

一個年約四十多歲鬍子拉碴的男人突然失魂落魄衝進來,進門就哆哆嗦嗦用蹩腳普通話央求道:“快幫我看看,追着我的那個鬼還在不在?” 重生之嫡女爲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