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忍者,在聽到渡邊下達的命令后,一個個憋足了一口氣,紛紛朝著葉浪面前沖了過去。

葉浪倒吸了一口涼氣,只看到自己眼前四個黑影不斷閃爍著,眨眼之間,當葉浪看到一道銀白色的亮光順著自己眼前劃過時,他鋼牙緊咬,冷聲呵斥道:「找死!」

開口之際,葉浪迅速催動自己渾身內力,匯聚於手掌之中。

伴隨著神刃浮現出來,在場站在一側觀戰的幾個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連渡邊,在看到葉浪手中神刃出現的同時,他不由得低聲道:「果真是個高手啊。」

站在渡邊一側的李穀雨聽到自己這位老同學的感慨后,於是便對其憂心忡忡的問:「渡邊君,請問您這四個手下,可否是葉浪的對手?」

因為戰鬥才剛剛開始,所以現在渡邊也不好區分勝負。

安靜的站在原地,等他看到葉浪對第一個衝到自己面前的忍者下手時,渡邊心裡頭涼了半截,暗想遭了,這次看樣子他們要吃大虧了。

這般想著,渡邊忙開始回憶自己當年所練習過的忍術。

自從渡邊當上副組長之後,幾乎便沒參與過這種惡戰。所以就算是當年的他多麼勇猛過人,現在的他,也只能是看著這場戰鬥望而生畏。

葉浪手中的神刃,在空中不斷劃出一道道藍色的光芒,眼前四個忍者,始終徘徊在葉浪四周,並沒有現在貼身上去與葉浪纏鬥。

同樣都是高手,這四個人心裡明白,憑藉眼前葉浪的實力,如果說他們現在在沒抓住葉浪破綻之前衝過去,估計只能是受死罷了。

在搞清楚了這點之後,這四個人只能是選擇不斷試探。

然而葉浪,在被四個人圍在中間,他心裡也有點擔心。

身邊這四個傢伙,顯然是自己之前極少遇見的高手,尤其是這四個人的速度,快的出奇。甚至於讓葉浪覺得,他們的速度幾乎能夠與龍四相媲美。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說自己稍有不慎,給對方半點兒可乘之機,那自己就徹底完蛋了。

也就在葉浪心裡為自己擔心的時候,站在一側觀戰的龍魂倒是看出了一絲端倪,對葉浪嘿嘿一笑道:「少主,需要我們幫忙嗎?」

葉浪聞言,不由得對龍魂冷聲道:「還用問我嗎?都快點的,將這四個王八蛋解決掉,我們在處理剩下的事情。」

要是之前,葉浪絕對不可能在自己手下面前示弱。

但是今非昔比,自己要是現在不識時務,還打算硬抗的話,吃虧的也只能是自己。

龍魂等人聽到葉浪此話后,一個個摩拳擦掌,反倒是迅速將這四個人包圍其中。

站在一側的渡邊本來心裡就有點為自己手下兄弟擔心,結果在看到這幾個人全都圍過來時,他便更加擔心了。

不過讓渡邊唯一感覺到欣慰的是,眼前這幾個人,唯一正常點兒的,也就龍龍和龍魂還有龍三。剩下兩個人,龍四和龍五,一個看上去就是個病秧子,另外一個則是個殘疾人。

這麼兩個人居然也能成為葉浪的手下,這可就讓渡邊有點兒想不通了。

不過,渡邊這個想法剛剛產生后,沒想到圍住了自己手下的這幾個人,最先出手的居然是龍五。

龍五一隻手緊攥成拳,整個人猶如一頭從牢籠之中放出來的猛獸,張著自己的血盆大口,嗷嗷叫喊著,順著自己正對面的一個忍者面前沖了過去。

見此情形,渡邊差點沒笑出聲來,心想這特么不是找死嗎?就這樣的赤手空拳衝過去,自己的手下手中武士刀稍微抖動,估計就能將龍五的腦袋給斬落在地。

可渡邊還沒開心兩秒時間,畫風卻猛然發生了轉變。

在龍五衝到自己手下忍者面前後,自己的手下剛剛將武士刀揮舞在半空中,正準備朝著龍五僅存的那條手臂砍下去時,沒想到龍五居然瞬間移動了自己的身體。

速度,快的讓渡邊都沒有看清楚龍五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只是眨眼的一瞬間,將自己身體挪動到這名忍者左側之後,龍五的拳頭,惡狠狠朝著這名忍者的左側肋骨擊打過去。 如此勢大力沉的一拳,若是被擊中,肯定會五臟六腑俱損。

這名忍者在看到此情此景后,急忙伸出手,用自己的左臂格擋。

這樣一來,龍五的拳頭,恰好擊打在了這名忍者的左臂上。

只聽得咔嚓一聲脆響,這名忍者立即張開嘴,慘叫了聲。

不過,相比於常人,忍者的抗擊打能力,倒是好的出奇。

被打斷了左臂之後,這名忍者雖然痛苦的叫了聲,但不到一秒時間,他居然轉身之際,右手中的武士刀再次朝著龍五的手臂砍去。

龍五嘴角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還是和剛才一樣的招數,瞬間位移到了這名忍者的右側,同樣的一拳擊打過去,這名忍者一時情急,只好用自己右手中的刀鋒格擋。

龍五見狀,急忙收手,同時飛起一腳,直接踢在了這名忍者的面門上。

這一腳,彷彿是有人用大鐵鎚砸在了橡皮泥上一樣。

被擊中的忍者頭部,瞬間變形。

在這名忍者身體如同木樁一般倒在地上后,龍五方才站住腳,轉身對葉浪微微一笑說:「少主,任務完成。」

葉浪右手持神刃,面帶微笑道:「哈哈,好,那麼接下來看我的!」

一個麻煩被解決掉,只剩下三個,葉浪也不用在害怕自己腹背受敵了。

心裡這般思慮之際,葉浪先選中一個個頭最高,看上去身上散發的殺氣最強的,對其擺了擺手笑道:「來吧。」

渡邊看的心驚膽戰,他現在最害怕的就是自己手下這些人被葉浪等人全都給幹掉。只要自己手下這幾個人被幹掉了,那麼自己的四期也就到了。

這麼想著,為了扭轉局面,渡邊忙對自己剩下的三個手下大聲喊道:「快點合起來將葉浪斬殺,要不然我們都要喪命於此!」

這三個人何嘗不想將葉浪幹掉,可關鍵是他們都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啊。

有葉浪這麼強悍的對手站在他們面前,他們要是不小心點,說不定剛衝上去就會被葉浪這傢伙給滅掉。

心裡這般思慮的時候,不過同時,這三人也明白他們老大說的是對的。

要是他們現在心中膽怯,不敢衝上去的話,等會兒等待他們的,那就是死亡。

殊死一搏,此時成了他們最後的選擇。

「受死吧!」三人對視一眼之後,一起朝著葉浪面前沖了過去。

而葉浪,則是瞅准了自己最前面的大高個,手中神刃順著對方刺過去的同時,他對這三人冷笑著說:「你們受死吧!」

葉浪面前的大高個在看到藍色耀眼的利刃即將戳穿他的肚皮時,他居然揮舞著手中的武士刀,不自量力的想要將葉浪手中的神刃格擋開來。

然而,在兩件兵器相互碰撞之後,大高個忍者方才反應過來,自己手裡的傢伙事,簡直就是個渣。

大唐之稱霸全球 看著被葉浪手中神刃一分為二的武士刀,大高個絕望的朝著自己腹部藍色的神刃望了眼,他彷彿看到葉浪手中的神刃,正在不斷吸收他體內的鮮血。

葉浪在一劍刺殺眼前大高個后,正要解決掉剩下這兩人時,沒想到一側龍魂忙大聲喊道:「少主,先等等。」

聽到這一嗓子,葉浪瞬間收手,從還站在地上的兩名忍者中間竄出來后,對眼前龍魂苦笑著問:「我去,你幹什麼啊?不知道現在正好是危險的時候嗎?」

龍魂燦燦的笑了笑,揮了揮手中的三菱軍刺,笑呵呵的說:「少主,留一個讓我玩玩唄。」

葉浪早想到自己手下可能會有人這麼說,現在聽到龍魂此話,他便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笑道:「你快點知道嗎?早點解決了這件事情,老子還要回去睡覺呢。」

龍魂點頭一笑道:「放心吧少主。」

話音剛落,龍魂便手持三菱軍刺,直接朝著剩下這兩名忍者沖了過去。

站在一側的龍四還有龍龍兩人,一看在場他們幾個人,除過保護許子明的龍兒沒有斬殺忍者,其他人都各自收穫了一個人頭后,他們兩邊便一起大聲喊道:「不成,麻痹的,給我們留一個。」

站在人群旁邊的渡邊,在看到此番場景之後,他便知道自己大勢已去。

看著葉浪,渡邊忽然冷笑了聲,然後對其直言道:「葉校長,你可知道你犯下了多大的錯誤嗎?」

葉浪好奇問:「說說看吧,我倒是犯下了多大的錯誤呀?」

「之前得罪我們青竹會的人,你都知道他們是什麼下場嗎?」渡邊冷聲問。

葉浪攤開雙手,很是不解的說:「小矮子,這個老子還真不是很清楚呢,來,說說看吧,之前得罪了青竹會的,都是什麼下場呀?」

渡邊擲地有聲道:「好,王八蛋,算你牛掰。你給老子聽好了,但凡是得罪了青竹會的人,我們青竹會會讓你以及你身邊的親朋好友全都死無葬身之地!」

葉浪一聽這話,不由得開懷笑道:「哈哈,我好害怕啊!」

這話剛說完,那邊靈魂已經將一個忍者直接幹掉。

而葉浪,則順勢衝到了渡邊面前,一出手,便抓住渡邊的頸部,冷聲喝問:「都這會兒了,你居然還敢威脅老子?你剛才說得罪了青竹會,你會讓我的親朋好友死無葬身之地,那你知道得罪我們誅神,我們會讓你們怎麼樣嗎?」

被葉浪捏著脖子,渡邊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來。

但是那眼神,依舊堅定,狠狠瞪著葉浪。

葉浪稍作停頓,於是便對渡邊一字一句說:「你也給老子聽好了,得罪了我們誅神,我們會直接讓你們整個青竹會的人死光!」

說著,葉浪一把將渡邊推倒在地上。

卻不想倒在地上的渡邊,在聽到這話后猛然開懷笑道:「哈哈哈,笑話,真是笑話啊,居然能讓我們青竹會的人全都死光?你覺得你漲了三頭六臂嗎?你知道青竹會總共有多少人嗎?世界範圍內分佈在多少個國家嗎?瞧把你能的,說大話之前,請你先考慮清楚自己幾斤幾兩行嗎?」 看到渡邊如此囂張的模樣,本打算將渡邊今天就直接解決掉的,但現在,葉浪改變了主意。

看著渡邊,葉浪冷笑了聲,然後對其直言道:「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讓你活著,只等你看完我幹掉整個青竹會後,在讓你去死。」

渡邊雙眉緊皺,死死盯著葉浪,冷聲喝問道:「葉浪,你覺得你有這麼牛掰嗎?就你這點實力,還想要幹掉整個青竹會,我特么真鄙視你!」

葉浪冷笑了聲,隨即來到渡邊面前,彎腰蹲在渡邊身旁,然後一字一句說:「我的實力多強我自己清楚,還用不著你在我面前說三道四。」

如此說完,葉浪站直了身體,對眼前李穀雨微笑著說:「李小姐,說吧,被你們挾持的那些人現在在什麼地方?」

李穀雨面色蒼白,面對葉浪的詢問,她嘴唇微顫道:「人?什麼人?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麼?」

葉浪微微一笑道:「不知道我說的什麼?呵呵,這就有意思了啊,那麼陳梓苒你認識嗎?」

「這個……我……我……」

此時的李穀雨,在看到渡邊被打倒在地之後,她也知道自己完蛋了。

但現在,李穀雨還不想將自己也陷入泥潭之中,畢竟渡邊只不過是青竹會大和組的一個副組長,如果自己這次能成功脫身,那自己就能與青竹會大和組的組長聯繫。

等那個時候,說不定大和組組長震怒之下,極可能帶著整個大和組的人前來,將葉浪等人不費吹灰之力的幹掉。

心裡這麼想著,李穀雨腦子飛速轉動。

然而,葉浪在看到李穀雨此時的眼神后,他根本沒給李穀雨考慮的時間。

對著李穀雨冷笑了聲后,葉浪猛地出手,一巴掌抽打在了李穀雨的臉蛋子上。

啪!

伴隨著一聲脆響,李穀雨直接被打倒在地上。

難以忍受的疼痛,瞬間朝著李穀雨全身襲來。

而葉浪,在看到這種情況之後,於是便對起冷冷的說:「老子特么告訴你,我這輩子雖然不怎麼動手打女人,但是遇到你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殺了你也無所謂。」

李穀雨剛剛還準備想辦法推脫責任的,但是現在,她腦海中已經是一片空白。

看著葉浪殺人一般的眼神,李穀雨渾身顫抖著,張了張嘴說:「葉校長,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葉浪殺伐果斷,他能看出來,眼前的李穀雨,絕非善茬,要不使用一點特殊手段,想要讓這娘們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的說出來,根本就沒可能。

在想到這點后,葉浪於是抬起一腳,狠狠踩在了李穀雨的小腿上。

只聽見咔嚓一聲脆響,李穀雨直接張開嘴,殺豬似的嚎叫起來。

見此情形,葉浪雙眉緊皺,一字一句問:「你現在說還是不說?」

李穀雨這次是真的害怕了,她痛苦不堪的在地上不斷翻滾著,叫喊道:「我說,求你了,別動手,別再動手了啊!」

站在旁邊觀看這一幕的龍魂等人,也都驚呆了。

要知道,葉浪之前在他們心中,那可都是一個懂得憐香惜玉的人啊。

可是今天,葉浪居然會對李穀雨下手,這還真是奇了怪了。難道葉浪變了?

只不過在這種場面下,龍魂等人自然不可能開口詢問葉浪如此無聊的問題,他們現在也很想知道這件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被帶走的這些人,到底現在在什麼地方。

葉浪在聽到李穀雨告饒聲后,於是便微微點頭道:「好,既然這樣,那你快點說吧,我沒時間聽你廢話,儘快說完之後,我也好讓警察送你去醫院。」

李穀雨來不及多想,難以忍受的疼痛,讓她無法堅守自己的想法。

舔了舔自己發青的嘴唇,李穀雨哽咽著說:「這件事情和我有關,剛開始的時候,我老公的公司遇到問題,那個時候我就和渡邊君認識了。渡邊君是我在矮子國大學的同學,所以……」

李穀雨最開始所說的,基本和那天胡亞鵬所說的沒什麼區別。

等葉浪聽完之後,他便對李穀雨繼續道:「這麼說,在湖市這邊與青竹會主要聯繫人是你對吧?」

話音剛落,還沒等李穀雨回答,倒在地上的渡邊便急忙大聲喊道:「穀雨,千萬別再說了,你再說下去,就算是他們不殺了我們,組長也會派人幹掉我們的!」

葉浪冷笑了聲,一腳踩在了渡邊的手腕上。

直接將渡邊的手腕踩成肉餅之後,葉浪方才看著李穀雨怒斥道:「說!你要特么不說清楚,我今天有的是時間慢慢讓你們說出此事的具體情況。」

看著葉浪毒辣的眼神,李穀雨知道葉浪並沒有嚇唬她。

順著已經昏迷的渡邊望了眼后,李穀雨忙對葉浪道:「葉校長,求你先送渡邊君去醫院吧,他看上去好像不行了,求你了!」

葉浪也是一陣驚奇,心想這娘們還真夠多情的啊,自己都快要被疼死了,沒想到現在還關心自己的情人。

心裡暗笑,但葉浪臉上的神色並沒有絲毫改變。

緊盯著李穀雨,葉浪一字一句說:「只要你能儘快將我想知道的事情說出來,送你們去醫院,那是很容易的事情。」

李穀雨點頭道:「我說,您想知道什麼,只要是我清楚的,我都說。」

「還是剛才的問題,湖市這邊,是誰負責與青竹會聯繫?還有,聯繫方式是什麼樣的?那邊接頭人都叫什麼?」

醉君榻,致命狂妃 面對葉浪的詢問,李穀雨開始一五一十的說了起來。

事到如今,李穀雨知道自己就算不說也已經不可能了。

眼前的葉浪,像極了閻王爺,隨時隨地都能要了他們兩個人的小命。

當然,如果葉浪選擇一槍將他們兩個人打死,或者說一腳踹死,李穀雨心想自己都不會害怕。可要命的是,葉浪根本就不會這麼做啊。

看葉浪現在的打算,明擺著就是想要一點點將他們給折磨死才甘心。

葉浪站在一側,聽李穀雨一字一句的說著,只等半個小時后,葉浪方才搞清楚了這件事情的整個事發過程,以及被挾持的人現在在什麼地方。 看著倒在地上,疼的面無血色的李穀雨,葉浪輕輕拍了拍手。

聲音剛落,門外楊涵便帶著幾名警員匆忙進門。

其實楊涵等人自從來這邊后,他們一直在監聽裡面的情況,包括葉浪等人與這幾個忍者動手的畫面,他們也都藏在外面拍攝的一清二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