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殿的正門,立著兩尊十丈高的鬼怪雕像。

他們手持彎刀長槍,身披長綾,頭戴獸冠,擺足架勢,凶目瞪圓,好似兩尊凶神惡煞的門神一般。

而當陳天斗出現在巫神殿大門前的時候,那兩尊雕像四隻眼睛同時一轉,紛紛詭異的向著陳天斗看來,仿若有了生命。


然而此刻陳天斗的目光卻只放在了巫神殿中,全然沒有發現這兩尊凶神惡煞的門神正死死的盯著自己。

只見走在前面的雷圖停下腳步后,便對著巫神殿門口的兩尊雕像叩首行禮,口中不知默默念誦著什麼咒語,之後才帶著陳天斗繼續向前行去。

在看到雷圖的叩拜之後,兩尊雕像也不再去看陳天斗,兩雙眼睛又轉了回去,目視前方。

進入巫神殿,陳天斗頓覺一股陰寒襲來,隨即雙目猛然瞪圓,目光完全被大殿中的一尊人像所吸引!

不!

準確的說那不應該是一尊人像。

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那是一個美貌女子,穿著一身紫色仙衣,頭帶紫金羽冠,衣抉飄飄,手中握有一根銀色短笛。

她就這般寧定的立在巫神殿中的祭壇上,一雙美目望著殿外,不曾移動分毫。

「她….」陳天斗一見到這人像,便口中喃喃說道。

雷圖似是知道陳天斗心中所想,隨即便回道:「那是我們世代供奉的巫神娘娘,這巫神殿里的東西你都不要碰,免得髒了我們的聖地。」

陳天斗聽罷一聲冷哼,說道:「你們南巫難道都供奉活人嗎?什麼巫神娘娘,那根本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女子!」

「你懂什麼!巫神娘娘守護了我們南巫千百年,永遠都是這般立著!有人說她已經死了,可是在我們南巫人的心裡,她只不過是陷入了沉眠,早晚有一天會醒來的!」

說罷,雷圖便將陳天斗帶入巫神殿中,在交代了一番之後,便出殿去了,只留下陳天斗獨自一人。

「明明是薩圖蘭叫我來巫神殿,現在卻又不見人,又想要搞什麼鬼花樣?」

陳天斗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番巫神殿,除了這立在祭壇上的巫神娘娘,這裡便在沒有其他東西了。

就這樣一直等了許久,陳天斗都不曾見到薩圖蘭的出現,便乾脆側卧在巫神娘娘祭壇下方的柔軟鋪墊上,翹起了二郎腿,微微抖動著。

「玄空谷….傀儡陣…」

突然間,一陣柔柔的聲音傳來,聽似虛無縹緲,如煙波般如夢似幻。

「嗯?是誰說話!」陳天斗一驚,突然間站起身來,四下打量。

可是掃視了一圈,也沒發現有半個人影出現。

「奇怪,難道是我幻聽了嗎?」

說罷,陳天斗便又轉過身去,看向了巫神殿的門外,等待著薩圖蘭到來。

可誰知他剛剛轉身不過幾秒鐘的功夫,身後卻再次傳來了一陣幽幽的話語。

「玄空谷….傀儡陣….」

「誰!!」

這一次陳天斗早有準備,在聽到聲音之後立刻轉過頭來,死死的盯著身後一片空蕩蕩的巫神殿。

可是在他的視線中,除了那寧定立在祭壇上的巫神娘娘,便再也沒有其他人影了。

「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巫神殿鬧鬼不成?」

一想到這,陳天斗的身上不禁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頭皮發麻,心中湧起一陣惡寒。

「玄空谷….傀儡陣….」

就在陳天斗滿面疑色之時,那虛無飄渺的聲音卻又再一次響起了。

只不過這一回,陳天斗卻是找到了聲音的來處,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祭壇上的巫神娘娘。

因為巫神娘娘與活人無異,肌膚毛髮完全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所以不禁令陳天斗產生了幻覺。

這巫神娘娘,似乎顯靈了。

陳天斗抬頭注視著巫神娘娘,緩步走到了她身下,不由得開口說道:「是你在說話嗎?」

可此話一出,陳天斗便覺得自己似是瘋了,居然對著一尊「活人雕像」說話。

「陳天斗,你在做什麼?」

突然間,又是一陣聲音從身後傳來。


陳天斗一驚,轉過頭去,卻見大國師薩圖蘭和另外一個滿身王者之氣,額頭處印有黑色咒文的男子,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

一見到這兩人出現,陳天斗便趕忙說道:「我沒做什麼,只是你們這巫神殿里總會出現莫名其妙的聲音,弄得我有些心慌。」

「莫名其妙的聲音?」


聽罷,薩圖蘭便與身後的男人相視一眼,眼中疑雲凝而不散。

「薩圖蘭,你叫我來這裡做什麼?是不是不打算放我離開這王宮了?」陳天斗忽然問道。

只見薩圖蘭盯著陳天鬥打量一番,隨即說道:「我約你來到此處,正是為了此事,巫神殿一向被視為王宮重地,而我們將你叫到這來,足以說明我們的誠意了不是嗎?」

陳天斗臉色一沉,冷冷一笑:「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們定是有條件的吧?」

這時,站在薩圖蘭身後的男子忽然間開口道:「不愧是靈君的徒弟,果然聰明。」

一聽到「靈君」這兩個字,陳天斗全身如觸電一般,目光瞬間落在了那男人的身上。

「你怎麼知道我師父靈君?」陳天斗一臉驚色的說道。

那男人朗然一笑,豪氣千雲,王者風範無所遁隱,「靈君曾經與我有過一面之緣,我很敬重他的為人。」

陳天斗死死盯著面前這個男人,總覺得他有點奇怪,可有說不出來哪裡有問題。

「陳天斗,我們將你約到這裡來,可不是被你問東問西的。如果你想要安然離開王宮,離開南巫,那就要按照我們的話去做,不然的話,我們都將面臨滅頂之災。」薩圖蘭正色道。

陳天斗目光一轉,盯著她說道:「你們是想要我去尋找九天滅魂陣嗎?」

「不對,但這件事確實是與九天滅魂陣有關。」男子說道。

陳天斗聽罷,便又轉頭向他望去,隨即問道:「這位大叔,你是何人?我與薩圖蘭說話,有你什麼事兒啊?」

「陳天斗不可無禮,你要知道,與你說話的人,乃是我們當今南巫國君,宇文天翔!」薩圖蘭厲聲說道。

「南巫國君?」陳天斗心頭一顫,神色有些動容。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夠親眼一見被傳的神乎其神,大名鼎鼎的南巫最強者,國君宇文天翔!

「原來您就是國君,失敬!」陳天斗作揖拱手道。

宇文天翔微微一笑,「陳天斗,這次薩圖蘭將你抓來這裡,的確有失禮節,但這也是無奈之舉。」

陳天斗冷笑一聲:「哼!無奈之舉?真是好無奈啊!」

「陳天斗,我們沒時間在這裡與你耽擱,直奔主題。從現在開始,你要前往玄空谷,一處名為殉龍崖的地方。」薩圖蘭說道。

陳天斗眉頭一挑,奇道:「玄空谷,殉龍崖?去哪裡做什麼?我為什麼又要聽你們的話?」

此時此刻,陳天斗越來越覺得這薩圖蘭似乎想要利用自己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心下對她的提防又多了三分。

而這時,宇文天翔卻是說道:「陳天斗,既然你手中握有九天神兵,也知道九天滅魂陣的事,那我不放將真相告訴你。」

「我們已經算到,在玄空谷里有奇怪力量出現,或許與九天滅魂陣有關,所以要你去那裡看一看。」

陳天斗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宇文天翔一眼,說道:「既然你們感覺哪裡可能有九天滅魂陣,那為什麼偏要我去?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擁有九天神兵。」

薩圖蘭面色一寒,言道:「陳天斗,此事非你不可,現如今我們南巫內憂外患,已經無法分心再去分散兵力尋找那九天滅魂陣,所以只能靠你。」

「那你為什麼覺得我會答應?」陳天斗笑道。

只見宇文天翔淡定一笑,看上去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說道:「如果你肯去玄空谷殉龍崖,那我們南巫便會出兵北寒,幫你把你的師父靈君從極寒十八地獄中救出來。」

聽聞此話,陳天斗便突然面露驚愕之色,「極寒十八地獄?我師父被關在北寒?」

宇文天翔點了點頭:「沒錯,我已經查到,你的師父靈君現正被關在寒霜城的極寒天牢,被成為極寒十八地獄的地方。他自從你血洗龍陽城之後,就一直被北寒國關押在此。」

一聽到北寒國寒霜城,陳天斗心中怒火便不可抑制的燃燒起來,雙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

「寒霜城!又是這個該死的地方!」

「我們還查到,自從在你殺死寒真子后,他的師父玉衡真人便出關了,同時也令修真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薩圖蘭說道。

只見陳天斗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這個我早就聽林雨諾說過了,只是沒想到,這個玉衡真人會比寒真子更過分!」

宇文天翔淡然道:「你知道就好,而且這一次有關九天滅魂陣的事情,就是從北寒傳出來的,並且現在玉衡真人正在鼓動中原與西域,準備向我們南巫進軍,尋找九天滅魂陣的下落了。他們打著為仙幻大陸掃除隱患的旗號,已經準備大局侵略南巫。我們數百年的太平盛世,即將要被打破了。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不能分散兵力,而派你去玄空谷的原因。」

!! 聽得宇文天翔的一番話,陳天斗的一顆心也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只不過是短短的一年時間,這仙幻大陸上居然就發生多了如此多的怪事,並且已經向著即將崩潰的邊緣發展了。

如果仙幻大陸四大國真的因為這九天滅魂陣開戰,那最終受苦的不僅僅只有平民百姓,連那些修真界的弟子們也將被迫披甲上陣,成為戰場上的一具殺人機器。

如此一來,這無疑是仙幻大陸最悲哀的一件事。

陳天斗兒時的夢想是想要修鍊成神。

可長大后才發現,自己的夢想越遠,所走的道路也必定越坎坷。

現在,他並不想成為什麼拯救世界的大英雄。

只想回到過去洛河村的生活,無憂無慮,哪怕做一輩子無名小卒,只是在村子裡面和老娘賣賣燒餅。

現如今,似乎那過去所擁有的,最平凡的東西,對他來說也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這世間的一切,到頭來,似乎完全顛倒了。

曾經追尋的,是現在最想要拋棄了。

而曾經一心想要掙脫的,卻成為了最美好的回憶。

一番沉思之後,陳天斗雙目緊緊閉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那一顆掙扎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隨即說道:「只是去玄空谷找到九天滅魂陣就好了嗎?如果我真的完成了任務,你們不要忘記自己所說的話,要幫我把師父靈君從北寒救出來。」

聽得陳天斗答應了他們的請求,宇文天翔不禁微微一笑,說道:「你放心,只要你幫助我們找到九天滅魂陣所在,我宇文天翔哪怕親自出馬,也會把靈君從玉衡真人手裡救出來。」

「誰在那裡!」薩圖蘭眼中忽然精光一閃,向著巫神殿門外看去。

眾人隨之望去,卻見不知何時,宇文仙兒已經靜靜立在門口,眉頭緊蹙,向著這裡看來。

「仙兒。」

宇文天翔臉上笑容收斂,看到宇文仙兒出現在此地,不禁面露一絲驚愕。

只見宇文仙兒目光緩緩掃過面前三人,隨即玉足輕踏,跨進了巫神殿的大門,立在宇文天翔面前,說道:「父王,你是要陳天斗去送死嗎?」

聽得此話,陳天斗不禁面色一窒,神色驚異的看向了宇文天翔。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