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過天山的時候,我還在天池停留了片刻,然後又身子一閃,踏空而行,直奔這次的目的地,屍聖山而去。

自然如果要說我最想消滅的力量,第一便是屍族,無疑從這一點來說,我心中對屍族有着莫大的仇恨。自然屍族便成了我融合自身力量的第一塊試金石。

屍聖山其實距離天山不遠,十幾分鍾之後我便已經來到了屍聖山的腳下。

站在這裏,我早已沒有了曾經的畏懼,如今的我永遠輪迴古咒爲中心的八大遠古咒術,只要我徹底融合之後便能隨意創造咒術,而且一旦所有陰間公寓的陣穴完全的填滿,我更是能夠獲得其中道和葬留下的無盡的天地法則,恐怕那時候我自己都能掌握一方世界,創出自己的規則。

但是我早已經知道這意味着什麼,相反的我十分的不希望這樣,既然如此,我只有通過四域來磨練自己,讓自己咒術徹底融合,通過當年楊八千所創下的目標開始進發,將整個天地之間都轉變爲無數的符文,這些符文可以是看得見的也可以如空氣一般散落在每一個空間。

此時此刻我能夠擁有便是的力量便是徹底的融合當年楊八千所有的精華力量。

屍聖山下,一片寧靜,似乎並沒有任何的生物,但是站在這裏的我早已經溝通了大地,一閉眼便能夠感知這些殭屍藏身何處。

我冷笑一聲,曾經的我被這些殭屍追的滿世界跑,更有無數的人葬身在殭屍的手上,今日的我將踏平屍聖山。

一人之力,會戰整個屍族,便是此刻我的寫照。

隨着我踏上了屍聖山,我能夠看到那一個個的殭屍開始出來想要攔住我,不過這些在屍聖山腳下的殭屍太過於弱小,就算是屍王,現在在我的眼裏也不過只是渣渣存在,不值一提。

一路上我凝成髮指,幾大古咒不斷在識海之中運轉,最後旋轉周身,遇到撲過來的殭屍,我根本就不需要看,

只需要一指,便讓他魂飛魄散,身軀腐爛。

這便是靈魂古咒和劇毒古咒相配合所施展出來的殺招。

一個小時候之後我已經大搖大擺的走到了屍聖山上,此時此刻的屍聖山上已經被滾滾屍氣包裹住,滾滾屍氣之中有着座座城池,我一眼便看到了代表着屍族最高權威的屍聖殿,還有屍家祕境。

冷笑一聲,我渾身開始翻滾着無數的古咒劇毒古咒更是在剎那之間凝結成了一個巨大的虛影毒龍。

煞穴,開!

我咬破中指對着眼前那滾滾屍氣便是猛地一掌。

嗤嗤嗤……

一時之間整個屍聖山上的屍氣幾乎是開始匯聚成了一條條的屍氣長河朝着我而來的,站在虛空,我身後的那條毒龍開始緩緩的凝結成了實體。

我眉心一動,靈魂古咒剎那之間完全的飛入了那條毒龍之中,在我周圍更是有着無數的古咒符文開始閃爍起來,幾大古咒紛紛凝結成了一道道的線條纏繞在毒龍的身上。

那一刻我敢知道眉心輪迴古咒之上的不斷的翻騰出道道符文,這些符文我之前並沒有見過,但是我一眼便能熟知這些符文代表着什麼意思。

“大膽,小小人類竟然如此狂妄……”

一個屍皇強者手持大刀對着我怒喝一聲。

我冷哼一聲,自然不會將眼前這個屍皇放在眼裏,靈力一動,身子便已經出現在了這個屍皇強者的面前,一掌之下,那屍皇已經化作了一灘屍水。

天涯行如今隨着我的體內力量不斷的強大已經直接可以運轉到巔峯狀態,恐怕如今的羽神看到我施展天涯行他都會吃驚吧。

等到那屍皇化作了屍水,無數踏空而起的飛行殭屍和屍皇才意識到我的強大,紛紛運轉屍氣,和一個大陣,朝着我而來。

嗷嗷……

而這一刻我絲毫未動身子一閃,站在那巨大的毒龍之上,直奔那屍聖殿而去,我都有些震驚這些屍君強者還真是坐得住,竟然如此都沒有人出來。

就在我快要靠近屍聖殿的時候,突然被一道無形的結界攔住了,這一次我看到了屍聖殿之中盤膝而坐着上百位屍君強者。而且那一代屍族族長,也是赫然在列。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位屍族的族長,從爺爺那裏那裏得知了他的名字叫做屍天,寓意自己乃是天界之屍。

結界之外的殭屍已經完全被我毒龍掃平,可謂是魂飛魄散,屍骨無存,而隨着不斷的攻擊,我感覺自己體內對於戰的理解越發的深刻。

那種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感覺,也是油然而生。

例如今日,我一人如果將整個屍族滅之,換做以前我或許會沾上無盡因果,而且還全部都是惡因,但正是因爲我掌握了因果古咒,我就代表着因果,所以根本無需擔心這些。

站在結界之外,我清晰的看到了屍天的身邊坐着一個人,這個人真是我曾經見到幾次的太一天。

如果我猜得不錯這結界便是出自太一天之手。

正好我第一個想殺的高手便是太一天,這一次怎麼會讓他再跑了。

伸手一掌

落在了這結界之上,封印古咒瞬間纏繞在我的手上,這一掌落下,我明顯的看到了太一天雙目豁然睜開。

“開!”

我冷哼一聲,目光卻是一直停在了太一天的身上,這一掌下來的時候,太一天整個人都被震飛一米,一口精血飛出。

從他的目光之中我看到了不可思議和震驚。

但是讓他震驚的遠遠不是這些。

隨着兒子和巨蟒葬的碎片進入我的身軀之中,我對古咒的領悟和掌控都有了飛躍般的提升。

說實話,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強,因爲我度過了命劫,所以根本就無需擔心劫雷降臨,而且就算是劫雷降臨我也無懼。

“你,楊森,雖然我屍族曾經爲難過你,你當真就要與我屍族爲敵?”

聲音冰冷,說話的人是屍天。

看樣子我兩掌破開太一天佈下的結界還是讓他有些震驚的。

“這不能怪我,怪,只能怪你一開始就不明智,站錯了位!”

說話之間我身後的毒龍嘶吼一聲,滾滾毒氣瞬間沒入了屍聖殿,對於這些屍族之人我沒有半點好感,自然也不會講任何的道義,滅之爲第一原則。

“哼,楊森,你當真以爲我屍天懼你,你看看你的周圍這可是一百三十八位屍君強者,憑你一人想要對抗一百多位屍君,你覺得有可能嗎,今日我也不管那麼多了,我倒要看看你這個被古楊家世代醞釀出的高手究竟高在哪裏?”

屍天說話,一揮手,瞬間整個屍聖殿開始拔高頓時那滾滾毒氣開始被一股無形的屍氣所壓制,並且瘋狂的向下墜。

而此刻那踏空而立的一百三十多位屍君強者已經紛紛出手了,這些屍君強者根本就不會對我手下留情,每一次出手都是致命一擊。

“哈哈哈,一百三十八位屍君強者?”

我身子一閃,伸手便洞穿了一個屍君的心臟,抓住了屍晶,嗡的一聲捏碎,靈魂更是被我的靈魂古咒吞噬得乾乾淨淨,墜落下去落在毒龍的身上,化作了翻滾的劇毒。

“少了一位了!”

“殺!”

“給我不惜一切代價,誅殺此人!”

屍天站在拔高了的屍聖殿之上,雙眼血紅一片。

“哈哈哈,今日我楊森就是來滅你屍族的,你不是要看看我有多大能耐嗎,那我就讓你看看,可得睜大眼睛了!”

說話之間,渾身靈力瞬間涌動,煞穴打開,滾滾屍氣在我的頭頂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這一刻我看似弱小的身軀之中卻是將整個屍聖殿裏裏外外的屍氣完全的吞噬。

死!

周圍一大羣屍君強者朝着我涌來。

我一步踏出,身子瞬間化作了一道閃電,周身八大古咒纏繞,匯聚成一條符文長線。

一指點出!

符文長線剎那之間洞穿眼前十幾個屍君強者的胸口。

嗡嗡嗡嗡嗡……

一聲聲悶響接連爆響,但凡沾染到我古咒長線的屍君,瞬間猶如斷翅的肥鳥墜入腳下的滾滾毒氣長河,化爲毒水,蔓延了整個大殿。

(本章完) 這些屍族的屍君高手,原本都是那太一天通過天界的祕法灌頂而來的,所以實力上根本就能和真正靠一步步修煉而達到屍君的高手相提並論。

眼前這些屍君高手也不過都是一些屍皇巔峯實力,所以在我的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所謂修爲隔一線,猶如一重天。

如今的我因爲得到了九葬天棺之中的符文之力,更有八大古咒加身,實力一路飆升到了正牌的君字號行列,故而對於皇者我幾乎可以碾壓。

此時我看着那不遠處的怒氣沖天的屍天,我能夠清晰的感知到此刻的屍天身軀之中那股龐大的屍氣在不斷的凝聚,而站在他身邊有着四五個人,這四五人個個都形如干屍,但是給我的感覺卻是真正的君字號強者,他們的身上有着一種與此刻被我幾乎碾殺的屍君截然不同的氣息,這種氣息只有經過長年的磨練,長年的廝殺之中才能彰顯出來。

而站在距離屍天不遠處的太一天臉上依然停留着震驚,大抵他完全沒有想到我竟然能夠在短短的時間內進步如此神速吧。

我一步踏出,法指點射,幾乎剎那之間有時十幾個屍君強者死於我的點殺之下。

這是一種殺戮,赤裸裸的殺戮,對於此刻的我來說卻是一種的磨礪。

錯把總裁當奶狗 融合八大古咒,領悟新的咒術之法,纔是現如今我要做的事情,至於面對這些殭屍,原本就已經該死之物,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也只能造成這個世界的不和平。

有着天涯行的支撐,我幾乎能夠隨意遊走在這些屍君的重重包裹之中,遊刃有餘。

我甚至看到了不遠處站在那裏紋絲不動的王乾,讓我驚訝的是,王乾身上的修爲給我的感覺極爲的不穩定,似乎這個時候他雖然沒有和我交戰,但是已經開始在自己的身體之中交戰。

而站在他旁邊的風鐮卻是已經身子一閃,朝着我一拳轟來。

這一次面對風鐮我再也沒有曾經在陳家莊那般的狼狽不堪,此刻面對風鐮的攻擊,我幾乎是輕而易舉便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

風鐮的那幾乎只剩下骨骸的手一觸到我的身體,便瞬間被圍繞在我身軀周圍的劇毒古咒纏繞,嗤嗤之聲不斷,風鐮想要大叫,卻是再也叫不出來,因爲在他想要大叫的時候,我已經扭斷了他的脖子,封印古咒一個小小的符文便直接封印了他體內的力量。

一鬆手,那曾經在陳家莊幾乎將我擊殺的風鐮就這樣的墜落到了我身下的滾滾劇毒長河。

此時的劇毒古咒隨着不斷吞噬這些屍君的屍體,現在已經不斷的壯大,幾乎就要沒到那屍聖殿的核心位置,屍聖王座。

“楊森,看來今日你是不肯罷手了,那麼我屍天也不會再有任何的顧忌!”

聽着屍天的話,我心中不免冷笑一聲,如果還是因爲奶奶的緣故給我面子的話,那屍族的消息就太不靈通了,現如今爺爺已經甦醒,古楊家之中所有的高手都已經進入了陰間公寓待命,無數楊家之中的轉世之身更是各自開始尋找自己的記憶,各自開始了卻自己的因果。

這一切都是在陰間公寓的完善做準備。

“你從來都不需要有任何的顧忌?”

我冷笑一聲,隨即身子一閃,便已經站在了十天的面前,速度太快了,恐怕屍天都要有所畏懼。

在我的身後整個屍聖山幾乎都開始崩塌了。

那滾滾的劇毒長河突然在我意念一動之間化作了一條劇毒巨龍沖天而起,嘶吼連連,噴吐劇毒,那無數的屍君幾乎還沒有再一次圍上來便已經被劇毒完全的淹沒了。

我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王乾,微微一笑,隨後便一步踏出,超着屍天而去。

而此刻的屍天臉色大變,突然眉頭緊皺,當即猛地一踏地面,以他爲中心瞬間盪漾開了層層的屍氣波紋,形成了一條巨大的屍氣海洋一般,整個屍聖殿也是在這一刻完全的崩塌了。

“結陣!”

就在我一動的瞬間,屍天低喝一聲。

屍聖王座一時間劇烈的顫抖起來,接着無數屍氣開始凝結,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陰陽符文。

我不由得眉頭緊蹙,要知道能夠憑藉屍氣就匯聚成陰陽圖出來,這樣的手段原本就已經逆天了,此刻這四五個屍君強者竟然還要在其中施展各種術法。

這一刻我提起精神,雙目死死的鎖定了屍天,隨即身子一閃,想要憑藉天涯行直接穿越這大陣,然後先用最強手段滅掉屍天再說。

但是我一動的瞬間才發現自己的想法過於天真,這座屍氣所匯聚的陰陽圖,將整個空間都籠罩了起來。數之不盡的屍氣紛繁複雜,凝結成了刀槍劍戟,身子從這個太極陰陽圖之中還冒出了無數的屍人。

看樣子的確是有些手段。

我退後兩步,調轉身體之中所有的靈力,然後操控着自己識海之中的符文,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短短的交戰之間,那輪迴古咒所形成的光點之中,便已經凝結出了無數的新生符文。

凝!

我咬破中指,點在眉心,吐出了一個凝字。

下一刻,我的手上緩緩的出現了一杆長槍,這杆長槍通體銀白色,在上面鏤空着無數的血色的符文,長槍在手,我突然身子一閃,天涯行運轉到極致,藉助這股超越了閃電一般的衝力,我一槍便衝刺在了這大陣之外的結界之中。

嗡!

嘭!

一聲巨響,剎那之間大陣結界破碎,結界破碎的剎那,毒龍嘶吼一聲緊隨着我的腳步,張嘴便噴吐出了滾滾毒液將整個屍氣所凝結的太極圖完全的包裹腐蝕,那一刻原本站在大陣之中的幾個屍君強者身子一閃連連後退。

看到這一幕,屍天突然出手。

只見屍天雙手飛快的結印,隨後一掌朝着那大陣而來,剎那之間那原本不斷翻騰的毒氣竟然在瞬間凝結成了冰,滾滾屍氣再一次從毒龍的身軀之中漫出,匯聚成了一隻屍氣大手,朝着我的頭顱抓來。

破!

沒有絲毫的猶豫,揮舞着手中的長槍,一槍便洞穿了那屍氣大手。

到了這一刻,屍天似乎意識到了我的實力的強大,當即便身子一閃帶着剩下的幾個屍君強者,直接朝着不遠處的屍家祕境而去。

看到這一幕,我身子猛地一顫,長槍一揮,瞬間撕裂了屍天所佈下的結界,接着身子一閃,便朝着屍天追了過去。

此刻的屍天在不斷後退的時候也是瘋狂的結出道道手印。

“屍天,休逃!”

此刻我是藝高人大膽,絲毫不懼,一路上毒龍開道,長槍將那一個接着一個手印所

結出的空間直接捅破。

而此刻的太一天站在虛空,一臉平靜道:“屍天,你們先進入,我倒要看看這個得到了古楊家楊八千符文的傳人究竟有大多的能耐!”

屍天沒有說胡,只是一跺腳,便繼續朝着眼前的屍家祕境而去。

而我則是踏空而起,長槍直接朝着太一天刺去。

“天地祕術,逆亂!”

看來隨着陰間公寓的點點恢復,天界已經開始放鬆規則。

這些天界下來的人,實力也是在穩步的提升之中,就是不之大能不能在凡塵隨便的使用天界獨有的力量。

奶奶告訴我在天界每一個修煉者都會在命劫之時了斷凡塵,而一旦跨入天界,天界之中的靈力是凡塵不能想象的,而且這麼多年了,天界封閉,恐怕靈氣早已濃郁的嚇人。

在天界之中,天界之人將我們凡塵的靈力叫做天之力,乃是一種力量的總稱。

正是因爲我聽了奶奶如此說,所以我纔會想到眼前的太一天會不會已經不受天地規則的約束能夠施展出來天之力了。

我沒有見識過天之力,但是爺爺告訴我這種力量十分的可怕,乃是靈力的一個升級版本,可以說和靈力絕對不是一個層面上的。

符文長槍還沒有接觸到太一天,我便清晰的感知到了我周圍的空間開始發成了重度扭曲。這一刻太一天似乎藉助了空間的力量,想要將我的身軀撕碎。

“哼!”

我冷哼一聲,全身符文驟然之間旋轉不止,我身軀之上更是出現了詭異的光芒,白骨森森。

“死!”

“楊森,沒有想到吧,我已經溝通了天界,不日天界將會有大軍降臨,今日我先滅了你,領個頭功!”

聲落太一天的手已經到了我的面前,他那原本就乾枯的手掌,此刻幾乎是化作了鋒利的爪子,一把便抓在了我的胸口。

嗯?

但是就在他抓住我胸口的剎那之間,臉色驟然大變。

因爲這一刻我那攙和着符文的骨鱗甲已經在身體受到攻擊的剎那之間直接蹦出了身軀,而此刻太一天一把抓住的正是我骨鱗甲的一部分。

嗤嗤嗤!

噗噗噗噗!

雖然太一天的手臂乾枯,但是那鋒利的骨節此刻還是依然直接洞穿了他的手臂,讓太一天幾乎連手臂的機會都沒有。

而且就在這一刻劇毒古咒瞬間飛出,猶如一條條小蛇一般鑽入了太一天的手臂之中。

“你!”

太一天整個人都是顫抖起來,劇毒古咒的速度很快,幾乎在眨眼之間便已經佔據了這隻手臂。

“斬!”

這一刻,太一天渾身爆出了一股血紅色的光芒,那光芒化作了一柄利刃直接落在了自己的手臂之上,當即那隻被我胸口飛出的骨刺直接洞穿的手臂剎那之間被太一天自己斬斷。

身子飛快的後退,在他的身下滾滾屍氣匯入其身軀之中。

“不錯,沒想到幾日不見你竟然已經強大如斯!”

太一天站在那裏,用那隻還完好的手臂抵住自己的眉心。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