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噁心他媽抱着噁心哭噁心死了。”小姜老師洗手洗了一百遍。

可交卷子傻了眼啊,中考試卷是不能少的,他只好和監考老師一起,把垃圾全部倒出來,小心翼翼地在裏面尋來找去。

還真是幸運,試卷找到了,可上面沾滿了污穢和垃圾碎末。他倆就小心的擦呀擦呀,最後用吹風機吹乾。

因爲工作失誤,姜玉老師全市通報批評,他成了壞事例的典型,一連說了好幾年。

還好,茹世雄流的是涎水,而且自己擦了,聞人笑語感到慶幸。

大概有五分鐘的時間,試卷填得滿滿的,茹世雄瀟灑的大踏步出去。在他的示意下,苦苦掙扎的裴少男也闊步出去。

聞人笑語長出一口氣,葉雨的臉上也露出笑容,他們互相慶祝着。

葉雨把兩人的試卷拿上來,他不懂數學,但通過裴少男潦草的卷面可以看出,他頂多二十分。

茹世雄的試卷把他們兩人都逗樂了,三十個選擇題全寫的D,三十個填空題全填的1。

後面的簡答和應用題更簡單了,一語概括:“我不會!”

我不會,我不會,我不會,一連寫了幾十個,也不嫌累得慌。

親愛的讀者,讀到此,你一定會笑起來,倘若你是茹世雄的班主任,你會怎麼辦呢?

夏園的第一反應就是陰沉着臉,差點暈倒。

從容不比聞人笑語和葉雨幸運,她和明佳成一個考場。

開始的時候非常寂靜,只聽見筆尖沙沙的聲音。

她偶爾徘徊一個來回,觀察他們做題的優劣。

靠近窗戶的最後一個考生,總是呆呆的看着窗外,多半節課已經過去,他一道題沒有做,然而考試還沒結束,他已經交了試卷。

從容翻閱試卷,驚訝萬分,文筆清新流利,思路通順流暢,答案准確無誤,幾乎沒有修改的地方,世上真有如此聰明的學生?

她不由得走下去,明玉嬋還有兩個大題沒有做,金曉男僅做了一半,她再一次拿起他的試卷:肖逍遙,八班。

她不由得佩服茹雲飛,難道這次他扣住了試題,一個名不顯赫的學生竟然如此優秀。

她又一次下去,發現八班其他學生也沒有做起,她不由得起了疑心。

“怪,真怪,他做得這樣快,而且準確無誤。”她小聲的對明佳成說。

“可能尖子生,或者複習得好!”

“不可能,兩小時的試題,十五分鐘做完,絕對不可能!”

從容這麼一說,明佳成兜了一圈,發現沒有一個做起的。

“這傢伙可能有答案!”

“極有可能!”

“怎麼沒見他抄襲?”

“可能隱匿得好!”

他們不再說話,從容有些着急,萬一漏失答案,考試絲毫作用也收不到,還會助長歪風邪氣的滋生。

果然,六班的路雲曼也交了試卷,從容仔細的校正一番,發現最後的一道難題答案一模一樣,這進一步證明了她的猜測。

“一模一樣!有答案的不止一個人!”

“怎麼辦,要不向學校反映?”

交卷的時候,他問茹雲飛。

“小茹,你班的肖逍遙怎麼樣?”

“怎麼啦,有事嗎?”

“沒有,沒有,只是隨便問問?”

“字寫得不錯,學習不行!”

“哦!”

從容不再追問,而是徑直的出去,他同在外等待的明佳成去了喻校長辦公室。


“喻校長,這兩張試卷可疑!”從容說。

“怎麼可疑?”

“最後一道題一模一樣,而且……”

從容的話提到嗓子眼,正要講述他做題的速度,卻被喻言美的話打斷:“有證據嗎?”

“沒有!”

“沒有,怎麼能猜疑人家是抄的呢?”

喻校長把試卷甩到桌子上,那試卷飄呀飄,滑到地上,從容臉漲得通紅,猶豫着揀起試卷。

“我們懷疑肖逍遙有答案?”明佳成終於憋不住,生氣地說。

“不可能,簡直離譜,這怎麼可能!”

“讓他們再做一邊,如果一模一樣,老師我就不當了!”明佳成拍着桌子。

“別鬧了,還監場呢!”喻言美站起身來。

他們氣憤地走出來,覺得沒有面子,尤其是從容,剛從地上揀起了自尊,緋紅還沒有退卻。

“什麼德行?”明佳成說,“當了校長就不知道邁哪條腿!”

“那怎麼辦?”從容問。

“讓他看着辦!” “你要撿起來呢,讓他撿,不撿就在地上扔着!”

走出喻言美辦公室,明佳成還是憤憤不平。

“好歹他是校長!”

“校長怎麼啦,高人一等啊!校長應該是爲老師服務的,而不是凌駕於老師之上作威作福。每天要麼瞪着牛大眼訓人,要麼耷拉着臉使性子,就不慣他這個臭毛病。”

從容覺得明佳成的觀點很對,喻言美那是搭起戲臺賣豆腐——買賣不大架子大。

但是,她沒有與喻言美作鬥爭的勇氣。自己還年輕,還有未來,還需要評職稱。

與校長關係鬧僵了,評職稱肯定是變戲法的跪下——沒戲了。

從容很覺得沒面子,當着明佳成的面,喻言美竟然把試卷甩在地上。

她還乖巧的撿起來,這是多麼丟人的事情呀!

以前只聽過別的老師議論過,說喻言美牛逼得很,當了校長不知道邁那條腿,官架子十足,淨當面給老師難看。這會用到自己身上了。

這是從來都沒有的呀,莫非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他。

“上一次,喻校長想摸自己的手,沒有摸成……不是那一回吧,太小心眼了,自己被寧成的事情折騰的難受,哪有心情……”

“不對,可能他也是被寧成的事情鬧的。寧成雖然病情好轉,沒有打眼,但家長總是給喻校長打電話,要求考試。

要學校把卷子送到醫院,學校就是不給送,結果寧成父親寧二孬把學校告到教育局……”

從容思緒萬千,心靈戴着鐐銬在懸崖邊上跳舞。

三尺臺下清江水,中間多少教師淚。教師與校長,隔着無數山。

校長這個詞,在古代不知道怎麼形容,那肯定是最小最小的官銜了,放到雲橋,怎麼竟然如此牛✘。

有時候還真佩服聞人笑語,該還擊時就還擊,就欠給他們鬧一鬧,才知道老百姓不是好惹的。

不僅從容與明佳成心情煩躁,聞人笑語和葉雨也心煩意亂。

“這個考場實在不好監,折騰死了!”葉雨說。

“誰說不是,一個個不懂好歹,跟沒上道的小馬駒一樣!”

“若是沒有你,我可不敢管,一個個個子比我還高,膘肥體壯的,打我一頓就壞了!”

聞人笑語笑了笑:“膘肥體壯形容牲畜的,用詞不當!”

葉雨也笑了笑:“就那個意思,反正我不敢惹!”

“男老師再有勁也不行啊,總不能與學生打架吧?”

軍戀照我去戰鬥 ,都盼望監場遵紀守法、認真答題的學生。

事與願違,喻校長沒有發佈命令,他們只好又監考原來的班級。


第二場是生物,他們幾乎只有招架之力,沒有還手之功了。

裴少男剛發試卷時就拼命地抄,葉雨走過去,收了他的紙條。

葉雨見他褲兜裏鼓囊囊的,料定是舞弊的證據,叫他拿出來。

他變戲法似的取出一個又一個,取出一個又一個。

葉雨氣得滿臉通紅,她賭氣說:“如果你能再拿出來,就不沒收了。”

裴少男倏的從腰間又取出一個,葉雨立在那不知所措,那表情不知道如何形容。

她想不能再賭氣了,萬一裴少男從褲襠裏掏出紙條,她的臉還往哪隔!

要知道她還沒結婚呢,氣得她甩袖走了。

聞人笑語趕過來說:“把紙條拿過來!”

蜜制新妻 不是不沒收了嗎?”

聞人笑語機智地說:“那是她的諾言,不是我的諾言。”

裴少男無奈,只得不情願交了答案。

聞人笑語剛坐下,就看見阿奚爬在桌子上假寐,腿卻不停的晃動,膝關節有一個白色亮眼的地帶。

他疾步過去,阿奚正認真答題呢,他沒有發現。

聞人笑語仔細觀察他的雙腿,發現祕密就在這裏面,兩個紙條貼在右腿的左側和左腿的右側。

老師過來後,阿奚立馬將腿合住,老師走後就立馬將腿岔開。

這叫: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機作案。

聞人笑語這才領悟到:他爲什麼笑一會兒,睡一會兒,原來他在“假寐”,蓋以誘敵。

“賽諸葛”阿奚,只記住了蒲松齡的前一句話,沒有記住後一句話: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