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夏茴嘴硬,把松子往自己這邊收了收,看到陸安受傷的胳膊,又推回來,「你要吃嗎?」

《黎明之劫》第13章:魔葯製作流程 「快去軒一閣,聽說有人把譚晶對上了。」

「聽說了么?有人把譚晶打了。」

「真的假的,還有人敢動譚晶,不怕她哥來找麻煩么?」

「誰知道了,聽說外校的,打的挺嚴重。」

「你們聽說了么,譚晶的頭都被打破了!」

短短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趙信在軒一閣將譚晶推倒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最重要的是以訛傳訛,到最後譚晶都要下了病危通知。

殊不知,趙信其實也就是推了一下。

對待女性,他還是能夠保持一定的寬鬆。當然前提是建立在她能知進退的情況。

她若是執迷不悟。

趙信也不介意讓這些變成現實。

「你……敢罵我?」

譚晶伸出做了美甲的手指,眼眸中都縈繞着瘋狂。

「我有么?」趙信攤手。

「敢做不敢當么,你這樣算什麼男人?」譚晶惡狠狠的瞪着雙眼。

「我做什麼了?」趙信無辜道。

「你說我是碧池!」譚晶怒斥。

「啊,你說這個事兒啊。」趙信這才露出瞭然的笑容,「你早說啊,你原來是覺得碧池是在罵你,我還覺得這詞兒是在誇你呢。」

「你……」

譚晶的手指前伸,趙信抿著嘴唇露出很是和善的笑。

「用手指人很不禮貌。」

「我就指你怎麼了!」譚晶撒潑的喊著。

越來越多的學生都圍到了店中,趙信抬手摸了摸鼻間,徑直走到譚晶的面前。

高大的身材,在窗外陽光的映襯下。

如同一道巨大的黑影打在了譚晶的臉上,由於背光的關係,更是將趙信的臉變得陰鬱。

他緩緩的抬手握住譚晶的手指。

「這麼好看的手指,要是少了一根真挺可惜的,收回去吧。」

「你在威脅我?!」

譚晶皺着眉毛,一身的潑辣氣。

「在江南還沒有敢威脅我譚晶!」

「巧了,咱們倆差不多,在江南還真沒有我不敢威脅的人。」趙信的笑容依舊那樣和善,「你要是真覺得不服,就找你哥來。」

看着趙信的眼神,譚晶下意識的退後一步。

「譚晶,你不就是想要青創的名額么?」就在這時,肖樂渝走上前,「我給你,就這樣結束吧。」

「你是在可憐我么?」譚晶歪頭鎖眉。

「我就是想讓這事情到此為止。」肖樂渝的語氣依舊那樣清冷。

「呵……」

譚晶的嘴臉突兀地上揚,眼眸一寒抬手就朝着肖樂渝的臉打了下去。

啪!!!

如驚雷炸響般的巴掌聲從硯台室傳出。

匯聚在外面的學生就像是世界定格似得,驚訝的張著大嘴。

肖樂渝看似空洞無神的眼眸。

在那一瞬間也顫了一下。

就看到趙信扭了扭右手的手腕,在他的前方是被一巴掌打的臉都腫了起來,披頭散髮跪在地上的譚晶。

「體面點,不好么?」

趙信舔著下嘴唇,眼眸中縈繞着冷漠。

整個軒一閣都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跪坐在地上的譚晶,胸口中充斥着的怒火。

「我殺了你!」

跪在地上的譚晶突然爆起,也不知道是從哪裏拿來的,她的手中竟然有一把匕首。

「刀……」

都不等學生們的話音落下。

眾人都不知道中途發生了什麼,譚晶手中的手就已經落到了趙信的手中,而且還貼着她的脖頸。

冰冷的刀鋒就貼在譚晶的下顎處。

「你們學校還讓攜帶管製品入校么?」趙信低語道。

「呵,有種你殺了我!」

譚晶挺著脖子往前動了一下,脖頸的刺痛頓時讓她停了下來。

想像中趙信的退讓並沒有出現。

他的刀鋒就如磐石一般停在原來的位置,而譚晶白皙的脖頸也流淌下一縷殷紅的血。

外面的學生都傻住了。

「血!血!!」

譚晶也獃獃的怔在原地,趙信緩緩的低頭,帖到譚晶的耳邊。

「別再試圖挑釁我,我真的會殺了你的。」

「活着,不好么?」

「滾。」

當趙信將頭抬起時,就那一瞬間的目光交錯,譚晶看到的是一雙陰翳漆黑如惡魔般的雙眸。

「你……你死定了!」譚晶忍受着心中的恐懼大喊。

「好的,祝你成功。」趙信笑吟吟的拍了拍她的臉頰,掰開她的右手,將匕首放在她的掌心,「收好。」

「你等著!」

譚晶右手握著匕首,左手捂著脖子。

「滾開。」

外面的學生都匆匆的將路讓出來,趙信這才慵懶的伸了個懶腰,從硯台室走了出來取出銀行卡。

「裏面的損失算我得。」

「好,好的。」店鋪的店員輕輕點頭,「您稍等一下,我需要去檢查一下。」

「可以。」

在這期間趙信還朝着其他學生看了一圈。

這些學生看他的眼神或是恐懼、或是驚訝,更多的是那種趙信要倒大霉的眼神。

他瞥了一眼裏面的肖樂渝。

她將地上的毛筆撿了起來,徑直來到趙信的面前。

「謝謝。」

「客氣,好歹也相識一場。」趙信瞥了肖樂渝一眼,「不是說好了要去京城的美院么,怎麼最後跑到這江南來了?」

「我……」

「算了,你也沒有必要跟我解釋這些。」敲了敲桌子,趙信就對着店員喊道,「算好了沒有?」

「算好了先生,一共……」

「刷卡。」

扛着宣紙從店鋪走出,途中凡是他去的地方,周圍的學生就都跟躲瘟神似得躲着他。

「譚晶這個霉嗶還挺厲害。」

哪怕是趙信都有點好奇,譚晶他哥到底是個怎樣的人物,能夠給這些沒出校園的學生們,嚇到這種地步。

「趙信!」

店鋪中,肖樂渝又跑了出來。

「還有事兒?」

「我……」這種極具距離感的聲音,讓肖樂渝下意識的握了下拳頭,「那個,我就是提醒你一下,譚晶他哥不是一般人,你……小心點。」

「都訂婚的人了,關心其他男人好么?」

「我和黃海已經取消婚約了。」肖樂渝幾乎脫口而出,那迫切的樣子就好似她已經期待說出這句話許久。

走到前面的趙信怔了一下,輕輕聳肩。

「是嘛,真可惜,明明都訂婚了。」

話音落下,趙信就背對着肖樂渝低語。

「放心吧,在江南……還沒有我解決不了的人,青創好好加油,期待你得表現。」

「別辜負了這次機會。」

「祝你好運。」 第二天早晨,吉祥敲響姜安的門。

姜安擦著濕漉漉的頭髮開門問:「這麼早就走嗎?我剛洗完頭髮,等我兩分鐘,我送你。」

「沒呢,這是我昨天寫的第六期的劇本,你這兩天看看,等我回來指點我一下。

姜安接過劇本,「我飛機改到了九點鐘,等會兒一起坐我的車去機場吧,你走了,我也差不多就到時間了。」

吉祥眼睛一亮,車上有伴了「呀,真好!」

像是要給車費似的,她問:「還想不想唱別的歌?」

你這一臉希冀的,誰能忍心拒絕,誰又拒絕得了你的歌。

姜安心裡嘆了一口氣,投降道:「想。」

在去機場的路上,吉祥又塞給了姜安一個歌曲音頻,她說叫《出現又離開》,裡面還有昨晚的《遠走高飛》。

整個飛行中,吉祥都在想象自己會像小鳥投林一樣,回到學校會愉快地上下翻飛。

結果還沒有見到同學就被徐老師抓去問都準備了什麼節目。

吉祥是古城音樂學院這一屆畢業生中目前最厲害的,也是最出名的。

參加了《歌手孵化營》,勉強算是以歌手身份出道,但參加了《愛情的樣子》后卻以創作揚名。

吉祥老老實實地答,她準備了一首獨唱就是一直沒有伴奏的《Cheapth

ills》。

徐老師不答應,一首歌不行,如果不好意思把畢業典禮辦成她的獨唱音樂會,那就邀請幾個同學一起唱。

至少兩首,一首獨唱,一首合唱,還必須是吉祥原創。

說是為了給師弟師妹們做個榜樣,音樂學院的畢業生就是要有這種能力才行。

吉祥想撇嘴,「哥哥」是到處存在的嗎?不可能好嗎?

人為地高度上升了,但多唱一首歌也沒什麼。

吉祥趕緊聯繫同宿舍的三位女生,邀請她們一起合唱。

歌曲她有,但是需要排練啊,明天就要上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