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

與此同時,王大陸的身軀滴溜溜一轉,如同一隻泥鰍一般,滑到了寧無華的另一側,詭異地看着面前的寧無華。

這王大陸果然有鬼!

剛剛要不是自己在王大陸身上,發現了一絲難以察覺的真氣,恐怕這個時候已經遭到暗算了!

想到這裏,寧無華看了看空曠無人的小巷,目光一轉,又落到了王大陸身上,神情不由得也變得嚴肅了幾分。

“你究竟是什麼人?據我所知,陸家都是凡人,根本沒有修仙者。”寧無華一邊打量着面前的王大陸,一面悄悄的放出自己的真氣,感應周圍是否還隱藏着其他敵人。

“嘿嘿嘿,看來老常那小子說的沒錯,你果然天賦過人。”王大陸一邊搖頭晃腦看着面前的寧無華,面容詭異的說道,“不如做老師的關門弟子吧!”

“常家?”

寧無華聽到這番話語,心中微微一動,臉上露出了一絲震驚的表情。

那不正是修仙界五大家族之一嗎?

難道說,面前的此人是某個大家族的人物?

想到這裏,寧無華腳下微微一動,心中微微一動之下,全身的真氣緩緩流動了起來。

如果對方說的是真的的話,那麼這肯定是一場硬仗了!

“嘿嘿嘿。”

王大陸看到寧無華有些陰沉的表情,詭異的笑了笑,搖頭晃腦道:“你不用猜老夫的身份了,待會兒乖乖跟老夫回家,老夫自然會告訴你。”

“少說大話!”

寧無華終於被面前這個神祕人的話語激怒了,隨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全身的真氣也瘋狂流轉了起來:

“想帶我走?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說着一聲暴喝,一股湛藍色的光芒從寧無華口中噴薄而出,如同閃電一般,朝着對面的王大陸襲去。

“叮!”

伴隨着一聲清脆的響聲,湛藍色的光芒在空中一陣翻騰之後,化爲了一隻大鳥,張開翅膀狠狠的朝着王大陸的頭部襲擊而去!

看樣子,頃刻之間便要到達王大陸頭頂!

與此同時,看到大鳥來勢洶洶,王大陸眼中閃過一絲詭異的黃色光芒,一聲冷笑之後,身軀微微一動,竟然消失不見了蹤影!

就連大鳥也不禁撲了個空,愣在了原地。

整個人竟然消失了!

“小鬼,果然有一套。你這紫燕鳥,是誰教給你的?”

空蕩蕩的四周忽然傳出一陣沙啞的聲音,傳到了寧無華耳朵裏,令寧無華神色微微一動,警惕地觀察起四周的情況來。

然而,四周仍然空蕩蕩的,除了偶爾路過的車輛之外,連個人影都沒有。

“這是邪修的魅影之法!”

寧無華神色微微一動,眼睛微微一眯,開口說道。

“你小子倒也識貨。”

沙啞的聲音微微頓了一頓,又在寧無華的耳畔響起:“這確實是最基礎的魅影之法,不過對付你也應該足夠了。”

話音剛剛落下,四周的空氣竟然沙沙作響起來,一股陰冷的氣流瞬間朝着寧無華撲面而來!

“啪!”

寧無華見此情景,嘴角微微一楊,右手一揮,一個藍燦燦的防護罩便遮住了自己全身。

“啪啪啪!”

幾聲沉悶的撞擊聲之後,藍色的防護罩扭曲了幾下,旋即也恢復了正常。

看樣子,剛纔的攻擊似乎全由防護罩接了下來。

與此同時,幾個碩大的黑影忽然從空中掉落了下來,滾到了寧無華的腳邊,令寧無華微微凝神,注意起來。

竟然是幾隻黑色的銀針!上面的黑霧不斷翻騰,讓人看了有種大爲不舒服的感覺。

“咦?”

隱藏在四周的王大陸看到寧無華竟然躲過了自己的攻擊,不由得發出了一聲驚疑。

按道理說,這種來自於西域修仙者的隱匿之法,動之無形,用之無聲,一般人是很難看透的,尤其是這種隱祕的暗器,不少修仙者便是葬身在這一身法之下,令人大爲色變。

然而出乎自己意料的事,看上去什麼都不懂的寧無華竟然躲過了自己這一擊!

這讓王大陸心中不禁有些驚異了。

然而此時,寧無華臉上卻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瞭然神色,隨即身軀微微一動,一聲冷哼:

“爆!”

與此同時,那只是在原地靜止不動的大鳥,似乎聽到了寧無華的命令,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哀鳴,頭顱一轉,朝着某處空地狠狠的撞去。

“彭!”

伴隨着怪鳥的相撞,一股青煙,忽然從空氣中瀰漫開來,隨後爆發出一聲如同震天雷般的響聲,驚得周圍空氣都在微微顫動不己。

“噗!”

此時隨着空氣一陣扭曲,一個黑影跌跌撞撞從空氣中一閃而出,惡狠狠的盯着面前的寧無華,臉上滿是怨毒的神色。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只不過此時,他身上的氣息大幅度削弱了幾分,渾身焦黑一片,衣服星星點點地滲出了血跡。

看來,剛纔的爆炸似乎對他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臭小子,你竟然已經進入靈動境……”王大陸捂着胸口,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打量着寧無華:

“是老夫大意了……”

說着,右手一揮,一團黑霧忽然從其體內瀰漫而出,頃刻間便將王大陸包裹的嚴嚴實實。

“小子,我們下次還會相見的。”漆黑如墨的霧氣中傳來王大陸的沙啞的聲音,“下次老夫一定要與你好好比一場!”

說着,黑霧一陣翻騰後,不見了蹤影。

原地只留下了寧無華一人。

總裁的鄰家小妹 ,臉色也漸漸凝重了下來。

修真界…常家…邪修……

幾個詞語充斥着寧無華的大腦,令寧無華陷入了沉思。

剛纔老者所說的話語究竟是什麼意思?莫非常家也是邪修嗎?

思考了半晌,並沒有得出什麼頭緒之後,寧無華緩緩的搖了搖頭,緩緩的舒了一口氣。

“看來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了,自己還是先回家再說吧。”

想到這裏,寧無華微微整理了有些凌亂的衣服,朝四周看了一眼之後,朝家所在的方向走去。


這個小巷離寧無華家並不遠,在橫穿幾條馬路,又走了大約十分鐘的路程之後,寧無華緩緩的走到了家門口。

“終於到家了。”

看到周圍熟悉的情景,寧無華不由的眼睛微微一亮,一股溫馨的氣息也涌上了自己的心頭。

不知道幾個女孩子在家中幹什麼呢?


一邊想着,寧無華一邊打開了門,想象着自己的幾名老婆在看到自己身影之後,那驚喜的面龐。

然而,面前的情景卻讓寧無華感覺有些詭異:家裏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家中的器具好像沒有人用過的樣子一般,屁股一股詭異的氣息飄蕩在空中。 “難道說,她們還沒有回來?”


寧無華神色微微一動,掏出手機,撥打了小白的電話。

“嘟嘟——”

幾聲長響之後,電話陷入了忙音。很顯然,電話那頭根本無人接聽。

“這丫頭……不會出什麼事了吧。”寧無華嘴裏一邊嘟囔着,一邊又撥通了其他幾人的電話,開始打了起來。

然而還是沒有人接聽,這個結果令寧無華神色微微難看了起來。

難道……三女真的出了事?

想到這裏,寧無華神色微微一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掃清了臉上的陰霾之後,有些凝重的掏出了一根玉筆。

玉筆晶瑩剔透,周身更是瀰漫着一股不尋常的氣息,一看便非凡物。

還好,自己在三女身上都做過氣息標記,這是修仙者的入門法訣之一,能夠通過標記大致確定人所在的方位。

不過這已經足夠了。

想到這裏,寧無華手指微微一動,一股乳白色的真氣忽然從指尖溢出,穿入了面前!

片刻工夫過後,吸收了寧無華真氣的玉筆通體晶瑩異常,隱隱更是蘊含着一股祥瑞的氣息,令人不容小覷。

看來儀式已經完成了!

見此情景,伸出右手,食指與情指輕拈玉筆,在空中飛快的掃動起來。

“叮咚…”

玉筆所劃之處,一股銀塵四散開,伴隨着星星點點的熒光,着實有些眼花繚亂。

片刻工夫過後,隨着寧無華手指微微一動,手中的玉筆停了下來,活動的銀塵竟然漸漸形成了一幅圖案。


竟然是一幅地圖!

此時,寧無華目不轉睛的看着眼前的地圖,眼中滿是凝重的神色。

“滴——”

又是一聲清脆的響聲,地圖上忽然有一個閃光的藍色地點,令寧無華神色微動之下,朝着地圖所在的地方看去。

“這是……閘北街!”

瞭解到三女的住處之後,寧無華大手一揮,漫天的銀塵化爲了一團煙霧後消失,不見了蹤影。

閘北街那不正是地痞流氓的聚集處嗎?


看來三女果然有了危險!

想到這裏,寧無華眼睛微微一眯,一股殺氣頓時從其身上一現而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