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對不起,厲將軍。”黎小暖一臉內疚的看着他,那天和厲將軍出去玩,確實是她的不對。

“小暖,我不想聽到你說對不起,我第一次見到你,就想把你娶回去了。”厲將軍語氣認真,目光癡迷的看着黎小暖。

他今日會到逍遙閣來,就是來提婚的,沒想到卻是當頭一棒,擊得他想吐血。

明明昨日還和蘇齊生疏的人,瞬間變成了蘇齊的未婚妻。

老公,這次來真的 這讓他有些接受不了。

“厲將軍,即使你不愛聽,小暖還是要跟你說一聲對不起。”黎小暖對着他微微一笑,有些事情,要改變起來,真的很快。

“厲將軍,我先帶小暖先上去了。”蘇齊拉着黎小暖往三樓走去。

留下一臉心碎的厲將軍,目光怔怔的看着兩人手牽手的上樓。

到了三樓,紅顏看到蘇齊來了,立刻溫柔地笑着迎了上去,看到兩人手牽手,她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起來。

“公子,這是……”她不解的問道。

過了一夜,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黎心暖和公子……?

“紅顏,沒事,小暖是本公子的未婚妻,以後她的意思就是本公子的意思。”說完,蘇齊拉着黎小暖進入自己的房間裏。

紅顏呆愣地站在原地,她被未婚妻這三個字衝擊得頭昏腦脹的。

公子怎麼就會有未婚妻了呢?而且,還是那個女人。

“小暖,給我煮茶吧。”蘇齊坐在軟榻上,開始看賬本和整理出來的消息。

“好,我這就給你煮。”黎小暖溫柔地一笑,走到豪華茶几旁,開始煮茶。 蘇齊溫柔地笑着看了一眼她,平日裏,他一個人在這偌大的房間裏看賬本,感覺挺孤單的,如今有她陪着自己,感覺特別充實美好。

他看着她的一舉一動,她總是認認真真的,溫溫柔柔的。

似乎是感覺到了他的目光,黎小暖緩緩擡頭,和他什麼相對,她微微一笑:“幹嘛這樣看着我?”

蘇齊眼底一片溫暖:“就是不由自主的想看着你。”蘇齊從來不知道,自己也會和爹爹一樣膩歪的一面。

他一直認爲,爹爹太過於黏着孃親了,到現在他才發現,爹爹因爲太愛,所以捨不得離開孃親半步。

他也有這樣的感覺。

“小暖,過來。”蘇齊突然對着黎小暖招了招手。

黎小暖將茶葉放入茶壺裏,拍了拍手,才笑着走向他。

蘇齊拉着她坐到自己面前,從空間裏拿出一個漂亮的錦盒。

他看着黎小暖笑了笑,:“小暖,這是白晶項鍊,很漂亮,也很難的到,今日,它終於找到它的主人了。”

蘇齊說着,輕輕的打開錦盒,一條白色的白晶項鍊,墜子是一朵小巧精緻的蓮花,做工極爲精細獨特,閃閃發光,非常漂亮。

“真漂亮!”黎小暖輕輕地說了一句。

“喜歡嗎?小暖。”當時,他找到這塊白晶石的時候,就讓人打了兩套飾品,一套送給了孃親,一套他自己留着,打算送給自己未來的妻子。

沒想到,沒幾年,他就有了自己的妻子了。

白晶比紫晶更加漂亮,可是孃親偏愛紫色,而且紫色和孃親真的很相配。

而白色,很適合黎小暖。

“嗯!”黎小暖快速地點了點頭,她是真的喜歡這條白晶項鍊。

她也很也有很多用不完的飾品,可就是沒有白晶的。

“小暖,我幫你戴上。”蘇齊拿出項鍊,輕輕拔開她的頭髮,看到她白皙的肌膚上,那紫色的吻痕,他眼眸深了深。

晶瑩剔透的白晶項鍊,讓她的頸部顯得更加的有味道。

“真漂亮!”她今日本就是一身白色衣裙,在戴上這晶瑩剔透的項鍊,更加的顯得美輪美奐!

黎小暖嬌羞一笑,微微抿着脣瓣。

蘇齊伸手指,輕輕挑起她的下巴。

黎小暖一臉嬌羞的看着他,在心裏嘀咕,他不會是又想了吧?

蘇齊剛剛要吻下去,門突然被人推開。

蘇齊眼底劃過一抹怒氣,緩緩放開黎小暖的手,他把黎小暖往自己的懷裏攬了攬,兩個人的之勢顯得有些曖昧。

紅顏看着親密的兩人,眼底一閃而過的嫉妒。

她低眉順眼地問道:“公子,清水姑娘讓紅顏問一問公子,需不需要給公子撫琴?”

蘇齊微微蹙眉,低頭問懷裏的黎小暖:“小暖,你想聽嗎?”

黎小暖快速地搖了搖頭,她沒有那些閒情逸致。

紅顏又是微微震驚,他居然會去問黎小暖。

蘇齊擡頭吩咐道:“小暖不想聽,那就不用了,紅顏,你去拿些水果過來,看看有沒有紅果,如果沒有,讓人去買一些,小暖和馨兒一樣喜歡吃紅果。” “是,公子。”紅顏有些失魂落魄的轉身離開。

出了房門,她如失去了全身力氣一樣,差點坐到地上去。

她陪在公子身邊這麼多年來,從未見過他對哪個女人這麼好過。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配不上公子,可是,她心底終究還是很愛他。

同時,她也知道他有冷酷,多殘忍。

只要自己動了他在乎的人,必定是死路一條。

所以,對於黎小暖,她動過心思,卻從來不敢有動作。

在看看輕語的下場,她聰明的不去做任何事情。

只是,眼睜睜的看着他寵愛別的女人,她心裏真的很嫉妒。

黎小暖將紅顏的神色盡收眼底,等門完全關上的那一刻,她挑眉看着蘇齊。

“紅顏,她喜歡你。”

蘇齊紈絝一笑:“整個樓裏面的姑娘都喜歡我,可我只喜歡小暖。”

蘇齊修長的手指,輕輕劃過她的下巴,笑得一臉邪魅。

黎小暖卻瞪了他一眼,“天齊,我說的不是那種喜歡。”

他明明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還給她裝!

蘇齊目光微微一閃,看着她認真的說道:“黎小暖,我說了,我只愛你一個,我平時雖然嘻嘻哈哈的,但若是愛上一個人,那絕對是真心的。”

黎小暖主動靠在他的懷裏,緊緊的抱着他。

有些小埋怨地說道:“你什麼時候說過這句話了?你現在才說的。”

蘇齊輕笑着用力擁抱着她,“小暖,你很瞭解我的性格,即使我身邊圍着一萬個女人轉,但我只圍着你一個女人轉。”

“這還差不多!”黎小暖輕輕的捶了捶他們胸膛。

這段幸福來的很快,也讓她很安心。

就如同她夢中經常出現在場景一樣,她可以在他的懷裏撒嬌,也享受他愛自己的全部過程。

這個夢,美得如同天堂,讓她永遠都不想醒過來。

蘇齊低頭,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她漂亮的容顏,毫不吝嗇的闖入了他的眼簾。

“小暖,陪我一起看賬本吧!”

“好啊!我已經能幫助孃親處理蛟龍國的事情了,看賬本對於我來說,小菜一碟。”黎小暖從他的懷裏起來。

突然聽到水沸騰的聲音,她快速地往茶几上看去。

“茶好了,我去倒茶。”黎小暖飛快的從蘇齊的懷裏離開。

蘇齊搖頭失笑,他突然很羨慕那個茶壺了。

突然,蘇齊微微一怔,他居然和茶壺吃醋,他快速地看向黎小暖。

這小丫頭,對他的影響力還真不小。

一夜的時間,卻改變了他所有的思維。

這時,紅顏端着洗好的水果過來。

“紅顏,放到這邊的小桌上來。”

蘇齊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桌子。

“是,公子。”紅顏緩緩的將一旁水果放到桌子上。

這時,蘇紫陌和沐雲軒也也着小天翊回來了。

“聖主,夫人。”紅顏盈盈行禮。

“紅顏,不必多禮!”蘇紫陌對着她笑了笑。

“陌姨,聖主,你們來了,小暖剛好煮了茶。”黎小暖又拿起兩個兩個杯子倒了茶。

“小暖,正好,我也渴了,讓我嚐嚐你煮的茶,和你陌姨煮的是不是一樣的好喝。”沐雲軒好心情地開口說道。 “聖主,小暖的茶藝,是天齊小時候教的,只怕沒有陌姨煮的好喝。”黎小暖將茶恭恭敬敬的遞給沐雲軒。

沐雲軒看着茶的顏色,滿意的笑了笑,看茶湯的顏色就知道很不錯。

他看着黎小暖,語氣溫和地說道:“小暖,很不錯,不過你是不是該改口叫我們爹孃了,你和齊兒的日子就定在下個月十九,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在往後推,冬至可就要下雪了,下個月最合適。”

“爹爹,幹嘛要看到下個月十九呀,最近沒有合適的日子嗎?”蘇齊一聽,下個月十九,那不是還有好長一段時間嗎?

“齊兒,對於你來說,現在時間是問題嗎?我們得有時間請客人才是。”沐雲軒不悅的看着他。

人都是他的了,他還怕黎小暖跑了不成。

兩個人都已經是同一個院子了,這成婚只是走一個形式而已!

蘇齊瞬間明白爹爹的意思。

也對,黎小暖在他身邊就好,成婚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他每晚也可以和黎小暖膩在一起。

“小暖,從今日起,就改口吧,孃親回去,讓人把齊兒的主臥重新裝潢一下,生活用具,雲城也不缺,一會讓齊兒帶你去看看,還有什麼需要添置的就去買一些。”

蘇紫陌也在一旁交代道。

“是,孃親。”黎小暖心底滿滿的感動,能從夫人,在到陌姨,在到這一聲孃親,黎小暖這一生,都是幸福與感動的時候多。

“爹爹,在喝一杯。”黎小暖轉身給沐雲軒倒了一杯茶水。

“嗯!”沐雲軒笑着點了點頭,小暖煮的茶水,和陌兒煮的一樣好喝。

“孃親,那翊兒且不是有二嫂了。”小天翊看着黎小暖,笑得一臉開心。

“嗯!還不趕快叫二嫂。”蘇紫陌輕輕的揉了揉兒子的頭。

“二嫂,你真漂亮,翊兒長大了,也要娶和二嫂一樣漂亮的媳婦。”小天翊笑得大眼眯成一條縫,可愛得讓人忍不住想親一口。

黎小暖開心的笑了笑,點了點頭。

“小子,你纔多大點就想着要娶媳婦了,啊?”蘇齊將弟弟抱在懷裏。

這弟弟被他們寵着慣着,到也沒有把他給寵壞。

反而越來越懂事了。

小天翊一本正經地說道:“二哥,翊兒已經六歲了,孃親說,翊兒已經是一個小大人了。”

“嗯,這話不錯,有你二哥當年的風範。”蘇齊贊同地點了點頭。

“好了,把翊兒還給我,我們要回去了,你那些野史,不要把翊兒帶壞。”沐雲軒起身抱過兒子。

翊兒從出生那一天,就是他照顧着長大的,他去哪都要帶着,這小傢伙也非常粘他。

蘇齊撇了撇嘴,怎麼到了爹爹嘴裏就是壞事了呢?

冷凝傾城 他蘇齊小時候的事情,那可是轟動整個皓月國的。

“齊兒,最近一段時間,我們會很忙,你要照顧好小暖,你父皇那邊,你給他傳喜訊過去吧,有時間,帶小暖去星月國行拜禮。”蘇紫陌交代兒子,她知道,邵峯此生,只怕不會在來皓月國了,可畢竟齊兒是他的義子。 蘇齊微微扯出一抹笑容,顯得有些淡漠,又帶着一些無奈,終究,論錯對,只怕,沒有根源,蘇齊終究在心裏選擇原諒了父皇鳳絕吟的事情。

他也明白一個道理,欠人的終究還是要還的。

“孃親,齊兒會的,婚後就會去星月國給父皇行跪禮。”蘇齊這纔會心一笑。

蘇紫陌看着兒子臉上的變化,已經瞭然於心了。

鳳絕吟,兩情繾綣,海誓山盟。

她早已經釋懷!

“陌兒,走吧!”沐雲軒抱着小天翊,牽着自己的妻子,一切都是那樣的美好而幸福。

只有花顏,靜靜的怔愣在原地。

公子下個月十六就要成婚了。

居然這樣快,紅顏緊緊的抿着脣瓣,臉色蒼白如紙。

蘇齊看着她還愣在原地,眉頭微微緊蹙,語氣淡漠地說道:“紅顏,你可以出去了。”

紅顏身子微微抖了抖,低頭快速地走了出去。

黎小暖看着她的背影,眼眸微微閃了閃,終究沒有說話。

她端着茶壺走過去,給蘇齊倒了一杯茶水。

蘇齊拉過她,坐到自己身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