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人將朱以波扔到救護車上救護車立即向著遠處開去。

在敬仁大廈的一個四房一廳里,朱國濤抱著一個小護士剛剛睡下,突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朱國濤拿過手機看到醫院裡打來的電話立即沒好氣的道:「誰啊?」

「院長!我是值班醫生小何啊!大事不好啦!以波少爺失蹤了,七樓的兩個護士也被人開槍打死了!」一個女人的聲音急促的道。

「什麼啊?護士死了?以波失蹤了?報警沒有?」朱國濤騰地一下坐起來道。

「報警了!」

「我馬上過去!」 女捉妖師的神祕男寵 朱國濤掛了電話,連忙穿好衣服跑到對面的房間,一邊用力敲著門一邊大聲的道:「父親!父親!快開門!以波失蹤了!」

對面的房門很快打開了,穿著短褲朱丹陽黑著臉道:「怎麼回事?」

「父親!剛剛醫院來電話說以波失蹤了,護士也被打死了!」朱國濤急著道。

「嗯?這又是綁架啊!你過去看看警察怎麼說,如果綁匪想要錢,一分錢也不給!這個廢物死了也是活該!」朱丹陽說完「哐當」一聲關上了房門。

朱國濤先是一愣然後急著道:「父親!他是我們朱家的人,你不能不管啊!」

朱國濤連續敲了五分鐘,看到父親還是沒有把門打開,他嘆了口氣向著樓下跑去。

在西貢郊區一間廢棄廠的房裡,朱以波被捆著手腳躺在地上,五個男人坐在邊上喝著啤酒吃著熟食,其中一個人向著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道:「野狼!少爺這次給我們100萬,每個人可就是25萬啊!這要是寄回家去,可以蓋一棟小樓了!」

「香江人真有錢啊!我們拼死拼活的干一個月才800元,這裡隨隨便便一個月都爭一萬多,以後我們五個兄弟就在香江發展了!」野狼點了點頭道。

「朋友!你們是越南人?」醒過來的朱以波著幾個嘰里呱啦說著越南語,他連忙微笑著道。

五個人立即閉上嘴巴,其中一個人用粵語道:「不是!」

「這位兄弟!你們為什麼要綁我啊?如果只是求財只接說一個數字,我給你們錢!」朱以波微笑著道。

「哦?你能給我們多少錢呢?」

「一千萬怎麼樣?」朱以波想了想道。

「一千萬?」那個人吃驚的道。

「一千萬如果嫌少,我再想想辦法再加一千萬!」朱以波看著對方吃驚的表情以為對方嫌少,他立即又增加了一千萬。

「你說的是二千萬?」

「是啊!」

那個人連忙用越南語向著野狼小聲的道:「這個人質願意拿二千萬來贖自已!我們每個人可以分400萬啊!野狼!我們發了!」

「如果我們把人質放走了,少爺一定會要我們命的!」野狼搖了搖頭道。

「我們拿了錢就回國內去!然後找個地方躲起來!」其中一個人咬著牙道。

「躲?往那裡躲?我們還沒回到家,把我們的親人早就被抓起來了!」野狼苦笑著道。

「那錢就不要了?那可是二千萬啊!」

「跟他說!有機會我們會救他出去,現在放他是不可能的!」野狼想了想道。

「好吧!」那個人把野狼的意思跟朱以波講了一遍,朱以波點了點頭道:「那聯繫你們老大吧!我想跟他談一談!兄弟們的辛苦費我還是會給你們的!」

五個越南人小聲的商量了一會後,野狼撥通了阮浩明的電話,電話很快接通了,野狼連忙小聲的道:「少爺!我們已經把人質帶到了指定地點,下一步該怎麼辦?」

婚寵之老公乖乖就擒 「好!讓他給家裡打電話,拿五個億現金來贖人!」阮浩明高興的道。

「五個億?」野狼吃驚的道。

「嗯!先讓他打電話吧!有什麼事情再聯繫我!」阮浩明說完掛斷了電話。

當朱以波聽到五個億的時候,立即點了點頭道:「我現在就打電話!如果我能平安回去,我另外給你們一千萬!」

「你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命比什麼都重要!」

「好!你現在打電話吧!」那個人將朱以波的電話拿了出來,立即撥打了朱國濤手機。 正醫院裡配合警方調查案件的朱國濤手機一響他連忙接聽道:「是小波嗎?」

「爺爺!我是小波!」

「你在哪裡?」朱國濤急著道。

「我被綁架了!在那裡我也不知道,爺爺!對方要五億現金來贖人!」朱以波道。

「哦?五億?錢到是不多,可是…….」朱國濤猶豫著道.「可是什麼?爺爺!你不會見死不救吧?」朱以波急著道。

「唉!你兩個弟弟就是被綁匪拿錢后又殺人滅口了,你太爺爺的意思是不給贖金!」朱國濤談了口氣道。

「太爺爺不同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五億對我們朱家來說並不是很多吧?為什麼兩個雜種就可以給贖金而為我就不可以?」朱以波憤怒的道。

「這個..這個..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我手裡還有點錢,你跟綁匪說說能少一點嗎?一個億怎麼樣?」朱國濤為難的道。

「我現在給爸爸打電話!他總不會見死不救吧!」朱以波說完掛斷了電話,那個會講粵語的年輕人冷笑著道:「朱大少爺!你還是朱家的獨苗嗎?是撿來的吧?」

「你放心!五個億還難不倒我朱以波!」朱以波冷笑著道。

這個時候朱明程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當他看到是兒子打來的電話后,連忙接聽道:「小波!有什麼事嗎?」

「有什麼事?我被人綁架了你不知道嗎?」朱以波咬著牙道。

「啊?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沒人跟我說啊?」朱明程吃驚的道。

「爸爸!我現在需要五億的現金贖金!你能幫我準備一下嗎?」朱以波口氣軟下來道。

「沒問題!明天我馬上讓人準備!」朱明程連忙回答道。

「謝謝爸爸!那明天中午我再打電話給你!」朱以波說完掛斷了電話,手機立即被人收了回去。

朱以波笑了笑道:「錢明天中午的時候給給你們!」

「如果明天中午我們收不到錢,可就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那個人冷冷的道。

朱以波看了一眼那個男人然後閉上了眼睛,心裡冷笑著道:「這筆賬等我出去后好好跟你算一算!」

而朱明程正在跟著父親通著電話,他向著電話里急著道:「爺爺為什麼不同意啊?小波除了不能生育,其它方面都很優秀的啊?」

「唉!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小波自從沒有拿到白色果后,你爺爺就開始對小波有了看法!那個錢你還是不要給了,萬一你爺爺知道了那就麻煩了,朱家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爺爺的名義下,你要想清楚!」朱國濤道。

「不給錢小波會死的!」朱明程急著道。

「我也沒有辦法!現在朱家的最要緊的事情是添丁!你那邊怎麼樣了?」

「正在忙著!這幾天已經試了十多個,一個月後就會知道結果了!」

「嗯!繼續努力,你爺爺正在用黑蓮子配藥,這幾天就會有結果了,等你吃了葯再試一下,應該會有奇迹的!」朱國濤點了點頭道。

「唉!小波這次是凶多吉少了!」朱明程嘆了口氣道。

「明天看看情況再說吧!如果綁匪把錢減下來,我們兩個偷偷的湊一湊,先把人贖出來再說!」朱國濤道。

「那好吧!」朱明程無奈的道。

第二天中午,朱以波打通了父親的電話,當朱明程無奈的說出無法給他準備贖金的時侯,朱以波一言不發的掛斷了電話,然後立即撥通了高志遠的電話。

晚上六點鐘,高志遠把滿臉是血的朱以波接到了酒店裡,朱以波把自已臉上的傷處理完后,向著高志遠點了點頭道:「我真怕你還在國外,綁匪要現金,我雖然有錢卻放在瑞士的很行里,明天一早我就把錢轉給你!」

「公司有個大合同急著要我來處理,所以我提前趕了回來,你家裡是怎麼回事?這點錢不是很多啊?」高志遠疑惑的道。

「一言難盡啊!太爺爺徹底把我拋棄了,他讓我爺爺和爸爸不給贖金!沒想到我朱以波福大命大,看來我們的計劃要抓緊進行了,人手招到了嗎?」

「招到了「毒刺」雇傭兵集的一個小隊,一共十五人,他們個個都是高手!」高志遠高興的道。

「只有十五人?人有點少啊!」

「等處理我公司的事情我再去招一些!不過他們的費用可不低啊!」高志遠苦笑著道。

「只有他們有真本事,錢不是問題!實話告訴你,在我們朱家祖屋的地下有個寶藏,那裡有幾種靈藥,你的身體就靠這些靈藥了,而且我們家的製藥廠都是用那裡的靈藥配製而成的!」

「哦?難怪你太爺爺一直守在那麼偏僻的地方!原來山裡有寶貝啊!」高志遠興奮的道。

「嗯!這次綁我的越南佬!這個仇我一定要報,「毒刺」到香港沒有?」朱以波點了點頭道。

「到了!正在我住的別墅里!」

「好!今晚就讓毒刺去越南人大廈,把那五億贖金拿回來,然後將那裡給炸平了!我拿出一億給他們!」朱以波咬著牙道。

「沒問題!我也想看看他們的實力!有了一個億這些人一定會同意的!不過那幫越南人怎麼不去對付你爺爺反而來對付你?」高志遠道。

「唉!因為我身邊沒有保鏢啊!而且還受了傷住在醫院裡!這次有點大意了,差一點把自已搭進去!」

「他們也沒有去找那個金清石呢?」

「你的信息是怎麼發的?」

「我就說你爺爺請他們來殺一個人,最後的結局卻是殺人滅口!」高志遠想了想道。

「靠!你就不能說是請他們去殺金清石,然後這些人被金清石幹掉的啊?」朱以波瞪著眼睛道。

「我想先把你爺爺幹掉后,我再發一個給他們!誰知道他們這麼會找上了你!」高志遠鬱悶的道。

「先不說這些了!今晚我親自帶人去越南人大廈!我要親手殺了那打我臉的人!」朱以波黑著臉道。 凌晨一點鐘,二輛黑色的福特商務車和一輛路虎停在了離越南人大廈二百米遠的地方,坐在路虎車上的朱以波向著身邊的一個身材高大的黑人點了點頭道:「阿道夫隊長!你們想好進去的辦法了嗎?」

「已經踩好點了!這裡的安保系統並不複雜,只是錢不知道放在那裡!」毒刺第五小隊隊長阿道夫小聲的問道。

「錢應該在頂樓的辦公室里!」朱以波道。

「如果找不到錢怎麼辦?」

「找不到也要炸樓!那一個億等完成任務我馬上轉給你!」朱以波平靜的道。

「OK!我相信和朱先生合作會很愉快,而且也從來沒有人欺騙過我們毒刺!」阿道夫點了點頭道。

「錢應該放頂層的辦公室里,你們要想辦法去到頂層才行!」

「這個是小事情!你就在這裡等我們的好消息吧!」阿道夫說完立即向著耳麥喊道:「所有人按計劃開始行動!蓋爾你把監控搞定后立即通知我們!」

「是!」

其中一輛福特車門一開,一個白人戴著帽子、背著包從車上跳了一下來,拉開地下的一個井蓋跳了下去。

一條條粗粗的電纜固定在地下的牆壁上,蓋爾來到一個標有記號的電纜前,扒開電纜的橡膠套抽出兩條細線來,然後用兩個帶齒的夾子夾在了上面,然後將另一頭接在了手提電腦上,蓋爾的雙手在鍵盤上快速的輸入幾組數字后,電腦的屏幕上立即出現了一個個小畫面,他立即向著耳麥道:「隊長!已經控制了這裡的監控系統,可以行動了!」

「GOOD!田邊!開始行動!」阿道夫高興的道。

「是!」

又一個身影從車上跳了下來,他拎著一個大包直接向著大廈走去,大廈門口站著四個保安和六個身穿透視裝的咨客,看到田邊走了進來,六個咨客一齊鞠躬用越南語喊道:「歡迎光臨!」

田邊只是點了一下頭然後直接向著電梯走去,二十五歲的田邊是日本人,從小就在苦練忍術,從日本的精英部隊「特別警備隊」退役后加入了毒刺,是第五小隊里的唯一亞洲人,也是近身暗殺的高手。

田邊直接乘著電梯來到十七樓,然後沿著著樓梯輕輕的走了頂樓,在頂樓上兩個上的兩個保安正一邊抽著煙一邊聊著天,一道人影無聲的從樓梯里閃了出來,飛身向著兩個保安撲了過去,左臂迅速纏住了其中一個保安的脖子,同時雙腳夾住了另外一個人脖子,身體用力一轉,兩個保安同時倒在了地上。

男邊右手的匕首「噗嗤」一聲扎進了一個保安的心臟,緊接著雙腿一用力將夾住脖子保安拉到身前,匕首「刷」的一聲劃開了他的喉嚨,他用嘴舔了舔匕首上的鮮血向著耳麥小聲的道:「樓頂清理完畢!」

「GOOD!開始放繩索!我們馬上過去!」阿道夫立即命令道。

撩妻成癮:餓狼前夫請剋制 「是!」

田邊從包里出兩大捆繩索向著樓後面扔了下去,阿道夫向著朱以波點了點頭道:「我們出發了!等找到錢立即通知你!」

「好!」朱以波點了點頭道。

「艾德里安、亞歷克斯你們兩個放炸彈,安格斯掩護我們撤退!………」阿道夫能過耳麥下達著一個個命令。

「是!」

「是!」

阿道夫帶著七個人向著樓后悄悄的潛了過去,來到大樓的後面,兩個背著大包鬼佬立即從包里拿出一塊塊像麵粉一樣的東西,這是美國生產的C4塑膠炸藥,兩個將塑膠炸藥和雷管貼在了一樓的一個個角落裡。

阿道夫拿出兩個金屬夾扣在了繩子上,然後雙手抓住兩個金屬,腳蹬著牆壁快速的向檔上爬去,下邊的五個人立即跟著爬了上來。

十多分鐘后,六個人爬到了樓頂立即戴上頭套拿著手槍向著樓下小心翼翼的走去。

在十七樓的一個房間里,阮浩明看著地上的五個打開的大布袋,他向著躺在床上的一個極品美女微笑著道:「雲兒!明天你拿一袋子錢走!給自已買一個好房子、好車!」

大婚晚成之前妻來襲 「浩明!你就不怕朱家和警察查到你的頭上啊?」那個女人擔心的道。

「有什麼好怕的!現在父親凶多吉少,這裡我說了算,那個梨將軍的女兒讓她見鬼去吧!等你退出娛樂圈了,我們就結婚!」阮浩明高興的道。

「得罪了梨將軍,你們的白貨和黑貨怎麼辦?這可是你們的主要經濟來源啊!」

「白貨我已經和緬甸的潭明林聯繫上了,他已經答應跟我合作,從他那裡拿的白貨比從梨將軍的價格還要低二成,黑貨加拿大的我表哥會給我,他們在那邊現在發展的很不錯!」

「哦!那就好!不過我跟新義安的星海集團簽了協議,恐怕沒那麼快退出來!」

「我們現在不能得罪新義安,你先在那裡堅持幾年,等我再壯大一些就把你贖出來,新義安就是有想法也不會做得太過份!」

「嗯!現在我正處在頂峰時期,他們一定不會同意我離開的,過幾年走下坡路了,賠點錢他們會放人的!」

「這樣最好了!娛樂圈是一個大染缸,還是早點上岸好!」阮浩明搖了搖頭道。

「有人要殺我,快離開這裡!」阮浩明急著道。

這時候從門外外衝進來四個保鏢,他們拿著槍向著阮浩明急著道:「少爺!發生什麼事情了?」

「馬封鎖整個大廈!同時叫所有兄弟帶著武器趕過來!這裡來敵人了!」

「是!」四人一邊拿著對講機呼叫著一邊保護著阮浩明和那個女人向著電梯跑去。

阿道夫帶著田邊和另外五個人來到十七層,突然耳麥中傳來了蓋爾急促的聲音道:「隊長!很多人向著大廈沖了過來,你們可能暴露了,快撤退!」

「什麼?這不可能啊?」阿道夫吃驚的道。

「快!快!再不走就來不急了!他們都拿著槍!」蓋爾急著道。

「Fuck!原路撤退!」阿道夫一邊向著樓上跑一邊大叫著道。

三分鐘后阿道夫他們跳上了接應他們的汽車,快速的離開了這裡。 上百人將越南人大廈包圍了起來,阮浩明和那個女人站在大廈的外面,周圍十幾個保鏢拿著槍緊張的盯著四周,他向著手下大叫著道:「不要放過任何一個角落,給我仔細的搜!」

就在這個時候大廈的四周突然傳出了一聲聲巨響「轟!轟!轟!」

圍在大廈周圍的幾十個人立即被炸飛了出去,阮浩明抱著那個女人一邊向遠處跑一邊大叫著道:「快跑!有炸彈!」

大廈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一樓的牆體被炸出了一個個大洞,濃煙、火光、慘叫聲頓時連成了一片!

阮浩明躲在遠處臉色蒼白的大叫著道:「快打999!快救火!」

警車、救火車呼嘯著飛馳而來,這個時候大火已經涌到了三樓,好在二、三樓是餐廳,沒有造成人員的傷亡,四樓以上的人都跑到的頂樓上大聲呼叫著。

大火很快被撲滅了,消防員把衣不遮體的客人用雲梯從樓頂一個個接下來,越南人大廈只剩下幾根殘破的柱子支撐著,警察立即封鎖了這裡,大廈已經變成了危樓,隨時都會有坍塌的危險。

總裁的冷寵情人 猴子和六指帶著兩個小弟衝到十七樓將五億港幣扛了下來,阮浩明立即和那個女人帶著錢離開了這裡。

在不遠處的一個巷子里,田邊拿著望遠鏡一邊觀察著一邊向著耳麥道:「隊長!大樓沒炸塌,十幾個人拿著五大袋東西離開了這裡!」

「你立即跟上他們!找到他們的落腳點立即告訴我!」阿道夫的聲音從耳麥中傳了過來。

「是!」男邊立即從巷子里跑了出去。

坐在路虎車裡的朱以波向著阿道夫點了點頭道:「毒刺果然名不虛傳!臨危不亂、訓練有素!」

「我們執行任務都要提前做出幾種方案!如果不能一次解決目標,再想動手就困難了!」阿道夫笑了笑道。

「你是專業人士!我一切都聽你的安排!等這單生意完成後,還有生意在等著你們,給你們三個億,幫我再幹掉三個人!」

「好!我就說跟朱先生合作會很愉快,你把資料準備好,等這個事情一解決,我們馬上開始行動!」阿道夫點了點頭道。

「好的!我回去就將資料發給你!」

在公路上三輛汽車正高速的行駛著,兩輛麵包車將一輛豐田霸道越野車保護在中間,坐在副駕駛上六指回頭向著坐在後面的阮浩明小聲的道:「少爺!我已經通知夜狼他們去了別墅,這次爆炸太危險了,差一點把把大廈炸塌了!是什麼人跟我們過不去呢?」

「最大的嫌疑就是朱家和大圈幫!你讓我們在大圈幫里人暗中調查一下,看看是不是他們乾的!如果不是我們就全力對付朱家,這個仇不能不報!」阮浩明黑著臉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