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蘇紫陌笑得一臉得意的時候,哪知沐雲軒疾速移動到她的身邊。

迅速將小她的手握緊,真是個可人的小東西,她現在這般嬌俏可人的模樣,甜美的讓人恨不得捧在手心裏疼愛一輩子,他現在就要把她就地正法。

“雲軒,不要鬧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蘇紫陌紅着臉看着他。

“陌兒,去哪?”

沐雲軒看着漂亮的山谷,他真的想把她就地正法!

“去了你就知道了。”

蘇紫陌對着他笑了笑,拉着他往前走去。 半柱香的時間以後,蘇紫陌帶着沐雲軒來到了一出山洞裏。

山洞的洞口很小,也很不起眼,一般人很難發現這裏。

也只夠一個人側着身子進去。

“陌兒,我們要進去這個山洞裏面嗎?”

看着蘇紫陌已經進去了。

沐雲軒也跟着進去。

只是進去的瞬間,沐雲軒愣住了,這裏邊別有天地。

而且山洞裏有很多長得漂亮非常的奇花異草。

不遠處,一個溫泉緩緩冒着熱霧。

整個山洞給人一種非常漂亮而又強大的震撼力。

“陌兒,這裏好漂亮!”

沐雲軒驚訝的看着山洞裏的一切。

奇花異草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很多白色的鐘乳石奇形怪狀,卻散發出明亮的光芒來,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又留給人一種無盡的瞎想。

“這裏,是我恨你們的地方。”

蘇紫陌回頭,看了沐雲軒一眼。

沐雲軒的心猛的一沉。

“這裏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這裏就宛如一座地下水晶宮,洞裏有泉水,有溫泉,又奇花異草,卻也成爲了我三年來痛苦的時候,唯一躲起來恨你們的地方,馨兒小的時候,病得很嚴重,時常哭鬧不停,我心裏擔心馨兒,每次馨兒犯病後睡着以後,我都會到這裏來坐一坐,把你們每個人都恨一個遍,現在想想,要不是心裏有恨,我也許撐不到現在。”

蘇紫陌提起往事,臉上一臉平靜。

那股恨,已經沒有了。

她到現在才發現,其實,她當時也沒有恨得那麼深。

“陌兒,那你現在還恨嗎?”

沐雲軒又腹黑又邪魅的笑看着她。

蘇紫陌看了一眼腹黑的他。

“恨,比之前更恨。”

蘇紫陌嫣然一笑,明眸皓齒,如星光般璀璨。

只是昔日不同往日,往日的狠,已經轉變成愛了。

她臉上的表情儼然已經出賣了她自己。

沐雲軒握緊她的手,如黑潭般深邃的眼眸,深深的看着她。

沉聲道:“那陌兒就恨吧!恨得越深,你就越能記住我。”

沐雲軒的手越握越緊,她當時的痛,當時的恨,似乎想和她一起承受一樣。

蘇紫陌猛的抽出手轉身往前走。

愛會讓卑微,她,居然害怕看到沐雲軒眼中的內疚。

“雲軒,今天我讓你陪我到這裏來,是有事情要和你說。”

蘇紫陌一臉傷痛,只是沐雲軒此刻看不到。

“從這裏出去以後,我們面對的便是庚樂羽,破解詛咒之後,死詛會立刻應到我的身上……。”

“陌兒,你想做什麼?”

沐雲軒快速的移動到她身前,雙手緊緊的握緊她的雙肩,激動的看着她。

蘇紫陌擡眸看着他,脣角的笑意如水波一樣盪漾開來。

她沒有及時回答沐雲軒的話。

而是伸出酥軟的手,輕輕描繪着他絕美的輪廓。

“凡事都有一個萬一,如果我不幸出了什麼事情,我要你把我送回這裏來,我很喜歡明月谷,但我更喜歡這個山洞裏的一切,她帶給我震撼很大,離這裏不遠處的山泉後邊,有一個水晶棺。” “陌兒,你怎麼可以對我說這麼殘忍的話?”

沐雲軒激動的怒吼道。

蘇紫陌卻笑了笑,那笑容裏,透着一股深深淒涼。

“殘忍嗎?我也覺得很殘忍,可當人沒有選擇的時候,所有不該殘忍的事情都會變得很殘忍,雲軒,你是我來到這個世界唯一愛上的男子,我們還有三個孩子,所以這些殘忍的話,我只能對你說,如果能破了死詛,那更好,如果沒有破解的辦法,我們也只能接受。”

“陌兒,我不會接受的,破解死詛的辦法,我們一定能找到。”

沐雲軒滿臉激動,在沒有找到破解死詛的方法之前,他是不會讓陌兒去破解那個該死的詛咒的。

庚樂羽,你死了,本座就不相信,那些詛咒還會存在。

沐雲軒深邃的黑眸裏,升起了一股強烈的殺意。

“能找到,那自然是好。”

蘇紫陌環住他結實的腰。

“雲軒,我們之間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因爲我們是最親密的愛人,我這個人一向想的長遠,很多事情都會提前做好安排,你如果真的瞭解我,就會明白我今天說這番話的意思。”

沐雲軒緊緊的擁着她,就是因爲太瞭解,所以他的心纔會這麼痛。

巫族,禁地裏。

庚樂羽慵懶的坐在軟榻上淺眠,每天盯着天烏看,是她唯一要做的事情。

紅嫣在一旁,輕輕的爲她捶着背。

突然,天烏里突顯一片紅紅光。

紅嫣第一個看到,她皺了皺眉頭。

“族長,天烏突顯異像了。”

庚樂羽猛的睜開眼眸走向天烏。

庚樂羽一看,皺了皺眉頭,這是死詛的紅光,奇怪了,怎麼會突然發光了呢?

難道是……?

對了,蘇紫陌已經確定爲被解詛的人了。

可沐雲軒和蘇紫陌之間,他們兩人之間又會有什麼樣的關聯呢?

“族長,可是出什麼事情了?”

紅嫣站在庚樂羽的身邊,這種紅光,她還從來沒有在天烏上見過。

“這是我當時給解詛咒之人下的死詛,誰破詛咒誰死,這一點,就是連下詛的我也沒有辦法解除,這隻最毒的詛咒,沐家詛咒一破,破詛之人便會立刻死去,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本座做夢都想不到,那個破詛的人會是簡陌重生之後的蘇紫陌,而蘇紫陌卻和沐雲軒成爲了冥婚的夫妻,這一起到底是有人刻意爲之,還是天意?”

庚樂羽蹙眉沉思着,心裏卻冷笑着。

簡陌,看到了嗎?前世我能殺了你一次,這一世,不用本座動手,你一樣的會死在本座的手上,只是這紅光到底是怎麼回事?

庚樂羽擡起雙手,將一束黑光注入天烏里。

這時,只見紅光越來越深。

帝少的重生毒妻 庚樂羽猛的收回玄氣。

“這也太奇怪了,蘇紫陌和沐雲軒的上一世應該沒有任何關聯纔是。”

“族長,這死詛的破解辦法,連族長都不知道嗎?”

紅嫣很疑惑,巫族只有庚家的嫡系子女纔會下詛咒,也只有她們才能解。

“當時本座對沐瑯豫恨之入骨,給沐家下詛咒的時候,本座也一併將這個死詛給下了。” 庚樂羽蹙眉走進天烏幾步。

“當時本座處於非常憤怒與恨之間,下詛咒的時候,也沒有定義解詛的辦法,換一種方法來說,那就是這兩個詛咒是由天意而下的詛咒,只是想不到的是,解詛的人是穆欣妍的女人,不得不說,很多事情都是天意。”

“族長,那蘇紫陌不是非死不可了嗎?”

紅嫣眼眸驚了驚,如果蘇紫陌真的會因爲破詛而死,那他們之前爲什麼要白費力氣的去攻打明月山莊和雲城呢?

那不是多此一舉,自己打自己嘴巴嗎?

“死,是必然的。”

庚樂羽只是不解這突然出現的紅光。

“族長,那我們之前所做的一切不是……?”

“紅嫣,你是不是想說,我們之前所做的一起都是白費心機了,對不對?”

紅嫣緘默不語,她的確是這樣想的。

“其實也沒有白做,我們不是知道了莫雲天和白傾君還活着嗎?還有他也還活着,桑瑤那個蠢貨,給她魔靈的力量,她也沒有能力殺了蘇紫陌,當年本座和穆欣妍一戰,本座重傷,修爲盡失,這你也知道的。”

“是啊!要不然也不會等了將近一百年纔會行動。”

紅嫣點了點頭,穆欣妍的修爲,在當年的確是無人能敵的。

“不怕一切重頭在來,只是這紅光一現……。”

之後的話,庚樂羽沒有說出口,只是目光眯了眯。

她雙手快速的凝聚出玄氣。

再次將黑光注入天烏里。

紅光漸漸的消失了。

庚樂羽鳳目中寒光閃了閃。

“紅嫣,現在集中精力拿回生死魔圖,生死魔圖決不能回到神族的手中,只要有生死魔圖在,沐雲軒和蘇紫陌便不是本座的對手。”

庚樂羽厲聲說道。

現在可不是像之前慢吞吞的時候了,蘇紫陌和沐雲軒不來巫族,她查不出他們不來的目的,是忌憚她還是其他的她暫時不想去想。

“靠桑瑤是成不了大事的,召集你們十大巫祝的人,讓萍蹤帶着她們出去,拿不到生死魔圖,殺了蘇齊。”

“是,族長。”

紅嫣擡眸,看了一眼庚樂羽

“族長,瑤兒在怎麼說也是你的孫女,好好教導的話……。”

“紅嫣……!”

庚樂羽瞬間打斷紅嫣的話。

“本座知道你想說什麼?本座當年當着她的面殺了她的父親,她的孃親又自殺了,她的心已經不在本座這裏了,而且她現在已經開始偷偷修煉幽禁禁術了,本想着對她委以重任,可她太令本座失望了。”

庚樂羽甩了甩廣袖,看着到是有幾分生性好爽。

紅嫣頓時明白,自己無論說什麼,她對庚桑瑤已經不會再有感官了。

“下去吧!”

紅嫣頷首,轉身離去。

等紅嫣一走,庚樂羽又回到天烏的面前,她對那抹紅光還在心存疑惑。

她在次把黑光注入天烏里。

剛纔那抹紅光,有解詛的趨勢。

到底是怎麼回事?

庚樂羽一時也想不通,事情有些超出她的掌控了。

詛咒明明是她下的,可是解詛的方法她去不知道。

蘇紫陌如今和沐雲軒在一起,難道是……!

“不好!” 庚樂羽幾乎是不由自主的失聲。

“紅嫣!”

庚樂羽急急的用玄氣把紅嫣叫了回來。

以後走出禁地的紅嫣一聽。

又急步轉身回來。

“族長,還有什麼吩咐?”

公事攻辦 “想盡一切辦法,將蘇紫陌和沐雲軒分開。”

“族長,這……這恐怕很難吧!以沐雲軒對蘇紫陌的愛,不是輕易就能讓他們分開的。”

紅嫣有些想不通,族長爲什麼突然要這樣做。

“紅嫣,就說你沒有愛過,體會不到嫉妒的滋味。”

庚樂羽冷笑着看向紅嫣,似乎覺得自己當年因爲嫉妒穆欣妍是很了不起的壯舉一樣。

而紅嫣卻是一臉的不自然,她當年想愛,可是她允許嗎?

“深愛中的人最容易受到刺激,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很愛蘇紫陌的男人。”

庚樂羽一臉笑得陰毒。

穆欣妍,你的女兒和你一樣的下賤,只會勾引男人,本座和不好好的利用一番呢?

“族長的意思是,利用慕容邵峯?”

“難道還要本座說得在明白一點嗎?立刻下去執行任務。”

庚樂羽滿眼凌厲似冰。

就像一道利劍射像了紅嫣的胸口。

紅嫣快速的轉身離去。

明月山莊裏,青蓮拿着一封信急急的思語軒去找赫雲霆。

思語軒裏。

赫雲霆和夜輕寒,沐雲寒三人坐在一起聊天。

兩白一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