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你們現在樓下,我去看看那小傢伙。”楊成站起身來看着我說道。

“嗯,去吧,看那小傢伙這幾天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啊。要是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還是算了吧。”這,是實話。但最主要,是不想他後面恨我,還是以那樣的身份。想想,要是真到了那個時候,這最難過的人,應該是他吧。

看着這男人的離開,韓亞突然靠近了我,一臉好奇的樣子讓我很是不解。真不知道他是在想什麼,竟然露出這樣的表情。

當然了,這幾天下來,韓亞可是一直在想一個問題。那就是在第一天來的時候,這個女人嘴裏說的鬼,他到現在都在好奇。雖然不相信,但多少還是好奇的。

俗話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也就是這個意思了。

“夏天,你說那個鬼,是不是真的啊,他家是不是真的有很多鬼啊?”好奇了半天,這個男人就是因爲這。聽到他說這句話出來,我還真是醉了。這個男人的腦子,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東西。

“信不信你旁邊就坐着一個?”看着他,我笑着說道。其實,他身邊真的坐了一個,但人家只是坐在那裏而已,並沒有做什麼。

“你你你,你別嚇我啊。”一瞬間,韓亞直接從沙發上跳了起來。看他拿怕怕的樣子,我還真覺得搞笑。這個傢伙,一個大男人,竟然還怕這些,給我逗樂了。

“我不要,我打死也不要。哥哥,我不喜歡那個女人,你讓她走好不好?”看着這進來的男人,楊小乖吵着鬧着說道。不管那麼多,她要先發制人。她當然知道這個男人來這裏是什麼意思,但她絕對不要給這個男人開口的機會。

“小乖,你這到底是怎麼了?爲什麼不能接受夏天?難道她不好嗎?怎麼辦,可是哥哥很喜歡她,就不能爲了哥哥嗎?”看着這小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丫頭,楊成無奈了。這個丫頭,這到底是怎麼了?

這幾天下來,這丫頭都在生氣,他當然知道。但要是不跟這個丫頭說清楚講明白的話,他以後要怎麼辦?難道真的就這麼放棄了嗎?他不能就這麼放棄,這都不知道是第幾個了,難道,他真的就註定孤獨一身了嗎?他不想要這樣一個人,他真的不想。小乖需要照顧,他又不能一直照顧,這是他最擔心的。有時候讓小乖自己一個人在家,他真的不放心,但也沒辦法。

“不要不要不要,我就是不要那個女人。其他的不管是誰都可以,但就是她不行。哥哥,她已經在這裏住了這麼多天了,她還要住到什麼時候,難道真的在這裏不走了嗎?我不喜歡她,我討厭她,我不想看見她。”楊小乖嘶吼,歇斯底里的吼着。反正她不管了,只要這個女人不再住在這裏,就好了。這,就是她現在希望的。“哥哥,你答應我好不好?”在說這話的時候,楊小乖直接哭了起來。

哭這招,那是最管用的。只要哭,這個男人就沒辦法。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乖啊。這件事,咱們先不說了好不好?哥哥會好好考慮的。”將人摟在懷裏,楊成安慰的說道。這個小丫頭,真的很讓人心疼。

看着這下來的人,我知道了。單從他臉上的表情來說,我就知道答案了。

“我能說實話嗎?楊成,你妹妹已經死了。”不管這個消息他是不是能接受,但這話,我還是要說。這是事實,這個男人必須要接受。因爲我想,後面,一定會發生什麼事情的。 “你在說什麼鬼話?夏天,我知道我妹妹不喜歡你讓你懊惱,可是你也不能說這樣的話啊。我妹妹還那麼小,你怎麼忍心說這樣的話。小乖不會死的,永遠都不會。”這一刻,楊成的情緒開始暴漲了起來。

在楊成的心裏,隨便你怎麼說他,甚至是詛咒他都可以。但小乖,不可以。對於小乖,他真的覺得虧欠太多。其實這小丫頭想要的東西很簡單,只是一個家。可是這,他這個當哥哥的給不了。爸爸媽媽,再也不可能回來了。四人之家,也不會再有了。

這丫頭總是懂事的讓人心疼,不管是什麼,她從來不抱怨一句。說實話,有事這楊成自己心裏都覺得過意不去。她還是個孩子,卻像大人一樣成熟的嚇人。他多希望這丫頭能像別的孩子那樣,整天吵着鬧着要爸爸媽媽。

娶回家的女人,小乖總是很懂事。只是不知道爲什麼,這娶回來的女人沒過多久就在家裏死了,甚至有的是懷着孩子就死了。楊成也曾懷疑過這房子會不會有問題,但找來風水大師一看,什麼也沒有,而且還挺好的。但這就奇怪了,好好的房子,爲什麼這進來的人總是會死呢?說來也奇怪,這死的是嫁進來的人。至於他和小乖,那是什麼事情也沒有。

對於這個房子,他並沒有多想。反正這個地方對於他和小乖來來說,就是家。而至於死在這裏的人,他楊成只能抱歉。雖然想過夏天以後也會死,但他喜歡這個女人。不管以後會怎麼樣,他都想和她在一起。

然而她剛剛說的話,卻讓他覺得反感。不管怎麼說,小乖都還是個孩子,說的話完全不用但真的。真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看來,他是看錯了這個女人了。既然這樣的話,“你們走吧,明天,就離開這裏。”沒有再看這兩個人,楊成淡淡的說道。他喜歡的女人,要是沒有辦法接受小乖的話,那麼,一切都是白說。接受他,就要接受小乖。一個那麼可愛的孩子,這個女人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簡直太讓人大失所望了。

“誒,兄弟,我說,你怎麼亂想呢。不管這裏有沒有鬼,也不管你妹妹是不是真的死了,你都不能這樣對夏天啊。你忘了你之前做了那麼多的努力嗎?”看着這,韓亞鬱悶了。再怎麼說,他也不能這樣對夏天啊。夏天只是這樣說,那就一定有她的道理的,結果這個男人還不相信。

鬼這個東西,他韓亞當然不相信。但是這話是夏天說出來的,他就相信了,沒由來的相信了。只是現在這個男人,卻不相信,這也太過分了吧。

“對,我之前是努力,但是現在,我想我錯了。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表面上看的那麼善良。能對一個孩子說出那樣的話,我想,她也不是好人了。現在已經很晚了,你們明天就離開吧。”看着這,楊成淡淡的說道。心裏,怎麼可能不難受。可就算是這樣,這個女人也一樣要離開,全當他楊成看走了眼,沒有看清這個女人。況且小乖也不喜歡這個女人,特別是這幾天,在夏天來了之後,小乖就一直在房間裏,就連吃飯都在房間裏,就是不看夏天。這,讓楊成的心裏很不是滋味。小乖以前根本不會這樣,結果這幾天……哎,真不知道怎麼說了,反正只要這兩個人明天一大早離開就行了,其他的他楊成不管那麼多了。

“好,明天,我們就離開。”對於這,我只是淡淡的說道。反正這個男人不相信我,那我在這裏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但是晚上,我還是會去見那個小乖的,這一點不能否認。不管這楊成是個怎樣的男人,但他的身邊都不能待着一個鬼。否則,下一個死的人,就是他了。

wωω✿ ttκǎ n✿ C○

有些話,我是沒有說出來,因爲我不想說。而一個人的死活跟我也沒關係,但我就是多事的想要幫他。不得不說,我還真是賤啊。

楊成離開,一時間,諾達的客廳裏就只剩下了我和韓亞兩個人。他在想什麼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現在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那我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夏天,你剛剛說的話,是真的嗎?那個可愛的小丫頭,真的已經死了嗎?但不對啊,她要是死了的話,那我怎麼能看見她呢?我看不見鬼的啊。”韓亞疑問,怎麼也想不通。想想這好端端的人,每天還在上學、吃飯、做事,怎麼就死了呢,不對啊。對於這些東西,他不知道要怎麼解釋,索xing就直接問了起來。“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夏天,我相信你。放心吧,我永遠站在你這邊。”看着身邊的女人,韓亞很是堅定的說道。

“謝謝。”對於身邊的男人,我只能說謝謝。沒想到,在這個時候,相信我的人竟然會是他,我還以爲他會和楊成一樣,不相信我的話。甚至,是在心裏將我當成瘋子。

“真的,那個小丫頭已經死了。這麼說吧,現在的小乖,並不是真的小乖。在她的身體裏,住着另外一個人。這麼說,你應該知道了吧?”這,就是最簡單的解釋,希望這個男人能懂。不然,我就真不知道怎麼給他解釋了。

“哦,我懂了。”這個男人的回答讓我鬆了口氣。還好,還好他懂了,這也讓我放心了。

那麼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大家都睡着的時候去找那個小丫頭了。

躺在那裏,我無聊的翻着手機,看看微博,看看朋友圈,反正只是打發時間而已,只希望時間能過的快一點兒。然而不管我怎麼等,時間都像卡殼了一樣,慢的要死。看看時間,現在這個點,大家肯定都還沒有入睡。要命的,這時間今天是怎麼?爲什麼這麼慢?這要是再等下去的話,我最可恨的要崩潰了,但也只能這樣。

凌晨了,這個時候,大家應該都睡着了吧?沒有底細,我只能想了。這都這個點了,正常人那是肯定都睡着了。既然這樣,那就開始行動吧。

楊小乖的房間就在我住的這層樓,只是我在這頭,她在另外一頭。

站在這幽暗的走廊上,還真覺得涼颼颼的。尤其是看向兩邊的時候,總是站着“人”,在看着你,朝你笑着。不過他們這樣,我也不怎麼害怕。反正這鬼我見得多了,只要不傷害人,就沒事了。躡手躡腳的走到了楊小乖的房間門口,伸手,輕輕的將門打開。

房間裏沒有燈光,只能藉着那皎潔的月光往裏看。沒錯,那抹小小的身影就躺在那裏。小孩子,其實每個人都喜歡,我也不例外。但問題是這個孩子,已經死了,我沒有辦法像喜歡正常的孩子那樣喜歡她。

然而,當門打開的那一刻,躺在那裏的楊小乖便睜開了眼睛。由於是背對着的,我並沒有看到。

呵,真沒想到,這個女人還真的來了啊。其實,楊小乖早就知道這個女人會來了,只是沒想到她竟然會來的這麼快,還真是猴急啊。不過也沒事,既然來了,那就一次解決好了,免得她活在這個世上煩人。至少有她楊小乖在的地方,就一定不能讓這個女人存在。她當然知道楊成已經叫這個女人明天滾蛋了,但現在是她自己撞上來的,那就不要怪她了。這個女人今天,必須死在這裏。

只是在我越來越靠近的時候,躺在那裏的人突然之間不見了。這,讓我覺得吃驚。沒想到,她竟然沒睡着,而且現在還和我玩起了捉迷藏來,真是有意思。

“出來吧,我不想和你玩。”看着突然變空的房間,我淡淡的說道。安靜的空間,就算我說出來的聲音很小,在這一刻聽起來都很大。不過好在這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完全不用擔心外面能聽到。捉迷藏,我可沒那個心情玩,再說我夏天也不是小孩子。

只是,小丫頭並沒有出現,而是躲在角落裏伺機行動。沒錯,她現在要的就是一個機會,只要這個機會ok,那麼這個女人就能死了。想想楊成那個男人,不是說喜歡這個女人嗎?那好啊,既然這麼喜歡的話,那就讓這個女人永遠都留在這房子裏好了,就像那些女人一樣,全部留在這裏,不要離開。不然,楊成哥哥一定會難過的。既然喜歡,那就在這裏好了,反正她是這樣想的。

我鬱悶,這躲起來就不出來了嗎?還是要等楊成出現她才肯出來?要是那樣的話,可就麻煩了。有楊成在,想做什麼那完全就是扯淡,沒有成功,只有失敗。楊成的愛妹心切,還真讓人羨慕。怎麼說呢,有這樣一個哥哥,應該是一間很幸福的事情吧。這樣想來,我似乎能理解這鬼不離開的原因了。留戀疼惜,溫存所以。

算了,既然這不出現,那我就坐在這裏等她好了,我就不信,她能一直躲着不出來。手機就在櫃子上,想她要打電話搬救兵來的話,那也是不可能的了。把玩着手機,現在,就只等這小丫頭自己乖乖的出來了。沒事,現在距離天亮還有那麼長的時間,我可以等。

睡覺這件事情對於我來說,其實真的是可有可無的那種。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反正以前是困的要死的那種,隨時隨地都想睡覺。但是現在,卻不是那樣了。自從那件事情後,我的生物鐘就像是壞掉了一樣,想睡都睡不着。而稍有那麼一點兒的動靜,我就會醒過來。就像那次一樣,那一張臉出現在我旁邊的時候,我就睜開了眼睛。沒有預兆的,就那麼睜開了,就好像那眼睛不是我的一樣,弄得我害怕了好久,就怕什麼時候再來一次,我想我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看着這坐在那裏的女人,楊小乖知道,機會來了。一個閃身衝了過去,她今天一定要讓這個女人死在這裏。

安靜的空間沒有一點兒聲音,還真是讓人浮想聯翩,就像之前在停屍房的感覺一樣,安靜的嚇人。

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只要這一過去,這個女人就必死無疑了。呵呵真是蠢的要死的女人,能看見她嗎?那就死了過後再看吧,隨時都可以看見的。打從這個女人第一天來這裏,她就覺得不舒服。不知道爲什麼,這女人身上的氣息讓她害怕。那種害怕,讓她渾身都不自覺的顫抖。楊成那個傻子還真好玩,竟然以爲她只是不喜歡這個女人。不喜歡,那是當然,他恨不得直接將這個女人給掐死。

氣息越來越近,我的嘴角,開始上揚了起來。

我當然知道她是要做什麼,但若是我那麼笨的話,恐怕早就不能在這世界上好好的活着了。

閉上眼睛,我的手順勢一揮,“哐當”便聽見了一聲撞擊的聲音。看來,是被打到了啊。特異功能要怎麼用,我現在還不清楚,反正只要閉上眼睛,就能使用。

我在等,等這個鬼的再次攻擊,可是這左等右等的,就是沒看見人。

睜開眼睛一看,人就那麼趴在地上。怎麼說也是肉長的,我想她應該很疼吧。

“離開她吧,早就死了就離開啊,還賴在這裏做什麼?你不是小乖,卻享受着她本該享受的一切。到底多久,我想你自己應該很清楚纔是吧。”蹲在她的面前,我淡淡的說道。只要她走,我不會怎麼樣的。我當然知道我現在有這個能力,可是我不想這樣。其實她也只是想享受那份愛而已,並沒有真的要害人。只要她離開,我並不會怎麼樣。

“呵呵,是嗎?你家是住在海邊的嗎?管的這麼寬,真不知道你是想怎麼樣?反正這孩子在3歲的時候就死了。而現在,這都這麼大了,一直陪在那個男人的身邊,這麼多年。我在想,如果那個男人知道了真相的話,會不會接受不了呢?爸爸和後媽都死了,留下個小病秧子給他。一個人的生活,真的好恐怖啊。當然,你這要是想看他難過的話,完全可以將我處理掉。反正我早就死了,只不過是借用這身子在這個男人的身邊享受生活而已。”依舊趴在地上,女鬼笑着說道。雖然這張臉還是小乖的沒錯,可那聲音,卻在瞬間變了。

現在,總算是承認了。只是沒想到,小乖竟然在3歲的時候就離開了。而這麼多年來,楊成還以爲小乖一直活着的。說真的額,這個時候我還真不敢想象,要是這個鬼離開的話,小乖,就是一具冰冷的屍體。而那個時候,楊成能接受一切嗎?真相,恐怕他不會接受的吧。那個男人,其實想想還真是可憐呢。

只是不把這個鬼解決掉真的好嗎?不解決,她可以一直陪伴在楊成的身邊。可問題是,要是讓她留在楊成的身邊的話,那死的人,就是楊成了。這屋子裏爲什麼會有那麼多的鬼,就是因爲這個小丫頭。我有問在我房間的女人,她也是楊成的妻子,卻突然死了。而她的死,就是因爲和楊小乖的接觸。雖然沒有怨恨,但這死的不明不白,多少還是有些不甘心。來一個死一個,下一個,楊成是打算娶我的,結果卻因爲楊小乖的反對。若是這樣的話,我離開,死的,就是楊成了。

“住不住海邊我不知道,打你留在這裏,只會害死楊成。怎麼,你希望這個對你好的不能再好的哥哥就這麼被你害死嗎?還是,你一開始就打的這個算盤?將人慢慢的害死?這裏死掉的人,難道還不夠陪你嗎?”笑容消失,我想,現在還是和這個女鬼好好的說說吧。看她的樣子並不大,也是個小丫頭。但是它的傷害力度真的是太大了,沒人能承受的了。我,還算好,即便是現在靠的這麼近也沒什麼,但是別人,就不一樣了。爲什麼我沒事,或許是我特殊吧。

“你胡說,我怎麼可能會害死人,更不可能害死楊成哥哥,你胡說,胡說。”小丫頭咆哮了起來,那聲音,還真是尖銳的刺耳啊。一時間,桌子上玻璃杯直接炸開了。

看着那破碎成渣的玻璃杯,我笑了。“怎麼,你到現在還不相信嗎?你這破壞力,還真是……”真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這一刻,我直接詞窮了起來。“你自己想想,你的嫂子是怎麼死的,就是你接觸的太深,不然你以爲怎麼死的?現在,你自己好好的看看楊成,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沒什麼,但是真正的呢?我想,你應該能看到的吧。”有時候,聽別人說,還不如自己去看。至少這樣,她就知道什麼是事實了。“走吧,我們去看看吧。用你的本身,去看看。”說着,我便朝着外面走了過去。我想,現在還是給她點兒時間自己好好的考慮一下吧。想清楚了,自己就會出來了。

站在門外的我,無力的靠在牆壁上。我不知道這個小丫頭是不是會真的離開。但如果她離開了的話,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可想而知。楊成會以爲她死了,然後罪魁禍首就是我,因爲我不喜歡楊小乖。

這,就是結果。

等她再出現的時候,已經不是楊小乖的樣子了,而是另外一個小女孩。看樣子,她是想通了啊。本以爲我要等很久或者是等不到的,但沒想到,人竟然出來了。

“走吧,去看看吧。看完,你自己就會明白的。”說實話,我沒必要去騙一個鬼。再說了,這騙一個鬼對我有什麼好處,什麼好處也沒有嘛。

站在楊成的房門外,我沒有進去,而是讓這小丫頭自己進去了。反正只要她自己進去看了就知道了,不用我跟着進去的。

看着這躺在那裏的男人,小丫頭慢慢的靠近。她能看見,男人的臉色很難看。那青的發黑的顏色,根本就不像是正常人臉上該有的顏色。而她沒靠近一步,楊成的臉上就越漸黑了起來,嚇得她趕緊後退了幾步。距離一拉開,楊成的臉色變好轉了那麼一點點。

我有一棵神話樹 難道,真的像那個女人說的那樣嗎?要真是這樣的話,他的身邊沒有人,死的人,就只能是他了。左想右想都覺得後怕,小丫頭還是走出了房間。

結果怎麼樣,就看這小丫頭自己的選擇了。

既然事情弄完了,我還是回房間好了。結果,我想不會太久的。

可不是,我這纔剛回房間躺下,那小丫頭便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我也不說話,就等她自己先開口。要怎麼想,要怎麼做,現在就只看這個小丫頭自己的了,我不干涉了。

“是不是我離開了,楊成哥哥就會沒事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願意離開。”終於,我還是聽到了滿意的答案。看來,這個小丫頭是想通了。

“放心,我絕對不會騙你的。雖然你這一離開,楊成會傷心難過。只是需要時間來慢慢淡忘。對不起,我知道這樣很殘忍,但我,真的沒辦法,我不想看着那個人死掉。”對不起,這是我現在唯一能說的。真的,對於這個小丫頭,我真的很愧疚。其實如果她不是鬼的話,我還是可以接受她的。只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那姐姐,你會好好的對楊成哥哥嗎?我離開了,就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人了。”

“對他,當然,畢竟我們也算是朋友了。至於陪伴在他的身邊,我只能說抱歉。要不是你的話,我也不會留在這裏的。”

對於她的期望,我想我是要讓她失望了。雖然殘忍,但這也是事實。若不是她在這裏的話,我也不會留到現在這個時候,沒準早在第一時間我就直接離開了。

她的去留,取決於她自己。只要她願意離開,從這裏出去,就可以了。

這,就是最後的決定,只要爲了楊成哥哥好,她願意離開。只是丟他自己一個人在這裏,她的心裏也很難受。不捨,那是肯定的。 在走之前,小丫頭當然有去找楊成。當然,只是投夢給楊成。

“哥哥,妹妹要離開你了,以後,你自己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哦。原諒我不能再繼續陪在你的身邊,哥哥,不管怎麼,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知道嗎?”說完,她便消失在了楊成的夢裏。天要亮了,她得趕緊離開纔是。

讓我沒想到的是,黑白無常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而他們的出現,讓我差點兒動手打人。陰魂不散,躲哪兒都躲不掉。這黑白都出現了,那麼是不是說,那個男人也出現了呢?要命的,他這要是也來的話,那我想我的好日子就真的沒有了。要命希望那個男人不要出現纔好。

“夏小姐,希望你冷靜,我們出現在這裏,也只是要將人帶走罷了。放心,我們來這裏絕對不是因爲你,你不要想多了。”黑白無常淡定的說道。當然了,他們來這裏,完全是來帶某人離開的。只是沒想到,當他們來的時候,出現的地方竟然是這個女人的房間。一時間,他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

聽他們這麼一說,我想我是明白了,原來他們是來帶那個小丫頭走的啊。好吧,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應該沒事了。其實我倒不是怕他們,我就是怕那個傢伙突然出現罷了。

“對了,他,還好吧?”不知道爲什麼,我突然問出了這樣的一句。沒有他的消息,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我想,我只能從這兩個傢伙的口裏得到結果。

聽到這話,黑白無常鬱悶了。這是怎麼回事?之前主子還在讓他們找尋這女人的下落,想必也是小主子要找人吧。時間上來說,這都不知道過了多久了,難道小主子沒有來嗎?不可能啊。可若是小主子來的話,這女人恐怕也不會這麼問了吧。不過這些事情也不是他們該關心的,他們的任務就是將人帶回去。

“抱歉夏小姐,這個我們無可奉告。”

一句話,將我堵的死死的,讓我直接沒了希望。本來還想着從他們這裏打聽點兒關於他的消息,現在看來,是沒有希望了。

小丫頭只是想來道個別,沒想到這一進來,便看到了黑白無常,頓時讓她害怕了起來。

“不怕,他們是來帶你走的。好了,跟他們走吧,去投胎吧。”安慰的話,只能這麼說了。至於她是不是真的能投胎,我就不知道了。畢竟,她無意中害死了那麼多人,下去也不好說啊。

“那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走了。”黑白說着,帶着小丫頭瞬間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他們這一走,我無所事事了。看看時間,離天亮似乎還有那麼一段時間。躺在那裏,我依舊沒有睡着。不知道爲什麼,反正就是睡不着就是了。

夢裏,楊成一直在追逐着,可無論他怎麼追,結果都是一樣,他追不上那小小的身影。他想不明白一點,明明是個陌生人,感覺卻是那麼的熟悉。然而追不上,他真的好懊惱。直到最後,直到站咋深淵前的時候,他看到那抹小小的身影就這麼直接下去了,快速的向下墜落,他的心,好疼。

猛的坐起身來,楊成的心莫名的慌亂了起來。這個時候,天已經微微亮了。其實很多時候他已經醒了,只是今天這醒來的時候太不自然,完全可以說是被嚇醒的。心裏的慌張,讓他連衣服都來不及換,便直接跑向了小乖的房間。其實他可以直接將門打開的,可當他把手放在門把手上面的時候,他害怕了,他不管去開門,他不敢去想象,要是小乖真的,真的離開他了的話,他要怎麼辦?小乖的身體一直都不好,這一點他很清楚。可若是一切真來這麼快的話,他真的接受不了。

“小乖,希望你不要有事,哥哥不想失去你。”一邊說着,楊成顫抖着手將門打開。

有時候還真是那樣,怕什麼來什麼。可不是,楊成這才進去,便看見躺在櫃子旁邊的楊小乖。當他上前去將人抱起的時候,那冰冷的溫度告訴他,小乖,已經死了。

心,怎麼能不難受。

但是他想,小乖做完還好好的,這纔過去幾個小時的時間啊,這小丫頭就死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那麼,就只有一個原因了,就是夏天。她說過,小乖已經死了,一定是她乾的,一定是。

將楊小乖放好,楊成便去找夏天了。

門,是直接被踹開的,着實把我給嚇到了。我鬱悶,這好端端的,這個男人出現就算了,而且還是用腳踹的門,他是怎麼了?

看着他快速的走向我,那一臉的陰鬱和憤怒,我想,他應該是知道什麼了吧。

“楊……”這才說了一個字出來,我的脖子便被他給掐住了。那力道,分明就是要將我給掐死的節奏。

“夏天,我那麼喜歡你,沒想到你竟然這麼蛇蠍心腸。小乖還那麼小,就算她不喜歡你,你也不能害死她啊。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了,去死吧。”吼完,楊成更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現在的他,一心只想着將這個女人殺死,好爲小乖報仇。不然的話,他真的不甘心。在這個世上,就只有他和小乖兩個人相依爲命。可是現在小乖走了,那他要怎麼辦?所以他想好了,先把這個女人殺了,然後再自殺。這樣的話,他就可以去陪小乖了。

或許是楊成吼的聲音太大了吧,引來了很多人的圍觀。傭人們當然不敢上前,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反正就是看着少爺在掐別人的脖子就是了。直到韓亞的出現,這才讓我見到了陽光。

跪在地上,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剛剛那個時候,我真的感到了窒息。其實我在想,我是不是就要這麼死掉了呢?死於非命,死於人手。要是這樣下去的話,那小丫頭一定會很吃驚的。

“楊成,你這是瘋了嗎?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是在做什麼?你想掐死夏天嗎?”兩個男人就這麼對立的站着,韓亞怒吼。他不敢想象,要是他再晚那麼一點點兒出現的話,是不是夏天就會被掐死了呢?該死的,這個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竟然下得了手。之前還說喜歡,現在倒好,要直接將人給掐死,還真是最毒男人心啊。

“你知道什麼?這個女人殺了小乖。”沒有搞清楚狀況的男人就這麼出現了,還壞了他報仇的計劃,這讓楊成怎麼能不怒。明明就差一點點兒了,就差那麼一點點他就可以成功了,結果卻讓這個男人給壞事了,真是該死。

什麼什麼?他沒有聽錯吧?韓亞疑惑。這個男人說是夏天殺死了小乖,怎麼可能。這個女人是什麼樣的,他怎麼會不知道呢。要真是壞人的話,那他們之前在一起的時候她就可以下手了啊,還非要等到現在這個時候殺一個小女孩,開國際玩笑吧。反正不管怎麼,他是絕對相信夏天不會殺一個小孩子的。

其實內心還是在掙扎的,一個女人殺一個小孩,完全說不過去啊。但最後想通了,他還是選擇相信夏天。

一個人的爲人是什麼樣的,那是再清楚不過的,就像夏天這樣的女人,真的是那種簡單易懂的。

“你開什麼玩笑,夏天根本就不會那麼做。你又沒有看到,你怎麼知道是夏天做的。夏天說過,你妹妹已經死了,早就死了,而那個一直在你身邊的妹妹無非是鬼佔據了她的身體留在你身邊的。我知道你不相信,雖然我也不怎麼相信,但是我相信夏天。”看着楊成,韓亞嚴肅的說道。現在這個時候,誰知道這個男人能不能聽進去啊。“夏天,你趕緊的證明一下啊。”這邊說完,韓亞便開始說夏天了。是啊,只要能證明她是無辜的,她沒有殺害小乖就可以了。想必,這個男人應該會相信的吧。管那麼多呢,反正試試再說,總會有辦法的。

這,是唯一的希望,就看這個女人自己的了。但不管怎麼,他是會保護這個女人的,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想想剛纔就覺得後怕,這個男人還真是瘋了。

其實在聽到夏天說這裏有鬼的時候,韓亞便感覺不好了,總覺得這裏好像到處都是陰森森的。這就連在房間裏的時候,他都感覺不好了,有時候甚至會自己鑽到被子裏面去睡,但結果還是睡不着。鬼啊,萬一這真的有鬼,然後突然站在自己身邊的話……想想就好恐怖。

不是有句俗話嘛,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話他韓亞還是聽過的。要是再多多瞭解一下的話,他就要徹底的相信了。

解釋嗎?證據嗎?要這個男人相信嗎?我根本就沒有有力的證據來證明這些。那個小丫頭已經走了,如果她在的話,或許還有點兒希望。不過看現在這樣子,怕是不管我怎麼說,這個男人都不會相信我的吧。

想想,還真是心塞。不是因爲這個男人可能會不喜歡我,而是這麼久了,他卻還是不相信我。

“這麼給你說吧楊成,你妹妹楊小乖,其實在三歲的一個晚上就死了。還有,你娶過很多老婆回來對不對?但他們是怎麼死的,你知道嗎?就因爲你妹妹,她們才死的。別問我爲什麼知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但這是事實。如果那小丫頭再不離開的話,那麼下一個死的,就是你。不信的話,你現在可以照照鏡子,好好的看看你自己到底是個什麼樣子。”我指着鏡子說道。這東西,是我從黑白那裏要來的。事情會這樣發展,其實我也是想到了的。所以先準備一下,就是怕這個男人不相信。

看,還是不看?真的要相信這個女人說的話嗎?

“楊成,我問你,你早上醒來之前是不是做夢了?是不是一個陌生的小女孩給你說了什麼,還叫你哥哥?”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小女孩給我說的,她有給楊成一個夢。而夢裏的內容,她也告訴我了。“你不相信我說的話沒事,但是你自己的夢,你應該相信吧。我沒有那個本事去看你的夢,一切都是那個小丫頭自己告訴我的。”看着他,我淡淡的說道。

我看到了,在這個屋子裏站着的女人,還有那些小小的身影。看來,他們都是來看楊成的吧。

閉上眼,我揮起了手。我想,這是我爲他楊成最後能做的一件事情了。

現在,是另外一個空間。當然,我們還是在的,只是身邊多了很多人。至於門口圍觀的那些傭人,自然是看不見的。嘖嘖,真想不到,我竟然還有這樣的能力,真神奇,想什麼來什麼。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嘿嘿。這心裏,多少還是有些小竊喜的。

看着這突然出現在面前的女人們,楊成吃驚。當然了,這些人,可都是他的老婆啊,還有她們身邊站着的孩子,不難想象,這是他的孩子。只是,現在這個時候,她們怎麼出現了?

“老公,其實我們一直都在這屋子裏,只是你沒有看見而已。夏小姐並沒有騙你,一直在你身邊的小乖並不是小乖,是另外一個人。我們是想給你說的,但沒辦法,我們說不了。”一個女人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楊成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是相信,還是說他們是一夥的?拿着鏡子,楊成一看,嚇得頓時鬆手。鏡子,掉在地上碎了。而楊成,則是在地上坐着了。

鏡子裏的男人還是自己嗎?那青黑的臉,着實嚇到他了。要真是自己的話,他是不是也要死了呢?可是那張臉,分明就是自己的啊。

接下來的時間,是屬於他們的。至於我和韓亞,則是乖乖的閃到了一邊觀看。

直到所有人都徹底的離開,這件事情纔算是告一段落。

他楊成在不願相信能怎麼?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他也只能相信。

“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就像那個小丫頭對你說的。當然,還有你的老婆們,不要讓他們失望啊。當然了,我們,還是朋友。”這,是我最後能說的。至於要怎麼,就看這個男人自己的了。

稍坐了一會兒,我和韓亞便離開了。只是這才走沒兩步,身後的巨響讓我們回頭。

只見楊成就這麼趴在地上,身下一灘猩紅。他,就這麼死了。

坐在車上,我們誰也沒有開口。

“對於楊成來說,或許,死亡也是一種解脫。”韓亞突然冒了這樣一句話出來,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讓我不要多想。但是一切終究太過現實,現實的可怕啊。 只是一句安慰,我依舊看着窗外的風景。說真的,現在的我還真的沒有心情。事情發展到最後一步,楊成就這麼跳樓了。其實他可以活下去的,就算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啊。可終究,他還是選擇了死亡。也是,就像韓亞說的,“或許,死亡也是一種解脫。”。解脫嗎?其實我也好想解脫啊,可是我不想死。

有時候,說真的,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看着這樣沒有心情夏天,韓亞決定了,改變路線,先帶這個女人去散散心吧。

當然了,他並不可能去爭取這個女人的意見。就現在的她來說,恐怕不會想去哪裏了吧。對於楊成的死,他也很無奈。可就算無奈又能怎樣,人已經死了,只能遺憾了。其實說真的,對於楊成這個男人,交朋友,那絕對是最佳人選。

只是現在看來,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

不過現在也不是想這也的時候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讓這個女人走出來就好了。至於其他的,他韓亞暫時還沒有想到。一切,就只能看了。

或許是心情不好,又或者是抹不掉楊成趴在地上的那一幕,總之我是沒有什麼心情就是了。就連車子停下,我都沒有什麼反應。

“喂,到了下車吧。”直到很大的聲音傳來,我這纔回過神來。

“到家了嗎?好吧,那我們回家吧。”淡淡的順道,我便下車了。反正也到家了,我想我要好好的整理一下思緒,不然就像現在這樣,亂糟糟的,真的很煩人。

回家也好,至少這樣可以讓我緩和一下心情,不然我真不知道怎麼辦。這件事弄得我真的很有罪惡感,畢竟這要不是我的話,楊成也不會死,至少不會這麼快就死掉。所以說,整件事似乎都是我的錯。

我夏天,真的就是個罪人。

只是當我下車的時候,才發現根本就不是家。這個地方,看樣子似乎很不錯的樣子,只是我不知道我們來這裏是要做什麼。這個男人是在想什麼?爲什麼帶我來這裏?

“夏天,楊成的死跟你沒關係。就算你不那麼做,他也一樣會死,只是時間問題。所以,你不要想那麼多好不好?夏天,這真的不關你的事。”之前的那一幕,他韓亞也是親眼目睹的。只是沒想到,這個世上真的有鬼這種東西。那突然出現又在瞬間消失的女人和孩子,那蒼白的臉,應該是鬼沒錯。這個世界,真的是太神奇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