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象陣的四人,不僅力量可以相互提供,同時恢復率也提高了數倍。

「吃我一劍。」

狐工對着魚幼薇打眼色,道。

「看我的長劍貫日。」

狐工將劍舉過頭頂,真氣凝聚成超強的劍氣,這是狐工現在想要做的事,一劍劈開他最後一個護罩。

「虎皇,情況如何?」

比倫·奧丹看着四人,忍不住想問道,畢竟此時情況危機,稍有不慎個便是十死無生。

「法師,我們現在還有必要做嗎?」

血鱗赤虎率先提出來他們現在的處境,如果沒有辦法堅決,血鱗赤虎一定會脫離,快速逃出戰場。

「報三皇子。」

「現場一片狼藉,六芒星陣破碎,空間隧道。」

「該死。」 「吼!」

受到攻擊的王者基多拉暫時停止了摧毀東多爾瑪的腳步,轉而將三顆碩大的頭顱轉向了身後,尋找剛才攻擊它的敵人。

只見數道身影正在天空中盤旋,而之前攻擊王者基多拉的正是那些身影中的兩道,那是兩頭強大古龍種怪物,鋼龍和炎王龍。

而在天空中盤旋的其餘幾道身影,也是也都是如蒼火龍,千刃龍,冰牙龍,電龍,黑狼鳥之類擅長飛行的怪物。

不僅如此,在這些怪物的背上,還都坐着一位位全副武裝的人影。

這些騎乘在怪物背上的人影裝扮的與獵人一般無二,只是在他們的手背上卻都有一個拳頭大小的,上面鑲嵌著一顆藍色寶珠的奇特裝備,不知道是用來幹什麼的。

見王者基多拉看向他們,只見天空中哪位騎乘在炎王龍背上的騎手將手臂置於胸前,其手背上那件奇特裝備上的寶珠立刻亮起了朦朧的微光。

在微光的映襯下,騎手對着身下的炎王龍,說了幾句話,後者竟然十分人性化的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天空中的其他怪物騎手也都已經完成了與自己怪物的溝通。

隨後,炎王龍的騎手對着身旁的鋼龍騎手微微點頭,然後伸手朝着王者基多拉猛地一揮,口中大喊道,「按原計劃發起進攻。」

「吼!」

「好!」

……

當楊磐催動着槍翼來到東多爾瑪的時候,時間已經是三個小時之後了,就連天色也已經暗了下來。

而隔着老遠,楊磐便看到體型龐大的王者基多拉正揮動着一對龐大的金色翅膀在東多爾瑪的上方盤旋,彷彿老鷹抓麻雀一般追趕着幾道渺小的身影。

停止前進,懸停在半空中,楊磐看着前方不時噴出一道引力射線的三頭巨獸不由得暗罵道,「淦,怎麼是這個傢伙!」

而就在這時,楊磐的無限印記也傳來了信息提示。

楊磐一看信息,臉色頓時變的更加難看了。

原來剛才任務提示乃是一個名為【保護東多爾瑪】的可選支線空間任務。

可是,雖然是可選支線任務,但這個任務的失敗懲罰確是主線空間任務強制失敗,而這對與所有的空間執行者都是無法接受的。

而楊磐不知道的是,這條【保護東多爾瑪】的空間任務是在他到達之後空間才開始下發的,並且所有在東多爾瑪範圍內的執行者都在楊磐到達之後接到了這一任務。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無限空間判斷,在楊磐到來之前,留在這裏的所有執行者即便加起來,也無法完成這一任務。

換句話說,要是楊磐不來,無限空間都不會下達這樣一條任務,而且即便現在下達了任務,空間其實也沒指望那些執行者能夠出多大的力。

與此同時,東多爾瑪範圍內的執行者們在接到任務後面色都是一變。

因為本次任務比較特殊,所有參與這次空間任務的既有中級執行者也有低級執行者,只不過為了保護低級執行者的安全,空間限制中級執行者無法主動對低級執行者出手,而低級執行者若是主動對中級執行者出手,那麼後果自負。

而作為空間執行者,不管中級的還是低級的,他們自然都聽說過王者基多拉的大名,即便有少數幾個不知道的,經過隊友的科普也基本明白了那是一隻怎樣的可怕的怪物。

而面對着這種等級的怪物,所有的執行者,不管本性是好是壞都十分明智的沒有選擇與之對抗。

一些膽小的幾乎在第一時間便逃離了東多爾瑪,而一些聖母心腸的還幫着獵人工會撤離人民,至於一些居心裹測的則是趁亂在城市中殺人放火,搶劫偷盜,甚至還獲得了不少的好處。

而隨着【保護東多爾瑪】任務下達,雖然所有的面色都不好看,但那些逃跑的和趁亂髮財則格外的難看。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保護東多爾瑪】乃是一個按照貢獻度結算的特殊任務。

該任務會按照執行者在王者基多拉襲城期間的表現結算貢獻度,而貢獻度則會影響該任務的獎勵。

那些逃跑的執行者現在是一點貢獻度都沒有,最後結算時貢獻度低於一定程度不會有任何獎勵,並且還會扣除一定的交易點數。

而那些聖母心泛濫的傢伙雖然也沒啥正事,但是卻有一定的保底貢獻度,可以獲得保底的獎勵。

至於那些趁亂髮災難財的,貢獻度為負數,不僅要接受任務懲罰,並且他們身上也已經被打上罪犯和盜獵者的標籤,等到這次基多拉襲城的事件結束,獵人工會騰出手來,各種追殺通緝之類的好事絕對是少不了他們的。

而就在這時,天空中的楊磐也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雖說並不在乎什麼支線任務的獎勵和空間任務失敗的懲罰,但是這王者基多拉楊磐還是很想將其殺死的,畢竟對方可是空間闖入者,殺死之後可是好處多多呀。

不過雖然已經確定動手,但楊磐還是要好好的規劃一下。

若是在全盛的情況下,楊磐絕對是二話不說,直接進入始祖巨人形態跟這王者基多拉正面硬鋼就是了。

可是現在他的狀態不佳,所以多少還是需要動用一點手段的。

略微思索之後,楊磐取出了那件銀色武器【山之怒】,在激活了它的附帶效果【岩石巨兵】之後,便將它丟向了地面。

做好準備后,楊磐操控著槍翼朝着王者基多拉飛去,同是發動了龍之吼朝着正在與王者基多拉周旋的幾隻怪物以及它們背上的騎手大聲吼道,「都給我讓開!」

楊磐這一聲咆哮不僅讓那些正在躲避王者基多拉的攻擊的騎手向他投來了詫異的目光,甚至就連王者基多拉都將一顆頭顱轉向了他。

而楊磐在吼完之後,也不管那些滿臉詫異的騎手,直接拔高位置躲開了王者基多拉朝他噴射而來的引力射線,隨後朝着王者基多拉那龐大的身體猛地一揮手,兩顆燃燒着幽綠色火焰的地獄火隕石立刻朝它砸了下來。

而那王者基多拉見地獄火隕石朝自己砸過來,竟然不做絲毫閃躲,直接抬起了三顆頭顱,朝着地獄火隕石所在的方向便噴射出了三道粗大的引力射線。

「轟!」

伴隨着一聲爆炸,第一顆地獄火隕石直接被王者基多拉的引力射線給擊碎,而第二顆地獄火隕石此時也已經破碎大半。

砰!

破碎的隕石砸在了王者基多拉那金黃色身軀上,卻只是讓它踉蹌了一下,並造成一些微不足道的傷害。

然而就在王者基多拉準備調整身形再去追殺那些敢於偷襲它的蟲子時,楊磐不知何時卻已經飛到了它的上方。

「轟!」

劇烈的爆炸伴隨着無數暗紅的電光在王者基多拉的上方炸響。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劇烈爆炸,王者基多拉躲閃不及之下,竟差一點被炸落到地面。

然而就在王者基多拉扇動着翅膀勉強在空中穩住身體的時候,那團還未消散的爆炸火光中竟然傳出了一聲宛如悶雷一般的怒吼。

「給我死!」

緊接着就見一顆比王者基多拉的頭顱還要大上幾分的恐暴龍頭顱自火光中鑽出,然後張開猙獰巨口一口咬在了王者基多拉左側的頭顱之上。

與此同時,兩條粗大的手臂也自暗紅色的火光中鑽出。

其中左臂通體覆蓋着暗紅色的結晶重甲,手部就宛如龍爪一般,自出現之後便一把捏住了王者基多拉中央的龍頭,那尖銳的指甲甚至穿透了王者基多拉那堅固的金鱗,深深的刺入了它的脖頸。

而右臂同樣被暗紅色結晶重甲所覆蓋,但手掌的位置卻是一柄散發着森森寒光的結晶利刃。

只聽『噗嗤』一聲,那柄巨大的結晶利刃便已經刺入了王者基多拉的胸膛之中。

「吼!」

受到攻擊的王者基多拉發出了自現身後的第一聲哀嚎,緊接着它那唯一沒有被控制的右側頭顱便一口咬在了捏著中央頭顱的左臂之上。

受此重擊,即便王者基多拉也無法繼續保持飛行,整個龐大的身軀就這樣筆直的朝地面墜去。

而直到此時,那頭自爆炸火光中現身,並與王者基多拉戰作一團的怪物這才完全展露出身形。

身形宛如人類,左臂似龍爪,右臂如利刃,雙腿粗壯,並同樣生長著尖爪,有着一條宛如巨龍般的修長尾巴,被暗紅色結晶包裹的身體上生長著細密的赤紅色鱗片和銳利的血色短棘。

這與王者基多拉廝殺在一起,宛如人類般的巨型怪物,正是進入巨人化形態的楊磐。

轟!

伴隨着一聲轟然巨響,在空中廝殺在一起的王者基多拉與巨人化的楊磐墜落地面掀起了巨大的煙塵,而那恐怖墜落力道讓方圓百里的整片大地都劇烈的震顫起來。

一直過了十幾分鐘,煙塵漸漸散去,就在天空中的怪物騎手和不遠處東多爾瑪城牆上的獵人們認為這兩頭怪物可能已經一起死去的時候,異變突生。

砰!砰! 招生主任看了蕭毅的成績后,很是感慨地說道:「這麼優秀的學生,要是能第一志願填報我們川大的志願就好了。你們馬上將這個考生的信息調出來,並查看看這個考生是不是報考的我們川大附高,是的話馬上錄取。」

將蕭毅的信息找出來查看之後,查看的老師興奮地大叫道:「天啊!這個叫蕭毅的考生第一志願,竟然真的是填的我們川大。」

招生主任狠狠地瞪了那位大聲驚呼的老師一眼,道:「我們川是川省最好的大學,那個叫蕭毅的考生第一志願填報我們川大,你用的著那麼驚訝嗎?」

……

同樣的事在各大學招生辦發生著。

復大的招生辦。

第一個看到今年高考狀元第一志願,填報的是川大的招生老師,滿臉可惜地說道:「可惜了,可惜了,今年的高考狀元的第一志願,竟然沒有填報我們復大,也沒有填報華清,竟然是川大。」

復大招生主任聽了之後,淡然地說道:「既然那個叫蕭毅的高考狀元第一志願不是填報的我們復大,那我們就將他挖過來就是了。」

其他招生的老師也贊同道:「對,反正挖人的事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幹了,每次去挖人都非常順利。主任都已經發話挖人了,那這個叫蕭毅的考生就已經是我們復大的學生了!」

「那是當然了,我們復大可是國內最好的大學,只要我們去挖人,就沒有不答應的。」

招生主任揮了揮手道:「話是這麼說,事實也是這樣,不過我們還是不能掉以輕心,我們能想到挖人,老對頭華清那邊肯定也會想到的,所以,我們必須馬上行動,搶在華清之前將人挖到手。吳老師,夏老師,你們兩辛苦一趟,立即動身去川省塘縣,務必將蕭毅給搶先挖到手。」

被點名去挖人的吳老師和夏老師,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問道:「主任,這次有些什麼優待條件你還沒有告訴我們呢。」

主任聽后想都沒想,道:「先按照以前挖人的條件就行了。」

復大以前對挖優秀學生開出的條件就很不錯了,招生主任相信,蕭毅在聽到那麼優厚的條件之後,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就答應的。

夏老師道:「這次我們要挖的可是全國高考狀元,如果華清那邊為了將蕭毅挖過去,開出比我們更好的條件呢,我們該怎麼辦?」

主任沒好氣的說道:「你們又不是第一次干挖人的事了,這還用我教你們嗎?當然是繼續加了,在不太離譜的情況下比華清的條件好一點就是了。

總之就是一句話,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華清將蕭毅挖去,到時如果有什麼超出你們職權範圍的情況發生,你們立馬打電話給我,然後按照我的指示去辦就行了。」

有了招生主任這話,夏老師和吳老師沒有再問什麼,帶上收拾好的東西就準備出發了。

著兩位打算出發的手下,招生主任說道:「吳老師,夏老師,臨行前我送一句話給你們壯行。你們記住『只要鋤頭揮得好,就沒有牆角挖不倒』這句話。這次你們去了之後用什麼方法我不管,但是必須將蕭毅這個學生給我挖過來。」

「主任,你就放心吧,你給了我們這麼大的臨時決斷權,我們肯定能將蕭毅給挖回來的。」

幾乎是在吳老師和夏老師出發的前後腳,華清派去塘縣挖人的兩位老師踏上了去川省的航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