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住他們半柱香時間就夠了,只是你刻錄陣法時間太慢了,楊易絕對會帶着人輕騎追來,速度都是日行千里,追上我們大概時間就是一個小時,若是快的話半個小時就能趕上。”陸蕭也估算時間說道。

只能困住半個小時,陸蕭也這麼的滿意,莫霜與譚飛有些不理解,陸蕭到底想做什麼。

“老大,半個小時不夠呀!半個小時我們還到不了陵城,老大你到底有什麼底牌?”莫霜問道。

莫霜原本以爲這個陣法可以困住楊易很長時間,結果聽到只有半個小時,對於他們要趕一天的路來說,是遠遠不夠的。

“到時你們就知道了,繼續趕路,速度放慢一點,我還擔心楊易追不上。”陸蕭笑着說道。

見到陸蕭這麼鎮定,這麼的自信,莫霜心裏放心了。陸蕭是誰,一大坑貨,就是御劍宗的八大長老都坑死了,更別說一個楊易了,而且陣容也不及御劍宗的長老。

原本時間就不夠,陸蕭還要放慢腳步,原本不夠的時間,又被陸蕭壓縮了。譚飛跟隨陸蕭,還沒有立功過,這可是首次立功的機會,爲了這次能夠立功,譚飛忙的焦頭爛額。

陸蕭他們大概趕路四十多分鐘,地面開始震動,在後面可以看到很大的灰塵,灰塵飛的大概有四層樓那麼高。

“譚飛,你的陣法弄得怎麼樣了,楊易可要來了,大概還有八百米的距離,馬上就到了。”陸蕭用神識查探了一下說道。

莫霜與譚飛嚇了一跳,距離八百米,陸蕭就這麼說了出來,那不是說陸蕭的神識覆蓋範圍,已經超過了八百米。

在陸蕭突破凝元境第一重的時候,陸蕭的神識覆蓋範圍是方圓一千米米距離。現在陸蕭已經是凝元境第三重修爲,陸蕭的神識覆蓋範圍是方圓兩千米。

“老大,還差那麼一點點,我已經刻錄了九十九塊元晶,還有一塊元晶正在刻錄陣紋,大概還需要一分鐘之間。”譚飛有些着急的說道。

一分鐘時間剛剛合適楊易追上來,但時間還是有點緊。也就在這時,陸蕭命令停止前進。

“譚飛,你一邊刻錄陣法,一邊告訴我們,這個陣法怎麼佈置,我們現在就佈置好口袋,就等他們鑽進來。”陸蕭跟譚飛說道。

也沒有辦法,時間趕不上,譚飛一邊刻錄陣法,一邊指揮陸蕭他們擺陣。鬼打牆陣法,最重要的就是四個門每個門都要擺二十五塊元晶。

擺放完九十九顆元晶,鬼打牆陣法雖然不是很完整,但是卻可以運行,雖然不知道可以困住楊易多長時間,陸蕭反正覺得夠了。

元晶擺放完畢之後,陸蕭拿出一個罐子,用一個勺子,正在撒白的像石灰一樣的粉末。

“老大,這是什麼,這是毒藥要嗎?”莫霜問道。

“我在九龍山採了些草藥,配製了一點春毒,等下他們一到這裏,絕對會煙塵四起,我估計他們會連人帶馬中毒,等下可以上演人馬大戰。”陸蕭笑着說道。

莫霜嚇了一跳,立馬離開了陣法裏面,莫霜很想說:“老大,你不能這麼無恥呀!”

莫霜心裏暗笑,戲也看過不少,人馬大戰倒是沒有看過,今天可以大開眼界了。

譚飛原本預計一分鐘就可以完工,結果半分鐘楊易的大隊人馬就殺過來了,竟然這麼快,徹底打亂了陸蕭的陣腳。陸蕭原本以爲楊易只會帶來一百多人,但是陸蕭用神識試探,結果不對呀,至少帶來了近一千多人。

“快跑,楊易的身後是怪獸,若是不快跑,你們都會死在這裏。”陸蕭大聲命令道。

莫霜與譚飛看到了楊易的身後,正追來大量的怪獸,而且怪獸數量龐大,竟然有近一千。

“哈哈,這真是天助我也,根本不需要困住楊易一個小時,就一分鐘夠了,讓楊易與怪獸去火拼吧!他們夠激情的話,還可以來一個人獸大戰。”陸蕭笑着說道。

陸蕭已經命令其他人撤離了,只有陸蕭與莫霜,還有譚飛留了下來,三人正準備看好戲。陸蕭擁有千幻極速,而且有殺手鐗天毒,根本就不擔心跑不掉。

“陸蕭,快救我,只要我不死,一定會有後報。”楊易看到了陸蕭懇求叫道。

楊易說話的時候面部有些抽噎,他怎麼也想不到,他原本是來追趕陸蕭的,結果身後不知怎麼的,跟來了一羣怪獸,現在見到了陸蕭,他只有一個想法,就是禍水東引。

“九公子,這麼多怪獸,我就是搭上命,也救不了你,我先走一步。”陸蕭直接拒絕說道,並且快速向前跑了一百米,就停下來了。

也就在這時,楊易的馬竟然撞到了什麼東西,整個人從馬上翻下來,在地面打了一個滾。跟在楊易身後的人,也就像撞到一堵牆,從馬背掉了下來。


怪獸見到楊易他們掉在地上,一躍騰空,朝楊易他們撲過來。

“九公子,不好了,這裏被人佈置了陣法,這下麻煩大了。”跟在楊易身邊的人說道。


楊易有點懵逼了,可以說這下慘了,追殺陸蕭不成,結果被怪獸追殺。禍水東引不成,結果掉進陷進。

“陸蕭,你這個混蛋,你竟敢算計我,只要我還活着,我要你死無全屍。”楊易憤怒罵道。

陸蕭沒有理會楊易的罵,因爲好戲纔剛剛開始,還有更精彩要上演。

“我怎麼感覺身上火熱,全身發癢,我們不會中毒了吧!”一個人說道,並且在身上亂抓。

“不對,我怎麼感覺下半身不對勁,這不是正常反應,不會是吃了**吧!”又有一個人說道,一個大男人,竟然發出一股騷勁。

現在何止人感覺不對勁,就是怪獸也有些不對勁,就像吃了興奮劑一樣。而且有兩頭怪獸當衆交配。

“陸蕭,你這個混蛋,你竟敢這麼陰我,我恨呀!”楊易憤怒大叫。

楊易現在後悔死了,這下完了,今天就算不死,也要身敗名裂。就在這個時候。一頭怪獸朝楊易撲過來,撞的楊易身子打了一個滾。 楊易憋屈極了,他與諸位兄弟明爭暗鬥,從來沒有吃過虧,就算吃虧也沒有多大的損失。今天他只是對付一個他眼中的螻蟻,結果這次虧大了,花了近十年時間,花了百萬元晶的財富,培養的一批忠心的高手,都要葬身在這裏了。

“陸蕭,你這個天殺的混蛋,你竟敢給我設陷阱,今天就算我死了,我也要讓我父親滅你九族。”楊易大聲威脅叫道。

楊易身體雖然人被困在陣法裏面,但是這裏的信息,卻可以傳出去。這可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若是雷靈侯要殺陸蕭,就算楊忠也救不了陸蕭。

“九公子,我們現在怎麼辦,就剛纔怪獸的一波攻擊,我們死了十幾個凝元境高手。”在楊易身邊一個人說道。

楊易心裏在滴血,凝元境高手,已經是高端戰力,死一個都讓他心疼,又何況死了十幾人。

“喜老,你擅於破陣,多久可以破陣,給我先把陣法破了,其餘人跟我一起戰鬥,擋住妖獸的進攻。”在緊急關頭,楊易並沒有慌亂,而是靜下心指揮戰鬥。

喜老是一個山羊鬍子老頭,修爲不高,只有凝元境第三重實力,因爲精通陣法,破例被封爲金衣戰士。

“公子,這陣法名爲鬼打牆,四級初級陣法,就是金丹強者,也可以困住十分鐘,這個陣法要破掉,大概需要半個鍾。”喜老告知楊易說道。

楊易急的跳起來,半個鍾時間太長了,他們已經中了春毒,就是二十分鐘他都憋不住了,更何況還要跟怪獸大戰。

“喜老,你務必在二十分鐘以內,給我把陣法破了。”楊易下達死命令說道。

接着精彩一幕上演了,一個金衣戰士被怪獸糾纏,表演一場人獸大戰。楊易他們中了春毒,怪獸也中了春毒,怪獸已經瘋狂起來,瘋狂的怪獸戰鬥了增強了好幾倍。楊易看到一幕人獸活春宮,嚇得脊背發涼。

鬼打牆陣法覆蓋面積不大,但是怪獸太多了,進入陣法的怪獸也越來越多,最後空間都不夠,楊易他們被怪獸擠進一個角落裏。

“老大,我們看看就夠了,現在走吧!萬一他們破了陣法,我們又有麻煩了。”莫霜擔心的說道。

莫霜相信,楊易破了陣法,一定會瘋狂報復,還有這羣怪獸,也會瘋狂報復。

“怕什麼,楊易出來後一定會找地方發泄,他可沒空與我們糾纏。這羣怪獸,不能讓怪獸禍害百姓,也必須滅掉。這是兩個彈弓,這是二十顆火毒,先把怪獸凝元境第五重以下的高手全部幹掉。”陸蕭把火毒與彈弓,遞給莫霜與譚飛說道。


彈弓不是什麼新鮮武器,只不過是小孩子玩具而已,但是用途卻很新鮮,莫霜與譚飛有點激動。陸蕭用彈弓,把火毒射進鬼打牆陣法裏面,擁擠在一起的怪獸,瞬間就死了近一百多。

“我看到了什麼,這也太神奇了,我也玩玩。”莫霜震驚的叫道。

莫霜月譚飛也跟陸蕭一樣,把火毒發射到陣法裏面,主要發射怪獸集中的地方。

“混蛋,你們這羣誘餌,竟然把我們引到陷阱,我要讓你死無全屍。”一頭怪獸,見到同伴大面積被火化,震怒叫道。

怪獸以爲自己上當了,並且把楊易當成罪魁禍首。楊易心裏憋屈的很,他很想說:“這陷進不是我們乾的。”

楊易知道,就算說出來也沒有用,因爲怪獸找不到其它攻擊目標。最讓楊易鬱悶的是“誘餌”兩個字,他們明明是狩獵的獵人,陸蕭他們是獵物,結果被人說成誘餌,這是侮辱呀!

在鬼打牆陣法中的怪獸,還真是活靶子,凝元境第五重一下的高手,被火毒大面積屠殺。

怪獸死的越多,怪獸也是痛恨楊易,攻擊楊易等人也更加猛烈。

“公子,陸蕭竟然在屠殺怪獸,他不會是怕了,難道他想救我們。”楊易身邊一個金衣戰士說道。

他們還真有些看不懂,陸蕭這是做什麼,爲什麼要殺怪獸,爲何不借怪獸之手把他們全部消滅掉。

“放屁,他這哪是在幫我們,他只是在殺怪獸而已,反而怪獸對我們恨之入骨,進攻也更加兇猛。”楊易沒好氣的教訓說道。

楊易已經戰鬥了十分鐘,幸好他實力強大,才堅持到現在,楊易的人也死的越來越多,帶着一百多人興師動衆而來,剩下的也只有二十多人,這是楊易這麼多年以來,從未有過的大損失。

陸蕭用火毒,將陣中凝元境第五重一下的怪獸全部抹殺,還剩下二十多頭怪獸,這二十多頭怪獸,無疑是最強大的,楊易面對的壓力也更大。

“喜老,你到底還要多久才能破陣,我快撐不住了。”楊易非常着急的問道。

不僅僅是楊易撐不住了,其他人,以及怪獸都撐不住了。因爲春毒的緣故,他們現在不但身上發熱,而且控制不住身體的風騷。而且有一股很強的慾望,讓他們欲罷不能。

“公子,最多十分鐘。”喜老咬着牙說道。

喜老修爲低,已經是一個老傢伙,但下半身卻控制不住,小弟弟一柱擎天,當着這麼多男人,他心裏也羞的厲害。

又過了十分鐘,怪獸只剩下了十幾頭,楊易他們的人,也只剩下了十幾個人,楊易這麼多年的經營,算是全完了。


“老大,現在陣法堅持不住了,我們撤吧!”譚飛跟陸蕭說道。

譚飛對自己佈置的陣法很瞭解,現在已經快半個鍾了。一旦楊易破了陣法,就算楊易要帶着人去發泄,難道怪獸也要去發泄?怪獸不去發泄,受害的人不就是他們自己。

“誰說我要走的,現在是賞他們天毒的時候了,這十幾頭怪獸絕對不能活着離開。”

陸蕭說完,將一顆黑色的珠子,包裹在彈弓裏面,發射到陣法裏面,砸在一頭怪獸身上。

怪獸並沒有主意這顆珠子,並且都沒有躲避,他們以爲是火毒,以爲無法傷害他們。但是他們想錯了,被沾染黑色煙霧的怪獸,身體開始腐爛,並且慢慢的化爲黑色的血水。也就是瞬間的時間,有四五頭怪獸直接死亡。

楊易的部下正在與怪獸戰鬥,他們也以爲是火毒,也以爲對他們沒有什麼危害,也不逼退,結果也有四五個人中毒身亡,化爲黑色的血水,現在剩下的也只有四五個了。

“陸蕭,你這個天殺的雜碎,你竟敢殺我的人,無論是我活着或者死了,我都要滅你全家。”楊易咬着牙憤怒大叫。

能夠堅持到現在的人,都是楊易手中的精銳,而且實力都達到了凝元境第五重,這可是他手底下的巔端戰力,結果全死了,就剩下幾個了。楊易氣的想吐血,關鍵是吐血也沒有用。

“九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我剛纔是在誅殺怪獸,沒想到你手底下的人要撞上去,這是誤殺,誤殺別見怪。”陸蕭一副非常認真的樣子,道歉說道。

“噗嗤”,楊易真的忍不住了,一口鮮血噴出。楊易真的想親手撕了陸蕭,這可是凝元境第五重的高手,就這麼死了,這是誤殺做得到的嗎,就是楊易親自出手,也沒有這麼大的本事。


“公子,喜事,陣法已經破了。”喜老非常興奮的叫道。

人有三急,他們憋了這麼久,陣法破了,終於可以發泄一下了,雖然他們這一戰敗的很慘,現在終於可以脫困,讓他們欣喜如狂。

“陸蕭,我要殺了你。”楊易瘋狂大叫。

陣法終於破了,楊易憋着的這一口氣,也終於找到了出氣筒,手中的劍,直接朝陸蕭殺了過來。

陸蕭也拔劍了,一股強大的劍氣,隨劍而出,刺在楊易的劍上,把楊易震退了十幾步,差點後退坐倒在地。

“楊易,你們現在消耗太大,你們剩下幾人合力也不是我的對手,你們最好立馬給我滾,去找個地方發泄一下吧!”陸蕭戲謔的說道。

“噗嗤”,楊易又噴出一口鮮血,太羞辱了。他原本想殺了陸蕭,然後找個地方發泄一下,結果卻被陸蕭這樣說了出來,這是何等的羞辱,最主要的是他現在拿陸蕭一點辦法也沒有。

重生美廚娘:上仙別著急 公子快走,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們已經堅持不住了,再不走我們都完完了。”一個金衣戰士拉着楊易說道。

楊易現在就剩下四個人了,他雖然很想殺了陸蕭,但是他知道今天殺不了陸蕭,他若是繼續堅持,會把最後的幾人也拖死在這裏,最後還是不甘心的走了。

“啊!就是你這個無恥的混蛋,在這裏佈置陷進,殺死了我這麼多兄弟,我要吃了你!”

還剩下三頭怪獸,三米高的龐大身軀,張牙舞爪的朝陸蕭撲過來。這三頭怪獸恨呀,他們原本是準備迂迴到葉城之後偷襲的,結果在半路遇到了楊易他們,他們以爲自己被發現了,就一路追殺楊易他們。

結果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帶領的一千精銳,竟然進入一個陷阱,都沒有任何戰鬥,就被火毒吞沒,死的一點價值都沒有。 見到三頭怪獸撲過來,陸蕭在馬背上翻了一個身,落在地面,腳蹬地面,身子向前像劍一樣直射趕在最前面的一頭怪獸。青銅劍已經出鞘,劃過一道弧線,空氣中濺起一條弧形血線。

“啊!這怎麼可能!”這頭怪獸慘叫,不敢置信的叫吼。

這頭怪獸一聲慘叫之後,就倒下了,陸蕭將怪獸的屍首焚化。剩下的兩頭怪獸,見到衝在前面的怪獸被陸蕭一個照面斬殺,兩頭怪獸轉頭就跑。他們是怪獸,有仇恨,但是也融合了人類的智慧,見到對手強大,立馬就逃命。

“你們這幾頭畜生也太不自量力了,都已經半殘廢了,還想來殺我,現在想跑?你們有我速度快嗎?”陸蕭追趕怪獸叫道。

陸蕭突然身體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爬到了一頭怪獸的背部,一劍刺了下去,穿透了怪獸的心臟,青銅劍拔出,從怪獸背部衝起一道血柱。

沒有任何懸念,這頭怪獸已經被斬殺。最後剩下的一頭怪獸,拼命逃竄,但還是速度太慢了,被陸蕭趕上,給一劍斬殺。

“老大,你太厲害了,這三頭怪獸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凝元境第五重,就這麼被斬殺了。”莫霜非常震驚的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