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倒是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李哥,咱也不至於爲他們生氣,咱們都是正兒八經賺錢的,不賺不良心的錢,那些人,鐵定會有報應。

“可不是咋的,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擡頭看,蒼天饒過誰。”大金牙咬牙切齒的說,差點把他嘴裏鑲得那麼金牙給咬崩了。

我們幾個義憤填膺呢,王玉茂喊了一聲:唉,各位哥哥,錄像帶修好了,所有的數據都已經搞定,視頻提取出來了。”

“真的?”我大喜過望,立馬跑到了電腦面前。

大金牙、風影、塗鴉三人都圍了過來。

我們幾乎是一幀幀的看完了整盤錄像。

看到快要結束的時候,我們一拍桌子,氣得嗷嗷叫。

原來張垚背後的犯罪集團……就是一個圓木集團。

幹着全世界最血腥,最可惡,最陰毒犯罪的圓木集團!

帝少強寵:國民校霸是女生 “奶奶個熊的,就特麼這羣人渣還敢挑釁我們?他們哪兒來的臉面?我大金牙這回堅決不慫,打掉他們!”大金牙氣吼吼的說。

這個視頻裏,我們也知道了張垚乾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事情。

原來,張垚曾經是好心好意的辦事的,他和自己的一個博士朋友,研究出了在人的身上,紋上“鬼圖騰”的紋身,再加上長期注射一種叫hbn46的基因藥,可以在人體內培養出一些極度稀缺的血型!

比如說有一種血型叫“rh陰性血”,這種血型俗稱熊貓血,因爲這種血型非常稀少。

在咱們中國,一萬個人裏面只有一個人擁有這種血型。

很多這種血型的人,出了車禍或者大量失血後,因爲得不到同種血液的輸入,最後只能等死!

張垚可以通過陰術,在一個普通血型的人身上,定向培養出這種血液來,這無疑會挽救很多很多人的生命。

除了“rh陰性血”,還有“th陰性血”等等更爲稀少的血液。

張垚的這項“陰術”和現代科技的完美結合,簡直是醫學上的一個偉大福音。

當時他手裏拿到了這種技術,開始着手實驗。

不過實驗是一回事,真正到用的時候,又是一回事。

他……遇到了一個非常大的困難。 唐易兩人出來后,唐昊就向唐易問到:「你要怎樣治療我的傷?」

唐昊原本自己有辦法解決自己的傷,不會找別人幫忙。但是現在打的太歡,忘乎所以,新傷加舊傷。自己還要做一些事,這樣太危險。

「馬上,馬上。」唐易說著身邊就憑空出現了一些小綠球,和小白球。

這些小球就附著在唐易和唐昊的身上。

唐昊感到自己的魂力和傷都在慢慢恢復,很快就復原了!!

「白色球是用來恢復魂力的,綠球是療傷的。因為我空間能力和魂力契合度高,我發現我可以在空間中儲存魂力。就有了白球,別看它小小的,這樣的球是我一個月修鍊溢出我魂力儲存的魂力。之後我就研究能不能讓這樣的球帶有屬性,結果成功的弄出了治療小球,和攻擊小球。順便一提攻擊小球是紅色的。」唐易對眾人解釋道,這些球看起來小,其實那是因為它們都是一個個球形空間,實際上還是很大的。

「這太作弊了吧!」趙無極忍不住說道,然後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馬上就閉嘴了。

「我也覺得是啊!但是我不會停止那些作弊魂技的開發的。」唐易沒有介意趙無極的說法,因為他說的就是事實。但是這不妨礙唐易繼續開發魂技。

「多謝了。」唐昊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恢復到了巔峰時期,但是還是有很多問題要問唐易:「你,能和我單獨談一談嗎?」

「當然可以。」唐易知道唐昊現在有很多問題要問:「對了院長,我有一項生意要和你做,等下我和唐三老爸聊完後會去找你和副院長的。」

唐易就和唐昊向著林子深處走去,走之前唐昊還回頭看了一眼趙無極,讓趙無極渾身不自在。

「弗老大,那我們在哪裡等那個丫頭?」趙無極問道。

「就在這裡等吧。雖然不知道他們的戰鬥到底怎樣,但是那位小姑娘打傷了昊天斗羅是不爭的事實。」弗蘭德正在消化這一信息,今天的經歷太過震撼了。

魂師世界,不分年齡,強者就是前輩,弗蘭德覺得不管唐易來史萊克要怎樣,都要給她相對應的尊重。

「那她要和我們談生意啊!我們不應該在院長辦公室里請她喝茶嗎?在這裡請她喝西北風啊。」趙無極更加困惑說道。

「你又是不知道,我的那些茶葉和地方能用來招待客人嗎?」弗蘭德輕聲罵到。

想著院長辦公室中快發霉的茶葉,和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壞掉的椅子,趙無極閉嘴了。

…………

「你的亂披風是誰教你的?就是那個可以疊勢的技巧。」唐昊直接開口問道,疊勢的技巧有很多,但是亂披風是昊天宗獨門的手法,他不會認錯。

「殺戮之王交的,我算是他女兒。」面對唐晨直奔主題的問題,唐易也不啰嗦。

「那你的姓?」唐昊詫異殺戮之王竟然會亂披風,開始猜測殺戮之王的身份。

「他一直沒給我取名有一天我問他我應該姓什麼,他沉默半天就說是唐。然後就走了,所以我自己就給自己取名唐易。」唐易看著天上的月亮說道。

「那我沒什麼問題了。」唐易的回答給唐昊帶來更多的問題,但是有這些就足夠讓自己查出一些東西了,再說唐昊也不忍心讓這個女娃回憶以前的回憶了:「你能夠幫我照顧小三嗎?」

「這個話題轉的太硬了吧!」唐易還以為唐昊會接著問,沒找到就轉移話題了。

看著唐昊有點尷尬的神情,唐易說道:「唐三也算是我朋友,雖然剛認識不久,但是以後就是同學了。話說你不用我照顧小舞嗎?」

「咳,咳,咳。」唐昊被自己的口水嗆著了,表情更加尷尬:「小舞自然有小三照顧。兒媳婦不讓兒子照顧,讓別人照顧像什麼話。」

「不過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人對小舞圖謀不軌的話……小三又還沒能獨當一面,那時你能幫忙嗎?你應該看得出小舞的身份吧。」唐昊也看著月亮說道。

小舞如果暴露身份,那麼對她圖謀不軌的人就是一堆強大的魂師了,封號斗羅可能都有好幾個。唐昊這個要求在其他人看來強人所難。單單認識不到幾天就要別人拚命!

正當唐昊要改口的時候,唐易說道:「可以,不用你說我也會。因為我是真的喜歡小舞那種朋友。」

「好的,多謝!」唐昊聽完唐易的話后沉默許久:「你以後有什麼事我也會幫忙的」

說完後唐昊就轉身離去了。

「接下來,就和那位院長談生意吧。」唐易在唐昊走後又看了一會兒月亮說道。

……

唐易從林子中走出來就看到趙無極和弗蘭德兩個人還在那裡等著。

「昊天冕下走了?」 從拍情景喜劇開始 弗蘭德問道。

「是的,已經走了。你們沒有回辦公室或者房間嗎?為什麼要在這裡等?」唐易詫異道。

「哈哈哈,如果是要談生意的話還不如在這裡談。你說的那些地方都嚇走了不少投資商了。」弗蘭德自嘲地對唐易說著,然後問道:「生意不生意待會兒說,你真的要入學史萊克嗎?你的理由雖然充分但是如今你展示的實力實在不適合來學院。」

「我也知道,我也說過我要學的是魂獸和魂技的理論知識。你們教我這個就可以了。」唐易說道。

「這也不是不行。」弗蘭德知道過一陣子小剛就要來,那個時候讓他來教唐易就可以了。

「那麼再說說生意的事吧。」弗蘭德好像變了個臉孔,一副奸商的樣子。

「額…生意就是,趙無極在他空餘地時間為我測試我的自創魂技。當然,我下手是有譜的,他不會受太多傷,就算受傷我也會把他治好。然後我向你支付一定的費用。」唐易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弗蘭德的臉色變得認真,事關自己多年的兄弟自然要認真對待。看向趙無極眼神交流。

「哦,對了,這是我的定金。」唐易說著右手在空中虛握,一個大概書包那麼大的綠色石頭出現在面前。

「這是……磷葉石?」弗蘭德吃驚的看著它,磷葉石在斗羅是珍貴的寶石。這麼大的磷葉石價格嗎……

「嗯,趙無極就交給你了,你隨便折騰。我要人的時候給我個看得出人型的就可以。」弗蘭德眼冒綠光說道。

「啊,弗老大你就這樣把我給賣了嗎?」趙無極叫道。

唐易「看得」出弗蘭德當然是知道趙無極不會有事的,他擺出擔心的神情只是加價而已。

弗蘭德將磷葉石裝入自己魂導器中,就會自己房間研究了。只剩下了趙無極在那裡叫著。 張垚在好幾個人的身上,培養出了“熊貓血”。

但是,培養出了熊貓血後的幾個月時間,這幾個願意接受熊貓血培養的人,都一一死掉了。

死得很悽慘。

有出車禍死掉的,有在水裏淹死的,也有在路上走得好好的,突然高樓大廈上掉下來一塊玻璃,直接把他切成兩半的。

這些人的死,稀奇古怪,悽慘得很。

張垚並不知道問題出現在哪兒了。

他有一段時間,非常鬱悶。

最後,他去找了萬一宗的一位方士。

那方士對命理很有鑽研。

當張垚把事情跟他講了之後,那方士立馬知道出了什麼問題。

他告訴張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有些人會富貴,有些人會窮,有些人會家道中落,有些人會否極泰來,這些看似雜亂無章的命,其實是一種定數。

每個人天生是什麼血型,也是一種定數。

通過培養血液,讓一個人從普通的血型變成熊貓血,這算是改命的行爲。

人可以改命,但得福厚。

福薄的人,一旦被改命,就會扛不住,早早夭折。

所以,方士給張垚提供了一個方法:你要改一個人的血型,最好是找富貴之人的子女改。

富貴之人的子女,也就是現在常說的富二代。

這些人如果命不好,能含着金鑰匙就出生嗎?

所以,張垚立馬開始實施培養計劃。

他有狐族血脈,天生就對“魅惑”人,有十足的把握。

他第一個實驗的對象,就是蘇河的女朋友夏珊珊!

夏珊珊的家裏也很有錢,父親是一個大富商。

張垚在三年前,就開始在夏珊珊的身體上,刻下了鬼圖騰的紋身,定向培養夏珊珊的血型!

這一次,真的成功了。

夏珊珊過了一年多也沒有死去,這說明那方士的話,很有道理。

張垚最後的技術難關,也被克服了。

他拿着夏珊珊的血液樣本和她出生時候的血型報告,打算去找投資。

張垚是想通過這種“鬼圖騰”定向培養血型的技術,來救千千萬萬的人,這事一項大事業,沒有鉅額的投資,壓根就沒辦法徹底實施!

其實他完全可以找被自己魅惑上的對象去借錢,但他心裏覺得,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培養熊貓血已經很不道德了,再要他們的錢,那還要臉嗎?

所以張垚去見了幾位投資人。

那幾位投資人,並不相信陰術,他們對張垚的技術,並不太感興趣!

一直到張垚遇上了他口裏稱呼的“刑老闆”後,事情才得以突破。

刑老闆對張垚的技術,非常讚賞,他稱張垚的這項技術完全可以改變世界,他願意出五個億的風險投資,第一批投資是五千萬。

當時張垚立馬接着找其餘幾位富貴子弟實施這種技術。

林武海的侄子林江,也被張垚誘惑到,紋了鬼圖騰。

一年之後,張垚把自己提取到的血液樣本,都弄給了刑老闆看。

刑老闆看完了,立馬說他們圓木集團需要這種技術,這種技術簡直比金子一樣寶貴。

張垚這才知道,原來刑老闆是內地和香港最大的圓木交易商。

他立馬錶示要退出這個項目。

刑老闆利誘道:張垚,你知道你的技術有多值錢嗎?我就這麼跟你說,去年,一位洛杉磯的黑幫大佬得了心臟病,需要換一個心臟,他就是熊貓血,世界上最稀有的血型“hk三陰性”血液,他找遍了全世界,也沒有人和他的血型匹配,到他快要死的時候,他聲稱,如果有人能夠給他換個心臟,他可以開價三千萬美金。

“三千萬美金啊,一筆生意接近兩個億,而且還不止這個黑幫老大,我們每年都會接到很多有錢人的器官訂單,他們很多人的血型都是熊貓血,事實上,我們也沒有能量去找到和他們匹配的器官,每年我們都會損失一大筆錢!如果有你這項技術,我們立馬會成爲世界上最有錢的人,你還不明白嗎?”

原來張垚希望自己培養出稀缺的血液來救人,刑老闆的切入點卻是賺錢,一個人從普通血液變成了熊貓血,他的臟器,也會變得非常值錢。

張垚當時鐵定不肯入夥。

刑老闆直接讓手下拿槍指着張垚的頭,恐嚇道:如果你現在要退出,我也不會殺你,我只會透露給警方一個消息–你,張垚,是我們圓木集團的人,我想,到時候警方肯定會槍斃你的,對嗎?你現在沒有回頭路了!

就這樣,張垚被逼到了絕境上。

那一段時間,張垚的精神十分沉淪,他有天喝醉了酒,在侯小帥……那個他最愛的女人身上,紋下了鬼圖騰。

張垚知道那羣黑幫的手段是什麼樣的,所以,他才提出了和侯小帥分手。

分手後,張垚一直不怎麼搭理圓木集團,他總是持消極抵抗的態度,不做事,不回話。

一直到一個多星期前,圓木集團的刑老闆給張垚下了最後通牒:如果你再不給我進行大批量的“熊貓血”培養,我讓你做一輩子的牢房。

就是這次通牒,張垚的精神徹底崩潰了。

他決定,他要自殺,用死來終結這一切。

當然,死之前,張垚希望把自己紋下了鬼圖騰的那幾個人,全部殺掉,也就是愛過他的四男兩女。

他要殺了這些人的原因很簡單,這六個人都是熊貓血,在刑老闆的眼裏,他們每個人都價值上億,他們的心臟、腎臟、肝臟、血液、眼角膜等等,都能賣出天價!

就算張垚不殺了他們,他們也會死於刑老闆的手上。

死在張垚的手上,好歹還能剩一個全屍,可是死在刑老闆的手裏,那所有的臟器都會被掏空的!

看到這兒,我也算了解了張垚爲什麼要殺那些愛過他的人,也算了解了,他背後的犯罪集團,到底是什麼性質了,也算了解了,爲什麼張垚根本就不畏懼死,那天他落到了林武海的手裏,壓根就沒想活!

而且,我還想起了一件事–林武海的侄孫子林江之死。

林武海說,林江的身體被人撕碎了,心臟、腎臟、肝臟等等,都被人活活吃掉了。

現在看,林江肯定是死在了刑老闆的手中。

那些心臟、腎臟、肝臟,並不是被吃掉了,而是被圓木集團弄走了。

可能現在已經擺上了圓木集團的貨架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