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隆隆……

隨着旋轉,潑灑金光,黃帝母鼎的體型開始變大。

最終,變大到九米高的本尊模樣。

彷彿一座山嶽,壓在白小鳳和豆豆的頭頂。

恐怖的氣運威壓,惶惶如獄,猶如大嶽一般鎮壓下來。

整個閣樓,都被金光充斥着。

至於閣樓內散發出的紅光,早就被金光壓制的幾乎快看不到了。

“臭小子,還不快脫衣服?”

閣樓外,冥尊的怒斥聲響起。

“……”白小鳳。

他看着面前脫他衣服的豆豆,有種想哭哭不出來的感覺。

冥尊這hmp,到底有沒有搞清楚閣樓裏發生了什麼?

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面而來,涌進鼻腔,沁人心脾。

白小鳳忽然意識變得有些模糊,這種感覺,就跟抽菸上頭了一樣。

甚至,看面前的豆豆,都有了重影。

嗤啦……

符籙寶衣被豆豆雙手蠻橫的撕碎。

隨即,豆豆腰肢一挺,雙手猛然向下,朝着他下方抓去。

白小鳳嚇了一大跳,一把抓住了豆豆的雙手:“豆豆,你知道你在幹嘛嗎?”

“喜,喜歡……”

豆豆微微一笑,雙手猛地發力,掙脫了白小鳳的雙手,直接抓在了他的褲子上。

白小鳳腦子裏嗡嗡作響,感受着豆豆瘋狂的解開他的褲子。

他很懵比啊。

真的很懵比啊。

且,腦子暈乎的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這到底是冥尊在動手,還是豆豆在動手,亦或者是頭頂的黃帝母鼎的原因?

“白小子,你倆不脫了衣服,抱在一起,本尊怎麼藉助黃帝母鼎將天地之氣灌輸到豆豆體內?”

閣樓外邊,再次傳來冥尊的怒斥聲。

白小鳳嘴脣顫抖了幾下,狠狠地罵道:“hmp!”

黑色狂情:不做總裁夫人 堂堂冥尊,信誓旦旦的要給他開外掛。

可是,這特麼連什麼情況都搞不懂,他在外邊瞎比比個卵子啊?

“快,快點,脫掉,全都脫掉……”

豆豆像是瘋了似的,滿臉笑意,雙手拼命的撕扯着白小鳳的褲子。

嗤啦!

褲子,碎裂。

白小鳳渾身緊繃,就感覺胯下一股涼意。

真的,很冰啊。

不等他反應過來。

視線中,豆豆那張白皙蒼白的笑臉,便是極速靠了過來。

然後。

“嗯……”

白小鳳想要叫喊的,可嘴脣被堵住,只能發出一聲嚶嚀。

緊跟着。

豆豆的舌頭伸進了他的嘴裏。

再然後。

豆豆的雙手推搡在了他的胸口上,要將他推倒。

白小鳳下意識地想要反抗。

可腦子暈眩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根本就用不上勁。

被豆豆一推,他直接就躺在了地上。

視線,變得更加模糊了。

暈眩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金光,璀璨刺目。

隱約間,他看到,豆豆騎跨到了他的腰上,然後扭動着腰肢,開始脫衣服……

再往後,他就不知道了,腦袋一偏,直接暈了過去。

本章完 白小鳳緩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還躺在閣樓客廳中。※

懸空的黃帝母鼎已經不見了,變回拳頭大小,立在他的身旁。

空氣中,飄蕩着濃濃陰氣。

氣溫,寒徹入骨。

他緩緩地坐了起來,感覺很虛弱,特別是腰桿,酸的厲害,有種真的被掏空了的感覺。

擡眼一看。

豆豆就坐在一旁。

穿着一身黑裙,正輕輕地捋順着頭髮。

“主人,醒啦?”

見白小鳳醒來,豆豆笑臉嫣然的就撲到了他的懷裏。

白小鳳哆嗦了一下,之前的記憶潮涌而來。

他下意識地想要推開豆豆,可實在太虛弱了,渾身根本就提不起勁兒。

想到之前的畫面。

白小鳳有種恍然做夢的感覺。

他不知道,這事到底是被誰算計了。

更不知道,這事,到底是虧了,還是賺了。

反正,現在身體好虛哦。

豆豆笑的好開心哦。

正想着呢。

趴在他胸膛上,宛若小貓咪的豆豆擡起頭,仰望着他,擡手,輕輕地點了點他的腦門,笑道。

“放心啦主人,豆豆一定會負責的,嚶嚶嚶……”

“……”白小鳳。

心,突然好累。

這臺詞,正常劇本,不都該是男的對女的說嗎?

但。

從豆豆的話裏,他還是聽出了一些東西。

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壓下心中的委屈,白小鳳開口問道:“豆豆,你剛剛是不是故意的?”

豆豆眨巴了一下眼睛:“被你發現了?嚶嚶嚶……”

說着,腦袋在白小鳳懷裏揉了兩下。

感受着胸口的冰涼和酥麻。

白小鳳嘴角抽搐了兩下,本大爺要是還發現不了,那不是腦子被拖拉機碾過的嗎?

恢復豆豆實力和記憶的事,他雖然中間全程昏迷過去了。

但,僅僅是開端,就詭異的要死。

如果沒有變故,剛纔進閣樓後,啓動黃帝母鼎,全程就透着一股子不合理了。

冥尊的話,是讓他進來脫豆豆的衣服,抱着豆豆。

偏偏,冥尊虎比洶洶的說的話,一句都不對。

且不說鐵頭娃調動黃帝母鼎的疑惑。

光是豆豆突然睜眼,反推了他這事。

如果不是豆豆故意的,他實在想不明白,還有啥神祕力量,會讓事情變故成這樣。

想明白後,白小鳳看豆豆的眼神都變了。

他囁喏了幾下嘴脣,很想說一句:我特麼當你是奴僕,你竟然一直想睡我?

想了想,他還是沒說出來。

畢竟他是男人,就跟鐵頭娃說的,不能得了便宜還賣乖啊。

這時。

懷裏的豆豆緩緩擡頭,神情嚴肅地說:“主人,豆豆現在徹底是你的鬼了,你以後,可不能拋棄豆豆呢,不然……”

“不然怎麼樣?”白小鳳問道。

豆豆柳眉緊蹙,眯着眼睛,殺意升騰:“不然豆豆就揍死你,現在豆豆很厲害的喲。”

說着,還威脅性的對着白小鳳揮了揮拳頭。

白小鳳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得了!

豆豆的實力看來是恢復到巔峯狀態了。

他擡手摟抱住豆豆:“放心吧,不會不要你的。”

頓了頓。

他又問道:“你的記憶恢復了嗎?”

“嗯,全恢復了。”

豆豆點點頭。

“那出去吧,電池還等着呢。”白小鳳站了起來。

男男女女的事,這會兒功夫他還真沒想過膩歪。

畢竟,都和豆豆在一起那麼久了,該做的都做了,也就這一層窗戶紙現在才捅破。

不過,這一覺醒來。

白小鳳能清晰地感受到,體內的陰力變得更雄渾了。

甚至,完全超出了證道境的級別。

這種感覺,他以前也有過。

就是幾次冥尊徹底爆發,洶涌出的陰力,充斥他全身時的感覺。

站住你馬甲掉了 一次氣運灌頂,一次颳走天地之氣。

兩次開掛式突破,確實讓他的實力扶搖直上了一大截。

毫不客氣的說。

如果現在和冥尊打起來,白小鳳有八成的把握能打贏冥尊。

當然,這也是建立在鐵頭娃現在是虛弱狀態的前提下,實力並沒有徹底恢復。

白小鳳和豆豆一起往外走。

恢復記憶的豆豆,雖然看着和以前沒什麼區別。

但,白小鳳還是能感覺到,豆豆的氣質上變了。

都市有神王 不是變得盛氣凌人,威嚴赫赫的那種。

而是,變得更成熟深邃了。

有種像是面對着黑洞,膽敢探查,就會被吸進去似的。

吱呀……

閣樓門,推開。

白小鳳就看到冥尊和糟老頭正坐在不遠處。

一見到他倆從閣樓裏走出來。

冥尊和糟老頭就起身走了過來。

“終於醒了。”

冥尊目光怪異的看着白小鳳,嘴角勾勒着邪魅的笑容。

一旁的糟老頭也是用怪怪的眼神看着白小鳳,感嘆道:“年輕就是好啊,剛纔你小子叫的可大聲了。”

“啥?”

白小鳳虎軀一震:“我剛纔暈過去了啊,怎麼會叫?”

“情到深處自然嗨,不懂嗎?”

糟老頭笑着迴應了一句。

啪!

白小鳳一巴掌拍在腦門上,好尷尬啊。

本大爺剛纔叫的到底有多大聲了?

一旁的豆豆顯然也有些羞怯,雙手挽着白小鳳的胳膊,施施然的對着冥尊一禮:“主人,對不起,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