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靈娜卻說道:「老公,我母妃她當時也是十七歲就嫁給我父王的啊,過了十七歲生日,就是十八歲了!」

葉修還真不想現在就吃了喵靈娜,這可是一個水靈至極的純丫頭,現在把她吃了的話,一個好姑娘馬上就要變成大肚婆了。

生了孩子之後,她就再也活潑不起來了,還不如讓她繼續保持清純可愛幾年。

葉修不急,簡單安慰幾句之後,便將喵靈娜哄住,這一天也算是匆匆而過。

愉快的時光一天一天的過去,這一天麻煩終於找上門了,不是姓顏的那幾個,而是本地的土著。

喵靈娜要求葉修在草原上搏殺了一隻魁梧雄壯的河馬。

河馬殺死之後,立刻有幾個土著拎著長矛從樹林中走出來,把葉修圍了。

對方屋裡哇啦說了一大堆土語,葉修是一個字都聽不懂。

毛靚這個翻譯也聽不懂,王妃公主最近一段兒時間也學習了大量土語。

但是土著說的語言並不是本地普通話,而是土著民沒有文字的方言,就算翻譯過來,也不一定聽得懂。

對方指著地上河馬屍體說了半天,肯定是和河馬有關係的。葉修對這一隻河馬沒有興趣,便做手勢讓土著把河馬抬走。

廢話說了半天,可以就是溝通不上,一直到半個多小時以後,有一個混血兒女子從遠處過來,這才勉強溝通上。

土著的意思是,能夠和河馬對抗的男人,是最為強大的男人。

只有最為強大的男人,才可以和他們部落的女神結合,並且做他們部落的首領,所以葉修被選中了。

「哈哈哈。」喵靈娜聽懂土語之後,放聲笑道:「老公,恭喜你的艷福來了,還愣著幹嘛,快點兒跟他們走吧,去做首領咯!」

「過來,好婆娘。」葉修沖著喵靈娜擺了擺手。

「我才不要你這個大黑鬼!」喵靈娜雖然嘴巴撅的老長,但還是乖巧的走了過來,依偎在葉修懷中。

黑鬼就黑鬼了,小美女現在已經逐漸接受了葉修的這一副「尊榮」。

葉修把摟著喵靈娜的脖頸說道:「婆娘,快點兒告訴他,我已經有老婆了,我不喜歡他們的女神。」

喵靈娜撅著嘴巴嘀咕道:「老公你可真是沒有品位啊,像我這種粗俗的女人,只有凡夫俗子才會喜歡的,你應該去找女神。」

「廢話少說!」葉修拍了拍肚子,沉聲說道:「老子現在這個樣子,比你還俗了九十九倍!」

黑人的女神,肯定也是一個黑人婆娘了,或許在這一群黑人眼中是美麗的女神,但葉修實在是沒有這個欣賞的眼光,所以還是不去為好。

「瑪咖,瑪咖!」葉修拒絕之後,一群黑人立刻揮舞著手中的長矛,高聲齊呼,像是在侍衛。

喵蓮臘給翻譯道:「葉修,他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想拒絕他們的要求,就得過去當著他們族人的面兒,打敗他們的勇士!」

土著人的規矩,就是這麼簡單,一切都是用拳頭說話,能打贏我們的話一切好說,打不贏就得聽我們的!

「嵐嵐,上去修理他們。」葉修一擺手,就要釋放自己的「母狗」上去咬人。

嵐嵐大美女顯然還沒有聽出來葉修這個語氣,葉修話音落地,她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抬手就打。

一巴掌拍在了一個魁梧黑人壯碩的胸肌上,就聽到「啪」的一聲巨響,壯碩的黑人被她一巴掌拍翻在地。

身後另一個黑人大怒,揚起手中的長矛沖著雲嵐刺了過來,雲嵐一擺手卡住刺來的長矛,用力往天空一舉。

「嘎嘣!」的一聲響,長矛的木棍應聲而斷,雲嵐閃身躲開到一邊兒。

黑人因為手上用力過度沒有收回力道,噗通聲摔倒在地。

三個邊策又一個黑人要過來襲擊,毛靚縱身撲上去,抓住此人的脖子,抬腿又是一個肘擊過去。

「啊!」壯碩黑人慘叫一聲,當場就舉手投降了。

兩個女人放倒了三個漢子,終於使得一群黑人漢子冷靜下來。 混血女說道:「這位強大的先生,您可以不迎娶我們的女神,但是我們請你去我們部落做客。」

葉修是不想去這個部落的,因為葉修擔心他們還會再次「逼婚」,葉修並不膚色歧視觀念,但葉修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喜愛。

黑人眼中的女神,我實在是看不上。

「葉修,你帶我們一起過去看看吧。」喵蓮臘王妃對此很有興趣:「我們想過去和他們合影,可以嗎?」

「還合影?」周欣欣咧著嘴巴說道:「我的王妃阿姨,上一次那一群黑人是怎麼對待你的,你又忘記了?」

喵蓮臘俏臉微微一變,上一次麻瓜等一群黑人,想睡了她們母女倆,可是把她嚇壞了。

毛靚跳出來惡作劇:「王妃大人,如果您想陪這一群土著人的話,那我們可以帶你過去,並且把你一個人留在他們部落,讓這些魁梧雄壯的男人,好好招待你幾天。」

「啊!」喵蓮臘頓時臉色劇變,你這不是找事兒嗎?

嚇得王妃後退過來好幾步,躲在葉修身後,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讓她去黑人的老窩看看是挺新鮮的,過去和這一群黑人生活,那實在是難以接受的。

麻瓜那個部落,土著民沒什麼文化,素質非常低,麻瓜還不是要和葉修更換,簡直是荒謬。

如果王妃大人住進黑人老巢的話,天天被一群黑人男子更換著誰,怕是也活不了幾天就得掛了。

葉修走出來說道:「靚姐,你不要亂說,母妃大人是一個有家室的人,怎麼可能讓她一個人留宿在黑人部落裡面呢?」

「葉修,你真是太聰明了!」喵蓮臘讚許的掃了葉修一眼,這才是好男人該說的話,毛靚那簡直是在找事兒。

小公主拍了拍葉修的肩膀:「葉修,我們過去看看嘛,他們的女神你可以不要,但是我們來這兒旅遊,如果不去看看的話,肯定會抱憾終身的。」

喵靈娜眼巴巴的看著葉修,喵蓮臘更是眼巴巴的盯著葉修。

既然這樣那就去看看吧,這一群黑人看上去很強大,但在葉修的眼中也就那麼回事兒,就算出了意外情況,也能夠應付。

大家一起,樂呵呵的趕到黑人部落,入眼的一幕卻是看的一群女人哇哇大叫。

看到了什麼?部落門口的兩個木樁上,綁著一個人,和一具骨架。

左側木樁上的骨架,白森森的應該是死去多日,右側木樁上是一個女人。渾身沾滿了鮮血。

骨架身上也包裹著腐朽的衣服,肯定不是骨架形態綁上去的,而是活人形態綁上去,死去多日之後,才變成了這般模樣。

「啊!我們快走!」周欣欣拉住葉修的胳膊,扯著嗓子喊道:「他們這是食人族,非常危險,我們別去了!」

混血女急忙來解釋道:「這位小姐,我們處死他們兩個人,是因為他們兩個人歧視我們,你們並沒有歧視我們,我們不會傷害你們的,你放心吧。」

這一句話出口,讓周欣欣稍微安心了一點兒,但這一群黑人如此這般的草菅人命,絕對不是善茬兒。

喵蓮臘心細,看到了葉修看不到的情況:「葉修,這個女人已經懷孕了,而起她還沒有死,我們可以幫她!」

幫她?部落門口一群黑人手持長矛呢,你這麼過去救人,不是要挑戰人家整個部落。

王妃裝著膽子跑過去和對方交流木樁上女子的語言是島國語。葉修不是很懂,不過毛靚懂的不少,因為她是大學講師,涉獵極廣。

通過對話交流現實,這個東瀛女子名叫橫山夜雪,半年前跟著丈夫川島次郎一起來非州草原旅遊探險。

玩了一路都非常開心,他們被抓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暗中拍攝這個黑人部落,被黑人暗哨發現了。

部落黑人將他們認定為侵略者,為了警告其他入侵者,他們把川島次郎綁在木樁上。

鞭打暴晒三日後氣絕身亡,之後他們也不顧屍體腐臭,就這樣把屍體綁在木樁,一口氣掛了幾個月,變成一具骨頭架。

毛靚很好奇,川島次郎被綁在木樁上幾個月,變成了一堆白骨,為什麼你橫山夜雪就堅持了幾個月就沒有掛了呢?

被告知,川島次郎死了,是因為他是一個男人,這些黑人無法享用男人,所以就提前把他殺死了。

而橫山夜雪活了下來,是因為她是一個女人,可以供這些野蠻人發泄肉慾。

橫山夜雪稱,她在這個部落呆了幾個月,被黑人侵犯一百多次,一直到現在她肚子裡面懷孕了,一群野蠻人無法取樂了,所以才把她懸挂在木樁上暴打。

重生麻辣小軍嫂 「救救我吧,救救我吧!」橫山夜雪突然說起了中文:「毛女士,我求求你救救我,哪怕是給我們家族的人發去一條信息,如果我獲救之後,我會給你一億元的報酬!」

葉修走上前,看了橫山夜雪一眼。肚子的確是鼓囊囊的。

喵蓮臘走上來問道:「橫山夜雪小姐,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可以給當地警方報警,或許他們會救你。」

「沒有用的!」橫山夜雪痛苦的搖了搖頭:「這些土著部落,政府根本就不管他們,說這是他們的文化風俗。」

這時,幾個手持長矛的黑人壯漢,從門框內走了出來,滿臉警惕的看著葉修。

雲嵐也把武器取了出來,擺出來一個要決戰的姿態。

葉修急忙出來阻止:「嵐嵐,暫時不要動手,找個機會在說,我們先進去吧。」

動手的話,這一群手持長矛的傢伙也不是對手,但是如果在這兒動手的話,必然會造成難以想象的殺孽,這卻不是葉修想要的。

難不成要把這原始部落殺的血流成河?

葉修不再理會木樁上的橫山夜雪,帶著一群人走進了部落圍牆。

這部落得比麻瓜的那個部落要大很多,裡面人很多,但是葉修卻看不下去。

真沒什麼好看的,一群人全都是黑人,審美觀點不同,也不能說人家醜陋,只能說膚色種族差距太大。

喵蓮臘也不敢再拍照了,外面那個橫山夜雪就是因為偷拍被抓的,可見這一群黑人對偷拍這種行為非常憎惡,她現在偷拍,肯定沒什麼好果子吃。

葉修找到了黑人所說的女神,沒想到這個女神,竟然是一個熟人,不是葉修的熟人,是喵蓮臘的熟人。

「哦!喵喵麗是你嗎?」喵蓮臘看到女神的背影,還沒有看到臉就喊出聲音了。

喵喵麗轉過身軀,看這個容貌,應該比喵蓮臘年長几歲,估計也不是第一天來非洲了,喵喵麗這個膚色,比喵蓮臘黑出來一大截。

看上去和喵蓮臘有幾分相似,按照葉修的判斷,這女人應該是喵蓮臘的老媽。

「你是喵蓮臘嗎?」女神看到喵蓮臘也非常驚訝。

「我是喵蓮臘啊,喵喵麗你怎麼會在這兒,你是怎麼坐上他們女神的?」喵蓮臘對此非常好奇。

喵喵麗和喵蓮臘是一會兒圓房的姐妹,喵喵麗事實上比喵蓮臘還要年輕幾歲。

之所以如此蒼老,是因為她在這地方生活了很多年。皮膚是被晒黑的。

葉修本想聽聽喵喵麗女士的悲慘經歷,不過卻被黑人頭目邀請過去一起狩獵。

一群黑人還挺貪婪的,之前葉修搏殺的那一隻河馬,已經被他們抬了回來。但是這一群傢伙還是不滿足。

土著人文化素質幾乎為零,他們只崇拜強大的勇士。

葉修既然來到了他們的部落,就得和他們一起參加戰鬥才行。

考驗勇氣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在滿是鱷魚和毒蛇的河流中狩獵,還得是光著腳。

這一群傢伙簡直是送死,葉修之前就看到了這個黑人部落裡面,只有部落酋長是老頭兒,其他人全都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再有就是一些小孩兒。

在滿是毒蛇鱷魚的河水中奔走,老頭兒不死才怪,難怪這地方人的平均壽命都不長,全都是非正常死亡。

一夥兒黑人帶著葉修在河中奔走,還真就遇上麻煩了。

不過一群人得有十幾個之多,並不是所有麻煩都會發生在葉修的身上。

「嘩啦!」奔走之際,一條龐大的鱷魚驟然從河面竄出,沖著葉修身側一黑人男子張開了血盆大口。

鱷魚躍出水面襲擊動作都是非常快的,根本不會給你足夠的時間來應對。

不過這個瘦小的黑人卻是有點兒能耐,竟然在鱷魚咬中他的一瞬間,險之又險的躲了開來。

鱷魚嘴巴張的挺大,但是這一口卻撲空了,瘦小黑人立刻舉起手中的長矛,沖著鱷魚的嘴巴刺了過去。

刺中是刺中了,但是他的這個長矛好像是有質量問題。

「卡擦!」長矛木杆子從中間斷為兩截。

瘦小黑人用的力氣很大,長矛雖然斷裂,但是他身體上的慣性還在,使得他的身軀一頭裝在了鱷魚的身上。

鱷魚的巨大威脅來自於它強大的撕咬力,黑人撲倒在鱷魚身上之後,立刻用自己的身軀壓住了鱷魚的上顎。

這使得鱷魚的嘴巴張不開了,其他黑人立刻跑過去幫忙。

「噗通!」一聲,鱷魚受驚甩動其粗大的尾巴,將衝上來的兩個黑人打翻在地。

鱷魚雖然嘴巴張不開了,但是它畢竟身軀龐大力量渾厚,身軀劇烈一番甩動,硬是把瘦小黑人給摔到了河裡。 暢樂總裁又雙叒叕上熱搜了。

#牛人覃總:先揍大伯,后虐優創大BOSS,就問你服不服#

齗齗天下:好酷好帥!覃總女神請收下我的膝蓋!

追劇狂魔:簡直比武打動作片還要精彩,確定這不是在拍戲特效嗎?尤其覃總最後踹蘇大BOSS那一腳,我有種玄幻的感覺……

天上掉妹子了:究竟是哪個發明了安全褲這種喪心病狂的東西!!讓我知道特么打死你!!!

銀家小嬌羞:弱弱說一聲,就沒人注意到女神穿的是高跟鞋打架嗎……

路過一隻羊:別惹我!老子生起氣來可是六親不認,對帥哥也是有免疫力的!

要換女神啦:只有我覺得女神發現自己裙子撕裂那一瞬間懵逼的表情很可愛嘛?

嚶嚶怪一隻:嚶嚶嚶,好想給女神生猴子嚶嚶嚶~

表白晏晏:如此多的洗地水軍真讓人呵呵噠了,她覃知知虐打長輩,傷害他人還能被你們這樣高高抬起,簡直令人噁心!

送你一隻竄天猴:社會我覃總,人狠話不多,揍了伯伯虐BOSS,誰還來戰?

瘋瘋的小怪獸:V587,我過馬路老爺爺都不扶,就服我覃總!

我是紀律委員:這個世界怎麼了? 山澗之三教九流 這都是什麼三觀!你們的『女神』此時怕已經在警局喝茶了吧。

躍然上牆:首先,打人肯定是不對的!但我們看到的只是視頻畫面,聽不到裡面的對話,更不知道事情的起因,不能片面的就指責誰對誰錯。此番暢樂肯定會做出回應的,等後續結果吧。



暢樂大廈。

顧閱進入總裁辦公室:「你買了水軍?」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風玫瞥他一眼:「我看起來很閑?」

顧閱認真臉:「是的!」

整天不是逗弄小白兔就是負責有些重要文件簽字,就是因為太閑了才能出去搞事情!

風玫起身走向坐在沙發上看劇本的蘇黎,口中對顧閱道:「我不閑了,你這個副總就該退休了。」

她找他來,不就是為了偷閑的嗎?所以她閑不是理所應當嗎?嗯,她覺得一點毛病都沒有。

顧閱眸子一亮:「我願意立刻馬上即刻退休!」

風玫坐在蘇黎身邊:「夢醒了就回去上班。」

顧閱:「……」

蘇黎見風玫過來,立即將劇本往旁邊一扔,軟軟地喚:「覃總。」

風玫捏了捏他的臉頰:「繼續看你的劇本,不用管我。」

說著她直接將頭枕在蘇黎的膝蓋上掏出手機玩了起來。

顧閱:「……」天天被奴役不說,還被塞狗糧,誰能跟他比慘?

雖然很想摔門而去,但是想到公關部門此時的焦頭爛額,他還是忍住了。

那天他雖然及時去處理了監控,可沒想到他前腳走,她後腳就又跟蘇晏對上了啊,還有那麼多人圍觀,那些人除了那些保安,其他哪個不是有身份的,視頻流出去根本控制不住。

不過現在產生的影響卻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糟糕,只要及時採取措施應該能控制住。

「公關部門想要請你出面召開一個新聞發布會,他們擬定的方案就是告訴大家其實這就是在拍戲。」

顧閱看了又聽話乖乖看劇本的蘇黎一眼,「你打算投資一部戲親自參演捧紅蘇黎少爺,而蘇黎少爺本就是蘇家的人,蘇晏出現也同樣是為了捧紅蘇黎少爺。」 而後鱷魚張開嘴巴又要過去撕咬黑人,葉修快步走上前,手中的長劍手起刀落一劍劈下,從後方出刀在鱷魚背後開出來一條巨大的口子。

當場就斷了鱷魚的生機,鱷魚在水中劇烈掙扎翻滾幾輪之後,被送上了西天。

幾個黑人紛紛對葉修豎指稱讚,不要說也修是用武器獲勝的,現場每一個黑人手中都有一支長矛。

誰能幹掉這一隻大猛獸,誰就是勇士,而如今葉修成了大家眼中的勇士。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