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嘭!”接連幾下撞破牆壁的聲音,讓人很擔心會不會直接死掉。

走到門口,蘭科突然想起什麼回頭看向卡塔利娜。

就看到剛剛準備穿衣服的少女,飛一般的蓋上了被子,臉色羞紅的瞪着蘭科,似乎很惱怒。

不過美少女就是美少女,漂亮果然是優勢很大啊。

無限之信仰諸天 沒去細看那一閃而過的雪白,蘭科笑眯眯的叮囑:

“卡塔利娜大人,外面情況緊急,向來快點穿上衣服,少穿點什麼也沒關係……”

暗示完的蘭科,也不去看卡塔利娜,就順着厄爾娜被砸出來的‘路’走了出去。

倒是卡塔利娜抱着被子坐在牀上,低頭看着自己充滿青春氣息的傲人身材,咬了咬櫻脣。

蘭科當然是在暗示卡塔利娜可以不穿內褲,也就是隻穿外衣和外套。

反正格魯尼亞城暫時也屬於北方,因爲天氣冷大家穿的都多,什麼也看不出來。

就像是菲娜裏面放空了那麼久,除了卡塔利娜沒有任何人知道一樣。

其實這對蘭科沒有任何好處……但是蘭科就是覺得有趣……你能怎麼樣?

說不定還能給少女培養出什麼露出play的癖好。

……

蘭科順着牆上被砸出來的洞,一路走到大廳,看到與菲娜對峙着的阿婀婭和奧卡姆。

“嗨,好久不見啊,賣肉的吸血鬼大姐姐。”

“是你?”

阿婀婭眯着眼睛看向蘭科,眼神中帶着危險的味道。

阿婀婭可忘不了蘭科,自己上百年都沒被佔過那麼大便宜,胸前讓人摸了那麼久。

這邊的菲娜卻不知道這些,眼睛看着蘭科問道:“你認識?”

很明顯菲娜以爲是蘭科勾結的這些吸血鬼。

“拜託了大姐,”蘭科很無奈的說着,伸手撿起來地上的厄爾娜,“如果不是我,這個傢伙已經把你家主人殺了。”

聽到這話,藍龍菲娜悚然一驚,看着被摔得七葷八素的厄爾娜,顯然也反應過來事情的嚴重性。

阿婀婭卻有些不敢相信,因爲她在阿託亞城見過蘭科一次(其實是兩次),那時候蘭科連她都打不過,實力絕對沒有刻意秒殺厄爾娜的程度。

厄爾娜是阿婀婭的貼身侍女,作爲主人阿婀婭自然瞭解厄爾娜的實力。

“我不開心啊,”蘭科注意到了阿婀婭的眼神,撇嘴說道,“作爲男人可不能被女人懷疑自身的‘實力’。”

“你們到底是誰?”打斷了蘭科毫無意義的黃段子,菲娜盯着阿婀婭問道。

因爲蘭科提前聽到了三人的計劃,所以救下了卡塔利娜,不然後果菲娜根本不敢想。

這時候的藍龍也很憤怒,只要對方一個回答不好,就是要變成本體分分鐘教對方做人了。

阿婀婭則是閉口不言,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四處遊離。

沒有預料到蘭科這個意外,所以這次計劃算是徹底失敗了。

畢竟原定計劃就是阿婀婭和奧卡姆牽制藍龍菲娜,厄爾娜去刺殺卡塔利娜。

厄爾娜本身就是刺客,做這個工作正好。

而龍族的戰鬥力本身就出衆,如果真的三個人打一條龍,那菲娜變回本體照樣吊打三隻吸血鬼。

就在阿婀婭思考着如何脫身的時候,突然出現異變了。

“啊啊啊啊!!啊!!!!”

厄爾娜突然痛苦的大叫起來,打破了安靜的情況。

蘭科也嚇了一跳,看着手裏閉着眼睛掙扎起來的黑人吸血鬼,先是解釋:

“喂喂!我可沒亂來啊!”

“啊啊啊!”慘叫聲越來越劇烈,厄爾娜甚至掙脫了蘭科的束縛,趴在地上痛苦的抽搐着。

“這不是要變喪屍了吧?還是異形要破肚而出了?”

就在蘭科還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時候,阿婀婭突然驚愕的說了句:

“不是……這是,魔化了。”

(今天有可能加更,要看我回來的時間,基本就是晚上了,大家不用等了,如果加更了可以明天早上看……) (感謝‘雷霆l托爾’的588+588、‘じ消逝い、’、‘黔世唯驍’的打賞!)

(今天第一更,求推薦票~~)

魔化?!

蘭科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個歷史書上的名詞。

魔族。

這是一個對近代人類很陌生的詞彙,記載這個種族的僅僅只有書上寥寥幾句。

但根據蘭科這幾年所瞭解到的真正歷史,魔族在兩千年前是個可以稱霸西納普斯的強大種族。

這個種族最強大的地方,就是可以讓異族生物魔化。

魔化生物也被稱爲魔族,只不過要受到純血魔族的階級壓制。

靠着魔化的手段,純血魔族雖然數量不多,但整個魔族的數量卻很驚人。

那些被魔化的魔族也擁有着魔族無法磨滅的特徵……瘋狂而強大。

在兩千年前的時候,魔族甚至擁有着與整個西納普斯大陸抗衡的實力,單體實力驚人,數量堪比人類,這是一個看似毫無缺點的種族。

也是那時候提出了‘西納普斯各大種族和平共處五項原則’,這還是後來蘭科從克莉絲口中瞭解到的。

這個原則看似是爲了維護各個種族的種族之力和西納普斯的世界之力,但更像是幾大種族爲了遏制魔族發展,而提出的陷阱。

那時候已經發展到頂峯的魔族當然不會跟你們簽訂什麼狗屁原則了,甚至當時的魔族強者還對着各個種族的使者大神回答:

“你們他媽自己玩去吧!”

……於是魔族入套了,被整個西納普斯羣體而攻之,再強大的種族,也不是整個大陸的敵人。

“不可能啊,絕對不可能,”阿婀婭看着渾身纏繞着黑色血氣,臉上浮現詭異的紫紅色咒印的厄爾娜,像是自我催眠一樣喃喃自語,“不,純血魔族早就死光了,厄爾娜怎麼會魔化。”

蘭科也知道,在兩千年前那場魔族的滅族之戰中,各大種族本着‘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原則,沒有對魔族趕盡殺絕……只是把擁有魔化能力的純血魔族殺光了。

哎臥槽你這還不叫趕盡殺絕?!

所以現在西納普斯出現的魔族,其實都是被魔化的異族,純正的魔族早就死絕了。

可是厄爾娜的現象明顯就是被魔化的身體在極度危險的情況下,自主進入了魔化狀態。

“……”蘭科看到阿婀婭突然雙眼瞪着自己,有點無語的說道,“大姐你不會覺得全是我的錯吧?這口黑鍋我不能背啊,不然要出大事了。”

“就是你!”阿婀婭纖細手指擡起,聲音都有些顫抖,血紅的眼睛甚至瀰漫了一層水霧,“厄爾娜不可能是魔族,都是你做的!”

這一句話,連帶着在場所有人都目光異樣的看向了蘭科。

真是躺着也背鍋。

蘭科無奈的聳了聳肩,倒是也明白阿婀婭的想法。

阿婀婭是伊森親王的女兒,但她的貼身侍女卻是魔化吸血鬼,這種驚人的事情如果被人拿來攻訐,那就不是阿婀婭一個人的事情,而是整個原始派吸血鬼的危機。

現在吸血鬼內部原派和魔改派正在紛爭不已,小女王還小根本無法掌控大局,原始派吸血鬼全靠着伊森親王一個人支撐,如果這時候阿婀婭被人抓住這種漏洞……

更何況阿婀婭少說也有幾百歲,厄爾娜是她從小一起長大的侍女,說是僕人不如說是姐妹,此時卻突然變成了魔族,阿婀婭極力想要逃避這個事實。

就算是現在阿婀婭人格分裂都不奇怪。

當然理解歸理解,被人平白甩了一口黑鍋,蘭科當然是不爽。

蘭科不知道從哪變出了那杆聖遺物長槍,上面燃起了深紅火焰,刺向了倒在地上魔氣升騰的厄爾娜,口中說道:

“既然你說是我乾的,那我就殺給你看。”

“不要!”阿婀婭急忙想要攔住蘭科,可以之前就是蘭科抓着厄爾娜,誰都沒有蘭科離得近。

但就在蘭科長槍要刺中厄爾娜的時候,那雙赤紅色的眼睛突然睜開,厄爾娜手中突然出現一柄匕首,與蘭科長槍撞在一起,發出金鐵交擊的聲音。

隨後臉頰上佈滿了詭異的紫紅色咒印的厄爾娜翻身而起,退出了蘭科的攻擊範圍,等到發現蘭科沒有追上,纔有時間確定自己的狀況。

“我擦嘞,你這極限反殺的節奏是要當主角啊,”蘭科對自己馬上就要得手,卻被人跑掉的狀況很不滿,滿口胡言亂語,“沒錯,你已經中了我的含笑半步癲,馬上就要死了,你臉上的花紋就是證明。”

“放屁!這是魔化的咒印!”厄爾娜破口大罵,手中的匕首也是黑氣繚繞,一雙赤紅色的眼眸配上黑色的肌膚和紫紅色咒印,顯現出一種奇特的美感。

不過蘭科卻從厄爾娜的回答中,聽出了厄爾娜本人對自己的魔化是有了解的,而不是一無所知。

於是蘭科聳了聳肩,瞥了一眼阿婀婭說道:“聽到沒有,胸大無腦的吸血鬼同學,人家都承認了,她瞭解魔化的事情。”

就算是再不相信,阿婀婭也沒法否認眼前的事實,看着鎮定自若的侍女,阿婀婭漂亮的大眼睛上溢着盈盈淚花,語氣哽咽:

“厄爾娜,你……”

“……對不起小姐,我隱瞞了這麼久,對不起。”厄爾娜看着對待自己情同姐妹的大小姐,眼神複雜的說道。

這時候旁邊突然看起戲的菲娜不知道什麼時候飄到了蘭科身邊,扯了扯蘭科的袖子,悄聲問道:

“你知道這怎麼回事?”

“吸血鬼內部問題了,”蘭科一副我很瞭解的樣子,給龍女小姐解釋,“你看那個黑色的女人,我一看她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不然長得這麼黑幹什麼?我長這麼大就沒聽說過黑人吸血鬼!所以絕對有問題!”

菲娜無語的看着蘭科,發現自己跟這傢伙打聽事情,實在是太傻了。

你這個已經不是以貌取人了啊,你這完全是人種歧視啊!

這要是在龍島,絕對會被稀有龍種保護協會找上門的。

蘭科倒不是真的膚色歧視……只不過**什麼時候聽說過黑人吸血鬼啊?!這實在是太有問題了啊!

就在場面陷入尷尬的時候,突然一聲嘆息聲傳來。

一直站在阿婀婭身後的奧卡姆伸出吸血鬼之爪,在阿婀婭身後用力刺進,又在阿婀婭的痛哭聲中抓出了什麼東西,背後雙翼震動,飛到了厄爾娜身旁。

之後這位外表俊朗的男性吸血鬼,臉上也浮現出詭異的紫紅色咒印,身上繚繞着黑色氣息。

這讓蘭科和菲娜震驚不已。

特別是蘭科,指着魔化狀態的奧卡姆,震驚之下話都說不完整:

“沒想到你個濃眉大眼的……也是叛徒?!”

惹上鑽石男 (沒想到這個禮拜事情這麼多,所以一直都盡力保持每天兩更,昨天一百多張更新票辜負了很不好意思,今天加個更~) 奧卡姆也是魔化吸血鬼,實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就算是蘭科都震驚不已。

不過奧卡姆本人跟蘭科又不熟,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又看了看姬情對視的阿婀婭和厄爾娜主僕,搖了搖頭說道:

“不應該這麼早暴露的啊,時機還不成熟啊。”

說着,奧卡姆握緊了手中跳動的心臟,在阿婀婭不敢置信的目光下,捏成一團血沫,嘴角勾起冷冽的笑容:

“既然還不能暴露,只能把你們都殺了。”

奧卡姆背後的黑色氣息纏繞着翅膀,臉上紫紅咒印不斷閃爍,整個人彷彿魔神降世。

而被自己人偷襲掏出了心臟的阿婀婭,乾淨漂亮的臉蛋上似乎感覺不到痛苦,只是呆呆的在原地,淚眼婆裟的看着魔化的兩人,眼神中帶着一種淒涼。

血族將亡啊。

不知道爲什麼,看着阿婀婭的蘭科突然想到了這句話。

苦苦支撐的原始派一直在阻止魔改派擴大影響,就是防止古堡那些傳統魔法師控制血族。

但如今才知道,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黑暗中,吸血鬼內部還隱藏着魔化吸血鬼。

真·魔改派。

新生派吸血鬼在古堡魔法師的改造下,擁有了更強的適應能力,被蘭科稱爲魔改派。

而魔化吸血鬼在魔化之後擁有更強悍的力量,並且幾乎可以抹除一切缺點,蘭科起名爲真魔改派。

本身就與星空神教仇怨已久,外患不斷;老王已死,新王還幼,內部卻還隱藏着無法解決的派系紛爭……血族註定要消失在歷史的長河裏。

這一切都要看魔化吸血鬼說的時機是什麼時候。

吸血鬼一身的本領都要依靠血液,此時阿婀婭的心臟都被掏了出來,幾乎就是必死的局面。

可是阿婀婭卻沒有絲毫的恐慌,只是神情有些恍惚。

就算是蘭科,看到這一幕都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傳奇強者的獨生女,註定是未來的傳奇強者,卻被族人、被親如姐妹的侍女背叛,精神被打擊的快要崩潰了。

所以說傳奇千金就是不好玩啊,精神太脆弱了,這麼容易就玩壞了。

這時候卡塔利娜剛剛跑出來,看到現場詭異的局面,安靜的跑到藍龍菲娜身邊,悄聲詢問發生的事情。

等到都瞭解了,卡塔利娜一臉驚詫的看着半空中的厄爾娜和奧卡姆,有同情的看了看阿婀婭,似乎頗爲理解對方的心情。

厄爾娜似乎心情頗爲複雜,畢竟就算做好了心理準備,真的面對背叛那一天,還是有心理負擔。

反而是奧卡姆,此時那張帶着紫紅咒印的俊朗面龐說不出的邪魅,輕嘆一聲,對厄爾娜說道:

“現在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大人交代過不能暴露身份,現在出了問題,先把問題處理乾淨了……”

“……”

看到厄爾娜沒有表示,奧卡姆也不再客氣:“阿婀婭小姐由我來解決,你去把那邊那幾個殺掉。”

隨手指了指蘭科三人,奧卡姆看向厄爾娜,直到厄爾娜點頭,才放心的看向了阿婀婭:

“阿婀婭小姐,您還有什麼想說的嗎?我或許可以帶給伊森親王。”

奧卡姆讓厄爾娜解決蘭科和菲娜卡塔利娜,看似是輕敵,但如今的厄爾娜在魔化後全身實力大增,已經邁入了八階的臺階。

之前說過,七階是普通人的極限,只有從八階開始,纔算是真正的強者之路。

七階到八階就是一道天之溝壑,不知道多少天才卡在了這裏。

八階的厄爾娜足以幹翻十幾位七階強者,就算是戰鬥力爆表的龍族,也不可能翻盤。

……當然不包括蘭科。

在國民男神心尖上放肆撒野 除了卡塔利娜就沒有人看見蘭科是怎麼解決厄爾娜的了,奧卡姆自然也不會高估蘭科的實力,畢竟厄爾娜屬於刺客,一位力量強大的武者確實可以抓住機會解決厄爾娜。

看到厄爾娜收起情緒,目光轉向了自己,菲娜突然神色一變,把卡塔利娜護在身後。

在這位龍女看來,現在幾乎就是死局。

如果只有一位八階的魔化吸血鬼,菲娜以命相搏還可能帶着卡塔利娜逃出生天……但現在卻有兩隻。

那邊的阿婀婭已經被廢了八成實力,奧卡姆幾乎就是在跟她聊天了。

心情沉重的厄爾娜不打算廢話,握緊匕首,赤紅雙眼兇光大盛,背後的黑**氣一瞬間高漲了起來。

幾乎就是電光火石之間,厄爾娜閃到了卡塔利娜身前,就要在菲娜攔截之前動手。

看到厄爾娜在眼前消失的菲娜大吃一驚,隨後猛然回頭卻看到那個黑色的身影,在想要出手卻已經來不及阻止厄爾娜了。

就連八階強者的一次攻擊都擋不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