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明知道陳衛庚是一名合格的軍人,她仍舊冒險過來了。

…………………

其實,接近艾米法爾人關押區,按理說,陳衛庚是沒有這個權限的。

但是如今,他作爲帶回艾米法爾人的主力之一,爲了萬無一失,軍區同樣給了他接近的權限。

房間固然是有希瑪合金,可是對方的吞噬能力實在太強了,在一切沒成定局之前,誰也不敢保證萬無一失。

因此,作爲曾經制服過他們的特戰隊隊長,軍區給予這個權限,也是順理成章了。

畢竟,如今藍星對於艾米法爾人的仇恨,已經澎湃如江海浪潮,根本不會有倒戈的可能。

這一點,他們萬分堅信。

…………………

她試着來求陳衛庚。

而陳衛庚如今明知道不妥,也明白這麼做違揹他身爲軍人的準則……

但不知爲何,卻還是在沉默過後,堅定的點頭同意了。

基地陷入一片隱祕的狂歡當中,哪怕執勤的人仍舊堅守崗位,所有的崗哨也都沒有變化……但每個人發自內心透出的開懷與希望感,還有隱隱的躁動,都讓空氣也變得複雜了起來。

陳衛庚走在路上,看着眼前這一切,突然輕聲對周霜霜說道:“你看他們。”

周霜霜應聲擡頭:?

陳衛庚的聲音帶着嘆息——

“你能保證……算了,我自己都做不到,何必要你保證?”

“我只是想說,周霜霜,永遠不要忘了你的故鄉,你的祖國……”

“這個世界,這次戰爭,讓我們連復仇都覺得快樂了……”

………………

陳衛庚的嘆息,讓周霜霜沒辦法說話。

但是很快,她捏緊拳頭,承諾道:“隊長,你放心,我會盡一切可能,將他們所帶來的威脅,徹底終結。”

陳衛庚啞然。

“這麼崇高的理想嗎?”

“周霜霜,我幫你,不是讓你一定要做救世主拯救世界,我只是看到了你的心。”

“你願意爲了大家鋌而走險,我也願意付出自己能做的一切。”

“儘管這其實是一場冒險。”

“但是……”

他對崗哨的士兵回禮,然後轉頭對周霜霜說道:“我們之前所做的一切,其實也都是冒險。”

“在結果出來之前,我不評判你的任何行爲。你只需要記住一點——”

“永遠,永遠不要讓你所守護的,又重新被你傷害!”

…………………

陳衛庚當着所有看守房間的人的面,直接當着周霜霜的面,利用權限將門打開——

“去吧,帶着你想帶的,做你想做的。”

“當你的決定出現錯誤時,我們會用一切來攔住未來的。”

“陳隊長……”

旁邊看守人有些着急——

“您這是要做什麼?!”

陳衛庚看了看他,平靜的說道:“回到你的崗位去。”

對方只猶豫了一瞬間,很快就又敬了禮,重新站好。

周霜霜咬咬牙:“我會盡快回來!”

然後直接伸手,從裏頭拎出那隻只有她能認得出來的,之前曾將她吞噬的艾米法爾人。

合金索仍將他牢牢綁縛,周霜霜只拖着合金索,便很快把人拉出了周圍士兵的視線範圍。

這期間,陳衛庚一直緊跟着她,爲她放行。

……………

出了軍區大門的那一刻,周霜霜回望那裏頭傳來的隱約喧囂人聲,歉疚的看着陳衛庚——

“隊長……”

她帶着艾米法爾人一走了之,而犯下錯誤的陳衛庚,就只能首當其衝,承擔這放肆之下難以理解的錯誤了。

陳衛庚卻沒有說話。

他只是緩緩擡手,對周霜霜敬了一個禮。

大門在眼前緩緩合上,聽着人聲越來越近,周霜霜放下同樣擡起的胳膊,終於一咬牙,帶着艾米法爾人迅速離開了。

………………

她並沒有離開太遠。

不周記 後方是軍區,前方是被軍區駐紮的飛艦,周霜霜行至半途,掰下一根樹枝,將周圍可能存在的攝像頭暴力掃蕩,然後才緩緩鬆開了艾米法爾人的合金索。

對方早已經清醒了。

但是此刻,它卻如同一個大玩具一般,在合金索鬆開後,就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三條象形腿穩穩當當,沒有半分逃跑的意圖。

乖巧無比。

周霜霜深吸一口氣,走上前去,伸出了胳膊。

對方也緩緩地伸出了胳膊。

兩隻手掌貼近的那一刻,艾米法爾人的身軀猛然一陣震盪,隨即便緩緩將軀體展開,在肚腹中間,陷出了一個大小適中的凹窩。

——恰巧足夠一個人進入。

…………………

周霜霜最後看了看四周。

地面隱隱震盪,那是有人開車出來追她了。

但是,已經沒有機會了。

她頭也不回,直接一下子鑽進了艾米法爾人的肚子當中。

半透明的嚢腔迅速封閉,同時身體組織過濾空氣給她。

周霜霜的身軀,在艾米法爾人半透明的身體裏做出一個微微屈膝準備的動作,隨即,便徹底隱沒不見。

而艾米法爾人如今,也同樣是屈膝準備着。

遠處汽車的轟鳴聲越來越接近。

而這個艾米法爾人,就在此刻,飛向了無垠的高空。 飛翔,是艾米法爾人——也就是曾經被稱作艾米法爾機甲原始體,與生俱來的本領。

他們是天賜之軀,並沒有絲毫誇張。

不管是曾經赫赫煌煌的明耀帝國,還是莫斯索爾,甚至藍星……都沒有任何一個物種,可以無懼陸地和太空的差異,安然存活。

但艾米法爾人偏偏可以。

這個督主,爆寵的! 甚至他們在陸地上多麼悠然,在太空中,就只有更悠然的份。

因爲半透明的身體特性,他們天生就帶有一定程度的僞裝……

此刻,周霜霜放鬆的被艾米法爾人綿軟的軀體包圍,盡情的飛翔在天空。

她長這麼大,可還從來沒體會過這在雲中遨遊的感覺呢。

雖然此行帶有目的性,又略顯倉促,可那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她確確實實是在天空。

從桑寧境到達豫寧境,最近的高速距離,也足有3000公里,天空距離倒是近些,可週霜霜不清楚具體。

她只知道,自己的出發地,是在桑寧境最偏遠的邊界線,哪怕是飛翔,按照艾米法爾人的速度——按照她所能駕馭的艾米法爾人的速度……周霜霜手中沒有測速儀,無從得知具體的數字。

但是,她曾經追趕過兩次高鐵,並迅速將它們甩脫……按照估計,如今她最起碼的速度,應該在600km/小時。

前妻的贈品:契約啞妻 這麼高的速度,還是在天空中……她卻沒有半分不適,甚至比做車還要有感覺。

周霜霜不由嘆息——當初想起來將艾米法爾人用作機甲載體的科學家,簡直是萬中無一,思維精妙絕倫的天才!

這樣好到無可比擬的天生載體,又有誰能抗拒它的誘惑?

有了它,海陸空,甚至茫茫宇宙,豈不是都在腳下?

未來,又有何懼?!

………………………

兩個小時後,在天際初現魚肚白時,周霜霜遠遠看到了停留在地面的七艘飛艦。

——豫寧境,到了。

終於到地面了。

遮遮掩掩的選了離飛艦有段距離的、以及已經被艾米法爾人吃成一堆黃沙的土坡後頭,周霜霜終於從那半透明的肚腹中顯出身形來。

囊腔打開的一瞬間,她從裏頭伸出腿來,踩到地面的那一刻,周霜霜腿一軟,好險栽倒在地面,摔了個狗啃泥!

——哎呦!還是身體不行!

周霜霜站直身體,好半天才緩過來。

飛了兩個多小時,從最開始的滿心激動,到如今的腰痠腿軟,她可算是吃到苦頭了。

雖說艾米法爾人身體空間也挺大,可她這不是第一次精神接駁,總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出什麼失誤掉了下來嘛……所以……

難免就有點僵了。

不過,也就這一次,以後肯定會好的!

想到這裏,周霜霜突然沉鬱了下來。

半響,她拍了拍腿,從作戰服中取出望遠鏡,仔細看了看前方。

…………………

此刻晨光微渺,光線昏暗,身後的艾米法爾人靜靜的佇立在她身後,如同最忠誠又值得信任的同伴。

——真是諷刺啊!

這樣的侵略物種,這樣的滔天仇恨……

周霜霜的心頭突然一陣恍惚——

等她再回過神來,只見自己的雙臂,已經伸進了艾米法爾人的肚腹——那個動作,絕不是想要精神接駁,而是……

而是想將它直接撕裂!

她倏地收回手,連忙後退兩步。

………………

自己……這是怎麼了?

周霜霜盯着自己的雙手。

艾米法爾人的軀體如此強硬,自己哪怕力氣再大,也不可能就這麼將它一撕兩半的,那……又爲什麼會在恍惚中做出那個動作呢?!

她深呼吸兩下,然後迅速又離艾米法爾人更遠一點。

對方卻什麼也沒察覺,見她收回手,便又重新將肚腹粘合好,又恢復了圓滾滾一坨的樣子。

貴女毒心:邪王嗜寵無下限 他依舊是那麼沉默的站着。

——經歷過精神接駁的艾米法爾人,因爲本質上並沒什麼智力,慢慢思維就會被主宰者碾壓,然後,一步步與對方思維同步。

相當長時間的默契後,他們才能通過截取主宰者的思維片段,慢慢衍生出自己的智慧。

就如同必須攀緣大樹生長的絞殺藤一樣,弱小,又無助,只能依靠對方的力量生長。

但當他們汲取到足夠多的能量後,第一件事,就是將曾經給予它依靠的大樹的營養,全部汲取殆盡!

——將它活活絞殺!

………………

周霜霜豁然轉身,再不肯多看他一眼。

她重新觀察着飛艦,發現豫寧境內七艘飛艦的艾米法爾人,進食時間與桑寧境並不同。

而且,據她上次讓琴海星切換控制程序的那一段時間觀察的情況來看,這七艘飛艦中,有金精大公阿利卡多。

那麼,飛艦上就絕對不止七個人了。

除了阿利卡多之外呢?還有沒有多的艾米法爾人?

糙!

她煩躁的踢了踢土,這波艾米法爾人的操作不一樣啊,她總不能先觀察兩天?

身後這個艾米法爾人雖然聽話,可是既然精神接駁,那就沒啥智力了……除了吃東西,很難自主行動的。

更別提精神接駁只是最基礎的,並沒有雙向分享視野語言控制之類的能力……

金精阿利卡多亟待分裂,說不準隔多久就要消化一個人,哪裏還有時間仔細觀察?!

——啊呀呀呀暴躁!!!

………………

就是不知道,這七艘飛艦,是不是其實他們也都還沒獲得全部控制權,所以日常的監控掃描程序,其實都沒有開放?

她瞅了瞅腳下,突然有了想法。

周霜霜看着身前作爲掩護的淡黃色沙粒堆,總覺得萬分熟悉,一個大膽的想法盤踞在她心中——

這些沙粒,跟末世的土地,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而末世時,她藉助開元通寶,是感受到了地底深處的不對勁兒的。

天外隕石,植物衰變,土壤活性喪失,特質改變,生命力被抽取——

難不成,那時候地底奇奇怪怪的東西,其實是隱藏着的,是艾米法爾人?

但是那時候,付出了手臂的代價,她最終成功抽取了那種奇特的力量,開元通寶也因此產生了變化。

那麼這次呢?

………………

周霜霜擡起胳膊,看着自己這雙黑黝黝又粗糙的手掌,想起剛纔自己迷迷糊糊對艾米法爾人做出的動作,不知爲何,後背油然一股涼意竄生! 沉下心來等待二十分鐘後,周霜霜看到,從最外圍的飛艦上,走出了一二三……七個艾米法爾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