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被攻破了!那蘭兒怎麼樣了?”

魔辰心中輾轉反側,尤爲難受。

南天拍了拍魔辰的肩膀:“放心吧,兄弟!蘭兒姑娘,一定會吉人自有天象的。”

婚途有喜:萌寶超凶警告 “蘭老闆,在城內也是手腕極強的人,你要相信蘭老闆和蘭兒姑娘。”

“待我們從這裏殺出去,我就陪你去找蘭兒姑娘!”

南天安慰道。

“現在,也只能如此了!”

魔辰一嘆。

話雖如此,魔辰心中,仍舊有些緊張。

在俘虜的口中,南天他們還得知了,原來,奇客城的城主斯潘塞當了叛徒,帶着十幾萬城衛兵,歸順了尼克的大軍。

聽了這個消息,衆人也是極爲憤怒。

“我就知道,城衛兵那羣人,都是貪生怕死的。竟然當了叛徒,真是可惡!”

衆人義憤填膺地說道。

“咚咚!”

馬蹄震地,殺聲震天!

遠處,黑甲連天。

尼克領着他的黑甲大軍,過來了!

在尼克的身邊,還有貪生怕死的城主斯潘塞,以及斯潘塞的十幾萬城衛兵。

“決戰要來了!”

南天心中一凜。

“魔辰兄弟,還跟先前一樣,我們擒賊先擒王!這一次,攻擊法蘭王國的主帥,是西瑪帝國的尼克大元帥!只要殺了尼克,我們就可以扭轉戰局了!” 此刻,守北公已經帶領着殘餘部隊,駐紮在了北疆的後方城市——扎哈城。

扎哈城比北疆第一大奇客城,要小許多。

經過連番的戰鬥和一些逃兵的譁變。

現在,扎哈城,只有守北公的部隊十萬多一點。

北風淒冷,守北公年邁的身體,更顯得佝僂了。

守北公站在扎哈城的城牆上,遙望着遠方的奇客城。

“德里克,從奇客城到扎哈城,百萬大軍,需要多長時間?”

守北公問道。

北疆守備軍團的軍團長,德里克,囁嚅了一聲:“稟報大公,尼克的黑甲大軍,都是精銳。 老公我要寵你 以尼克雷厲風行的辦事風格,大軍應該只需要六天時間。”

“六天時間,百萬大軍,就能攻到扎哈城了!唉…..”

守北公,驀然間一嘆。

“大公,以我們目前北疆的兵力,根本不足以抵抗尼克的百萬大軍。尤其是,扎哈城,現在軍心不穩。大公您要早做打算,屬下已經給您備好了車馬。我們回王都吧。咱們,法蘭王國除了北疆,還有南疆和王都!南疆和王都,都有屯兵五十萬以上。”

“還有各自的領地,現在國家危難。只要國王陛下,發出特級號召令,我們還可以召集三百萬以上的軍隊。”

德里克說道。

守北公搖了搖頭:“不走了,我不去王都了。”

德里克一愣:“大公,三思呀!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呀!”

守北公擺了擺手:“話雖然這樣說,但是,我們還有退路嗎?”

“本來,我也是糊塗呀,放棄了奇客城,求得了一時的安穩。但是,現在我認爲我錯了。在逃亡的路上,我看着我熱愛的北疆,我一門三世,都是北疆的世襲公爵,我的封地在北疆,我一生大半輩子,都在北疆。”

“北疆是我的家鄉,我老了,丟了北疆,也沒有臉面去見陛下了。突然間,我不想苟活了。這一次,我誓與北疆共存亡。”

守北公,深情的說道。

德里克也是一怔。

“大公,您都如此!德里克還有什麼顏面,一個人跑去王都避難!屬下,願意陪大公,共赴生死。”

德里克鄭重地說道。

守北公遽然間一笑:“我們兩個老傢伙,地下也能在一起,哈哈,真好!真好!”

………

奇客城內。

南天等人,被尼克的黑甲大軍包圍了。

在黑甲的前面,還有十幾萬的城防兵。

城主斯潘塞,瞥見了南天與魔辰,頓時一怒。

斯潘塞指着南天和魔辰,尖聲尖氣地道:“你們兩個孽障,殺了我兒,當初,守北公當政,我沒辦法收拾你!現在,尼克大元帥來了,我要好好收拾你們。我會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斯潘塞說罷,揮了揮手,命令着城衛兵們上。

一旁的尼克,兀自冷笑。

【這個煞-筆,估計還不知道這些人的厲害吧。費迪南大人,泰勒大將軍,都死於他們手中。二十萬的禁軍,硬是被他們給打得七零八落。你小小一個斯潘塞,指揮着十來萬的殘兵蟹將的‘城衛兵’,就敢大放厥詞,真是不知死活。不過也好,正好你們自相殘殺,也省得我事後麻煩。】

尼克心裏頭想着。

南天冷冷地瞥了一眼斯潘塞:“斯潘塞,你投敵叛國,該當何罪?”

“今日,我就讓你喪命!”

南天怒吼道。

“想要我喪命?你還嫩着呢!”

斯潘塞張狂地大叫着。

南天已經武神系統,探查過了。

這個斯潘塞,就是一個普通的九級鬥王。

甚至,由於這些年的養尊處優,斯潘塞還不如一般的九級鬥王。

斯潘塞各種戰鬥意識和戰鬥能力,都極速下降。

南天身形一閃,神鬼般的來到了斯潘塞的面前。

“拿命來!”

南天一劍刺出!

斯潘塞連反抗的動作,都沒有作出,就被刺中了心窩。

南天的九天神龍真氣,非常的凌厲地絞碎掉了,斯潘塞體內的生機。

奇客城主斯潘塞,瞬間斃命。

斯潘塞一死,那些個城衛兵們,也是鳥獸散。

這些城衛兵們,軍紀渙散,加上最近,叛國了,一些軍士心中心念崩潰。

斯潘塞被殺,就像是一個導火索。

一下子,十來萬的城衛兵,亂成一片。

尼克啐了一口:“廢物,一羣廢物!”

南天也注意到了尼克。

武神系統,即刻開始掃描。

目標:西瑪帝國正一品大元帥——尼克

體能:35.6標準星辰值

精神力:35.2標準星辰值

生命力:35.1標準星辰值

力量:35.4標準星辰值

敏捷:35.3標準星辰值

天賦技能:血戰

綜合戰力:35.32標準星辰值/二級鬥王

“二級鬥王!沒有想到,這個西瑪帝國的大元帥,果真是有些本事!”

南天心中一凜!

要知道,法蘭王國的北疆第一人守北公,也就是七級鬥王的實力。

七級鬥王和二級鬥王,那可是天壤之別!

“魔辰,這個人交給你了!”

南天知道,這個尼克元帥,深藏不露,估計有不少底牌。

魔辰是神話英雄,手段也是奇多。

最爲重要的是,魔辰現在是一品武王!

魔辰正要穩穩地壓過尼克。

讓魔辰出手,最是合適不過。

“好勒,沒問題,交給我就行了。”

魔辰哈哈一笑。

魔辰身披七星戰甲,手持七星龍淵槍,宛如一尊遠古的戰神,渾身都是紫藍色的光焰。

魔辰無視百萬大軍,直奔尼克而來。

一些將領想要阻攔。

“保護大帥!“

“攔下他!”

可是,這些人,哪裏能夠攔得住魔辰。

魔辰一杆長槍,挑盡各路英雄。

“尼克出來一戰!”

魔辰高高在上,大喊一聲。

“大帥,不要理會這個人。這個人,邪乎得很。有黑甲大軍在,我們一定護得大帥安全。”

一些將領道。

尼克擺了擺手:“我需要你們的保護嗎?走開!”

“既然,這個人找死,我不介意給他一點厲害嚐嚐。”

尼克笑了笑。

“一直以來,我都隱藏了自己的實力。因爲,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如果實力全部爆發,到底會爆發出怎麼樣的威力!既然,這個人想要嘗試一下,我就讓他知道厲害。”

尼克喃喃地道。

說罷,尼克飛身而上,腳踩鬥氣,手持一對子母劍。

“宵小之徒,受死吧!”

尼克與魔辰大戰了!

下邊,南天也帶着山姆,巴巴魯,“二蛋子”等人,努力的去殺出包圍圈。

黑甲大軍雖多,但是南天他們各個都是精英,又何嘗差了!

“就算不用s級‘太谷號’,我也要殺出一條路來!”

南天手持流星寶劍,一劍百人,劍刃上面,也是染紅了鮮血。

“弟兄們,在生死間磨礪武道意志,在屍山血海中,踏出一條至強之路來!沙場,是一個好地方,這次也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弟兄們,珍惜機會,能夠領悟一些就去領悟吧。”

南天說道。

“是的,隊長!”衆隊員答道。

有南天在一旁護法,隊員們進步的速度奇快。

烙印嬌妻:爹地,媽咪又跑了 像山姆,“二蛋子”領悟能力,比較強一點的,都是直接突破到了五級武王!

至於巴巴魯,更是駭人,原本,他不狂化的話,也就是普通的九級鬥師強者,現在更是一飛沖天,達到了九級鬥尊之境,狂化後,更是可以對抗半步鬥王!

南天在一旁,都是暗自咂舌。

“看來,巴巴魯的出身很是不凡呀。他體內的半獸血統,絕對很是驚人!”

南天心裏頭道。

在古武時代,也有一些獸人出沒。

其中,獸人當中,最爲出色的可稱爲獸皇!

“莫非,巴巴魯是獸皇的後代?又或者,巴巴魯體內有和獸皇一樣的血統!”

南天心裏頭猜測着!

“轟!”

正想着,巴巴魯一拳頭,將一個黑甲軍中的將軍給砸成了肉泥。

看到此景,南天更堅信自己心中的猜測了。

“巴巴魯這麼好的天賦,不能浪費了!等到戰爭結束後,我要給他幾門適合的獸人族祕技。”南天心道。

南天這邊的戰鬥,還在持續着。

魔辰那邊的大戰,已經快要接近尾聲了。

尼克的確強橫,以二級鬥王的修爲和一級武王的魔辰,硬是打了上百回合。

要知道,魔辰可是神話英雄,手段驚人,加上修爲佔據優勢。

不過,百回合後,尼克逐漸處於下風。

爲了挽回局面,尼克爆發出了自己的天賦技能:血戰!

尼克陷入一種癲狂的狀態,渾身的精血都在燃燒,激發出了匪夷所思的生命潛能。

“轟!”

尼克一瞬間,突破到了一級鬥王的境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