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旁想迫切看到陳志凡被打殘的解曉東,沒頭緒地打了個寒顫:“啊涕!要想感冒了。”

驕陽之下,灰色屍氣在陳志凡手中瀰漫,翻騰,再聚攏!也由霧態化實!

三分鐘後,屍氣凝無可凝時,陳志凡平平一拳——轟然而至!

“哼,稀鬆平常!”馮遠征原本大可避開,卻是意在賣弄、也是託大,竟將胸口遞到陳志凡拳面!

“噗通!”一聲悶響!

操場上看熱鬧地人還沒看清怎麼回事兒,就見教官馮遠征如斷線風箏——飛出去三米開外。

看花眼了?卻是,地上的馮遠征“哇”地一聲,吐出一大口淤血,打破了沉寂……

傻眼的人羣炸開了鍋,解曉東呆若木雞、愣在當場;胖子廖漢:“我嘞個神啊!這得多大力氣?!”

煞氣決的力道這麼霸道?!

陳志凡心中大喜,卻是從容不迫走到馮遠征跟前:“肯被人當槍使,就要做好炸膛的準備!你自找的。”

“我,我肋骨斷、斷了。”馮遠征一方面覺得胸口劇痛無比,另一方面被打得膽汁兒都吐了出來,他第一次感到了死亡的恐懼,帶着哭腔和絕望:“快、叫救護車啊……”

聽到馮遠征哀嚎,衆人這才手忙腳亂地打120。其實也怪不得人們反應慢,畢竟馮遠征輸得太快、太徹底了!誰能料想——這位z城警察系統自由搏擊第一人,會被一個普通小協警一招ko!

胖子廖漢聯想到陳志凡第一開始的“怯場”,跟眼下的強勢!當即笑聲放肆:“哈哈,這纔是扮豬吃老虎啊!”

人羣中讓開一條路。葉詩瑜跑到近,當她看到奄奄一息的馮遠征、以及安然無恙的陳志凡,才舒了口氣。

陳志凡望着這位哪怕穿着尋常制服、拖着雙平底鞋都分外高挑靚麗的葉大警花,抿了抿嘴脣,眼中絲毫沒有情緒提及——爲什麼行動名單沒有自己?

葉詩瑜環顧一週,吩咐:“既然是切磋,誤傷是難免的,趕緊把馮教官擡到門口等救護車。”

矮胖子廖漢心道:看來葉大警花還是非常在乎志凡的。嘖嘖,到底是領導,短短兩句話,就把志凡打傷教官事兒的責任撇清,順便給蓋棺定論。

陳志凡把目光望向解曉東。

區長大人公子自然心虛,望着地上馮遠征吐出的淤血,不由小腿打顫、往後退:“我跟你說,志凡哥,這事兒跟我沒關係、沒關係。”

大日中天,身板單薄的陳志凡擲地有聲:“解曉東,可敢跟我比鬥?”

解曉東:“我去醫務室喊人!”說着踉踉蹌蹌,跟上擡着馮遠征的衆人倉皇而逃。

……

香江國際酒店,這座z城首屈一指的五星級大酒店,樓高42層。在z城經濟持續噴薄的時代,這座未必是z城最奢華酒店卻被賦予了更多意義。

這場爲維繫z城和x省兩地腦癱患兒、舉辦的慈善募捐晚宴,到會者非富即貴!

明明足足有八個籃球場大小的地下停車場,大概因爲豪車雲集,所以顯得有些狹窄。

沉悶的熾燈下,陳志凡一身協警制服,守在停車場入口處。

一輛白色的路虎攬勝剛被放行,卻停了下來。

車窗搖落,一位穿着白色西裝、皮笑肉不笑的青年:“嘿!我說陳警官,升遷了啊?!嘖嘖,混得不錯啊,來香江國際當保安啊?”

青年赫然是陳志凡前女友趙麗的現任男友趙志剛;副駕駛上,穿着晚禮服、顯然是精心打扮的趙麗陰拉下臉,探着身子想搖下車窗:“親愛的,你不覺得跟那種人爭,很掉價嗎?”

“哈哈,說得對,我跟這種鹹魚有什麼好爭的!”說着,趙志剛一腳油門,在陳志凡眼皮子跟前轟鳴而過,壓根不怕碾住陳志凡。

陳志凡側身地避開,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換做任何人,如果被自己曾經喜歡過的女孩兒聯合男朋友擠兌,都會不開心吧。可重生爲僵後的陳志凡沒有任何不悅,這不是冷漠、也不是足夠豁達,而是他回頭看看,有些人、有些事兒可笑得不值一提。

趙志剛的車還沒開遠。

陳志凡竟看到了另一輛車,不由更是搖了搖頭:“大爺的,真讓人不省心!” 這是一款開到華夏任何城市,都能引起夜店少女尖叫的、土豪金顏色的保時捷跑車!

車主藏青色襯衣,脖頸處打着考究的領結,正是尤爲鍾愛保時捷車系的年輕土豪——慕容餘慶。

慕容餘慶當然注意到了陳志凡,跟趙志剛不同的是,這位紈絝大少“相當有誠意”,徑直下了車,在端詳陳志凡半晌後,驚訝道:“喂,你不是警察,是保安啊?”

祕愛成婚 陳志凡擡了擡眼皮:“大驚小怪什麼,有事兒?”

這種無所謂地坦然態度,讓慕容餘慶挫敗、而且徹底抓狂:靠!世道變了嗎?張怡然真是極品,寧肯跟這種小保安約,都不願搭理我……我……

慕容餘慶咬了咬牙,從兜裏掏出手機相冊:“看看,這妞不錯吧?!我跟你說,你這種小保安就不要妄想張怡然了,而我只要願意,我換漂亮女人的機會比換衣服更容易。”

手機裏,是慕容餘慶與一位妖豔年輕女人的牀照。

面對慕容餘慶這種小孩子家家做派,陳志凡淡淡道:“恩,長得還行。”

慕容餘慶咬牙切齒:“你要明白你自己是誰!小保安!!!”

陳志凡:“你喜歡張怡然是你的事兒,張怡然喜歡誰是她的事兒,至於你倆的事兒,我沒興趣。”

慕容餘慶“唰”地一聲,掏出一張燙金請帖、在陳志凡眼前晃了晃,冷笑:“鄉巴佬,看清楚沒有,我是今天慈善晚宴的特邀嘉賓!也是今天晚上的財神爺!”

“主辦單位是婦幼保健院!我是張怡然的貴客,你在這好好呆着,別自討沒趣!”說着,“砰!”地一下摔上車門,走了!

留在原地的陳志凡又好氣又好笑:看來這位抓狂的富二代真跟自己槓上了!

提起張怡然大美女,講真,陳志凡只是非常對張怡然的極陰體感興趣。可因爲得到對方屍氣的饋贈,所以就送個護身紅豆手鍊、幫張怡然一個小忙,而並不意味打算追求。

空曠的地下停車場主幹道,影子被拖得好長,陳志凡徘徊、徘徊……像是在等人。

終於等到晚上7點鐘。

一輛黑色猛禽意外地進入陳志凡的視野。

他怎麼來了?陳志凡搖搖頭、苦笑:“該來的不來,不該到的齊活兒了……”

穿一件黑色作戰服,壯碩如鐵塔的陳山嶽躍下車來。

是有多大仇?望見陳山嶽那殺人的眼神,讓陳志凡覺得自己跟他有殺父奪妻之恨!

四下無人,這位軍大少臉上肌肉抽搐,厲聲道:“陳志凡!你給我站住!”

·

陳志凡聳了聳肩,無比輕鬆:“我就沒打算走。”

陳山嶽瞪了瞪眼珠子:“小白臉!你在這兒等詩瑜吧?”

陳志凡存心殺殺這武癡的氣焰、沒好氣道:“是不是關你什麼事兒?”

陳山嶽握緊了拳頭:“我看用不着這週末去體育館,今天就分出勝負!也好讓詩瑜知道誰纔是最能保護她的男人!”說着,躍起、欺身陳志凡!

“靠!你真來?!”陳志凡當即退一步、躲開。

要知道陳山嶽這種軍大少,壓根不是教官馮遠征那種角色能比擬的!據葉詩瑜說,陳山嶽打小就跟名家練就一身形意拳,後入軍界,更是被特種教官錘鍊五年殺人技,兼以陳山嶽本身就是一等一的武癡胚子,所以這種人爆發起來根本不能小覷?

陳山嶽咄咄逼人,身行如虎躍,一記貼山靠——撞向陳志凡!

陳志凡後頭是承重牆、眼看退無可退,卻是方寸之地,陳志凡接連閃避,堪堪避過這結實的鐵山靠!

“哐當!”一聲,陳山嶽一撞把水泥牆砸得龜裂!

這一招厲害是厲害,可是沒對對手造成任何損傷!氣的陳山嶽叫囂道:“是男人,就別躲!還記得你跟我的賭約嗎?!”

看陳山嶽戰意正濃,陳志凡知道這一仗是免不了的,無奈之下運着煞氣決、繞牆而走!

陳山嶽哇哇大叫:“tmd,孬種!跟老子痛痛快快的打一場!”

對於這種毫無水平的挑釁,陳志凡不爲所動,只是一面腳下生風,暫避鋒芒!一面讓屍氣瀰漫於拳!

終於!

右拳屍氣凝到臨界值!陳志凡一拳轟出!

來得好!!!陳山嶽內心大喜:終於敢跟老子玩硬的了!當即,下跨提力,臂膀微屈,一記半步崩拳對上陳志凡!

“砰!”一聲巨響,回聲響地下車庫,驚得車輛的警報系統鳴成一團。

陳山嶽臉上因爲疼痛不自覺地抽搐,半個膀子也耷拉了下來……卻是可以看得出來,他此刻驚駭和絕望遠大於身體受傷的痛感。

而陳志凡單薄的身軀完好如初。

高下立判!

陳志凡擡手看了看時間,面無表情:“你走吧,記住!今天比鬥結果,不入第三人口。”

留在原地的大塊頭陳山嶽不得不屈膝於地,這位跋扈到不可一世的軍大少、已無再戰之力。

陳山嶽緩緩擡頭,口中溢出猩紅之色:“我輸了。”

……

停車場入口處,風灌進來,一身協警制服的陳志凡還在等一個人。

晚上8點,還不到慈善晚宴高潮,香江國際露臺已然名流彙集。

就連最不起眼的男侍者,都是清一色量身定製西裝,一個個低眉順眼、舉止得體。無形中告訴人們這是一場上流的聚集地。

突然,露臺門口的人們有些驚訝了。

門口,來了位看穿着、好像是協警的小警察?

開玩笑嗎?別說只是個小警察,怕是整個z城警察最高長官都不敢輕易擾動香江國際!!!

舉着高腳杯,正在興頭上的趙志剛瞅見陳志凡,招呼道:“滾開,也不看看這是不是你該來的地兒?”

聽到呵斥聲,厚着臉皮跟在張怡然身後的慕容餘慶走了過來:“哥們,我說你還真有勇氣!追女孩子都追到這兒了!這裏不是你該來的地兒”說着,示意了露臺四處戴着墨鏡、膀大腰圓的保鏢們。

保鏢當即會意。一位脖頸處紋着狼頭的領頭保鏢攔住陳志凡,說話客氣、卻是語調不容拒絕:“先生,沒有請柬的話,請你出去。”

門口的動靜引得很多來賓的注意。一身黑色絲質晚禮服,脖頸處帶着閃耀鑽石的張怡然當然也看到了陳志凡,可是,這位身爲這場慈善晚宴的主辦發沒有任何動作。

張怡然有一瞬間的小內疚。她很欣賞這位奇怪的小警察,甚至有一些好感,也很想攔下那些保鏢,可惜的是,這裏真的不是一個小警察該攙和的。

張怡然抿了一口紅酒。她還注意到,在自己對面、是小警察陳志凡的前女友趙麗,注意到這位滿身百達翡麗、裝扮繁複稱得上是煞費苦心的女人完全好像沒看到陳志凡一樣。

見此景,張怡然不知是指趙麗、還是指陳志凡,喃喃:“真可憐!”

……

停留在門口“尷尬”地陳志凡側了側身。

一位踩着黑色細跟高跟鞋,穿着湛藍色晚禮服的女人出現在門口!

女人淡妝赴宴,卻是氣場之強不輸給任何來會的美女!要知道,這次慈善晚宴各界名流聚集,影視圈的有片酬1400萬一集的、古裝第一美女趙穎兒;主辦方有令人初見驚豔、再見依然的美女張怡然;商界亦有讓普通男人望見貴容、便自慚形穢——碧桂園董事長楊國強的千金楊依依。 僅淡妝,便能把氣場不輸給任何人的大美女,也只有豔冠整個z城警察系統的女警花葉詩瑜了。

所有把目光移向門口的男人都屏住了呼吸,好像生怕嚇跑了她。

緊接着,一位滿頭花白頭髮的老人從陳志凡和葉詩瑜身後出現。

老人目光凌厲,望着驚訝的衆人、指了指陳志凡:“陳警官是我的邀請客人,沒問題吧。”

望見老人真容!

整個露臺來自xj省的政要,紛紛舉着酒杯,帶着上位幾十年來、早已生澀的謙卑和拘謹,來門口迎接老人葉南疆。

……

在驚訝陳志凡竟能被這樣大人物邀請的時候,趙志剛捅了捅旁邊的同伴:“喂,我說那老頭是誰啊?”

這位一樣跟趙志剛都屬於二線土豪的同伴聳了聳肩:“不知道,但肯定來頭嚇人就是了!沒看到剛纔咱們市宣傳部的常部長,看到老頭激動地差點摔了一跤?”

對此,趙志剛嗤之以鼻:“哼,沒啥大不了的,宣傳部原本就不是實權派,更何況是副部長。”

稍近處的慕容餘慶嘴巴張的能塞下一顆雞蛋:這麼正點的妹子,以前怎麼沒見過?

同時,說真的,慕容餘慶這位z城首屈一指的富二代有些羨慕陳志凡了:沒天理啊!這小子要啥沒啥,自己才見他兩面,跟他能曖昧的卻淨是女神級別的妹子!

當慕容餘慶注意到臉色陰沉的趙志剛,倆人同仇敵愾地對視一眼。

……

晚上9點整,爲z市和x省腦癱患兒慈善募捐晚宴準時開幕。

這場慈善募捐規則基本是名流們捐物,然後衆人競價,而所得收入就是慈善募捐款。

開場的不過是一些小玩意兒,種類繁多,有演藝圈明星簽名的限量版專輯,有政要收藏的紀念版派克鋼筆,還有一些文玩、字畫類的。

基本都被下面各路土豪以幾十萬到上百萬不等、溢價收走。

這種拿錢只當數字的手筆,看的陳志凡咂舌,心中默默然:有錢真好!就是任性!

晚上10點多,慈善募捐拍賣到了最後的關頭,所拍物件也明顯價值更高!

露臺上的主持人展開一副潑墨卷軸。

這幅潑墨卷軸的出現,引起了人羣的轟動:

“天啊,這可是八大山人的真跡!想不到,八大山人竟然也有人物畫流傳於世!”

“可不是嗎?這兩年,八大山人的畫都是天價!”

“是啊,09年的時候,佳士得拍賣會,八大山人的真跡《竹石鴛鴦》拍到一點一億!”

陳志凡望着這幅古香古色的八大山人真跡《酒徒》,端詳半天后,搖了搖頭。

不遠處,老人陸南疆出聲發問:“怎麼了?志凡?”

陳志凡舒展眉頭一笑:“沒什麼,我不懂字畫的。”

拍賣臺將《酒徒》往臺下巡展,以便買家更能清楚地細細觀摩。

整個觀摩過程,白西裝、白西褲的趙志剛最爲緊張,幾乎是全程護着《酒徒》,原因很簡單,因爲這幅畫的主人正是趙志剛。

能擁有如此名畫,趙志剛別提有多得意地介紹:“當年家父遠去南洋,遇見一寺廟,結緣寺裏住持大師。後來在大師那裏、纔有幸擁有這幅八大山人真跡《酒徒》”

跟在他一旁的慕容餘慶瞪大了眼睛,恨不得把鼻子都湊到畫上——好更用心感受這幅畫的意境!

慕容餘慶“附庸風雅”,拍手道:“恩,好,好畫!真是好畫!買,絕對要買!”

趙志剛趕緊附和:“慕容大少好品味!”

突然,人羣中出現了一陣噪雜!

陳志凡目瞪口呆:只見門口處站着右臂綁着繃帶、壯碩如鐵塔的武癡陳山嶽!

大概是門口領頭保鏢不認得這位天字號軍大少、出手阻攔。結果,被陳山嶽一掌拍飛!蹲在地上好大一會兒都起不來。

場中z城年輕一輩,誰不知道這條最近剛到z城的過江龍!全都很識相地打招呼,連帶着慕容餘慶這種一線紈絝都點頭寒暄示好!更別提趙志剛這種二線大少了。

慈善募捐依然在進行……

跋扈的軍大少陳山嶽立在陳志凡右側,一聲不吭。倒是站在陳志凡左手邊的警花葉詩瑜如臨大敵!

陳志凡知道這幅八大山人真跡《酒徒》是假的。畢竟這幅流傳五百年之久的名畫沒有死氣!正常情況下隨着歲月流轉,但凡是老物件都會帶有死氣,可惜的是陳志凡對文玩字畫的根本沒研究,也就講不出假在哪裏。

這才導致剛纔陸南疆問陳志凡的時候,陳志凡沒有吭聲。

……

夜幕深深,一身黑色晚禮服的張怡然走到陳志凡右邊,然後停了下來。

無論是陳志凡,還是張怡然本人,都沒想到不在同一個世界的兩個人的第二次相遇會是在這裏。

張怡然指了指腕錶下面的紅豆手鍊,默契道:“好久不見。”

陳志凡點了點下頜,露出一口很白的牙齒。

一旁的陳山嶽看到這位陌生美女、又看看陳志凡左手邊的葉詩瑜,忍不住羨慕陳志凡的女人緣。

拍賣會還在進行!這幅八大山人《酒徒》從底價600萬很快競到1800萬!

這時候,只聽一聲女聲響起:“2500萬。”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