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

就在聶鋒堪堪完成變向的同時,一道雷束自圓臉年輕人的指環激射而出,擦着他的肩膀掠了過去。

聶鋒的左肩頓時被這道耀眼的雷光給帶走了一小部分,連護甲加上一塊血肉直接被蒸發了,傷口完全是焦黑的!

更要命的是, 盛寵影後:影帝求隱婚 ,動彈不得。

聶鋒頓時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他剛纔的反應慢了那麼一點點,被這道雷束直接射中身體的話,恐怕不死也得重傷,而且就算僥倖活下來,也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去死吧!”

圓臉年輕人的神情猙獰無比,一擊不中,他移動手指繼續瞄準聶鋒,第二道雷束緊跟着射出,目標直指聶鋒的頭顱要害。

他要聶鋒死!

這次聶鋒根本來不及躲閃,因爲雷光的速度實在太快了,比神臂弓射出的箭矢還要快上幾倍,堪比聲音傳播的速度了。

完全是出於本能,他舉起右臂護在眼前,心裏冰涼一片。


啪!

雷束擊中了聶鋒的手臂,讓他渾身一震。

但安然無恙。

怎麼回事?

渡靈人之天師鍾馗

圓臉年輕人右手食指所佩戴的指環是件很特殊的星器,雖然它僅僅只擁有一項威能,只能列入一階的範疇,但實際上威力極強。

指環裏面封印有雷箭星陣,蓄積了星能之後,能夠連續激發出兩道殺傷力極強的雷箭,堪稱是圓臉年輕人的最後殺手鐗。

由於充能非常的麻煩,所以先前他沒有在第一時間用雷箭指環來對付聶鋒,結果吃了個大虧,現在危在旦夕,當然要不顧一切地自救反擊。


他差一點點就成功了!

聶鋒同樣很吃驚,因爲他都以爲自己在劫難逃,沒想到第二道雷束居然被他給擋住了,沒有傷到分毫。

聶鋒當然不會以爲是自己的運氣太好,他頃刻間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因爲他佩戴了一對護臂,星甲護臂!

星能戰甲是人族最強大的武裝,是高階星武者才能穿戴的頂級裝備,聶鋒所擁有的這對星甲護臂是玉公子送給他的。

據說這對護臂得自上古遺蹟,上面鐫刻的還是遠古玄文,雖然它不能當作真正的星能戰甲來使用,也無法激發出戰甲威能,不過防禦能力很強,普通的星器根本斬不動。


自從得到了這對護臂之後,聶鋒一直都佩戴在身上,幾次戰鬥中都發揮出了很好的防禦作用,唯一的缺點就是護臂防護的範圍太有限了。

沒想到關鍵時刻,還是這對星甲護臂救了自己,它的防禦力之高遠遠超出了聶鋒的想像!

“這不可能!”

眼見着自己的殺手鐗無效,圓臉年輕人徹底傻眼了,他咆哮着試圖再次激發雷箭指環的威能,可惜這枚星器沒有任何的動靜。

因爲它內蘊的星能已經消耗得乾乾淨淨,不可能再被觸發。

任何星器所附加的威能都不是可以無窮無盡施放出來的,必須要有足夠多的星能來支持,有的是預先存儲在星器之中,有的是藉助使用者自身的力量來激發。

比如聶鋒手裏的斬將刀,其附加的刃焰威能需要聶鋒消耗大量星能才能施放出來,一旦星元耗盡就跟使用普通兵器沒有多大的區別。

噗哧!

聶鋒可不管對方的嚎叫,更不想給對方再次反擊的機會,迅速重新迫近對手,揮刀將圓臉年輕人的右手先砍了下來。

接着刀鋒一轉斜斜揮出,一顆人頭沖天飛起!

——————– 聶鋒一刀斬下了圓臉年輕人的頭顱,立即轉向追擊最後一名世家子弟。

由於耽擱了片刻的時間,那名世家子弟已經逃出數百步遠,本來正常情況下聶鋒是不可能追上他的,因爲霧影沼澤大多數時間都被迷霧所籠罩,正常的能見度不過幾十步遠。

但偏偏這個時候霧氣消散,雖然夜幕已經降臨,卻絲毫沒有阻擋聶鋒的視線。

神念一動,他瞬間激發了左手無名指上所佩戴的星器指環附加的威能。

聶鋒一共佩戴了兩枚指環,藏虛戒在右手無名指上,而左手無名指則被一枚二階星器指環所佔據。

這枚指環是他當初賭戰贏回來了,附加有【迅敏】和【蠻牛】兩項威能。

這兩項威能一天之內只能各自激發一次,其中【迅敏】威能能大大提升使用者的身法速度,使得動作更加靈活機敏,而且持續的時間高達半刻。

在生死搏殺中,一息的時間都有可能決定生死,半刻的加速度無疑是非常有用的威能加持,這幾天來聶鋒靠着這枚指環的威能幾次化險爲夷。

至於【蠻牛】威能則是用來提升力量的,激發之後聶鋒的戰力起碼能提升三成,不過【蠻牛】威能是有副作用的,威能加持的效果消失之後將陷入短暫的虛弱狀態。

所以除非是迫不得已,聶鋒不會激發【蠻牛】威能,相比之下【迅敏】威能更加使用,副作用也輕微很多。

一股無形的力量陡然自指環中涌出,眨眼間將聶鋒整個人包裹在內,他的身體隨之變得輕盈,奔掠的腳步帶起呼嘯的勁風,速度驀地大大加快。

呼吸之間,聶鋒掠出數十步的距離。

前面遁逃的那名世家子弟雖然跑出了不少的距離,但是用於對周邊的地形非常陌生,慌不擇路之下幾次差點陷入泥沼之中,來來回回反覆折騰,自然就沒有能夠逃出太遠。

至少逃不出聶鋒的視線範圍。

相比之下,聶鋒的追擊就容易了許多,再加上星器指環的威能加持,僅僅不過十息的時間,他已經追近了對手。

那名世家子弟在逃跑的同時,還時不時地扭頭張望,結果被手持戰刀迅速迫近的聶鋒嚇得是魂飛魄散。

他腳下一個踉蹌,不慎被地上的草藤給絆倒,在泥漿中翻滾了幾圈,當真是狼狽到了極點。

此時此刻,聶鋒跟他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五十步!

“饒命!”

這名世家子弟眼見自己已經無法逃脫,忽然丟下了手裏的武器,跪在了泥水當中,大聲嚎叫道:“不要殺我,我知道你的隊伍在哪裏!”

聶鋒頓時愣了愣。

他本來打算衝殺過去一刀結果了對方,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說知道彭毅戰隊的下落,剛剛揮起的戰刀立刻垂落了下來。

在距離對方几步之外的地方站定,聶鋒冷冷地問道:“你認識我?”

這名世家子弟嚥了咽口水,說道:“我見過你,但不知道你的名字,你是在彭毅隊伍裏的吧?是不是失散迷路了?”

他知道自己的性命捏在聶鋒的手裏,因此不敢賣什麼關子,一股腦兒地將想說的話通通全都說了出來,生怕說慢了被聶鋒殺了。

聶鋒實在太可怕了!

大家的修爲相同,他們這邊足足有五個人,可以說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圍攻聶鋒孤身一人,居然反過來被聶鋒各個擊破連殺了四個。

這名世家子弟真的是心膽俱寒戰意全無,只想着如何能讓聶鋒饒過自己。

聶鋒神色一動,問道:“你們什麼時候碰到彭大哥他們的?”

“就在中午的時候…”

這名世家子弟連忙說道:“距離這裏不是很遠,我差不多記得路,我可以帶你去找他們,只要你放過我!”

聶鋒說道:“你先帶我過去找人,找到了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世家子弟斷然搖頭說道:“不行,你必須要先向星神發誓,你不但不能殺我,還得發誓保護我離開霧隱沼澤,安全地回到前哨營地!”

他看得出聶鋒是很希望能夠找回自己的隊伍,他也意識到這是自己唯一的生存機會,因此死咬住條件不放。

僅僅讓聶鋒答應放他一條生路還不夠,萬一聶鋒要是暗示別人殺他,那豈不是弄巧成拙了?所以又加上了保護安全的條件。

不得不承認,這名世家子弟還是相當聰明的,生死關頭腦袋沒有發昏。

聶鋒嘆了口氣。

下一刻,突然間刀光一閃,這名世家子弟的腦袋掉了下來。


他的頭顱在地上滾動的時候,眼睛還張得老大,眼眸裏全是驚愕無比的神色。

明明自己還有利用價值,聶鋒爲什麼要殺他?

其實就算他真的幫聶鋒找回到隊伍,聶鋒也絕對不可能留他一條性命,所以根本不可能答應他的條件。

因爲聶鋒在這裏已經殺了四名世家子弟,他雖然不知道死在自己手下這些人的來歷,但是這件事情一旦暴露,他絕對會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爲了保守祕密,那只有徹底的斬草除根。

最重要的是,連這名世家子弟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已經說出了不少聶鋒想要了解的信息,對於找回自己的隊伍有了相當大的把握。

他此時不死,更待何時?

雖然時間緊迫,聶鋒也沒有着急離開,而是迅速將五具世家子弟的屍體搜刮了一遍,找出了不少的戰利品。

由於大家都是來霧隱沼澤參加考覈任務,錢財在這裏根本沒有任何用處,所以這些世家子弟身上並沒有什麼金票財貨,但是他們全都擁有星器。

五名世家子弟,聶鋒足足找出了七件星器或者疑似星器的裝備,其中就包括先前那名圓臉年輕人所佩戴的雷箭指環。

除此之外,他還搜出了三十六枚品質不一的妖晶,這支世家子弟隊伍的收穫不小,結果現在全都便宜了聶鋒。

搜刮完畢之後,聶鋒將所有的屍體通通扔到了水澤當中。

用不了多少時間,這些屍體將會被棲息在水中的妖獸吞噬得乾乾淨淨,不留任何的痕跡,也沒有任何人能夠追查到真相!

而後聶鋒沿着對方的來路,去尋找自己的戰隊!

————— 入夜之後的大沼澤,比白天更加危險。

很多妖獸都有晝伏夜出的習慣,它們白天躲藏在巢穴中睡覺,到了晚上就出動覓食捕獵,也擅長利用黑夜的掩護來偷襲獵物。

作爲獵人,聶鋒不應該在黑夜裏四處活動,這樣很容易招惹來妖獸的襲擊。


但是他別無選擇。

他剛剛消滅的這支世家子弟隊伍,曾經在中午的時候遇到彭毅戰隊,說明聶鋒距離一直苦苦尋找的臨時營地並不是太遠。

按照原先商量好的計劃,戰隊將以臨時營地作爲基地四處狩獵,彭毅等人是不可能離開營地太遠的。

所以聶鋒只要循着先前對方的來路,很有可能找到返回營地的正確路徑,或者碰到戰隊裏的成員也一樣,總比漫無目的地亂闖亂撞要強太多了。

而先前那些世家子弟行進的痕跡在沼澤區是不可能存留太久的,妖獸的破壞或者一場小雨都有可以毀掉這些重要的線索。

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現在難得沒有大霧,有月光的照耀,沼澤地裏的能見度很高,既方便聶鋒尋找痕跡,也能讓他避免遭到妖獸的突然襲擊。

所以這個險值得冒。

但冒險也有冒險的方法,聶鋒在搜尋痕跡的同時十分的小心,他在身上抹了很多的污泥,用來遮蓋自己的體溫和氣息。

另外他也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

也許是星神的眷顧吧,聶鋒一路搜索了兩個多時辰,陸陸續續都能找到地上的痕跡而沒有中斷線索,也沒有什麼強大的妖獸突然竄出來攻擊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