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衍被陸蕭這一介紹,心裏氣的不行,你丫的我好歹也是一個皇子,你怎麼可以這麼欺負我。

“硃紅見過九公主美女姐姐,見過小昭姐姐,見過死孩子哥哥。”硃紅稚嫩的聲音叫道。

九公主心裏很是享受,因爲硃紅稱呼她叫美女,夏衍氣得不行,硃紅竟然叫他死孩子,他感覺太悲催了,早知道就不出門了。

“朱達昌見過九公主殿下,見過夏衍弟弟,見過小昭妹妹。”朱達昌也客氣的問候說道。

夏衍聽到朱達昌的問候,心裏感覺安慰,終於沒有被稱呼死孩子了。夏衍舒服了,但是小昭心裏不舒服了,感覺自己的稱呼錯了。

“硃紅妹妹,你以後要叫我嫂子,知道了嗎?朱達昌弟弟,你也要叫我一聲嫂子,知道了嗎?”小昭糾正朱達昌與硃紅的稱呼說道。

硃紅還好,是一個天真的小孩子,不怎麼懂事,直接開口叫道:“嫂子。”

硃紅的聲音稚嫩清脆,小昭聽到這個稱呼樂壞了。但是陸蕭心裏的打擊太大了,陸蕭恨不得把小昭的嘴巴縫起來,你丫的這可是在大廳觀衆之下,這下丟人丟大了。

“蕭哥,這是真的嗎?”朱達昌不敢相信的問道。

陸蕭真想罵人,心想這還要問嗎?你妹妹不懂事也罷了,你是豬腦子嗎?

“沒錯,她也是我嫂子。”陸雲仙幫陸蕭回答說道。

陸蕭真感覺自己沒法活了,這下丟人丟大了,這個小昭,還有一個妹妹,配合的天衣無縫,把陸蕭整的心口出血。

得到陸雲仙的肯定回答,朱達昌心裏也不能平靜,他真想罵陸蕭畜生,同時把硃紅摟在懷裏,生怕自己的妹妹被陸蕭禍害了。

“蕭哥,我們是兄弟,但是我有些話不得不說,你怎麼能禍害小昭這麼可愛的妹妹,我妹妹也是你妹妹,你可不能禍害我妹妹。”朱達昌語氣非常凝重的說道。

“噗嗤”,陸蕭終於忍不住了,陸蕭現在後悔了,早知道會這樣,他就不帶兩個小蘿莉出來了,這下丟人丟大了,自己的兄弟都把自己當做畜生了。

九公主也汗顏,原來陸蕭有這種嗜好,難怪了她這樣一個大美女,在靈丹閣呆了這麼久,陸蕭都沒有動心。

“哥,你怎麼回事,朱達昌哥哥說得對,硃紅是我們的妹妹,朱達昌哥哥不讓你禍害硃紅妹妹,但是你也不用氣得吐血呀!”陸雲仙認真的跟陸蕭說道。

陸蕭差點又要被氣得吐血了,這真是被自己的妹妹給坑死了。陸蕭平心自問,我有這麼畜生嗎?你們的理解有誤呀!我吐血是因爲兄弟都不相信我,而不是不讓禍害硃紅妹妹吐血。 陸蕭感覺自己一世英名,都被兩個小蘿莉毀了。其他人恍然大悟,他們這麼客氣跟陸蕭打招呼,陸蕭都不吭一聲,原來是看上人家的小妹妹了。一羣人震驚,真是汗顏,原來陸蕭的口味如此獨特。

觀看的人心裏一陣懊悔,早知道沒有把自己家的小女娃娃帶過來。有些人,家裏沒有女娃娃,也在考慮,回去了要不要再生一個,反正陸蕭還年輕,生個女兒養五六年還來得及。

這些人的齷蹉想法,陸蕭是不知道,若是知道了,陸蕭可能會一怒之下滅他九族。他們應該慶幸陸蕭沒有這種嗜好,不然以陸蕭如今的地位,哪還需要他們把女娃娃送過來,直接去搶就可以了。

“朱達昌,我們可是多年的兄弟,兩個小屁孩的話,你就不要輕信。”陸蕭強帶相容說道。

其實陸蕭說出這話,感覺非常苦澀,畢竟自己真的沒有這種嗜好。陸蕭原本以爲自己的話,已經足以安慰朱達昌了,但是卻被攪合了,差點沒有讓陸蕭崩潰。

“哥,你這就不對了,俗話說童言無欺。”陸雲仙爲自己辯解說道。

這下陸蕭真的要崩潰了,這個妹妹太坑人了,尤其是坑自己,以後還是不要帶着出來好,你丫的,我的形象,我的尊嚴都沒有了。陸蕭相信,以後自己出門,一定會被頂上混蛋、畜生的名頭。

“你們說什麼,什麼是禍害,我感覺陸蕭哥哥挺好的,怎麼會禍害我呢!”硃紅小丫頭帶着諸多疑問說道。

硃紅不說話還好,一說話真是不得了,朱達昌立馬把妹妹拉到身後,心裏抱怨呀。你丫的,我們可是兄弟,你這麼快就禍害了我妹妹。

但是陸蕭的想法,與朱達昌天差地別,陸蕭心裏很是安慰,終於有人給自己辯解了。

“真想不到,硃紅妹妹這麼快就被禍害了,我當初第一次見到陸蕭哥哥,也是這麼感覺,感覺他是一個大好人。”小昭做出一副經驗豐富的樣子說道。

其他人聽到小昭的話,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心想果然如此。但是陸蕭心裏就不平衡了,人家覺得自己是好人,難道做好人有錯嗎?

陸蕭原本要繼續反駁,但是陸蕭怕了,這兩個小丫頭人小鬼大,聰明伶俐,只要陸蕭繼續反駁,這兩個小丫頭一定會說:“我們就是被你這個好人禍害的,最初有上官雲燕、然後有南宮潁豔,再厚有小昭。”

陸蕭怕了,他現在也開始摸索兩個小丫頭的臺詞了,所以他不再說話了。陸蕭不說話了,兩個小丫頭的臺詞打水漂了,頓時感覺一點也不好玩。

“小昭嫂子你的話太偏激了,陸蕭哥哥真的是一個大好人,陵城所有買賣免稅,而且剿滅陵城所有的盜匪,而且剿匪還剿到其它地界,連外鄉人都說陸蕭哥哥是一個大好人。”硃紅偉陸蕭辯解是說道。

硃紅說的,都是陸蕭近段時間做的事,對陵城來說,影響太大了。其餘的觀衆也是點點頭,陸蕭接手陵城以來,給他們帶來的福利真的不少,還真是一個大好人呀!

“硃紅妹妹說的是,陸蕭哥哥確實是一個大好人,以前的上官雲燕姐姐,南宮潁豔姐姐,還有我,誰不覺得陸蕭哥哥是一個大好人。”小昭的話說了一半,暫停了。

小昭就說到這裏,被陸蕭捂住了嘴巴,陸蕭的手心感覺到櫻桃大的柔軟。這把小昭氣得不行,你怎麼可以這樣,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小丫頭感覺自己虧了,剛剛誇陸蕭是好人,還沒有來得及轉折,就被打斷了,自己的脣還要吻陸蕭的手。

過了大概十幾秒鐘,陸蕭就放開了小昭,陸蕭擔心小昭生氣憋死。小昭雖然生氣,但是笑容卻很燦爛,也沒有接剛纔的話題。陸蕭有些鬱悶,在手心有一個紅圈,跟小昭的嘴脣很吻合。

“陸蕭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小昭嘟着嘴巴說道。

陸蕭心裏很爽快,你丫的終於中招了,你都說我是好人了,誰還不說我是好人。

陸蕭的想法與小昭的抱怨,並不匹配,小昭想說,你要佔我便宜,你直說好了,用得着這樣嗎?差點把我憋死了。

若是陸蕭知道小昭想什麼,以後打死他,都不會碰小丫頭了。

小小鬧劇也就結束了,陸蕭得到一陣好評。陸蕭也沒有去哪裏找座位,就跟朱達昌他們坐了一個桌子,也要了幾份菜,尤其是龍蝦要的好幾盤。這裏的龍蝦都是燒烤的,味道非常鮮美,還真算得上陵城的一大美食。

就在這時,有幾個衣着華麗的人走了進來,爲首的是一個玉米杆少年,少年的皮膚白皙,細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富貴人家的公子,養尊處優慣了。

這個少年修爲也不算怎麼高,已經達到凝元境第二重,算一箇中間層的高手。跟在少年身後有八名護衛,一個已經達到金丹境,跟元宵將軍差不多。還有三位凝元境第九重的高手,其餘四位已經達到了凝元境第八重。

這幾個人,陣容很強大,比夏衍的護衛陣容要強大多了。夏衍見到這種陣容,心裏倍受打擊,他可是天都帝國的皇子,竟然還不如一個富貴公子哥的陣容強大。

陸蕭也十分驚歎,若是陵城沒有他鎮守,或者沒有靈丹閣的存在,這八個人隨便走出兩個人,都可以橫掃整個陵城。

“老闆,你們這裏有沒有服務,我需要人陪酒。”玉米杆少年叫道。

這少年十分高調,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青樓被查封,有些女子沒地方去,就進了酒樓,在和園酒樓也有幾人,有時給客人陪陪酒,和園酒樓老闆給玉米杆少年找來兩個少女,雖然不是傾國傾城,但是也臉面桃花。

“夏皇到底做了什麼孽,弄得整個天都帝國一個青樓都沒有,我的男人本色都沒有用武之地,都快憋死我了。”玉米杆少年沒好氣的說道。

這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其他的人,眼睛都看了過來,然後又無視。有人心想,你丫的現在發什麼牢騷,你有能耐之前怎麼不阻止。

有兩個美女陪伴,玉米杆少年喝酒十分享受。

玉米杆少年,在自己喝酒的時候,眼神時不時瞟別人,當看到上官天鵬與陳圓圓,他感覺也就馬馬虎虎,陪酒的女人姿色與自己差不多,但是酒菜品級就相差甚遠。

玉米桿直接把上官天鵬無視了,覺得這不是他的對手,又開始尋找別人對比。當看到陸蕭的時候,這把他嚇了一跳,因爲他看到陸蕭左邊與右邊都坐着小孩子,心想,你丫的風格獨特,竟然要小孩字陪伴享樂,真是畜生。


當看到朱達昌與硃紅,玉米杆少年搖搖頭,難道天都帝國的人都喜歡小女孩,真是民風獨特。玉米杆少年,自認爲自己已經夠畜生了,但是與陸蕭與朱達昌相比,真是望塵莫及。

玉米杆少年繼續往下看,當看到九公主與夏衍坐在一塊,他徹底崩潰了,這到底是啥情況。大男人喜歡牙沒長齊的小女孩,小屁孩卻喜歡大女人,天都帝國的人瘋了嗎?

玉米杆少年當仔細觀看九公主,這可是傾國傾城的大美女,這下玉米杆少年受打擊了。他身旁兩個美女,也算作美女,但是與九公主比起來,就是渣渣。

“老闆,我要換人。”玉米杆少年大怒叫道。

和園酒樓的老闆,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也知道這一桌九個人,乃是大富大貴之人,當然要照顧周到,聽說要換人,就把和園酒樓的所有陪酒的女子都叫了過來,大概有十人,都是臉面桃花。

“公子,人都在這裏了,隨便挑。”長得像一個大冬瓜一樣的老闆,陪着笑臉,和顏悅色的說道。

玉米杆少年朝十個美女看去,一副大失所望的樣子。這十個美女,確實是美女,但是與九公主比起來,就是十個渣渣,十個加在一起,還是渣渣。


“老闆,你會不會做生意,我要換人,你卻帶來十個渣渣,真是倒胃口。本公子我有錢,我要她,你要多少錢,我給多少錢”玉米杆少年非常憤怒,並且指着九公主說道。

酒樓老闆被嚇了一跳,心想,你丫的想找死,可別拉上我。酒店老闆,已經額頭冒汗了,因爲他已經看到九公主發火了,已經氣得胸脯上下起伏。

而玉米杆少年,看到九公主生氣的樣子,越是覺得迷人。

“公子,小聲點,別惹禍上身。”和園酒樓的老闆小聲提醒說道。

陸蕭能到和園就老吃龍蝦,酒樓老本心裏原本高興的很,這個名聲是打出去了,畢竟陸蕭還不曾去過其他酒樓,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個二逼會出來惹事,反而這個二逼他也惹不起,這是他最爲頭疼的事。

“什麼,你竟然說我惹禍上身,我看他是惹禍上身了。”玉米杆少年憤怒的說道。

酒樓老闆又被嚇了一跳,你丫的真的不想活了,那可是九公主呀! 酒樓老闆嚇得不行,已經汗流浹背,那一桌九個人,他一個也得罪不起,得罪一個,他的酒樓就沒法開了,而且他也要消失在陵城。

“公子,他是陸蕭侯爺!”酒樓老闆捏着一把汗,指着陸蕭提醒說道。

玉米杆少年身後的八個護衛,聽到陸蕭的名字,也心裏十分震驚。陸蕭現在可是一個名人,一舉擊敗千蛇帝國,結束戰爭,可是有名的戰將。

“公子,你收斂一點吧!在陸蕭對面那位美女,應該是南宮潁豔大小姐,在她旁邊是十四皇子,在陸蕭身旁,分別是陸蕭的妹妹,還有妖族小昭公主。那一桌几個人,我們還真的招惹不起,我們辦正事要緊。”一個金丹境的護衛提醒說道。

這些人,把陸蕭的資料查了很多遍,對陸蕭也是瞭如指掌。只是有一點他們錯了,竟然把九公主比作南宮潁豔了。

聽到陸蕭的名字,玉米杆少年也收斂了,這個陵城水很深,尤其是靈丹閣,而且陸蕭就是靈丹閣的成員。

“原來是南宮潁豔大小姐,真是國色天香,傾國傾城,美豔動人。九公主與南宮潁豔大小姐相比,差遠了。”玉米杆少年自言自語說道。

玉米杆少年說話聲音很大,陸蕭與九公主他們都聽到了,陸蕭差點笑了出來,而九公主氣得想殺人。心想,你丫的,我也是九公主,你誤會我是南宮潁豔也就罷了,你丫的還敢當着我的面罵我。

玉米杆少年有些嫉妒,論地位,他比陸蕭高多了,但是像南宮潁豔這樣的大美女,卻成爲了陸蕭的女人,他心裏不平,很想立馬乾掉陸蕭。

玉米杆少年,朝陸蕭那一桌走了過去,幾個護衛也緊跟其後。

“千葉見過陸蕭侯爺,見過小昭公主,見過仙兒郡主,見過十四皇子,見過南宮大小姐,南宮大小姐真是國色天香,美豔動人。”玉米杆少年,走近陸蕭他們那一桌,非常客戶的問候說道。


千葉算一個什麼鳥人,陸蕭不知道,但是陸蕭也不小看這個人,身後的護衛如此強大,可見地位很不一般。

聽到千葉的名字,九公主臉色變了一下,這一點細枝末節,陸蕭看在眼裏,陸蕭知道九公主應該知道千葉是誰。


“畜生東西,現在知道我們是誰了,你還不趕緊磕頭謝罪。”九公主憤怒的說道。

千葉擡頭看了一眼九公主,此時有些爲難,讓他跪下,那是不可能的。但若不跪下,又得罪美女,這還真是一個大難題。

“千葉,你見到本侯,竟然不行跪拜之禮,這也就算了,你見到十四皇子,也不行跪拜之禮,你這是大逆不道。”陸蕭大聲吼道。

看到這個玉米杆少年,陸蕭心裏有些不爽,尤其一副色眯眯的樣子,而且敢在陸蕭面前以勢壓人,而且敢對南宮潁豔不敬,陸蕭很想給他一巴掌。

玉米杆少年此時心裏不爽了,我都告訴你們了,我叫千葉,你們怎麼就沒有一個人認識我,竟然還讓我下跪,你們算個什麼東西。

“陸蕭,你算個什麼東西,竟敢讓我們公子跪你,你怎麼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一個護衛指着陸蕭罵道。

但是就在這時,陸蕭動了,手握了一下劍,就看到一條手臂被齊肩斬落,在地面濺起一條血線。陸蕭做完這些,伸手矇住陸雲仙與小昭的眼睛,這樣的血腥讓小孩子看到不好。


“啊!陸蕭,你竟敢偷襲我,竟敢廢我一條手臂,我要殺了你。”被斬掉手臂的人憤怒慘叫。

這事就發生這麼快,誰都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見血了。這個護衛是用劍的,但是右臂沒有,他的左手一拳朝陸蕭砸了過來。

這個護衛也太小看陸蕭了,他是凝元境第八重,而陸蕭是凝元境第七重,他以爲對付陸蕭手到擒來,但是他想錯了,就在他靠近陸蕭的時候,也就是瞬間,他的左臂也沒有了。

“啊,陸蕭,你?”這個護衛慘叫,他後悔了。

手臂是武者身體最重要的一部分,若是沒有了手臂,也就成爲了一個修爲強大的廢人,這個護衛就是這樣的。

“陸蕭哥哥,放開你的手,打打殺殺我又不是沒見過,你又試機佔我便宜。”小昭搬開陸蕭的手說道。

陸蕭很是汗顏,心想,你爸媽怎麼教導你的。陸蕭心想,又不是沒佔你便宜,剛纔還捂着你的嘴呢!想到這裏,陸蕭心跳了一下,你丫的,這也算佔你便宜,以後我不碰你了。

“陸蕭,你這是不是做的有點過分了?”一個紅衣男子走出來說道。

這個紅衣男子,實力強大,是這幾個人中實力最爲強大的人,已經達到了金丹境。

“我平生最討厭別人指着我的鼻子罵我,遇到這種情況,我就會讓他的手永遠伸不出來,這就是我的說法,你不滿可以動手。”陸蕭仰着頭,看着天花板說道。

紅衣人雖然氣憤,但是並沒有出手,從剛纔陸蕭出手,他看得出來,陸蕭絕對不好對付。

“血衣見過陸蕭侯爺,我看這事是一個誤會,就此過去,你覺得怎麼樣?”紅衣男子向陸蕭拱手說道。

聽到血衣這個名字,陸蕭也是震了一下,這個血衣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以前陸蕭不會了解,但是陸蕭現在,在天都帝國名將排行榜第二,陸蕭也當然會瞭解周邊國家的名將。這個血衣,在天都帝國東部的千雪帝國,名將排行榜第四。

血衣將軍卻是千葉的護衛,也就是說千葉的地位在血衣之上,不用猜也知道,千葉是千雪帝國的皇子了。

“血衣將軍,你這個兒子就是一個畜生,竟敢讓我的女人陪他喝酒,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給我滾。”陸蕭裝出一副非常憤怒的樣子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