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兩個老媽子身後,跟着的則是姬傾城等慕容雪涵的朋友了,她們也換上了衣服,雖然說姬傾城也漂亮,但是因爲慕容雪涵的原因,她的光芒註定要被掩蓋。

“哇~好漂亮啊。”

人羣中有人驚叫了起來。

“那是必須的,難道慕容老爺子的孫女會差嗎?”

反而是慕容雪涵,那雙鳳眸不停的在人羣中掃過,她彷彿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似得。

可是看來看去,卻是都沒有找到那個想要找到的人,她的臉色在這一刻就暗淡了。

她輕嘆一聲,暗道,他還是沒有來嗎?

美不忍睹 只是還沒等她多想,就已經去到樓下了,這時她看到自己爺爺微笑着走了過來,忽然,慕容雪涵的眼睛一亮,看到自己爺爺身後那道熟悉的身影。

他已經來了,而且還在自己爺爺的身後,一時間,慕容雪涵是驚喜不已。

一開始的慕容雪涵畢竟真以爲劉致澤是不會來了,而且自己也不可能去看慕容老爺子,畢竟劉致澤和自己爺爺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但是現在她才知道,自己錯了。

“雪涵。”慕容老爺子輕叫一聲。

慕容雪涵點了點頭,望着那個呆呆看着自己的少年,慕容雪涵的臉色一紅,低下了頭。

“好了,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讓成人典禮正式開始吧。”老爺子笑着說了一句,而後整個客廳內都鬧了起來,正式開始進行成人典禮了。

慕容雪涵以及姬傾城等人紛紛向着那兩個老媽子走去了,在離開的時候,慕容雪涵還不忘看了一眼那個呆呆的少年,這才噗嗤一聲笑着離去了。

情生婚滅 而那些賓客們也跟着過去,包括秦海一行人在內,唯有劉致澤卻依然站在原地動都沒動。

當然了,這倒不是他不想動,而是因爲他正在找孫乾要禮物吶。

“孫乾,趕緊把禮物給我啊,不然待會可就晚了。”劉致澤驚叫道。

“主公,你等會,我再找找。”孫乾也很無奈,不停的在心塔內翻騰着,之前他還真忘記這茬了,直到剛纔劉致澤說起禮物的事情,他纔想起來這禮物竟然還沒找,一下子,他就瘋狂了。

不僅是他,就連周倉陳到黃崇劉封以及卓膺將軍都被孫乾來過去尋找禮物了,好在幾位將軍磨蹭了半天,總算是在心塔內找到了一些東西,交給了劉致澤。

不一會的功夫,成人典禮完畢了,賓客們又紛紛走了回來,而慕容雪涵,她望着那個有些傻傻的帥氣少年,心中涌出了一股莫名的喜感,都發了這麼久的呆了,他竟然還站在那。

“雪涵,那是誰呀?爲什麼我感覺我在哪裏見過她?”這時,姬傾城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慕容雪涵的身旁,她指着劉致澤開口說了起來。

上次劉致澤畢竟是男扮女裝進入女生宿舍的,雖然姬傾城感覺有些熟悉,但卻也想不起來劉致澤到底是誰了。

慕容雪涵笑了笑,卻是沒有說話,自己總不能說那是上次男扮女裝進入女生宿舍的人吧!

“喂,小劉,你準備好禮物了嗎?我好像聽說你和慕容雪涵可是同學。”人羣中,秦海幾人走了出來,紛紛圍住了劉致澤,他們倒是很好奇劉致澤會送給慕容雪涵什麼禮物。

劉致澤尷尬的點了點頭,算是準備好了吧!至於是好還是壞,自己可就不知道了。

見到劉致澤點頭了,秦海幾人這才放心了下來,雖然說慕容雪涵只是他們的後輩,原本不用給慕容雪涵送禮的,但是誰讓她是慕容老爺子的孫女呢?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嘛。

“茅山南山道子前來恭祝慕容小姐生辰快樂。”忽然,一道聲音響在了衆人的耳中。

衆人轉頭看去,就見門口處走進來了一個青年,他面帶微笑,徑直的向着慕容老爺子走了過去。

看到這人,劉致澤一愣,這南山道子怎麼也跑過來了?他們道教與慕容家有什麼關係嗎?難不成慕容老爺子身上的法力是在茅山學習的?

“見過師叔,見過慕容小姐,今天我謹代表茅山恭祝慕容小姐生辰快樂,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南山道子對着慕容老爺子和慕容雪涵很恭敬的行禮笑了笑,說完就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盒子遞給了慕容雪涵。

“師……師叔?”劉致澤一驚,臥槽的!!這老爺子還真特麼是茅山的人啊?

獨家蜜婚:老公別太急 “茅山有心了,師侄還請稍作一會,馬上就要開席了。”慕容老爺子見到南山道子也是異常的開心,雖然說他的修爲法力不如南山道子,但他卻是南山道子的長輩,雖然他已經離開茅山多年了,但是茅山卻每年都會來見禮,這讓慕容老爺子很是高興。

“是,師叔。”南山道子點了點頭,就後退一步,站入了人羣中。

“南山道子敬獻千年人蔘一根。”有人獻禮,自然就會有人報出來的。

“哇……千年人蔘?那可是百年都難得一見的,真的假的?”人羣中,有人猜測了起來,千年人蔘那可是百年都難得一見的,就算是在拍賣會上,那可是上千萬,甚至是上億才能買到的。

這茅山的一來就送這麼大的禮,無數人都想要罵死這個南山道子了,你都送這麼大的禮物了,那我們還要送嗎?

不過想是這麼想,禮物呢,也還是要送的,衆人苦笑一聲,紛紛開始送禮了。 一個一個的人跑過去送禮了,除了送錢就是送錢,說真的,除了南山道子送的有點新意外,其他的東西都是不切實際的,畢竟南山道子的千年人蔘那可是起死回生的神藥。

當然了,就算是別人送錢,那也是沒辦法的,誰讓這些人都是普通人呢。

而此刻,站在慕容雪涵身旁的一男一女,估計是慕容雪涵的父母了,他們一一把所有禮物都接了下來,兩人滿面春風的,高興的很。

南山道子走進了人羣中後,就向着劉致澤望去了,劉致澤也看向了他,不知道爲什麼,劉致澤一看見南山道子就會忍不住的豎起中指。

好吧,這不,劉致澤又把中指豎了起來,瞪向了南山道子。

而那南山道子則是眉頭一挑,嘴角忍不住抽搐了起來,他真的都想罵人了,這個混蛋,每次見到我都特麼要豎起中指,你到底想幹嘛?

“小劉,你還不去送禮嗎?”秦海一行人送完禮後走了回來,對着劉致澤說了起來。

劉致澤點了點頭,當即向着慕容雪涵走去了,看到劉致澤,一旁的慕容老爺子嘴角微微揚起,帶着一絲淡淡的笑意,好像是很好奇劉致澤會送什麼禮物似得。

“雪涵,祝你生日快樂。”劉致澤望着慕容雪涵笑了笑,說完就直接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個木盒子,那紙盒看起來就又髒又舊的。

他這木盒子一出手,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羣人紛紛忍不住誹謗起了劉致澤,那木盒都已經開始掉色了,很明顯這小子送的禮物就不是什麼好禮物。

就連秦海一行人,都忍不住臉色一紅,低下了頭,早知道還不如幫他準備一下了,這下就尷尬了。

“劉致澤,你到底有多窮啊,連給慕容小姐的禮物都這麼破舊。”人羣中,南山道子大叫了起來。

當他看到這木盒後就有種莫名的喜感,之前他正想着如何讓劉致澤出醜呢,結果這麼快就有機會了。

讓你特麼的每次見面都豎中指,這下看你丟不丟臉。

“就是啊,這人好歹也是和秦海等人有關係,怎麼能這麼小氣呢?”

“太失禮數了,秦總看來需要多多管教一下才好啊。”

臥槽!!聽到這個男人的話,秦海差點沒有給他兩巴掌,讓自己去管教劉致澤?自己可都還沒有活夠啊,這完全就是找死。

秦海看向那個破舊的木盒,不過話說回來,小劉這次實在是太過分了,要知道,今天能夠站在這裏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你這個樣子去送禮,不僅自己丟了臉,現在還把自己等人也給牽扯進去了。

他現在也只希望老爺子不要怪罪纔好了。

衆人也紛紛的向着那老爺子看去了,不過那老爺子卻是沒有什麼感覺,臉上依然帶着淡淡的笑意,反而是慕容雪涵的父母,則是鐵青了臉。

“嗯,你能來我就已經很高興了,謝謝。”慕容雪涵笑了笑,當即伸出了玉手接過了那木盒。

對於慕容雪涵來說,只要劉致澤能夠來,她都已經很心滿意足了,如今劉致澤更是送禮物給自己了,不管這禮物貴不貴重,反正以後就是自己的寶貝了。

這算起來也是劉致澤第一次送自己禮物。

“慕容小姐,你不打開看看嗎?或許裏面什麼都沒有喔。”這時,南山道子的聲音再次從人羣中傳了出來。

說白了,這小子就是來搞破壞的,就是想讓劉致澤去丟這個臉。

雖然說慕容雪涵不想打開木盒,不想讓劉致澤丟臉,但是那些賓客們卻是紛紛開口叫了起來。

“就是,慕容小姐,我們也好奇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不知道能不能給我們也看看呢?”一些好事之人大叫道。

“是啊,慕容小姐,給我們也看看唄。”他們雖然想看,但是更多的是想看劉致澤丟臉。

你不是仗着和秦海的關係很好而很流弊嗎?這回看你怎麼流弊。

“不要了吧。”慕容雪涵一陣爲難,她是真心爲了劉致澤着想的,畢竟她也不想讓劉致澤丟臉。

“雪涵,你就打開看看吧。”站在慕容雪涵身後的姬傾城等人也叫了起來。

慕容雪涵就更加的爲難了,她帶着疑問性的臉色看向了劉致澤,就見劉致澤笑了笑,就彷彿是在說你儘管打開好了。

見到劉致澤信心滿滿的,慕容雪涵也不再矯情了,當即慢慢的開了木盒。

“蹭~”當木盒打開後,一道耀眼的藍色光芒直接沖天而起,甚至都掩蓋住了整個房子內的燈光,無比的絢麗,無比的耀眼。

“哇……”看到這一幕,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驚,能夠散發出這種閃亮光芒的東西會是普通東西嗎?

“此乃七星珠,爲東漢末年諸葛孔明所造,具有趨吉避凶,延年益壽,永葆青春之功效,我只是希望雪涵能夠永遠十八,永遠漂亮。”望着那道耀眼的藍色光芒,劉致澤開口說了起來。

好吧!他知道個屁啊,其實這都是孫乾告訴他的,劉致澤甚至連話都沒有更改過,就按照孫乾的話說出來的。

“趨吉避凶?延年益壽?永葆青春?”所有人都是一愣,這……這尼瑪的還是凡物嗎?這完全就是個寶貝好嗎?

不說延年益壽,畢竟慕容雪涵才十八,延年益壽也還輪不到她,不過這個永葆青春就有些過分了,要真的是這樣,那慕容雪涵可就發了,得到了這種寶物。

慕容雪涵呆呆的伸出了玉手,從那木盒內掏出了散發着藍色光芒的東西,衆人擡頭看去,這纔看見那是一顆藍色的珠子,類似於夜明珠一般,不過功效可就完全不同了。

當那藍色珠子被拿出來後,光芒更加的閃耀了,讓所有人都呆滯了。

望着那顆珠子,劉致澤苦笑一聲,之前孫乾說找到合適的東西了,他還不相信,但是那時候他已經沒有選擇了,所以也只有用這個了。

不過當劉致澤掏出那木盒後看到那木盒,甚至連他都被驚呆了,這麼爛的木盒,也特麼不知道孫乾是從哪裏找出來的,這是存心要丟自己的臉嗎?

不過還好,至少從現在看來這個東西很給自己長臉,孫乾總算是沒有坑自己。 “從那珠子上散發的氣息,我能感覺的到神清氣爽,這……這絕對是一件寶物。”站在最前排的一箇中年男子驚叫了起來。

這種寶物他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過,雖然說拍賣行無所不用,但那些都只不過是普通的東西罷了,但是這件東西就不一樣了,絕對有着劉致澤所說的那些功效。

“謝謝你。”慕容雪涵更加欣喜了,她趕忙把那顆藍色的珠子放進了木盒內遞給了自己的父母。

這一刻,哪怕是她父母對劉致澤的眼神都有所不同了,之前自己竟然小看了這個破舊的木盒,原來這個破舊的木盒內纔是真正的寶物。

在場的不少人都感覺自己的臉給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因爲這一切實在是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了,他們更想不通,一個少年爲什麼會有這種神奇的寶物,看來他的身份不簡單,待會離開的時候非要結交一下不可。

而臉上最痛的,估計也就是南山道子了吧!還以爲那木盒只不過是一個辣雞而已,可是他沒想到,這破爛的辣雞竟然比自己送的千年人蔘還要值錢,實實在在的打臉啊,太痛了。

“好了,各位,那閒話就不多說了,感謝今天各位的光臨,各位可以盡情的吃喝。”慕容老爺子站了起來,笑了笑,說完後就直接向着樓上走去了。

等到慕容老爺子離開後,所有人才鬆了一口氣,這老爺子身上的氣場太大了,實在是讓他們有些難以忍受啊,現在好了,老爺子走了,自己也輕鬆了。

說吃就吃,劉致澤是最不客氣的,他早就已經等不及了,快速的來到了餐桌面前,拿起一個盤子就使勁的夾起了菜,這麼多好吃的,自己可不能錯過了。

“小劉。”這時,秦海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身後,劉致澤轉頭看去,秦海安南莫塵和景軒都在。

“海叔,怎麼了?”劉致澤剛剛嚥下去一塊食物,差點沒有被噎死,他使勁的拍打起了自己的胸口,這纔好受了一些。

秦海笑了笑,開口道“小劉,景軒已經把事情跟我說了,你放心,從今天開始,秦氏集團與捅……捅天幫共進退。”

秦海說到這個捅天幫的時候也是有些難以開口,不過還好,也算是說出來了,他也是爲了這個名字汗顏啊,你起個別的什麼名字都好,可偏偏要起這個一個名字,故意的吧。

“哈?”劉致澤一愣,完全不知所然了,這時,安南也說要和捅天幫共進退,哪怕就是莫塵也都開口了,聽完三人的話,劉致澤也算是知道,這三位大佬是在向自己示好,當然了,無論是秦氏集團還是安氏集團亦或者是莫塵的企業,那可都是赫赫有名的。

現在和捅天幫共進退,那看來捅天幫的崛起是必然的了。

再和幾人寒暄了幾句後,秦海安南莫塵和景軒就直接離開了,他們可不是劉致澤,專門留下來就爲了吃東西。

看到三人離開,劉致澤搖了搖頭,一臉的懵逼,當即轉過頭去,再次猛吃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來到了劉致澤的身旁,正是南山道子,他也拿了個盤子,正在找東西吃,看到劉致澤那樣子後忍不住笑了笑,眼中盡是鄙夷之色。

“劉致澤,你很不錯啊,竟然能夠拿出那麼好的寶物作爲禮物送出去。”南山道子冷嘲熱諷的笑着說了起來。

劉致澤一愣,轉頭看向了南山道子,就見他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右手端着盤子而左手則是慢慢的伸了出來,然後直接對着南山道子豎起了中指。

臥槽!!南山道子心中大罵MMP啊。

這個王八蛋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無時無刻不對自己豎中指。

南山道子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這個王八蛋,真特麼的是欠抽啊。

“劉致澤,你這是什麼意思?”南山道子陰沉着臉問道。

劉致澤放下了手,再次拿起了叉子,一臉淡然之色,道“沒什麼意思,只不過是情不自禁罷了。”

“情……不自禁?”南山道子的臉部抽搐了起來,要是可以的話,他此刻真的很想抓住劉致澤暴打一頓,讓你特麼的情不自禁。

“沒想到你茅山竟然還和慕容老爺子有着這層關係,真看不出來。”劉致澤吃着東西含糊的說道。

說起這個,南山道子臉上就露出了一副自豪的表情,就聽他道“那是自然,當初的慕容老爺子,那可是我茅山的弟子,想當初……劉致澤,臥槽你大爺,你有本事再豎中指試試。”

南山道子的話還沒說完,劉致澤就再次豎起了中指,這不,直接鬧的南山道子想要發飆了,竟然都開口罵人了。

“兄弟,脾氣不要這麼暴躁,咱們今天只不過是來做客的,不要鬧事喔。”劉致澤放下了手指輕笑道。

“哼……劉致澤,你不要囂……囂,本道子忍無可忍了。”南山道子囂張的張字都還沒說出口,劉致澤再次豎起了中指,南山道子直接暴走,一把放下了手中的盤子,就伸出了手向着劉致澤的臉額頭拍去。

劉致澤微微一笑,當即擡起了叉子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南山道子的臉色一變,要是打過去,估計自己的手要被戳出一個血洞不可,想到這裏,他當即收回了自己的手,冷冷的瞪着劉致澤。

“兄弟,都說了,澤哥這是情不自禁,你又何必要發飆呢?再說了,你不服氣可以咬我啊,澤哥是不會還手的。”劉致澤冷笑道。

就憑這個南山道子也想和澤哥鬥?弄不死你。

“好,好……劉致澤,算你狠,明天晚上我非要打死你不可,咱們明天晚上見,哼~”南山道子冷着臉沉聲說了起來,那語氣很明顯就是憤怒的很了,估計想殺了劉致澤的心都有了。

說完後,他就直接來了個漂亮的轉身連頭都沒有回就直接向着大門口走去了。

望着那怒氣衝衝的南山道子,劉致澤笑了,而且還笑的很高興,跟澤哥鬥?玩不死你。 南山道子走出了大門,冷冷的撇了一眼身後的房子,眼中閃過一道厲色,陰沉的說道“劉致澤,明天晚上我會教你做人,你等着。”

說完後,他就直接走向了一輛車子,此刻,在車子內,劉子溫早就已經在等待着他了。

“怎麼這麼慢啊。”劉子溫有些不爽的說道,這不過是去送個禮而已,你至於要這麼慢嗎?

“碰到劉致澤了。”南山道子沉聲說道。

其實今天晚上他的心情還算是不錯的,但就因爲劉致澤送了個禮,就因爲碰上了一個劉致澤,結果把自己的心情給弄的是一塌糊塗。

神獸召喚師 “哦?碰到劉致澤了?怎麼樣,你們有沒有打起來?”劉子溫輕笑道。

自從他們來到了鳳林市後,也就是說和劉致澤眼睛結下恩怨了,如果說南山道子碰上了劉致澤,估計會是一場惡戰吧!

南山道子搖了搖頭,看向了劉子溫,沉聲道“沒有,明天晚上,明天晚上我就會親手殺了他,走吧!”南山道子眼中閃過一道狠色,就靠在座位上不說話了。

劉子溫笑了笑,南山道子碰上了劉致澤竟然沒有打起來,這還真是奇怪了。

他發動了車子,車子緩緩的開了出去,這時就聽劉子溫繼續開口道“前天晚上出現在劉致澤家中的人已經查清楚了。”

“是誰?”南山道子一驚,這個他倒是很有興趣想要知道。

“他是楊修,是東漢末年曹操的手下,鳳林市中學出現的十棺昇天陣也是他佈置的。”劉子溫控制着方向盤淡淡的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