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冰依幾人轉過頭,就看到玉寒夕閉著眼睛,渾身掛著一團八爪魚上面。

那長得像八爪魚一樣的怪物,還直接站了起來,一隻腳捆住玉寒夕的腰,直接把他給拖了起來。

「那是什麼東西?」夜冰依看著那怪物身上的那些粘糊糊的血液,還在不停的滴落,它那一根根爪子在不斷的伸長,變大,然後好像樹立起了一個人形一樣。

這到底是什麼怪東西?

玉寒夕似乎很不舒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就率先看到了夜冰依幾個人。

他看到夜冰依幾個人正在離他越來越遠,正在往地底下陷,他頓時驚了一跳,大叫道,「喂喂喂!你們傻了嗎?怎麼不往上爬呀?你們快掉下去了!」 陳志凡對鬼撲滿道:“小鬼頭,你守住生門,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要走開。”對於鬼撲滿的能力,陳志凡現在依然非常放心了。

鬼撲滿應了一聲,站到生門的位置。

陳志凡小心翼翼的打開瓶子,念起回魂咒。只見一股青煙,嫋嫋升起。這股青煙陳志凡和鬼撲滿都看得到,焦文龍因爲是凡人,自然什麼都看不到。

等瓶子內的三魂被釋放出來,陳志凡急忙封住瓶子,將老闆娘的七魄繼續封印在瓶子裏面。

這個可是有門道在裏面的。陳志凡只放出三魂,是爲了以防萬一。人有三魂七魄,所謂魂飛魄散,自然指的是元神已滅,時間稍久,就算是地藏王菩薩這樣的高人,也無力迴天。

但是魂飛魄散其實是分開來講的,就是人的三魂永遠不會被打散,只會被逼迫的回不到體內;而七魄就不一樣了,如果被人攻擊,就會散去,變成星星點點的靈元。

所以,陳志凡只放出三魂,是怕假如有什麼差錯以後,三魂尚且有找回的希望。如果魂魄被打碎了,就算是陳志凡,也沒辦法。

雖然沒有七魄,但三魂是元神的主要構成部分,自然也是陰氣了。

老闆娘的三魂在八門金鎖陣中游蕩,因爲沒有七魄,所以構不成魂魄,也就沒有思維了。

陳志凡死死的盯着老闆娘的三魂,生怕有什麼變故。

八門金鎖陣中,一絲絲的陰氣傳到了陰山神木的周圍。陰山神木的上方,籠罩成了灰濛濛的一片。

不多久,果然出現了一股強烈的陰氣。這股陰氣和四散在陰山神木周圍的那些陰氣不同,它好像是凝集成了一股,類似於一把尖刀,左衝右突,好不厲害。

陳志凡暗暗道:果然出來了!接着對鬼撲滿道:“守住生門,不可亂動!”又轉頭對老闆道:“焦大哥,跟在小鬼頭的身邊,閉着眼睛,不許睜開!”

焦文龍本就對這些比較害怕,聽到陳志凡的安排,立馬走到鬼撲滿的身邊,閉着眼睛坐了下來,渾身瑟瑟發抖。

陳志凡施展御風術,快速的欺到了那股陰氣跟前。

因爲陳志凡的體質本就特殊,雖然經過修煉,帶着一絲陽氣,但體內大部分的修爲還是陰氣,所以那股陰氣沒有太在意陳志凡的到來。

陳志凡冷笑着,心道:“任你們如何狡猾,這次休想逃掉了!”

陳志凡施展法術,一股強烈的修爲,從他的體內發出,快速的衝到了陰氣周圍。

那股陰氣像是有思想,發現有不同的氣息之後,快速的纏鬥起來。看樣子,應該是想吞掉陳志凡的修爲,壯大自己的實力。

陳志凡什麼修爲,這股陰氣哪裏是陳志凡修爲的對手。

不多久,那股陰氣好像感覺到了陳志凡所釋放的陰氣異常強大,自己不是對手,所以急忙掉頭,想逃走。

不過,哪裏有這麼好的事。陳志凡釋放的那股修爲,緊緊的纏着那股陰氣,如果不是陳志凡刻意爲之,想逃掉幾乎是不可能的。

陳志凡心道:這樣糾纏下去,自己絕對有能力滅掉這股陰氣,可是這個陰氣的來源,就永遠也無法知道了。

所以,陳志凡控制修爲,放了一個口子。那股陰氣像是得到特赦一般,快速的拜託陳志凡的修爲,向前逃去。

陳志凡控制着修爲,緊追不捨。在陰山神木林的深處,那股陰氣陡然消失不見。

陳志凡追到這裏,發現這裏雖然還有一絲淡淡的陰氣,但是和那股強大的陰氣,根本就不是一路。

陳志凡確定,就在這附近,肯定有一個類似收容所的存在,那股陰氣就藏在了這裏。

不過,陳志凡不敢久留。鬼撲滿守着八門金鎖陣,現在自己又在這裏,難保這究竟是不是調虎離山之計。

陳志凡這樣想着,做了個記號,急忙又回到了八門金鎖陣的所在地。

好在八門金鎖陣依然安好,鬼撲滿還是守着生門,焦文龍還是坐在地上瑟瑟發抖。

陳志凡內心稍安。他在想:這股陰氣有了這次經歷,萬萬再不敢出來了。所以留着老闆娘的魂魄,也沒什麼用了。

到現在,纔算是要給老闆娘歸魂。

陳志凡坐在休門的位置上,念着回魂咒。有了回魂咒的引導,老闆娘的三魂像是張了眼睛一般,迅速的回到了老闆娘的身上。

緊接着,陳志凡又解開瓶子的封印,將老闆娘的七魄釋放了出來。

七魄和三魂不同,三魂雖是這樣叫,但實際上是一個整體。而七魄不同,七魄是由七股凝聚在一起的靈元組成,雖然七股靈元凝聚在一起,可沒有實質上的融入。

要想讓七魄歸位,就不能再念回魂咒了,而是要念安魂咒。

三魂離開主人的肉體已久,被回魂咒引導着進入主人的體內,尚未完全認同,所以必須念安魂咒,讓魂魄在主人的體內安安靜靜的帶着,吸引七魄一股股的進入到主人的體內,整個招魂纔算完成。

七魄因爲有了三魂的吸引,一縷縷的排着隊,進入了主人的身體。

等到所有的魂魄都進入到了老闆娘的體內,陳志凡急忙施展定魂術,確保魂魄不會因爲其他的原因,再次離開主人的肉體。

施展定魂術之後,就剩下耐心的等待了。只有等所有的魂魄完全交融在一起,這次招魂纔算完滿的完成。用不了多長時間,魂魄的主人,也就是現在的老闆娘,纔會醒過來。

陳志凡拿出回魂草,掰開老闆娘的嘴,將回魂草放了進去。

回魂草的功效,自然的加速三魂和七魄進行交融,從而達到目的。

一般的道士,對於招魂,也會些粗淺的功夫。道行稍微深一點的,也可以像陳志凡這樣,按部就班的把魂魄引導進失魂者的體內,然後施展定魂術。

可他們絕對沒有辦法從地府裏面,拿到可以對招魂有奇效的回魂草。

這也是一般道士和陳志凡的區別。 眾人一陣無語,明明是他在往天上跑,哪裡是她們往底下掉啊。

帝玄御盯著那一團黏糊糊的怪物,伸手指著玉寒夕,咽了咽口水,朝著玉寒夕不斷擠眉弄眼,想提醒他。

慕容清清幾人也對著他擠眉弄眼,想提醒他。

但是玉寒夕沒明白,還以為這些人的眼睛有問題了。

可是突然,他發現他的腰間一緊,有什麼東西在纏著他。

玉寒夕這才低頭看了一下,這一下瞬間把他嚇得三魂七魄都沒有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這一陣尖叫,叫得眾人心中更加慌亂了。

夜冰依看向帝玄御,「把你的劍拿來。」

「哦哦!」帝玄御立即就把自己手中的劍丟給了夜冰依。

隨後就看到夜冰依手拿著長劍沖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

玉寒夕還在沒完沒了不停的大聲尖叫著,他一點也沒有掙扎,因為他已經被嚇得手腳發軟,哪裡還使得上一絲力氣?

「閉嘴,還不趕緊下來!」

夜冰依沒好氣的朝著他吼了一聲。她一邊說著,一邊朝著這鬼東西殺過去。

撲哧一下!

長劍沒入了怪東西的頭頂。

可是夜冰依心中突然一跳,暗道不好,這傢伙怎麼這麼粘呀?

居然好像一個大吸盤似的,她的劍進是進去了,可是卻不出來了。

夜冰依將長劍拔出來,可是這怪東西非黏著劍身,好像皮筋一樣可以拉長,跟著她的劍出來。

而且更讓夜冰依感到更不好的預感來了,這怪東西似乎根本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

似乎察覺到有敵人來了,它憤怒的一爪子把玉寒夕給甩了出去,然後一跳一跳的蹦到了夜冰依的跟前。

它似乎是被氣怒了,渾身好像被燒開水的水,滾滾熔岩一樣,往下的掉落,它的身體化成了一灘水,但是立馬又重新凝聚了起來。

「我去!這到底是什麼怪東西?」夜冰依看得頭皮一陣發麻。

她還在不停的拔劍,但是根本拔不動。

「弟妹!我來幫你!」

帝玄御喊了一聲,也從顧惜惜的身上拔出了一把劍,朝著怪東西狠狠刺了過來。

「我們也來幫你。」已經解救並回過神來的玉寒夕和慕容清清也趕緊提劍過來幫忙。

幾把劍同時刺在怪東西的身上,怪東西徹底憤怒了。

那葡萄般大的眼睛看著他們,眼裡翻滾著滾滾的怒意。

它整個好像被氣化了,身上的液體不斷的向外散發,此處這原本就很小的一個小空間,瞬間被它的身體給佔滿了。

顧詩詩姐妹兩人看著腳底下融化的怪東西身體,不斷的躲避,左跳右跳,想要逃避開來。

怪東西把自己融化,變成了好幾份,對著夜冰依,帝玄御,慕容清清,玉寒夕四個人同時發出攻擊。

身上的皮肉都能順著她們手裡的長劍,一點一點的往前面挪過來,這是想要把她們給吞入的節奏!

夜冰依暗道一聲不好,對他們幾人說:「我們快跑。」

「精魄寶寶們,你們快點幫我將劍拔出來。」夜冰依心急的向精魄們求助。 焦文龍看着服用回魂草後仍然沒什麼反應的妻子,擔心的問道:“兄弟,不會出什麼事吧?”

沒等陳志凡開口,鬼撲滿不樂意了。這是很明顯的在懷疑老大的能力啊。

鬼撲滿有些不高興的說道:“不相信就別叫我們老大,誰又不是纏着要給你們治病!”

焦文龍一下子慌了,急忙解釋道“小兄弟,我不是這個意思。”

鬼撲滿斜看了他一眼,不再說話。陳志凡卻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兩人的對話,他的心思全在老闆娘的身上。

陳志凡控制着意念,觀察着老闆娘體內的陰陽變化。一切都按照正常的情況發展。

沒多久,陳志凡感觸到,老闆娘的魂魄已經完全交融在一起。換句話說,老闆娘的魂魄已經完全歸位,醒來已在旦夕之間。

過了幾分鐘,陳志凡心道:“不可能啊,按理說這會肯定已經完全醒過來了,爲什麼還是老樣子,一動不動的呢?”陳志凡這樣想着,不免有些擔心。

陳志凡又控制着意念,仔仔細細的查看了一番,卻始終發現,老闆娘除了身體受了噬魂奪命丹裏那些噁心的蟲子傷了內臟,本體有些虛弱之外,並沒有其他不可思議的事,爲何到現在還不醒來呢?

陳志凡又想了一遍自己剛纔操作的過程,並沒有錯啊。先是回魂術,再是定魂術,最後回魂草,並無不妥。

定魂術?陳志凡想到這的時候,啞然失笑了。 長生三千年的男人 爲了讓老闆娘的魂魄在體內交融,陳志凡使用了定魂術。

定魂術固然可以讓魂魄一直保留在體內,但也同時控制着魂魄不能和老闆娘體內的中樞神經相結合,所以,這會的老闆娘神智已經是清楚的了,只是不能動而已。

想到這,陳志凡急忙撤掉定魂術。

果然,定魂術剛從老闆娘的身上撤掉,老闆娘立馬就虛弱的咳嗽起來。

焦文龍看到妻子已然醒了過來,悲喜交加之下,竟然哽咽的說不出話來。陳志凡看焦文龍這個樣子,只好對着鬼撲滿道:“小鬼頭,拿點水過來。”

鬼撲滿迅速的拿過一瓶礦泉水,遞給陳志凡。雖然大病初癒的人,喝一些溫水比較好,但是現在沒有這個條件,將就着先喝點冰水算了。

老闆娘還不能開口說話,雙眼空洞無神,見有人遞水過來,虛弱的稍稍喝了一點。

焦文龍這時已經差不多平復了一些,能開口說話了:“小琴,你還好嗎?”焦文龍還是有些擔心,也很沒底,一個神志不清長達好多年的人,究竟還能不能恢復到正常人的狀態來。

陳志凡結合焦文龍剛纔的話,有想到以前的時候老闆叫媳婦小曾,才知道老闆娘的名字原來叫做曾小琴。

曾小琴虛弱的點點頭。

焦文龍看到妻子竟然回覆自己了,又驚又喜的普通跪在了老婆的面前,嚎啕大哭道:“小琴,你知不知道你生病的這些年,可是嚇死我了!如果你醒不過來,我怎麼辦啊!”

陳志凡非常理解焦文龍。人在一件事情沒有解決的時候,往往憋着一口氣,支撐着自己。現在這件事解決了,支撐焦文龍的那口氣也不在了,所以焦文龍一下子軟了下來。

曾小琴雖然暫時還不能動彈,但是焦文龍的話,她全聽到了耳朵裏面。所以,她的淚水順着面頰,流在了地面上。

“小琴不哭,我也不哭,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讓你受罪了!”說完想到今天是開心的日子,所以急忙擦掉了自己的眼淚,又幫曾小琴擦掉了留在臉上的淚痕。

“焦大哥,嫂子的身體現在非常虛弱,可能需要靜養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裏,切記不要用大補的藥材,要順序漸進才行。”陳志凡鄭重的吩咐道。

聽到陳志凡的聲音,焦文龍纔回過神來,轉身對着陳志凡,跪了下來。

陳志凡急忙拉着焦文龍道:“焦大哥,你這是幹什麼?”

焦文龍感激涕零的道:“兄弟,如果不是你,只怕我現在還蒙在假道士的鼓裏。小琴可能永遠也沒有得見天日的那天了,你對我們兩口子,恩同再造,我不知道怎麼感謝你。”

“舉手之勞而已,焦大哥,你先起身!”陳志凡不習慣被人跪着感謝,把焦文龍拉了起來。

陳志凡接着道:“焦大哥,現在找夥計過來,把嫂子擡到房間裏。如果我所料不差,一個月之後,老闆娘定然能夠下地活動了。”

焦文龍欣喜的看着陳志凡點點頭,急忙跑回了酒店裏,招呼夥計們前來幫忙。

聽說老闆娘的病好了,這些夥計可是好奇到家了。他們以前只見過正常人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變得瘋了,卻從來沒見過瘋了的人,可以變回正常的樣子。

所以這些夥計們聽到老闆招呼,急忙跑出來。一方面是幫忙,一方面看看老闆的話是不是真的。

曾小琴目前的神智已經是完全清醒的,只是因爲虛弱,不能說話和移動。她看着淺愛幫忙的夥計,眼神裏充滿了感激。

這些夥計因爲老闆娘生病,動不動就要去按住老闆娘,所以沒少見她以前的樣子。看到曾小琴現在的樣子後,這些夥計們信了。看來,老闆娘的病應該是完全好了。

這些夥計們也是異常興奮,因爲在他們看來,老闆娘如果以後不會打鬧了,他們自然也不用在去和一個瘋子打交道了。

曾小琴生病的這些年,老闆和曾小琴兩口子受罪不說,夥計們也跟着沒少受罪。

衆人七手八腳的將曾小琴擡到了房間裏,焦文龍因爲妻子得以重見天日,自然是開心的不行,對着夥計們道:“從明天起,你們的工資再加五百!”

夥計們聽說工資增加了,自然也是開心到不行。焦文龍其實挺會做生意的,開給這些夥計們工資本來就挺高。不然的話,老闆娘這個樣子持續了好多年,夥計卻一個也沒走。

現在聽說工資又漲了,擱誰都開心。“謝謝老闆!”夥計們異口同聲的說了一聲,就離開了房間。 這空間太小,如果火火和白眼狼幾個進來,根本就裝不下,也使不出力氣。

「主人,這是一種魔靈,我也沒有辦法,它是有無數種人的血肉,還有動物的血肉的靈化成的,它們的作用就是可以纏住別人,和一些有靈氣的東西,然後腐化它們,讓別人變成跟它們一樣的東西。」

聽了一個精魄寶寶的話,夜冰依立即感到絕望,那這麼說來,她們豈不是沒救了?

「到底有什麼辦法能把這些怪東西們都給趕走,或者殺了它們呢?」夜冰依頭疼的看著眼前這些怪物。

轉過頭,已經看到這怪物噁心身體快爬到帝玄御三人的手上了。

夜冰依忙對幾人說道:「你們幾個趕緊躲開,我來對付它們!」

看著手中的青龍劍,夜冰依咬了咬牙,這可是上古神劍啊,她實在是捨不得把它給丟掉。

這時,一個精魄寶寶又突然說道,「對了主人,還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趕緊說呀?沒看到老娘都快不行了么?」

「就是這些東西其實也是一種靈,也是跟靈石那些含著大量靈氣的東西,差不多的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東西。

主人你也可以把它給煉化,這樣,還能增加自己的實力呢。而且這魔靈的靈效果,比靈石什麼的還要有靈氣。」

「啥?居然還有這等好處?」夜冰依萬萬沒想到這點,她挑了挑眉,急切的問道,「那該怎麼煉化它,快說。」

「這個簡單呀,我上次記得主人在你們夜氏秘典當中提起過什麼煉化大法么?你就用那個試試看看。」

「是嗎?這能行嗎?那我就試試看吧!」

反正死馬當成活馬醫!

隨即,夜冰依就招呼帝玄御他們幾個,「你們快過來幫我拖住這傢伙,我來馴化它!」

可是,當夜冰依準備煉化這東西的時候,感覺並沒有這麼簡單。

因為這傢伙比她想象中的要強大很多。

而且她也是頭一次使用這種招數,所以顯得有些吃力。

「夜姐姐,我們也來幫你!」

顧惜惜姐妹和慕容清清,帝玄御,玉寒夕幾個手牽著手,全部將自己的靈氣往夜冰依的身上輸入。

幾人合力煉化著魔靈。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