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鬆懈的神經之下,他開始做了一件極其違背狙擊手原則的事情,拿出一包萬寶路香菸,抽出一根點燃,開始吞雲吐霧。

作爲一個狙擊手,這絕對是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在黑夜中點燃一根菸,就像在頭頂舉着一個寫着“來殺我吧”的燈牌,光線在黑暗的夜空中可以輕易傳出幾公里外,如果有人要幹掉這個狙擊手,這簡直就是在送人頭,沒有任何難度。

果然,沒多久耳機裏就傳來隊友的提醒:“嘿丹尼爾,你他媽是在找死嗎我離你幾百米都能看到你像個大煙花一樣耀眼。”

隊友的驚叫引起了要塞裏光頭隊長的注意,“丹尼爾,你們倆在說什麼”

“噢隊長丹尼爾那頭蠢豬,他在塔上面抽菸”

“丹尼爾,你如果想找死待會兒我很樂意往你腦袋裏射上一顆子彈,不過你現在趕緊給我扔掉你的香菸,放亮點眼睛,給我守住外圍,否則有你好受的”光頭隊長在無線電中一頓亂吼,隔着電波都能感受到他狂暴的怒氣。

叫做丹尼爾的麻雀1號狙擊手想起光頭隊長的殘暴,忍不住打了個冷戰,不過仍舊捨不得手裏的香菸,拼命猛吸了兩口之後扔在地上狠狠踩滅,然後對着無線電裏說:“沒事了隊長,我扔掉了香菸。”

狼的誘惑:老公,要定你! “給我放聰明點,別出岔子”光頭在那邊說完這句話,無線電裏沉默下去。

丹尼爾嘀嘀咕咕自言自語,詛咒着剛纔投訴自己的那名隊友多管閒事,一邊拿着夜視鏡,再一次環視周圍的環境。

就在此時,他的身後兩三米外的黑暗角落裏,忽然閃過一雙藍色的眼睛,隨即又熄滅下去。

龍雲靠在樹後,等丹尼爾收起夜視鏡,向自己的上級彙報了一次情況之後,立即低聲命令:“所有人,行動我們有1o分鐘時間。”

丹尼爾身後的那雙藍色的眼睛再次亮了起來,如同在夜空中飄蕩的兩簇鬼火,無聲無息朝丹尼爾靠近,當走到丹尼爾身後的時候,這個俄羅斯人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這是一種直覺,當你的背後有威脅的時候,脊背會有一種莫名奇怪的冷颼颼的感覺。

他猛然轉身,眼前閃過一道烏光,脖子頓時一涼,有東西直接噴了出去。 幾乎就在蘭斯特洛現身的同時,一百米外,另一名狙擊手似乎看到黑暗中自己的同伴倒下,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起夜視鏡朝這邊張望。

鏡頭中,一個黑影站在鍋爐塔的圍欄邊上,腳下躺着一具屍體,雙眼中藍色的火苗跳動,在黑夜裏熠熠光。

出事了這個念頭閃電一樣劃過腦海。

“天啊”他扔下夜視鏡下意識地將狙擊槍朝那個方向瞄準,他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能夠在現目標之後的三秒鐘裏瞄準、擊,百米距離之上,命中裏幾乎百分百。

當手指搭在冰冷的扳機上時,狙擊手忽然感覺自己的右臉被狠狠打了一拳,強大的撞擊力將他直接推撞到牆上,腦袋的另一邊狠狠磕在上面,幾乎沒有任何痛苦和反映,瞳孔直接渙散開去,人軟綿綿倒在地上。

一支金屬製作的箭橫穿他的腦袋,從右邊太陽穴穿入,左邊太陽穴穿出,餘勁未消又死死釘入牆中

恐怖的穿透力

遠處,蜜雪兒垂下巨大的強力複合弓,朝龍雲那邊豎了豎拇指,表示任務完成。

最後一名狙擊手在要塞前面兩百米之外,由於複合弓射出的箭矢殺人根本無聲,所以他根本沒意識到生了什麼,他的任務是負責要塞中的狙擊任務,從他所在的建築物頂上能看到整個要塞裏的情況。

一切看起來那麼順利,伊萬少將和自己的boss站在耐火磚的磚垛前,似乎在點驗着公文包裏的東西。

忽然,他聽到一種噝噝的聲音,似乎有什麼物體劃破了空氣造成的嘶叫。

“嗯”狙擊手皺了皺眉頭,冬天的夜晚,應該不會有什麼飛蟲。難道是鳥兒也不像

他沿着建築物屋頂的邊緣來回走動,低下腦袋去尋找聲的來源,走了幾個來回,似乎沒有任何現。

正當他啞然失笑,以爲是自己神經過敏的時候,那種噝噝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大,而且越來越急促,是在自己身後出的。

他猛然轉身,警惕地舉着狙擊槍朝另一頭的屋頂靠過去。

離屋頂邊緣尚有兩米距離,一個黑影從下面忽然升到自己的頭頂。

“什麼東西”他手一抖,槍口跟隨着黑影移動,待看清楚那個黑影的真面目時,令他大感意外。

這是一個有着四個螺旋槳的無人機

有人在監視這是他腦海裏閃過的第一個念頭,不過他根本沒意識到自己正命懸一線。

無人機的機身下噴出一團小小的火焰。

帝國總裁的下堂婦

沉悶而且細小的破空聲,狙擊手的眉心綻開一朵小小的雪花,後腦勺上噴出一團腦漿。

他圓睜着雙眼,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這是一個有着攻擊性的無人機

晚了在他最後一絲生命和意識消失之前,這是他腦子裏最後殘留的念頭,之後便一頭栽倒在地,動也不動。

“ngo”建築物樓下不遠處的樹林裏,隼躲在樹後,粗大的樹幹將他完全遮掩起來,這傢伙盯着pad的屏幕,重重握了握拳,然後在喉震耳機裏通知龍雲:“我這裏搞定了。”

“走我們上”已經潛伏在要塞外的龍雲朝身邊的黑暗角落打了個手勢,自己率先從雪堆裏爬出。

負責外圍警戒的小個保鏢小組尚未來得及反應,黑暗中傳來細微的槍聲,一陣“撲撲”的響聲過後,一具具屍體栽倒在地。厚厚的積雪就像席夢思一樣,有效地掩蓋了屍體到底出的聲響,近在支持的要塞裏的俄軍傘兵竟然沒有任何察覺。

“蘭斯特洛、蜜雪兒,你們佔領他們狙擊手的位置,負責遠程火力支援,其他人跟我進要塞。”龍雲貓着腰,像一頭豹子一樣輕手輕腳潛到了要塞的鐵門外。

隼很快跟上,到了鐵門邊,他查看了一下大門,道:“是電動控制的門,我可以解鎖。”

“等等,不急,讓你的無人機看看這附近有多少傘兵在守着門口”龍雲道。

顧少的獨家摯愛 隼遙控着慢慢升到高空,開始飛到要塞上進行熱源掃描,很快,pad上面紅紅綠綠藍藍一大片團出現。

“裏面至少有一個連的兵力,其中守着我們大門的人並不多,只有七個,其餘的在要塞的交易地點周圍,全部潛伏在建築物裏頭,估計是傘兵。”隼指指開闊地中央,那裏是一大羣點點斑斑的光點,“這裏很多人,有幾臺車,可以看到動機的熱量,還有買家和他的八個保鏢,他們的對面估計是俄軍方代表,有一個排的警衛士兵。”

“行,我們要馬上進去,先確定對方身份再說。”龍雲低聲在無線電頻道里詢問:“蘭斯特洛、蜜雪兒,到位沒有”

“ok,到位了。”柯提思回答。

“我也到了。”蜜雪兒隨即確認。

“好,那麼就開始幹吧”龍雲說:“要塞門旁的七八個士兵,你們有能力在幾秒鐘內搞定他們”

“一秒鐘內,我可以幹掉三個。”柯提思道。

“我可以負責三個。”蜜雪兒道。

“剩下兩個。”龍雲咬了咬嘴脣,想了想道:“隼,你開始接通大門的電路,解鎖大門。”

“現在就解鎖”隼有些驚訝,“萬一他們都圍過來,會現我們的。”

“就是要引他們過來,況且他們不會都靠攏過來,最多是離門近一點的幾個哨兵會過來。”龍雲說:“我們可以幹掉兩三個,減輕蜜雪兒和柯提思的壓力。”

“好。”隼立即從腰包裏拿出螺絲刀,輕手輕腳擰開門上的一個電路盒子,然後找到電路控制芯片,拿出線纜將它和自己的pad接通,開始不斷在觸摸屏上敲打出一串指令。

“咣”

兩扇電動大鐵門忽然解鎖,咔咔地朝兩邊退出。

龍雲趕緊躲在門後,朝門另一邊的尼奧和蘭斯特洛等人做了個軍事手語,讓他們各自負責一頭,又在耳機裏通知柯提思和蜜雪兒:“等我一動手,你們立即跟進,一個都不留,一個都不需出一點聲音。”

“ok”

“ok” 幹掉要塞門邊的俄軍傘兵幾乎沒費什麼功夫,幾乎等同秒殺,八個衛兵在同一時間裏被裝了消聲器的自動步槍和強烈複合弓射出的合金箭幹掉,一個個就像木樁一樣撲到在地上。

搞定了外圍的守衛,龍雲趕緊招手,讓人全部過來,所有人在夜色的掩護下幽靈一樣摸上來,將屍體全部拖到一個偏僻的角落,扔在一起,然後找了一塊破纖維布,將人全部蓋住。

剛安置妥當,一名傘兵的屍體上傳來微弱的人聲,所有人一愣,龍雲馬上翻過上面一名士兵的屍體,現是他的耳機在響。

如果是正常情況下,龍雲不會聽見這些聲音,畢竟軍用的通訊耳機都帶有降噪功能,屬於封閉式耳機,旁人根本無法聽見,只是剛纔一番折騰,這名士兵的耳機已經脫落,才讓龍雲現。

那頭是嘰裏咕嚕一番俄語,粗聲粗氣,似乎是這士兵的上級。

“壞了”龍雲心道,剛纔肯定是大門開啓的那一下出了響聲,所以裏面的人開始詢問外頭生了什麼事,如果不馬上回答,恐怕會招來大批的士兵。

隼一把搶過耳機,貼在耳邊停了一下,然後朝着麥克風裏也是一通嘰裏咕嚕的俄語。

很快,那頭的人似乎相信了隼的話,沒再問。

大家總算鬆了口氣。

“剛纔是怎麼一回事”龍雲問。

“裏頭的人聽見有些聲響,有個負責外圍警戒的軍官就詢問生了什麼事。”隼拿起那個耳機,乾脆掛在自己的脖子上,“不過被我敷衍過去了,我說是有人不小心觸碰了店門的控制按鈕,所以門響了一下。”

龍雲說:“我們得快點行動,不然他們的交易都完成了。”

登上最近的一棟建築,龍雲現這裏的建築面積都很大,裏面非常空曠,不過從架構上,似乎從前這裏放置着很多大型的設備,所以撤走之後顯得很空。

最外面的一棟建築很高,有五層樓。所有人爬上了頂層,找到幾扇破落的玻璃窗,探出頭去朝遠處張望,想看清楚裏頭到底什麼情況。

“隼,報告敵人的兵力部署情況。”龍雲指指隼手上的pad,“我要知道他們都藏在什麼地方。”

隼遙控着無人機,開始在高空盤旋,幾秒鐘後,他開始在pad的觸屏上東點一下,然後西點一下,最後擡起頭道:“ok了,我將他們的隱蔽位置全部標記,送到你們每一個人的pad裏,自己看。”

龍雲打開自己的左手小臂上的pad,調出無人機的監控畫面,果然,上面密密麻麻許多紅點,紛紛標記在不同的位置。

看了看,龍雲感覺有些棘手,看來對方的人還不少,大約有一百多人,這是一個連隊的兵力。

“還好,他們沒把整個1o4團都開過來。”龍雲笑了笑,算是安慰自己,也算是安慰大家。

“是不是開始動手”尼奧說:“我們耽誤的時間太多了。”

吸血校草誤吻迷糊蘿莉 “嗯,馬上動手”龍雲正準備分配任務,忽然無線電裏傳來了萊娜的聲音:“帥哥,情況生了一些變化。”

每次在緊要關頭聽說要生變化龍雲總是忍不住心裏咯噔一下,畢竟自己的確是黑仔附身的那種,加入天幕之後出任務就沒幾次順風順水打完收工的,每次總會在最後得出些幺蛾子。

“希望是好消息。”龍雲嘆了口氣道。

“不知道算不算是。”萊娜咯咯地笑道:“安德烈那邊來了消息,他親自去了克里姆林宮,不過俄方的高層不承認這次交易的存在,他們說現在梅日戈爾耶就是一座死城,根本不存在安德烈家族投資的勘探項目獲得的東西被人拿去交易。”

“不承認”龍雲苦笑道:“這算是好消息嗎”

“安德烈長老的意思是,你們現在不是人在梅日戈爾耶嗎可以給他一點證據,有了證據,他就可以質問俄方,要求他們終止交易,既然克里姆林宮的高層不承認存在交易,那麼這次交易就算是軍方私下自己自作主張了,而你們的行動起碼合法許多。”萊娜道。

龍雲隱約覺得這裏面有什麼不對勁,可是一時間又說不上是哪不對。

“行,我們現在就在別洛列茨克15要塞裏頭,可以看到交易雙方,直接給你送一些圖片資料就行,你可以給安德烈那個胖子,讓他好好跟克里姆林宮交涉。”

“ok,等你的資料,帥哥。”萊娜在無線電那頭飛了個吻,啵了一聲。

“真不知道現在是行動通訊還是通訊,這個薯片妞真是,見誰都叫帥哥,這輩子好像就沒見過男人。”格格在一邊,忽然冒出一句,將大傢伙都說愣了。

“也許,那只是一種尊稱而已”龍雲不想糾結這個話題,轉向隼道:“將交易雙方的面部圖像拍下,送給萊娜,讓她查查這些人的資料。”

“沒問題,小事一樁。”隼一邊說,人已經在行動。

無人機掠過夜空,將攝像頭的模式調整爲微光模式,人的面目特徵變得一清二楚。

掃描了一番,圖像已經出現在所有人的pad裏。

“這可是個少將。”龍雲認得伊萬的軍銜:“官職不小,看來這些資料足夠讓克里姆林宮閉嘴了。”

圖片送出去,萊娜那頭很快有了反饋。

“圖片很不錯,資料很清晰,我給了安德烈長老,相信很快有答覆過來。”萊娜說:“博士的意思是,不易和俄羅斯政府方面搞得太僵,這次我們已經殺了他們不少人,如果能夠和平解決最好,他們如果可以終止交易,天幕公司可以出更高的價格收購關於美杜莎的一切。”

“希望如此了”龍雲的心始終有些不安的感覺,他忍不住從窗戶裏探出頭去,用望遠鏡朝交易的現場望去。

伊萬和尼古拉實際上是在將近一公里之外的開闊地上進行交易,那裏的有幾根高聳的燈柱,上面是高瓦數的白熾燈,已經全部打開,所以視線基本沒有問題。

雖然相隔很遠,不過天幕公司提供的夜視望遠鏡都是頂級的,放大倍數是1o倍,這等同於將一公里外的人拉近到1oo米的距離上觀看,龍雲能夠清清楚楚看到倆人的動作。

開闊地中,伊萬少將似乎已經檢驗完了尼古拉帶來的幾十個億的不記名債券和鑽石之類,負責檢驗工作的兩個俄方的專家摘下眼鏡,朝伊萬點點頭。

伊萬少將手裏依舊拿着自己那隻銀質酒壺,轉身衝手下揮了揮手。

兩名傘兵揹着槍一路小跑到集裝箱車的後門上,倆人用鐵鉗鉗斷上面的一次性金屬封印,然後一左一右拉開了集裝箱的大門。 集裝箱裏,是一個巨大的金屬容器,模樣和一個深海小型潛艇的模樣差不多,不過可以看得出的是這玩意極其堅硬,從工藝上看是一體成型。要知道,將硬度叫的金屬一次性成型壓制成艙型,這種工業技術在地球上所有國家裏別說是掰着一個手掌了,就算掰着三根指頭都能數出來。

“是什麼東西?”龍雲看了一會兒,真的看不懂這東西。

不是說這裏是美杜莎的沉睡之地嗎?本以爲會挖出什麼屍骸或者雕像之類的古物,沒想到是個科技感十足的金屬艙。

隼遙控着無人機悄悄下降到一百米的高空,將鏡頭聚焦在集裝箱敞開的大門裏,調用了不同的掃描模式。

好一陣之後,隼指着pad道:“龍雲,那個艙裏面有東西。”

“什麼東西?”龍雲奇道。

“活的東西。”隼不可思議地探頭朝那邊望了一眼,“這玩意看起來像是密封的,裏面應該沒有空氣,怎麼有活物在裏頭?”

“不奇怪啊。”芬里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倆人身後:“你以爲美杜莎是蛇就一定是以蛇的形態出現?她已經死了很多年,沉睡之地裏也許是他的骸骨,也可能是她的一絲靈魂,每個宗主從嚴格意義上講都是靈魂不死的東西,可以被殺死肉身,可以被禁錮,不過總會復活過來,時間長短問題。”

“你是說,那裏面裝着美杜莎的靈魂?”龍雲看着芬里爾,注意着他臉上每一絲細微的表情變化,這傢伙絕對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嘴巴,活了幾萬年,撒起慌來爐火純青,就連格格和茱莉亞經常被這傢伙裝嫩揩油卻毫不察覺。

不過,這次他沒現芬里爾有撒謊的跡象。倒是芬里爾看出了龍雲的疑惑,一撇嘴滿臉不屑,那種吊兒郎當的傲氣又回到了身上,一副“不信我有種你別問我”的表情,哼了一聲,轉身走開,不再搭理龍雲。

龍雲拿這個傢伙還真的沒什麼辦法,尤其在大庭廣衆之下,更是不能和他撕破臉皮大打出手,否則一旦這傢伙身份泄露,自己會惹上一身麻煩。

“帥哥,你給我的圖像我做了一次調查,在數據庫裏查了一下。”萊娜在通訊頻道里說:“賣家領頭的是麥格雷耶.伊萬,是俄羅斯空軍少將,76近衛空降師的師長,1o4團歸他管,買家叫做尼古拉.優素福.安德諾夫,前傘兵部隊軍官,蘇聯解體後離開部隊,勾結軍方倒賣軍火,後來低價購入大量國有石油公司成爲莫斯科富豪圈的新星,我們有資料顯示,他的石油公司和光復會似乎存在聯繫,我估計他是一個追隨者。”

“你的意思是,他和凱比一樣,都是信奉光復會的追隨者?”

“應該是這樣,他起家時候的資金來歷一直不明,能夠一口氣吃下那麼多家國營石油企業,光靠他倒賣軍用直升機和坦克導彈那點錢是不夠的,我估計是光復會支持。”萊娜道。

“龍雲,有些不對勁!”蹲在龍雲身邊的隼忽然有些驚慌,打斷了龍雲和萊娜的對話。

“什麼事?”龍雲只好暫時切斷和萊娜的聯繫。

隼的手指在pad上點來點去,最後擡起頭,眼中滿是驚訝,道:“我們好像暴露了!”

“什麼!?”龍雲腦袋裏一炸,馬上急轉了起來,難道是被人現了?怎麼可能?剛纔幹掉外圍狙擊手和守門的傘兵沒有任何破綻,行動乾脆利落又漂亮,簡直可以作爲軍事教科書範例列入偵察兵教材裏的。

“你看!”隼說:“大家都打開pad,調到衛星監控的畫面。”

所有人趕緊照他的話做,衛星畫面很快被調出,天幕公司的衛星就在俄羅斯上空的軌道上,圖像會很清晰。

不過,接下來的生的是讓大家始料未及。

pad裏的衛星圖像突然像受到了干擾,扭曲了幾下,最後黑了屏幕,中間顯示出英文提示——無圖像信號。

“怎麼回事!?”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衛星圖像竟然沒有了?這事有些詭異了。

“是不是被幹擾了?”龍雲問。

隼搖搖頭:“不可能,我們系統的抗干擾能力很強,如果受到干擾,我這裏會有警告提示,之前沒有收到任何提示。”

他突然一拍腦袋,“我明白了,衛星已經偏離了軌道,我們公司的軍用衛星之前萊娜提到過,會有偏離軌道的時候,如果外接美國的間諜衛星,需要等到那顆衛星進入軌道,現在是空窗期。”

“要多久?”

“一個小時。”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