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點信息,偵查信息,設備信息。敵軍地面部隊信息,敵軍空中航線信息。等等,這麼多複雜的工作,如果要一位將軍來決定的話,這位將軍會累死的。當戰爭真正開始的時候自鑑會的這些人終於理解了,爲什麼任迪第一批部隊只挑選了五千人。五千人帶着敵人滿山遍野跑絕對夠了,五千人的部隊所需要的指揮體系,工作強度極高,若是隊伍再龐大,自鑑會初學的戰爭體系會讓這批指揮部的人會變得手忙腳亂不知所措。

張興替正在站在幾位參謀面對着地圖說道:“七號區域作戰小隊,提議在今天夜間對敵人第十八和第三十步兵集羣之間,進行穿插,這是一個大膽的計劃,我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一位參謀長說道:“行動超過五百人,需要八十米七五毫米二號,十號特種火箭彈。九十四枚反步兵地雷……”

物資供應的參謀長計算了一下士兵的揹負這些物資行走速度,隨後在地圖上劃線標註到底是那一條道路。張興替正在看着地雷分佈,說道:“這步兵雷分佈的計算公式是怎麼算的。”

另一個參謀說道:“根據多次襲擊中,我們攻擊方向,敵人逃竄道路的寬度,周圍灌木高度,密度,以及逃竄是所留下的腳印密度這些參數所計算的。但是以前的行動規模較小,而這次是大規模行動。計劃可能會有所出入。有待這一次行動繼續相近的統計。”

張興替點了點頭,指着地圖上叢林區域的一條條紅色西線說道,你們在這裏佈置了切線佈置密度如何,把樣品給我看一下。

“沒六百平方米三十米的長度。佈置高度第一排一米六,第二排第三排佈置高度以此降低……”一位軍官爆出了數字,隨後從抽屜裏面拿出了一根根玻璃線條。

這種玻璃絲是扁平的。在奔跑的時候撞上去,只要脖子稍微受到疼痛扭一下就會劃出一個大口子。當然這種玻璃絲不可能像科幻小說納米絲一樣把人切斷。人的骨頭還是很堅硬的,要做到將人攔腰截斷,材料上太苛刻了。

當然現在也用不着那麼苛刻,脖子部位的大動脈要是不注意的話,跑的快一點,稍微扭動一下,就和手指被紙片劃破一樣的效果。最主要的是,這種工業級別的玻璃絲生產非常容易。(印度阿三放風箏喜歡用風箏線切別人的風箏線,就是這種東西。)

在戰時會有人往各種道路上逃跑,也會有人在往樹叢中狂奔。一切都在冰冷無情計算中。現在這個指揮部在一直在積極設想,該如何殺傷對手。各種手段,在計劃體系中非常縝密。

這就是體系作戰,事無鉅細的瞭解,對前線傳來的任何有利作戰的條件都安排作戰計劃進行驗證,並且對前線作戰士兵安排觀察任務。

從指揮體系上,自鑑會的指揮體系,超過了鐵塔星所有勢力一個時代,士兵的戰鬥力,對指揮部來說不再是一個定值籌碼數字,而是指揮部靈巧的手。

整個指揮部是有張興替第一手處理,至於任迪,則是在一旁淡淡的看着。對於這些年輕人的表現,在任迪看來態度已經合格了。欠缺的是經驗。而現在升輝這個對手,作爲刷經驗的對象再好不過了。

初期的小小勝利,已經讓這羣年輕人意識到了體系下的軍隊,具有的戰鬥力。後方的指揮部計劃越來越周密,前方的士兵提出的作戰實驗方案越來越膽大。從一開始遠遠的騷擾,到現在計劃中大規模滲透破壞。一種在世界上顯得有些獨特的軍隊形成了。 在升輝星球上,在陽光和草地上,一座猶如宮殿的玻璃和鋼結構的建築坐落在這裏。在這座玻璃宮殿中,大量衣着考究的人在這裏。升輝的巨大符號在大廳上方懸掛着。

在近期的戰爭中,升輝已經對天行會取得了重大戰略勝利。戰線大幅度的向南推進。在鋼鐵戰車戰機以及海面大量戰艦組成的強大攻擊陣線下,天行會的防禦力量七零八落。用現在鐵塔軍事家們的話來說,現在已經進入了鋼鐵時代,只有鋼鐵才能抵擋核武器的衝擊波和光輻射。

此時這個招待會是接待來自天行會的使者的韓明,天行會已經打不下去了。雖然天行會集團仍然有着數目龐大的部隊,但是天行會的一個個盟友們已經表示不願意在這場戰爭投入下去了,對於這些家族們來說繼續投入下去,遠不如加入升輝。正因爲天行會主導的集團出現了重大裂痕,所以韓明來了,看看升輝的條件是什麼。

在這場交際會上,韓明面部表情不變,這時候他不能表現的強勢,也不能表現的弱勢。外交官慎言慎行的風格在他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

然而升輝的家主呂崢更是老油條,決口不提,談判的事情,帶着韓明好吃好喝的,就這麼晾着。

韓明看了看在會場一旁和其他人談笑風生的呂崢,嘆了一口氣,心裏想道:“如果控心者韓凡真在這裏的話,可能就不會這麼被動了。”

正在韓明思考的該如何破局的時候。這時候一個人,快速走到了呂崢身邊,在呂崢的耳朵邊說了一句。呂崢臉色依然掛着笑容,但是目光陡然一凝,很顯然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周圍的人也感覺到了。一旁貴婦人模樣的源詩琪問道:“老爺子,剛剛。”

呂崢笑着對自己的孫媳婦說道:“是有一點事情,長流這孩子太不小心了,在軍中積勞成疾,需要休養一陣子。”

聽到是自己弟弟病了,源詩琪不由的緊張起來,問道:“具體是怎麼回事。他負傷了?”

呂崢說道:“不嚴重,不嚴重,回來休養幾天就好了……”源詩琪想繼續問,這時候她的手被呂濤拉住了。

呂濤說道:“既然沒事,過幾天他回來看看他就行了。”

這件事就這麼輕描淡寫的略過了。而韓明暗暗記在了心裏。

一個小時後,舞會各方盡興結束。在呂崢的辦公室內,呂濤等升輝集團重要的成員,以及一些軍事主官,在這裏齊聚。

呂崢看到大家都到齊了說道:“源長流那裏出了一點問題。”說完將一份報告甩到了一旁的呂濤面前,示意呂濤讀下去。

“在七月十六號,我軍進入,小西霧嶺後,在四十三日內消耗物資,五百八十四萬噸,共計,傷亡一萬三千八百二十七人,失蹤三千六百二十四人。”

呂濤讀到這裏的時候,東線的一位將軍,急忙地問道:“怎麼搞得,源長流到底是怎麼用二十萬軍隊打出來這樣的結果。”

呂崢眉毛一瞪說道:“毛躁什麼?給我繼續聽下去。”

呂濤繼續說道:“損失飛鯨運輸機二十四架,各式直升機七十三架。”

一系列觸目驚心的損失讓在座的軍官勃然色變。死傷的軍隊到是沒有什麼,到是損失的物資從差不多是百萬人軍隊發動一次大戰役的物資消耗了。

“敵人非常適應環境,善於在夜間發動進攻,到八月二十二號時,也就五天前,自鑑會對三個團的發動了大規模進攻,由於是夜間,我軍無法判斷敵人有多少。敵人動用了火箭炮投擲化學戰劑,以及鋁熱燃燒劑,對我軍的士氣和物資造成了重大損害。在反擊的過程中,他們使用了各式各樣的陷阱,包括地雷,以及塗抹化學劇毒物質的鋒利細線。 帝少私寵寶貝妻 這場襲擊造成的混亂持續了一個小時。三個團的駐地,共計七百二十三人在混亂中死亡,三千八百六十二名傷員,且彈藥物資損失殆盡。

次日早晨到下午,撤離軍隊遭到自鑑會軍隊持續不斷的騷擾。雖未造成嚴重傷亡,但是士兵的精力已經降到了極限。到了夜間第二次襲擊到來。造成……”

“別念了……”呂崢打斷了呂濤的話,說道:“發給大家看吧。”

一位位指揮官拿起了一份份紙質材料。紛紛想要了解這種奇葩的戰鬥的情況。字數很少,大部分的是在形容自鑑會的戰法卑鄙無恥,想要尋找他們戰鬥的時候他們一個影子沒有,而後撤的時候,他們的槍聲卻響起來。等到部隊鬆懈的時候,他們彷彿吃了藥一樣興奮。等到物資損耗殆盡,他們會劇烈的在撤退的道路上頻繁出現通過埋地雷,突襲種種方式,製造重大的傷亡。

呂濤皺了皺眉頭說道:“自鑑會有能人。”

呂崢說道:“怎麼說?”

呂濤說道:“他們在發出宣言的時候,可能就想好挑戰我們的軍隊了。我們現在不能因爲他們的戰術說他們卑鄙無恥,因爲他們是弱勢的一方,爲了勝利,任何行爲只要能取得效果,都是能做的。關鍵是這些行爲我們沒有預料到,卻給我們的軍隊帶來了驚人的損失。”

這時候臺下的將軍們一個個默不作聲,這不是對呂濤的話表示贊同,而是不屑於反駁。驕兵悍將可以形容這批將軍。呂濤現在強調敵人的強大,很有爲自己小舅子開脫責任的嫌疑。

升輝的董事呂崢將這一切看在眼裏,心裏有些輕微的不舒服,呂濤是他認定的繼承人,而現在,若是呂濤上位鎮不住這幫軍人,那可是要出麻煩的。

呂崢皺了皺眉頭對着東部平原作戰一位軍官說道:“傑宏,說說你現在的看法。”

這位叫做傑宏的國字臉軍官說道:“現在西部山巒地區出現了巨大的戰略空缺,現在必須要用數倍的力量彌補這個戰略空缺。”

呂崢說道:“噢,那你覺得該如何。”傑宏攤開了戰略地圖,大手一劃,四十二個師被單獨畫了出來,一個強大集團軍,在他的筆下立刻詳細畫出了進軍路線。

反穿之貴妃駕到娛樂圈 這支龐大軍團一點都考慮北線可能的配合,是一個獨立的作戰戰役設計,將在十四日組成一張大網向前推進。

呂濤臉上陰晴不定的看着這個作戰地圖,正要反駁。這時候呂崢說道:“好,很好。那麼下面就全力解決西部山巒的敵人。如果沒什麼的話散會吧。”

等到一個個人離開後。呂濤問道:“爺爺,爲什麼?”

呂崢說道:“沒什麼爲什麼的?該避嫌的時候就要避嫌。成大事着,遇到錯誤要準備隨時斷尾求生。源長流,已經明擺着犯了錯誤,他們想揪你小辮子,你就乖乖的把頭伸過去了。”

呂濤臉上愣愣,然後深深的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呂崢說道:“去看看,源長流吧。他這次失敗處於最低谷的事情,安慰安慰他,讓源家知道我們是站在他們那邊的,只是情況情非得已。”

鏡頭切換到山脈中的半獨立基地中,此時這個基地中人們依舊在按部就班的忙碌着,然而情緒上充斥着亢奮。勝利帶來的亢奮。不到六千作戰部隊,在於二十多萬敵軍對抗的過程中,佔據上風。從看似逃竄的戰略防禦中,轉爲進攻,在此之間六千人多部隊通過不斷輪換,整個自鑑會擁有了兩萬作戰的戰士。兩萬戰士並不是同時投入,而是時刻保持六千人在作戰。

然而任迪依舊在面無表情的看着地圖,這時候啓勉看了看任迪問道:“您的戰術安排是卓有成效,可是爲什麼您好像不高興的樣子。”

任迪扭頭看了看啓勉說道:“爲什麼要高興?這是戰爭。爲什麼要高興?戰爭纔剛剛開始。”

啓勉說道:“你是說他們還會繼續打下去?”

任迪頓了頓說道:“自鑑會現在這一下,把升輝打疼了嗎?如果我是升輝的人,只會覺得是自己的不小心,讓自鑑會得逞的。”

任迪擡頭對周圍的看着自己的人說道:“接下來的戰爭會更加殘酷,地面的作戰部隊必須做好挖掘都單兵隱藏洞穴的準備,接下來敵人的一切手段都可能發泄在這片土地上。”

鏡頭切換。

李觀抱着懷裏的槍械,作爲天行會的核物理專家。他從來沒有想過會抱着鋼槍出現在戰場上。他翻開了隨身攜帶的小吊墜,裏面是他和韓凡真結婚的照片。而現在他要做爸爸了。

在一個月前確定了韓凡真有了的消息,李觀是充滿喜悅的,然而在喜悅之後則開始思考,該將家放在那裏。且不說現在能不能帶着行動不便的韓凡真返回天行會。天行會已經在戰爭中出現頹勢。一旦天行會戰敗,韓凡真作爲一位異能者,她和李觀的孩子,必然會被敵對方要過去。

有關異能者各大組織的態度只有一個,若是不能爲我所用,那就絕對要控制,韓凡真已經暴露了。在升輝至少呂濤是知道的。

而現在,看着韓凡真躺在大隧道體系中專門安排的護理房間後,李觀覺得自己應該有必要爲自己的妻子,選擇一下。 天空中大量的轟炸機在高空中飛行着,飛行的高度很高,爲了規避地面打擊,這些轟炸機羣選擇了水平轟炸,而轟炸機排成的線條一排一排投下炸彈,則是地毯式轟炸的場面。從天空上看地面上大片大片的火花綻放,然後就是煙塵將一片片大地覆蓋上厚厚的硝煙被子。

轟炸的火線在整個丘陵地帶不斷的向前延伸,一排轟炸機丟完了炸彈,天空中後面一排轟炸機補上陣將火線繼續向前推進。一噸重的炸彈,落入地面後頓時散開變成了無數小方塊向周圍拋射,小炸彈落到地面後,二次爆炸。

升輝將軍爲了進軍這片山林,採用最暴力的方式,集束炸彈洗地。幾乎每一片土地都被彈片雨露均沾覆蓋。當天空中的黑壓壓的機羣飛過後,則是大批的直升機飛過來,一架架直升機降落在高地上,將一批批士兵放在了山丘的制高點上。同時也放下了大量彈藥糧食和水等補給。

隨後天空中一批批胖乎乎的運輸機再次趕到,一朵朵傘花在天空中綻放。大量的傘兵從天空中降落。這些傘兵降落在地上後會攜帶補給,到達高地。將穩固高地據點。

在轟炸的時間差內,重要高地節點的佔領。這就是東部作戰指揮部的計劃。在東線指揮部中傑宏看着龐大的山脈區地圖,沉默不語。當初在會議上,他並不是不知道這個任務的棘手。

在當初會議上,呂濤在強調源長流失敗的原因,傑宏的話,看起來像一個莽撞的將軍。但是實際上並不是這樣,他只是想堵死呂濤對源長流的保護。畢竟那些政客的兒子戰場上鍍金,撈戰功失敗,是這些打硬仗,自認爲功勞不小的將軍們眼中,是喜聞樂見的事情。在呂濤闡述原因的時候,傑宏是出於打斷呂濤的辯解來說的。

他並不是粗枝大葉,真的,他當時只是想抨擊一下,政客隨意插手軍方計劃的行爲。然而最後呂崢老神常在的順水推舟了一下,把這個任務交給了傑宏。

當時呂崢這麼推,傑宏是想拒絕的,然而當時他眼珠子一轉,要了龐大的部隊,四十多個師的軍團,從東線轉移到山區,這幾乎就是拒絕了。他當時想強調的是,源長流的失敗,導致損失已經無法挽回了,想要繼續投入進去,就要四倍的兵力。

然而傑宏沒法和老油條鬥。那個老油條不惜承擔東線作戰兵力缺失的責任,也要把這個鍋推到傑宏頭上。

這就是當時會議上三言兩語下的,心機交鋒。

所以傑宏硬着頭皮上了。從總體戰術來看,傑宏的手法是要比源長流要老練的,採用了漂亮的彈幕徐進,將一個個制高點拿下來。而不是源長流那樣和打遊戲一樣,把一個個軍團往裏面填。

在炸完之後,制高點佔據過後,在派遣大量的部隊進入山區。這樣的戰術是有效的。當自鑑會的戰士在轟炸結束後從隱蔽的山洞中爬出來,則發現了大量山頭上有着敵人。這些山頭上的敵人,在看見自鑑會的士兵靠近後,狙擊了自鑑會的士兵,一時間大量的傷亡出現。

在山脈靠東的半獨立基地中一座基地中,大量的傷病員從地表看起來像是枯井的通道放下來,然後迅速送入了醫療部進行醫療。隨着四百多個被轟炸機,以及冷槍造成的傷員送到後方。

自鑑會的指揮部中充滿了凝重的氣氛。戰爭遠沒到結束的時候,任何疏忽都有可能造成此次戰敗。

隨着無人機的偵查,在指揮部的沙盤上一個個峯頭被標上了紅點。整個戰局呈現在了指揮部的人眼中,當然有着更靈敏界面視角的任迪要更早一步的,看到到底是哪一個山頭有問題。可是任迪不能搶先標註,標註的話可能會少死幾個人,但是一旦任迪插手,而沒把這個問題讓給自鑑會的指揮部。

就會讓自鑑會這個正在成長的指揮體系毀於一旦。而這個指揮體系,在科技不斷髮展的未來,戰鬥的潛力是極大的。

而這個指揮部的年輕人們做的很不錯,在大轟炸結束後,十二個小時內確定了是四十三處被敵軍佔領的山頭。然後迅速設定了反擊方案。

在夜色的掩護下莫從幾個人拎着箱子在夜色下行走,在行走的過程中非常小心翼翼的規避着地面上可能的小方塊,那些是集束炸彈的未爆彈,現在山區中有很多這種東西,畢竟在製造這些東西時候,要承受住一次爆炸拋射,然後再作爲炸彈的小個體落入地面上。在技術上保證每個炸彈都能完成這個步驟,太難。只要保證百分之五十概率的小炸彈,拋射出去二次爆炸就可以了,再高,再高就要提高加工成本了。軍工是考慮消滅對手的。至於後續對手家裏的麻煩事?對不起滾蛋。

這就是戰爭的代價,讓別人打進來的代價。這片山區的居住意義已經降低到零。唯一的意義就是讓自鑑會證明自己。

莫從耳朵豎立着,鋒芒空間最新的任務下達,在此次任務中不得動用任何攻擊技能。不得對任何人動用探測技能。莫從在聽到這種命令後,十分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在確認後,則是沉思。

鋒芒空間下達必須收斂異能非常罕見。鋒芒空間和穿越怪不同。這種套上枷鎖的系統給麾下的探索者加載異能是相當謹慎的,這導致如果公開正面衝突。鋒芒空間麾下的探索者是打不過穿越怪麾下的探索者。但是隻要穿越怪麾下的探索者,一個被鋒芒空間的探索者逮到。穿越怪麾下的戰士離開空間就變得困難,而且異能就會被削弱。

所以說鋒芒空間的高端戰士和穿越怪的高端戰士在戰術上不同,鋒芒空間的支援也是不同的。現在要求莫從收起異能只有一個意思,要隱蔽,必須隱蔽,這個世界有大能。或許就是這個位面的大能,亦或許是穿越怪送來的大能。總之,在這裏跳的越歡快,可能完蛋的越快。

鋒芒空間的提示,讓莫從非常謹慎,在現在則是靠着耳目聰慧,來判斷,當然用異能探尋周圍的死物,不探尋人是沒問題。

對於自鑑會現在的戰鬥,莫從是很滿意的,原本以爲這種懸殊的戰爭是要死了,但是從指揮部下達的一切命令,以及衆多信息支援,相應的武器支援來看,這場戰爭自鑑會打的很靠譜。至少整個組織,在努力的解決問題,聽從正確的意見處理問題。

作爲鋒芒空間的戰士。莫從最在意的是自己這邊靠不靠譜,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隊友,這句話在莫從的位面穿梭經歷是非常正確的格言。

在夜間行動所有人的話非常少,現在是潛行可不是廢話的時候。寂靜的在夜間行動者。最前方是原本負責這片區域的特戰隊隊員帶路。每一片區域都有一個小隊保持活躍,這個小隊對這片區域各種道路非常熟悉。帶着一行人熟練從各種近道穿插。

他們最終的潛行到了四十五公里外的一個隱蔽的山洞掩體中,然後用帷幕將山洞蓋住,利用熒光棒將一個個箱子放好,然後睡覺。

等到白天的時候藉助山洞外面的光,將箱子內的東西組裝完畢,嗯這是一個粗壯的傢伙,一個就像一架小飛機,有着火箭發動機驅動。整體重量將達到六百公斤,然而最後在山洞中沒有組裝完畢,分爲大致五個部分。最後組裝要等到夜裏。

因爲六百公斤根本沒法運到發射陣地上去。必須要利用幾個玻璃鋼材質框架。

第二天夜裏幾個人擡着東西,在發射陣地上把框架搭建好,利用框架把最後幾個部位組裝完畢。最後幾個大部件要準確對接,必須要在直線框架上滑動對接。彈體上有幾個棱條就是爲了在站地上組裝的。組裝完畢後,工程人員用電筆最後檢查了一下電路系統是否正常,然後啓動了保險開關。

四十五分鐘後隨着一架無人機升空,然後無人機一道激光從天空移動到了對面山頭上,在發射陣位置五十米外的掩體上莫從按下了按鍵,電火花點火完畢,這枚重量六百公斤戰鬥部八十公斤的短程制導飛彈斜飛上天,在天空中根據激光點的指引不斷調節翅膀,飛行的軌跡並不是完美的弧線,而是上上下下,在黑暗中短程制導飛彈彈的屁股尾焰勾勒出彈體飛行的軌跡。

飛彈爬升到了最高地帶,然後一頭扎到了地面下一百公斤戰鬥部發出了驚天動地的震響,目標整個山頭在爆炸的火光短暫的映照下,一朵白色的蘑菇雲升起來,無數碎石從山頭往下面滾落。

耗費了三天趕路潛伏安裝,最終的結果是將對面山頭一鍋炸。戰鬥就是要在隱蔽下耐心準備等待後,按下電鈕。

半個小時後在山腳下傳來了槍聲,在另一處潛伏的隊友利用紅外設備,在夜間從山上跑下來的倖存士兵進行槍擊。莫從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戰鬥,反正不如劍客揮舞長劍一樣快意恩仇。

最勁爆的飛彈要如此繁瑣的步驟來準備。而不是戰機坦克那種快節奏的傾瀉火力。而現在戰爭的節奏,在自鑑會的步兵掌握下。 如果讓任迪站在升輝一邊來評判這場山地戰爭到底有多麼難打,任迪給的評判是,差不多能在二十一世紀坑死超級大國吧。

由於星門和隧道,這個山地中有着一個不受外來轟炸的後方,有着能夠快速提供醫療糧食,以及各種大宗消耗物資的後方。再加上,從倉庫中翻出來的一些跨時代裝備。任迪覺得這場戰鬥坑升輝是坑定了,就看自鑑會有沒有這個決心。

在巨大的沙盤上,升輝一方灑下的各個據點,現在已經被切割的七零八落,使用了十四枚激光制導飛彈,以及五百枚大型火箭彈。使用精確制導飛彈的原因是一些山頭上是平的。

這些較爲平的山頭能夠修建完整的掩體設備。不像有的山頭,上面的能夠落腳的空間非常狹窄。這些山頭上較爲寬敞的地帶,在升輝東線部隊通過直升機精確機降的時候送下來了大量的物資。可以供給降落的傘兵持續堅守,控制高地。

對於這些釘子,自鑑會的指揮部咬咬牙,從倉庫里拉出來一批精確制導飛彈,對於張興替他們來說,這些東西可是打一發少一發。至於其他的山頭,上面情況很簡單明瞭,用不着浪費金幣彈,直接在夜裏面用多發火箭彈射擊就行了,今天沒射準,過幾天拎着火箭炮繼續。

這些山頭最重要的作用之一就是爲了升輝在山地中行軍的士兵提供依託點。然而這些依託點被砸掉了,接下來自鑑會的士兵,將升輝的五十萬以上的軍隊組成的圍剿滲透成了篩子。

每一天夜裏都有襲擊,升輝的士兵每天夜晚追擊都有着重大損傷,夜間大量冷槍,以及火箭彈的突襲。而白天則是在疲於奔命的追尋。擺在升輝面前是一個無解的謎題。

鏡頭切換。

在鐵塔星的大洋上,天空中不斷墜落一枚枚火流星,這些降落裝置打開了降落傘行星星點點的降落在大洋上。這是太空返回艙。每一個太空返回艙中都有人,海面一艘核潛艇,以及三十二艘五千噸的戰艦,在海面上搜尋這些返回艙的人。將裏面的人撈上來。

在這個星球的南極區域,一個面積猶如四川島嶼上,一個優良的港口內浮冰已經被清理乾淨一系列半圓球的建築修建完畢,在暴風雪中變成了一個個白色的半球體,在港口內一艘艘各種類型的船舶停泊在這裏。

這個港口城市最中央一個大型建築內。一個直徑四十米的臨時星門展開着。大量的物資貨物沿着對接星門的鐵軌滑動出來。就在這個星門的物資支撐下,這個港口城市,在如此極端的天氣環境下快速發展着。

港口的總部大廈上未來公司獨特的符號上覆蓋着積雪,掛着冰棱。讓視角透過這個大廈內部。溫暖如春,整個大廈內穿着看起來相似的淺藍色制服的人員在裏面忙碌着。制服看起來相似,但是細節上的差異顯示了人員內部有着詳細的部門分類和等級。

在大廈下方的一個議會大廳中,一位領頭模樣的人正在對着大廳滿堂的人講着什麼。這位負責人名爲巴羅山。

此次未來公司爲了在鐵塔星建設這個干涉據點是下了大功夫的,其他不說,就是港口中央的星門,未來公司生產不出來,擇業文明也沒有技術,是通過大量的重核元素在鴻蒙獻祭中從高等文明那裏兌換的。當然這種星門技術有問題,將物質信息傳遞過程中有些不準確。

具體情況就是物質從星門一邊進去,然後在另一邊出來後,物質裏面的百萬分之一的原子會在幾個幾十甚至是幾百納米的範圍內發生錯位。好吧這對機械工具沒有影響。但是對生命體,尤其是人類這麼複雜的生命體來說,大腦神經元會大量壞死的。

在會議上,巴羅山正在對着一個立體投影光幕講述着。這些投影光幕上顯示的是一些生物,生物的外部有着看起來非常簡潔大方負荷工業美的外殼,外殼的材質多爲鋁合金和玻璃鋼。

這些加載了現代化設備的生命體種類很多,有魚類形態的,有走獸形態的。這些圖像出現在未來公司鐵塔星總部,意味着未來公司將選擇生物兵器作爲這個世界的主要武器。

用生物兵器來彌補鋼鐵化工產能的不足,畢竟要造坦克,飛機重型突擊車這些機械武器,消耗的金屬量龐大。而生物兵器可能造成的生化污染?這個和集束炸彈的道理一樣,只要生產方使用方沒有必要處理的義務,那就根本不用管。

“廉價犬,體型低矮,裸裝肉搏戰鬥力略高於注射了迷幻藥的瘋狗,唯一的優點就是便宜可以量產。而且悍不畏死……”巴羅山指着光影說道。

光影上,一條上半身覆蓋了陶瓷鱗甲,有着有多個掛載點,裸露的腿部有着昆蟲一樣角質甲克保護的犬類生物在光影上三百六十度的轉動。光影上顯示了這條生物兵器,在不同掛在點上掛在多個東西能改裝多種作戰模式。

有掛在炸藥的自爆種,有在兩肋掛在長肢肉搏種類。還有顏色非常不起眼其實揹負電磁訊號發射器的通訊種類。

巴羅山看着在場的衆位說道:“各位,由於臨時星門的難以通過活得生命體,月球上的太空港口輸送量有限。我們的人數不多。我起始階段只能用這種生物兵器。當然隨着我們的腳步向前邁進,我們的武器會越來越高端,最終控制住這個星球。

現在,我們偉大征程的第一步,就是拿下這裏,完成一個小目標。”

巴羅山的身側出現了一張地圖,這是鐵塔星的地圖,地圖上出現了三種紅黃藍三種標示,代表三大勢力盤踞在這個星球上,紅色是自稱正義聯盟,以軍方爲首的勢力,藍色是天行會爲首的政府勢力。黃色是升輝爲首的分裂勢力。

巴羅山手上的激光筆,指向了這個地圖上的一點,這個點是藍色的。這是一個島嶼,島嶼上有一個星門。由於有星門存在這個島嶼的港口吞吐量非常發達。當然從位置來看這裏港口靠着南邊海域。並不在這個星球發達海域的中央,而是在邊緣區域。這個島嶼城市叫做南風城。

現在天行會面對北方的進攻焦頭爛額,整個聯盟面臨潰散,這時候邊緣區域的這個島嶼就成了未來公司攻略鐵塔星的第一個目標。未來公司拿下這裏後,掌握這個城市的工業和人口,然後進軍這個城市星門後的世界,攻佔那個星球的原材料,以及原材料初級加工工廠。

巴羅山放下手裏的激光指示器說道:“好了,我們放手幹吧。這裏將成爲我們第一步。”

時間切換到四個小時後,空間切換到了大洋中。

一頭巨鯨模樣的生物正在大洋中游動,這頭巨鯨身上揹負着大量裝甲,裝甲的材料是泡沫金屬,這種材料金屬在深海中有一定的彈性。當然如果是爆炸的衝擊波在不可壓的海水中傳播,這種裝甲能夠提供一定保護,讓充滿氣泡的泡沫金屬將衝擊波緩衝掉。不至於讓巨鯨的硬抗衝擊波。

而且這種裝甲整體比水的密度略輕,能爲巨鯨提供更多的浮力。數百頭巨鯨在水下襬動這尾巴,每隔三十分鐘會臨近海面,頭部兩條猶如龍蝦觸鬚一樣的硬殼管(和地球鯨魚唯一的差別)會伸出水面將肺部廢氣排出。然後將空氣吸入。巨鯨不必暴露在水面,直接在二十米的水下,完成呼吸。

而巨鯨體內,一個個液泡一樣的東西積聚在巨鯨體內。每一個液泡內都有一隻蜷曲的犬類生物。這些身上外掛各種作戰機械的廉價犬是在巨鯨航行之前,被巨鯨吞入體內的。每一個廉價犬嘴巴內被插入了肉刺,通過肉刺氧氣注入其中。

這頭巨鯨正攜帶四百個廉價犬朝着目標島嶼前進,而在巨鯨的周圍,大量的大小猶如鯊魚的生物兵器正在爲巨鯨護航。嚴防這個海洋中一些不長眼的生物,獵殺承擔運輸任務的巨鯨。

在大海中至少超過三千頭巨鯨正在海水中游動。若是相同的移動個體,在陸地上如此行動,自然是蔚爲壯觀。在空間立體的海洋中,這算不了什麼。深度達到幾千米的深藍海域能夠包容一切。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