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萬福!”

所有的人都振奮了起來。

而在這人羣中一個長髮的人看着那女人,笑了笑。

“又得勢,又得人心,這女城主大人……厲害得緊。”

這人就是蒼無惑,他聽到外面吵鬧非常,離開他們後出來就看着人們都跑向了一個方向,於是就起了很大的興趣,跟着他們來到了這裏。可沒曾想,這個被傳得神乎其神的城主大人居然是一個女人,而且這漂亮得有點過分了吧?

似乎是注意到了蒼無惑的目光,她猛的看了過來,嚇得蒼無惑一縮,直接蹲了下來。他拍着胸口,一動也不敢動。那殺人一樣的目光讓他身子發寒,彷彿要是他再多看一眼就會立刻被絞殺一般。他重重的喘了一口氣,蹲着在人羣中移動,來到了另一個地方。

“這女的生得忒胸猛,還是先暫且避其鋒芒!”他不敢再去注視她,還好那女人沒有再看過來。

這時候,一個大刀力氣走上了斬首臺,把那刀在地上一杵,刀片震響。

毒龍走了出來,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咳咳,很好!那麼今天就來公開處決老闆娘吧。那麼,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傳說中的十件至強之寶,先不說它們威力巨大,每一件都具有毀天滅地的力量,最重要的是據說集齊了它們就可以開啓天地之間的一個大祕密,爲所有人垂涎。”王嵐芷靠着椅子,在他旁邊的是羅傑,二人小聲的交談着。

羅傑道:“雖說是至強之寶,可每一樣都是被封印着,必須要有緣人才能開啓,而且這開啓方法誰都不知道。”

王嵐芷搖了搖頭,道:“那麼你的‘萬千緣絲’能看出來誰是有緣人?”

羅傑笑道:“這東西拉出來的線很淡,可是還是被我發現了,如果沒有錯的話就是他了。”

“哦?萬一他不來呢?”

羅傑沒有說話,不過那眼中有一股自信,他一直看着看臺下面的一個人,雖然他半掩着臉……

“那麼,你還有什麼要說的?今天就給你一個痛快了!”毒龍心情舒暢,在帶傑司徒去看了胖老闆娘後他居然沒有爲難自己,要知道那東西可是在他的手裏弄掉的,可他着沒有關係的話語一出頓時就讓他鬆了口氣,不過後面更多的就是迷惑。他甚至有種感覺,感覺自己又被利用了。

胖老闆娘雖然擺脫了死亡的危險,可依舊虛弱,背後壞掉了一大片,那些壞掉的肉估計是要長不出來了,最重要的是她一動,脊背就疼痛難忍,估計那裏已經粉碎了。

“安吉你要是給老孃出來了,我非得活扒了你的皮不可!”

安吉的性格她是從他小時候看到大的,這點從他爲了菲兒能狠心偷她的東西就可以看出來。

“安吉哥哥,你快走,不要回來了!”菲兒也是喊了出來,接着就被毒龍狠狠地抽了一巴掌,嘴角的血流了出來。

臺下的某個人狠狠地捏住了拳頭,指甲深深的陷入自己的皮膚,而他就要忍不住了。

毒龍拿出來了一條鞭子,道:“按照慣例,違背城規的人會被鞭打三十鞭,而老闆娘盜竊城主大人的私物,這已經是大不敬,直接執行死刑。至於菲兒,包藏犯人,念其初犯,以示城主大量,執行鞭刑以儆效尤!”

說完就狂甩了一鞭子在她身上,頓時就起了一道血痕,疼得她大叫起來,這纔是剛剛開始。可憐的菲兒,因爲被安吉所愛着,被人當做誘餌。

“安吉,還記得我給你說的話嗎?就算你出來我們也不可能,不要白白作做了犧牲,否則我會恨你一輩子!”

下面的安吉心如同被撕碎一般,奈何自己能力太弱,而且唯一的籌碼又被一個認爲會救他的人給搶了去,此刻已經是萬念俱灰,心裏已經沒有了多餘的想法,雖然知道老闆娘沒死後高興了一會兒,可現在他只求一個結果,若是救不了他們,那麼和她們死在一起那就好了。

而接下來菲兒突然做出了一個令人的舉動,她咳出一口帶着血的口水吐到了毒龍的臉上,沒有防備的他就那麼被吐了一臉。

“你們這羣畜牲!”身處那些陰暗角落的她哪裏還看得到生的希望,要不是安吉她早就會去自殺了,而此刻她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死掉,讓安吉死心。

[“你……你真漂亮。”

“傻瓜,以後在我表演後不要在拿東西吃了。”

……

“你怎麼又來了?我不是叫你不要來嗎?這裏這麼臭這麼髒!”

“嘿嘿,我路過,路過,沒事,你別管我。”

……

“你怎麼還來?”

“嘿嘿……我看你表演了一整天了,餓壞了吧,來,嚐嚐,我做的哦,好吃吧?”

“臭傻瓜……”

……

“嗚嗚嗚……傻瓜,對不起。”

“你說什麼呢,菲兒?不要哭啊,發生什麼事了?”

“對不起……”

……

“菲兒?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不理我?”

“……”

……

“求求你了,別來了,好嗎?我工作很忙的。”

“我……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爲什麼要拒絕我?是我太窮?沒長相?沒實力?”

“對不起……”

“爲什麼你就不告訴我?”

……

“你走吧……”

“我會一輩子纏着你的……”

“那你就這樣一輩子吧!”

……

“哇……嗚嗚嗚……爲什麼你要這樣?”

“不知道,在第一眼看到你時,我就是你的了!”

“你是傻子嗎!嗚嗚……我已經不再是純潔了!我配不上你啊!”

……

“我們一起逃吧!”

“傻瓜……我們一起走,去找一個只適合我們倆的地方!”

“謝謝你,菲兒……”

“說謝謝的該是我……”

……

“對不起!對不起……”

“爲什麼,爲什麼又不走了?是不是他們又對你做了什麼?我要去殺了他們!”

“傻瓜,別去,你打不過的!對不起……也許我們只有等到下輩子了……”]

“等一等!”安吉再也忍不住了,大叫着衝了出去,不過下面正議論着菲兒,聲音吵鬧,上面根本聽不到他的話。

毒龍氣急敗壞,臉上浮現出陰冷的笑容,反正傑司徒只是讓他好好的折磨胖老闆娘,而菲兒這件事是他自己提出來的,當着這麼多人,他笑得更高興了,本來沒有理由殺她的,不過就在她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就有了!

“臭娘們,還敢吐我!”

他拿着鞭子,狠狠的抽打着她,打得她是皮開肉綻,幾鞭子下去她就快要昏迷過去,於是又取出一桶水對着她就潑了上去,迷迷糊糊的菲兒又醒了過來,在這冷水的刺激下疼痛加劇不少。

“菲兒!畜牲!放開她!”安吉紅了眼,在這偏偏的時刻竟然擠不過去,面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幾個男人,他們就像一堵肉牆,瘦弱的安吉完全沒有力量去對抗他們。

“放開我,你們滾開!”

他用牙齒去撕咬,用腳踹,用頭撞,弄得自己眼冒金星,可依舊沒有任何的用處。

“臭娘們!毒龍拿出來了一把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快說道歉,我還可以饒你們一命!”

“呸!畜牲,我的一輩子就是你們害了的,我恨呀,恨呀,蒼天不公!”她又吐了一口口水。毒龍一下傻眼了,可接下來這個不要命的女人突然大聲的喊了出去,“安吉,我下輩子再來找你,謝謝你,我愛你……”她露出瞭如天使一般的笑容,一如初見安吉一樣。

說完用力一挺,抹在了那刀刃上,脖子立刻垂了下去,死了。

“不!菲兒!” 安吉瘋狂了,可是下面的那些人死死地的按住了他,根本就沒有掙脫的可能性,不用那麼多人,一個就夠了。

“這個女人……瘋了嗎?”

毒龍退後兩步,扔掉了那沾滿了血的刀子,抹掉自己臉上混雜着血液的唾沫,暗罵了一句晦氣,又來到了胖老闆娘的面前。

“毒龍,舒服吧?”胖老闆娘的聲音有些微弱,不過這聽在毒龍的耳裏卻是格外的刺耳。

“哼,要怪就怪你手賤,奪回你的魔晶就可以還偏偏要貪心,要去拿那看起來什麼都不是的東西,要不是有人看到了你,我還真的不敢來找你,你這一輩子都是自作的!”

老闆娘低着頭,她的衣服已經被血染紅了,手微微的顫抖着,捲髮被汗水浸透。

“你真的是可憐。我爲你感到同情,你不覺得一切都太巧合了嗎?在我死後,下一個就是你。”

“你什麼意思!”

“哈哈,你還不知道那東西到底是什麼吧?真可憐!”

毒龍有些語塞,道:“你!哼,休要騙我,我毒龍算計人一生,沒怕過誰!”

任他再如何給她說話,胖老闆娘就是不理他了,越是想,他的心裏就越是着急,可卻都摸不着什麼門路,不知道如何去思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那大刀力士一直在臺上磨着刀,對上面和下面的事不聞不問,專心的做着自己的事。

在遠處的一棟樓上,拉米拿起了那袋子端詳了很久,最後還是把它打開了,一一邊看着裏面古怪的石頭一邊抱怨着。

“該死的趙勻,太可惡了,說好了他來乾的結果自己跑得遠遠的去看戲,太沒有責任心了。什什麼都推給我,到時候又要捱打了……我還能欺負誰?”

那顆石頭被他拿在了手裏,在陽光的照耀下顯着金色的光芒,就像一顆不值錢的金子,換作以前,這可是搶手貨,而現在這東西一文不值。

“這東西,該怎麼打開呢?這麼久了都還沒有反應……”

就在這時候,那金色的石頭突然變得通紅,溫度劇烈的加高,下一刻拉米就拿不住那金色的石頭,掉落在樓板上。

“哎喲,燙死我了!”

意想不到的是,那石頭掉落下來發出一陣清脆的聲音直接就裂開了,煙霧升騰中,一對很小的翅膀從裏面掉落了出來它徐徐的上升就要飛到天空上去。拉米終於送了口氣,一把爪住了它。可那東西竟然像是有了生命一樣,掙扎着就要飛走。

與此同時,悠閒坐着的閉目養神的王嵐芷突然睜開了眼,她皺着眉頭對着羅傑道:“那邊出現了一股劇烈的反應,好強大的氣息,這種感覺……至寶!”

她刷的一下站得筆直,吩咐道:“你們繼續,人準備好了嗎?”

“放心的去吧!”

王嵐芷腳在地上一蹬,瞬間就射了出去,速度快得驚人,很快就沒了身影,那在地上跑着就像飛一樣。

羅傑又對羅兵道,“哥哥你也去幫城主,待會兒過來的人……可是很危險。不用擔心我,我一個人沒事的。”

“你小心……”

羅傑笑了笑,看着羅兵走後去到了後面,慢慢的消失在陰影中。

毒龍看着他們那裏一下就傻了,一下子三位混亂區的核心人物一下就都離開了。不過他還是下了命令,和胖老闆娘的仇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了。他總感覺有些不妙,下了命令後也不再管胖老闆娘的死活快速離開了。

於是那大刀力士走了過來,看着胖老闆娘道:“可有遺言?”

安吉這裏的一幕幕蒼無惑從頭看在眼裏,現在終於有些明白了他的事,不過事情不能看錶象,他嘆息一聲,想要幫他一把,於是偷偷的來到那些人的旁邊,一腳踢了過去,那些人一個趔趄,紛紛摔倒了。

而這一刻安吉也抓住了一個空隙,衝了過去。

胖老闆娘哈哈大笑,大聲道:“安吉,你看到了嗎,看到了這個世界的罪惡了嗎?看到了人情的冷落了嗎?活下去吧,即便是苟延殘喘!”

話音剛落,那大刀力士舉起了刀,一刀斬下,乾淨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安吉愣愣的看着這一幕,跪坐下來,來晚了一步,終究還是晚了,不過就算他去了那有什麼用呢?

臺下,那些人一個個的都走開了。人們看着這鬧劇,搖了搖頭,沒了興趣,這樣的事最多會在他們口中傳兩天,然後繼續過着他們的生活。

無論你周圍發生了什麼,無論你所處的環境變得怎樣,你終究還是在生活下去,只是換了一種方式而已。

生活不難,難的是找到其中的樂趣,從這一點來看第一百號城,它正在失去其原有的生機,而這樣是變化急劇的結果,他們不再適應作爲人的模式,只知道如何去存活。

胖老闆娘的頭顱慢慢的滾了過來,來到了雙眼失神的安吉面前,他顫抖着,抱起了她的頭,放到了懷裏,表情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瘋瘋癲癲的嚇走了路人。

“別跑!就是你,那個長髮小子!”

“爲什麼偷襲我們!”

“抓住他!”

那幾個被蒼無惑踢倒在地上的人,向着蒼無惑追了過來。蒼無惑嘆息一聲,心裏爲這幾個人的智商着急,有人輕而易舉的把你們幾個人一起踢在了地上,顯而易見的實力比你們強大,現在居然在追過來?

他只是不想被注意而惹上麻煩罷了,跑到了人少的地方,他突然停下來了,回過頭看着他們。

“別跑!”

“算你識相!”

那些人歪脖子擰手的,來到了蒼無惑面前。

“你們腦袋裏是石榴嗎?”

一拳把面前的這個人就打進了旁邊的房子中,不知道他死活了,又看着他們。

“還要來?”

他學着他們的樣子,把周身的關節都弄得響了一遍,那些人早已經被嚇到了,轉身就跑。

擺脫了那幾個人後,蒼無惑拍了拍灰塵,準備打道回府,可一回頭就看到一個人在陰暗的過道中跑了過去。 “不要再調皮了!給我……回來!”

拉米險些沒有拉住它,這一對小翅膀就像條泥鰍一樣抓都抓不住,他費了好一會兒的功夫才把它收在了一個盒子裏面。

而這時,一道人影快得如同閃電,前一秒還看不見身影,而這一刻就驟然而至,拉米的瞳孔縮放到了極致,轉身就要逃走,可身子突然就如同被凍住了一般,無法移動。

這一道火紅的身影就是王嵐芷,她踩着高跟鞋站在比拉米高的位置,俯視着他。

“哇,來了個美女姐姐?”

他眼皮子直跳,這個女人的氣勢蓄勢待發,就像潛伏起來的猛虎,危險性極大。

“少廢話,把東西交出來,或許我還可以考慮讓你離開這裏。”

她那勁爆的身材,惹火的裝束看起來誘惑力非常,一種女人獨有的酷炫和靚麗結合在一起,是個正常的男人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就會被深深地迷住。

拉米皮笑肉不笑的,手裏的那個盒子不知怎麼的放不了空間戒指。兩人相互對視着,心裏閃過千萬個念頭。

“你知道我是誰嗎?外面鼎鼎大名的小丑joker……”

“我管你是誰,那東西是我的,快拿來吧!”

說完她就伸出那帶着玉環金鈴的芊芊玉手,直奔他手裏的盒子而來。

拉米扭動着身子想要避開,一股炙熱的氣息迎面而來,那看起來普通的一隻手似有着天地的威亞,壓得他骨頭都凹陷了進去,匆忙之中他眼中一狠,咬破了舌尖。

那手看起來緩慢,而頃刻間就來到他的臉上,轟的一聲巨響,拉米所處的位置大樓直接變成煙粉,僅僅是一瞬間就把那裏拍得粉碎。

王嵐芷走了過來,皺着眉頭,剛剛拍下去一點感覺都沒有螞蟻都會掙扎一下,更何況人。

“有意思,居然這樣也能逃脫,有點本事。”

縱身一躍,向着城外的方向就追了去,眨眼間消失在天際。

在她走後,那些居民紛紛走了出來,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房子消失的地方,慶幸的同時,有的人也準備又要搬家了。

在拉米逃走的那條路上,前方几個人藏在樹梢,看見拉米露出了身影,幾人一躍而出,攔住了他的去路。

“蒼蠅真多,拍都拍不完!”

拉米拍了拍胸口,心裏對那王嵐芷忌憚到了極致。“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樣的高手,還好她輕敵了,否則我怕是真的走不掉了。”他碎碎念着,絲毫沒有理會那幾個走出來的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