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納蘭文昊點了點頭,看向若言特。

“哼!收起你們的假慈悲,皇宮已經被我們的人佔領了,只要殺了你們,本公主就是黎夏國的王。”一字一句,白紓芸說的很自信,彷彿,每一個字、每一個音,都深深的鐫刻在了靈魂之上。

讓那有着黯淡無光的臉上,此刻卻自信從容。

“若言特,半年前讓你給逃走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納蘭文昊上前幾步,陰沉的看着他。

若言特是烏蘭一族的忠實之將,他之所以沒有把納蘭黎惜趕盡殺絕,一來是因爲想到自己的兒女,他下不了手,二來也是爲了引出掌管十萬精兵的若言特,若言特是一位鐵血漢子,以他的估算,他只能支撐半年,剛好遇到了皓月國的慶國典,他乾脆來個引蛇出洞,果然,若言特還是出現了。

若言特看着納蘭文昊,那雙墨玉般的眼裏,深藏着令人恐懼的黑暗風暴和絕對的控制權。

“你這一招引蛇出洞的,的確用的好!不過即使你不去皓月國尋你的兒女,本將也會回來殺了你。”

若言特眉宇間透着一股凌厲,渾身上下充滿了駭人的氣勢。

“本孤王等的就是你回來,當年要不是你和烏納赤娜合謀害死了我父王,你們又怎麼會有今天,當年的事情本孤王已經查的清清楚楚了,等的就是你親自上鉤。” “那還是真讓你如願以償了。”若言特面不改色的說道。

心裏卻知道他們爲什麼那麼容易攻進皇宮,原來都是納蘭文昊早就安排好了,果然,這納蘭文昊的確比洛湛王要深謀遠略,可是他們若言家深受烏納家族的庇佑,爲他們報仇,是他唯一的選擇。

而納蘭文昊心裏同時也明白一點,以若言特的對烏納一族的忠心,他不可能說服他歸順自己的。

“那我們今天就決一死戰吧!”

“那就由清絕來會一會若言將軍吧!”蘇清絕主動站了出來。

“清兒,不可。”司徒若嫣快速出聲阻止,清兒不是若言特的對手的。

“舅舅,對付這種人渣,哪用得着舅舅出手,看我們哥倆的。”蘇齊雙手環胸一副大氣凜然的模樣,那精緻的小臉上,一臉的得瑟得意。

蘇紫陌抽了抽脣角,這個時候齊兒不出來顯擺一下自己,那還真不是她兒子了。

“哼!好一個狂妄自大的黃毛小子。”若言特冷哼一聲,冷眼看着狂妄自大的蘇齊。

蘇齊正想出聲,蘇櫟快速的阻止了他。

“是你自己答應的,我可沒有答應。”蘇櫟一臉沉着,不悅的看了一眼弟弟,這是大人們之間的事情,讓舅舅殺了若言特,比他們殺了若言特更讓人信服,畢竟舅舅是黎夏國未來的太子殿下,必須得有讓黎夏國百姓信服的能力才行。

“哥,你看不出來嗎?以舅舅的修爲,不是若言特的對手。”蘇齊用密音傳話給蘇櫟。

“笨蛋,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看得到,這次出戰,必須由舅舅親自出戰,他是黎夏國未來的太子,而這是舅舅最好的機會。”

蘇齊努了努小嘴,好吧!既然不行,那他就幫舅舅一吧!

“齊兒,不用,就由舅舅來吧!”

蘇清絕心裏也很清楚,這一戰代表着什麼? 愛如潮水,染指首席總裁 既然和爹孃一起回來了,他就會承擔起屬於自己的責任。

他不會在做那個懦弱膽小的蘇清絕,他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好!清兒,這纔是我納蘭文昊的兒子。”

納蘭文昊本就是血性男兒,看着兒子決然的表情,明知道打不過若言特,卻沒有一絲怕意,他臉上漾着欣慰的笑意。

“哼!一個金玄期五階的修爲也敢和我一個金玄期巔峯的人鬥,簡直是自不量力。”

“是嗎?沒有比試過,怎會知道誰輸誰贏,我絕對不會允許你們傷害我的家人一分一毫。”從蘇清絕的言語態度中,他讓人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堅定。

蘇紫陌和蘇紫念同時看向蘇清絕,都不約而同的笑了笑,這就是他們的哥哥,從小一直委曲求全保護着他們的哥哥,如今,哥哥不用在看任何人的眼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哥哥一個人不行,還有她們姐妹倆。

“哼!將軍,還和他們廢話什麼?把他們全部殺了,又不是什麼修爲比賽,生死一戰便好!”

納蘭黎惜看不慣他們這拖拖拉拉的行爲。

“今天,本公主也來會會你們。”

說着,納蘭黎惜手中甩出一股紅鞭。

蘇齊不屑的看了她一眼,這個笨女人,修爲還是沒有他高呢?還想殺他們,這不是明白着送死嗎?不過他們都隱藏了自己的修爲,要是沒有隱藏,他們也不敢這般放肆。

“來吧!”若言特亮出手中的彎刀,在陽光下散發着明晃晃的銀光,在空氣中發出鋒利的響聲,如鏡般的刀身冷氣森森映出一張張虛幻扭曲的臉,刃口上彎彎的刃中間凝結着一點寒光彷彿不停的流動,更增加了鋒利的涼意。

蘇紫陌一看,眸光中一閃而過的驚訝!玄鐵銀光寶刀,她曾經在書上看過,威力無窮,也是一把難得的玄器。

“舅舅。”蘇齊快速的走到蘇清絕的身邊,示意蘇清絕彎腰。

在蘇清絕準備開口的時候,蘇齊快速說完在蘇清絕嘴裏塞了兩個丹藥。

他的速度極快,其他人根本看不到,但是沐雲軒卻看到了,眼眸裏的笑意一閃而過。

“齊兒,這是……。”

“舅舅,這兩顆丹藥一下肚,你的修爲就會和那個什麼鬼的將軍一樣的修爲,你一定要打贏他。”

蘇紫陌一看,也猜到了兒子在幹什麼?“哥,往空中看,陌兒送哥哥一把寶劍,足以和若言特手中的寶刀抗衡。”

蘇紫陌用密音傳話給蘇清絕。

蘇清絕猛的擡眸一看,果然,空中有一把銀色的寶劍。

蘇清絕猛的躍起身子,吃了丹藥以後,他的修爲速增到了金玄期巔峯,速度也增快了很多,蘇清絕眼眸裏是閃過一絲驚喜,最近,自己在明月山裏一有時間就修煉,也增加了幾階。

若言特冷冷看他一眼,那一眼冰寒徹骨,猶如地獄深淵冒出來的魔鬼,裹夾着濃濃的黑氣。

若言特收回目光,提起手中的彎刀,一個猛的縱躍,朝着蘇清絕擊去。

就是彎刀離蘇清絕一寸之距,握住劍的蘇清絕將要劃到自己的彎刀猛的擊開,又一個快速的後空翻,躲過了若言特犀利的一擊。

司徒若嫣在下面看着緊張不已。

周圍聚攏過來的百姓越來越多,紛紛揚揚的議論着,對於黎夏國的變故,他們更希望納蘭文昊做他們的王,納蘭文昊是一位仁慈的王,多少年了,他們就這半年過過安穩的日子,私心裏,他們都希望納蘭文昊不要出事。

而蘇清絕卻驚訝於蘇紫陌給他的劍,他用着非常的順手。

“哥哥,這把劍以後就是哥哥的了。”似是看出了蘇清絕眼裏的疑惑,蘇紫陌用密音傳話給蘇清絕。

一聽,蘇清絕給蘇紫陌投去了一抹感激的眼神。

“看來你還有點本事。”若言特眼眸沉了沉,其實他心裏明白,納蘭文昊和前納蘭王相比,納蘭文昊的確很適合做黎夏國的皇帝。

可是他是烏蘭家族的人,終身不得易主,狠了狠心,再次提起彎刀擊向蘇清絕。

蘇清絕微微一愣,猛的舉劍相迎,砰的一聲,如破勢虹竹,若言特卻急急的後退了幾步,快速的落地,踉踉蹌蹌的往後退。

蘇清絕也快速的回到地面。

若言特目犀利地打量着蘇清絕的面容,遂緊盯着蘇清絕手中的劍看,在看看自己的彎刀,蘇清絕手中的劍居然能在他的彎刀上留下細微的痕跡,心裏快速的閃過一絲疑惑。

看到若言特不是蘇清絕的對手,納蘭黎惜目露着急之色。

“都給本公主上。”納蘭黎惜一聲令下,他身後的騎兵開始揮動馬鞭。

沐雲軒眼眸凌厲,大步踏出去,俊美的臉上帶着雷霆之怒。

看着策馬而來的騎兵和,他玄武階一階的修爲瞬間施壓。

在強大的威壓下,騎兵們的速度減慢。

沐雲軒慢慢加深了施壓。

“啊!”修爲低的納蘭黎惜慘痛的大叫。

“你敢壞本公主的好事!”

沐雲軒冷冷一笑,“壞你的好事?本座要殺了你。”

猛的,在納蘭黎惜說認爲的天神一般的男人,瞬間化身成了魔鬼。

若言特震驚的看着沐雲軒,難道他就是雲城聖主嗎?聽說他的修爲已經到了登峯造極的地步,果然,他只有金玄期巔峯的修爲,窺探不出他到底到了和境界,千算萬算,沒有算到他也會來,皓月國不是傳來消息,沐雲軒沒有一起來嗎?

看着身後的騎兵在沐雲軒的威壓下,都掉下了馬背,吐血不止。

若言特再次吃驚的看着沐雲軒,沐雲軒竟然會出現在這裏,是他意想不到的,不過不要緊,他已經決定和他們決一死戰了,就算沐雲軒在這裏又怎麼樣?他若言特對得起烏蘭家族了。

周圍的百姓卻未受到波及,看到納蘭黎惜的人垂敗,他們都跳起了帶着一股民族風格的舞蹈來表示祝賀。

納蘭黎惜一看,憤怒得想把他們撕成碎片。

蘇清絕和納蘭文昊相視一眼。

納蘭文昊點了點頭,默許了蘇清絕的做法。

蘇清絕眼眸一凜,劍劃過地面,一團青草飛舞在空中,蘇清絕的速度越來越快,直奔若言特。

“公主,看來,我們都上了納蘭文昊的當了,宮裏的人應該是假裝順從我們的。”

“不可能?”納蘭黎惜根本就不相信若言特的話。

若言特不在多說,提起彎刀,抿着脣,飛身迎上蘇清絕,他們黎夏國的男人,從來不退縮,就算是他們擇錯了主人,也會愚忠的跟隨下去,他們不圖什麼,只圖自己心安。

“砰!”一刀一劍再次碰撞,兩人過了數十招,凌厲又快速的招式讓人看得眼花繚亂的,可以看得出,若言特是一個身經百戰之人,而蘇清絕,始終經驗不足,慢慢的處於了下風。 “哥,你看,舅舅實戰經驗不夠,現在已經處於下風了,要是再這樣下去,舅舅會輸的。”蘇齊眼眸裏閃過一抹擔憂。

司徒若嫣手裏全是汗水,緊張的看着蘇清絕。

“放心吧!舅舅還沒有到極限,就是因爲沒有實戰經驗,纔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裏,再給舅舅一些時間。”

蘇櫟非常的鎮定,第一次和敵人對戰的時候,他心裏也非常的緊張,同樣的修爲,卻總覺得打不過對方,直到後來實戰經驗多了,就連比自己高出兩階的高手一樣的能贏,而舅舅的攻擊力不錯,只是實戰經驗不足。

看着蘇清絕對付得越來越吃力。

蘇紫陌和其他人也不免緊張起來。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陌兒,彆着急,大哥雖然處於下風,但是大哥的意志堅強,不像若言特那樣只會用蠻力,短時間的戰鬥,若言特很有可能會贏,可是長時間作戰,他撐不到最後的。”

沐雲軒看到蘇紫陌眼中的急迫,解釋道,看到她皺眉,他心裏心裏總會心疼。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

“嘶……。”錦布被劃開的聲音,蘇清絕手臂被劃傷,血瞬間流了出來。

“絕兒。”司徒若嫣看到蘇清絕受傷,正要出手去幫忙,被納蘭文昊攔了下來。

“嫣兒,你要相信絕兒,這場戰鬥,我們誰也不能去幫絕兒,只能靠絕兒自己。”

“哥哥。”蘇紫念也忍不住要去幫忙,被蘇紫陌給拉了回來。

蘇清絕落地,看着滴入草地上的鮮血,眼眸一片猩紅,不行,他不能輸,黎夏國的百姓看着他,爹孃看着她,陌陌和念兒看着他,他絕對不能輸。

若言特看了蘇清絕一眼,他很不錯,只可惜實戰經驗不足,若言特有些氣息不穩,沒想到蘇清絕的毅力這麼堅強,那劃傷他手臂的最後一擊,幾乎用盡了他前身的力氣。

蘇清絕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臉上堅定神情始終不曾動搖。

蘇清絕挺直了背,把手中的劍握得更緊,脣緊緊的抿在一起。

“啊……!”蘇清絕大吼一聲,再次飛身襲向若言特,溫潤的眼眸裏,噬滿了殺意,他全身散發出玄氣,玄氣四處波及,周圍狂風怒吼,綠草盪漾,一些牛羊被驚得四處逃竄。

而蘇清絕這一擊兇猛而迅速,若言特被擊的連退了好幾步。

蘇清絕眼眸瞬間一變,猛的加快了手中劍的速度,一個迅速的閃電勢動作在若言特碎不及防之際,刺入了他的胸口。

“不,將軍。”納蘭黎惜不敢相信的大吼道,若言特是她唯一的希望,皇位本是她父王的,可是都被突然冒出的納蘭文昊給霸佔了,而且還殺了她的家人,她瘋狂的想報仇,而若言特真的是她最後的希望了。

看到若言特倒地,納蘭黎惜眼裏一片絕望,在看看身後的幾千騎兵,全部無力的坐在地上,那雙滿是仇恨的眸子裏,全是深深的絕望。

若言特看着胸口上的劍,笑了笑,看向納蘭黎惜,心裏有些內疚,他終究還是沒有完成洛湛王和烏納王后交給他的任務,若言特緩緩的閉上了眼眸,蘇清絕猛的抽出他身體裏的劍,絕情的轉身離開,他此刻的心裏就像電閃雷鳴,心境晴烏雲密佈。

周圍想起了一片歡呼聲!圍觀的百姓個個面帶微笑的看着蘇清絕,蘇清絕打敗若言特,也成爲了黎夏國的一名勇士了。

而蘇清絕卻置若罔聞,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蘇齊快速的迎上蘇清絕,給她包紮傷口。

“惜兒,看到了嗎?這就是區別,你父王和若言特,烏納王后,害死了前朝皇帝,他暗中做了很多令人髮指的事情,想必那些事情你也不是太想聽。”

納蘭文昊看着納蘭黎惜語重心長的說道。

“你胡說!我父王纔是嫡出,你有什麼資格做黎夏國的王,你有什麼資格?”已經失去理智的納蘭黎惜大吼,哪還會聽得進去納蘭文昊的話,她對納蘭文昊除了恨還是恨。

這時,城門被打開了,有一對人馬快速的往蘇紫陌他們這邊奔來。

爲首的一名中年男子,穿着華麗,和納蘭文昊有幾分相似。

“王兄,臣弟來晚了。”

“文斌,你來得正好!”

納蘭文斌,蘇紫陌一看,已經猜出了他的身份,納蘭皇室裏最小的王爺,納蘭黎昕的父親,也是和納蘭文昊關係最好的一個兄弟。

側目,看到納蘭黎昕,納蘭文斌眼眸裏閃過一絲疼惜,“惜兒,你這又是何必呢?”

納蘭黎昕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犀利的道:“你不是我,不要隨意的猜測我的心思,你不是我,永遠都不會明白我心裏的痛苦。”

納蘭文昊和納蘭文斌心裏深知,此刻在說什麼?納蘭黎惜都也聽不進去。

納蘭文昊讓侍衛把納蘭黎惜帶走。

而納蘭文斌帶來的人,也還是清理地上的侍衛。

一時間,城門口發生的事情瞬間傳遍了整個黎夏國京城。

特別是蘇清絕打敗若言特的消息,大街小巷傳的沸沸揚揚的。

爾後,納蘭文昊又給納蘭文斌介紹了蘇紫陌一行人的身份。

“恭喜王兄,終於一家團聚了。”

納蘭文斌眼裏一片真誠,蘇紫陌一看,這納蘭文斌到是挺隨和的人。

“對了,王兄,昕兒呢?”看了半天,不見自己的女兒,納蘭文斌滿臉疑惑。

“昕兒去星月國了。”納蘭文昊一臉無奈。

“文斌放心,孤王已經派人暗中保護昕兒了,你不用太擔心了。”

“多謝王兄,是昕兒太頑劣了。”納蘭文斌垂眸,思索了一會。

蘇紫陌一聽,自然也知道納蘭黎昕去星月國的目的。

一一打完招呼以後,納蘭文斌帶着蘇紫陌一行人進宮。

黎夏國的皇宮裝潢很特別,帶有一些民族色彩在裏邊,十二生肖的圖像隨處可見,特別是羊頭的石像,服裝也很漂亮,帶着一點苗族服飾的色彩。

蘇紫陌揚眉看着周圍的一切,這黎夏國的皇宮不像皓月國皇宮那樣富麗堂皇,莊嚴得讓人氣都喘不過來,而這黎夏國的皇宮恰好相反,這裏絢麗的色彩讓人有一種很輕鬆的感覺。

納蘭文昊提前做了交代,一路上,宮女和太監見了蘇紫陌他們都恭恭敬敬的行禮,更多的是被他們驚人的美貌吸引。

膽子大的甚至在後邊議論紛紛。

對於沐雲軒和蘇清絕英俊的樣貌,更是讓宮女們芳心暗許。

“念兒,絕兒,陌兒,這裏以後就是你們的家了。”納蘭文昊回頭,看這他們兄妹四人,心裏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滿足感,這就是他納蘭文昊一生所求,兒女孝順,國家安寧,他便無所求。

“嗯!”蘇清絕兄妹三人相視一眼,都笑了笑,有家就有親人,一個家字,承載着太多的親情在裏邊,特別是蘇紫陌,心裏再也沒有是一個人的感覺,她已經融入了這個時空裏了。

休息了一天以後,納蘭黎惜的事情就像一段小插曲一樣,很快被人忘記。

皇宮裏,一夜之間也清理得差不多了。

但是蘇紫陌明白,烏納家族的人不會就這樣算了,哥哥的太子冊封大典上,他們一定還會在搗亂,而立太子大典就在三天以後。

蘇紫陌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荷花池邊,無聊的看着水中游來游去的金魚。

青蓮帶着兩名宮女站在不遠處等着。

蘇清絕老遠就看到了蘇紫陌,微笑着向她走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