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冰依想了想,也是,回去之後再了解,現在還是先挑選寶貝再說。

好奇的看向狼吞虎咽的火火,「你吃的這是什麼東西?」

看它吃的這麼香,她也想忍不住,要嘗嘗了。

「主人,是好吃的!」火火說著,還孝順的給她遞了一塊。

夜冰依塞進嘴裡,咬了一下,然後立即就吐了出來!

「呸……我的牙!」

很快,夜冰依繼續搜尋剩下的兩件寶貝。

當她看到牆壁上那本煉製符咒秘典,眼睛瞬間一亮。

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種書了,毫不猶豫的收走。

挑選第三件寶貝的時候,夜冰依走到了一堆紫色晶石的旁邊。

這些晶石,紫色的最為珍稀難見,可是夜冰依要來,並沒有多少用。

火火眼睛卻是一亮,嘴裡流著哈喇子,伸著小爪子說道,「主人,火火想吃這個。」

夜冰依笑了笑,然後拿起紫色的水晶石,說道:「好。」

火火頓時開心的蹦了起來,「艾瑪!主人,你對火火簡直太好了,人家都想要以身相許了!」

夜冰依:「……」

挑夠了三件寶貝之後,夜冰依很快就輕易的走了出去。

……

護法長老盯著屏幕上消失的紅點,嘴角的笑意加大,心中興奮不已,差點衝動想要哈哈大笑。

倏地,那個紅點,又突然冒了出來。 護法長老揉了揉眼睛,嘴角的笑意頓時僵住——

怎麼回事!那死丫頭分明不是已經不知死活的強行試探了嘛?

但她為什麼沒有遭到反噬而亡?

夜冰依出來時,面對的就是護法長老一張陰沉無比,黑比包公的一張臉。

護法長老眼底寒光閃爍,眼神冰冷無比,猶如毒蛇一般,纏繞在夜冰依的身上。

他的這種眼神,看得夜冰依很是不舒服,挑了挑眉道:「護法長老,可是看我不順眼?」老東西,以為老子願意看你不成?!

護法長老面色冰冷,一雙眼睛死死的打量著她,沉聲開口道,「你進去深海隧道了?」

深海隧道?夜冰依聞言,微微一怔,就是那個藍色空間么?

心中忽然一驚,他怎麼會知道,她進去了那裡。

難道……

突然想到姬雪之前在古魔森林說過,有人可以看到她們的一切。

莫非這個老東西這裡也有監控?

那麼剛才火火出來,豈不是也被他看在眼裡?

夜冰依眼中倏然閃過一抹厲色,不動聲色道:「哦?難道護法長老,連這個都不知嗎?」她的話模稜兩可。

護法長老瞪了她一眼,沉聲道,「說說你是怎麼進去的?」

聞言,夜冰依狠狠鬆了一口氣,既然他這麼問,那就說明,他是不知道她是怎麼進去的,那她就放心了。

笑了笑道,「難道那裡,不可以進嗎?」夜冰依並不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護法長老陰森森的瞪著她,沒有回答。

夜冰依揚了揚眉,繼續說道,「難道從那裡拿出來的寶貝,不算數嗎?」眼中閃過一抹狡黠。

她當然知道,要是不可以的話,估計從她一開始出來,這老傢伙就劫她殺了,然後再搶走她的寶貝了。

她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故意要氣氣他!嘿嘿……

護法長老雙拳緊握,氣得牙痒痒,面色通紅,雙眼惡狠狠的盯著夜冰依。

他哪裡會想到,這死丫頭竟然真的能進去?

之前,其實是他故意將裡面的危險程度降到最低,為的就是,讓這死丫頭飛蛾撲火,自取滅亡,可是沒想到,卻讓她賺了大便宜。

護法長老越想越生氣,眼睛逐漸變得猩紅,惡狠狠地盯著夜冰依。

夜冰依心中一驚,這老傢伙,該不會想要殺了她吧?

突然,一道猶如萬年玄鐵,恍若寒冰降臨的氣息壓了過來,不動聲色的消化了護法長老身上釋放出的這股壓力。

白色的身影,優雅的走了進來,看也不看護法長老一眼,冰藍色的眼眸徑直落在夜冰依的身上,淡淡的道,「可挑好了?」

夜冰依看到來人,微微鬆了口氣,點了點頭:「嗯,好了」

「走吧。」兩個字,簡潔有力,乾淨利落。

夜冰依回過頭看了一眼臉色黑成鍋底的護法長老,翻了個白眼,然後跟上男子的腳步。

盯著兩人的後背,護法長老目眥欲裂,卻不敢上面阻攔,誰讓那個人他招惹不起呢?

夜冰依走在後面,看著眼前那抹清寒孤傲身影。

暗道,一個人怎麼可以冷成這樣?他的氣息,很是乾淨,純潔,完全是一位冰山美男。 兩個人剛走出宿舍,韓兵帶着幾個人攔截在了他們的面前。

韓兵指着陳志凡:“小子,你說,要多少錢,你才肯離開小芙?”他從口袋拿出支票本:“本少有錢,只要你說出數字!”

這個二筆!陳志凡對妹妹陳若芙聳了一下肩:“自己看吧。”

妹妹不出手,他就要出手了,按妹妹的講述,還有她同學的反應,這個傢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追求女孩子,而是獵奇,想要玩弄女孩。

他必須要妹妹知道,只有自己強大,才能保護自己,外力能給予的幫助實在是有限!

“韓兵,我都說過了我不想和你交往,你別纏着我了,”陳若芙秀眉微蹙:“好了,別擋路!”

陳志凡伸手攬着妹妹的肩:“我們走!”

“上,給我廢了這個小子的手!”韓兵對着旁邊的人一擺手,示意他們攻擊陳志凡!

陳若芙一聽就火了:“韓兵,你想幹什麼?”看來她在學校一直維持的形象,要徹底的終結在這個混蛋傢伙手裏了:“我的事情要你管嗎?你又不是我的什麼人!” 當娶則撩

兩個男生一邊擼袖子一邊朝着陳志凡靠近:“小子,是你自己不識相,韓少看上的女人,你也敢碰?”

陳志凡朝後退了一步。

韓兵見狀,哈哈大笑:“小芙快過來,你看這種男人根本不是你的良配,膽小鬼!”說完,又是一陣瘋狂的大笑,言語裏的不屑幾乎要溢於言表!

聞言,陳若芙朝前一步,攔在陳志凡的面前,陳志凡後退,是想叫她自己處理,身爲兄妹那麼多年,她很清楚自己哥哥的意思!

韓兵是個什麼貨色,就是聽學校裏的風評,也知道了。

見陳若芙居然主動朝着自己走來,韓兵興奮的準備伸手去拉她,孰料陳若芙擡腳朝着兩個男生踹去,將兩個快要走到陳志凡身邊的男生一腳踹飛了出去。

突發買的意外情況令韓兵目瞪口呆:“小芙……”

陳若芙走到韓兵的面前,伸手將韓兵衣領抓住,竟是輕飄飄的將他提了起來:“你這樣的軟蛋,誰喜歡?我要喜歡也是像他那樣的頂天立地的男人。”

她指了一下站在自己身後的陳志凡,她只尊敬像自家哥哥和爹一樣的男人。

看見韓兵的臉,陳若芙嫌惡的道:“以後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嫌棄你這樣的男生噁心!”

她隨手將韓兵丟在地上,陳志凡對着妹妹豎起大拇指:“走!”、

韓兵怨恨的看着陳志凡,全部的事情都是這個男人引起的,不然說不定,現在他早就將陳若芙的手了。

看見陳若芙真的跟在那個男人的身後離開,韓兵立刻伸手去抓陳志凡:“說,到底要什麼養的條件,你才肯把這個女人讓給我?要不然我們商量一下,我先玩……”

聞言,陳若芙反手一個大耳光丟了過來:“回家玩你姐去,人渣!”

啪的一聲,令韓兵呆住,那兩個被踹飛的男生從地上爬起來,哼哼唧唧的罵道:“這個妞怎麼跟變臉似的那麼兇猛?這是陳若芙嗎?是不是我眼花啊?”

韓兵反應了過來,指着陳若芙道:“上,給我抓住她!”

“二筆!”陳志凡用看白癡的目光看向韓兵,“別理他們!”

那兩個男生揉揉被摔痛的地方,其中一個勸韓兵:“韓少,這個小妞也沒多漂亮啊,咱……”

“不行!”韓兵捂着臉,怒吼一聲:“我就要……”

陳志凡煩不勝煩,擡腳揣在韓兵的胸口,直接將他踹飛出去幾米遠,半天也爬不起來,等韓兵從地上爬起來,陳志凡和陳若芙已經提着東西走遠了。

陳若芙一臉的失望:“我已經徹底的對這個學校失望了,哥哥,還是聽你的!”

“志凡哥!”阿寶看見陳若芙,忙熱情的拉着她:“你又帶回來一個妹妹,爹肯定高興!”

陳志凡摸了摸鼻尖,還沒等他說話,陳若芙歪着臉看向阿寶:“有很多姐姐嗎?”

阿寶笑嘻嘻的道:“不多,你叫什麼啊?我叫阿寶!”

“我叫陳若芙,”陳若芙笑道,她用眼神問自己的哥哥:到底有幾個嫂嫂?

聞言,阿寶一愣:“巧合啊,和夫君一個姓氏!”

黑蓮噗嗤一笑,她算是聽出來了,這個是小姑子:“阿寶,這是夫君的親妹妹。”

“啊?”阿寶捂着臉:“丟死人了,我還想以爲夫君帶着新妹妹回來,我想叫新妹妹別介意姐妹太多呢!”

她現在是知道了,夫君太強,女朋友多,也是好事!

陳若芙捂着嘴咯咯直笑:“這個嫂嫂有趣,對了,阿寶嫂嫂,爹呢?”

“爹在這!”陳望從樓上下來:“我們家的大小姐,捨得回家了?”他到了城裏,還沒見到這個閨女,害的他還以爲自己就只生了一個兒子。

回頭想想,他這個做爹的也不稱職,居然對女兒不聞不問!

陳若芙把手裏的東西放下,撲到陳望的身邊:“爹,你不知道,我學校的人老煩了,哥叫我回家複習,到時候重考!”

陳望哦了一聲:“聽你哥哥的就行,爹對考學這些事情不懂,家裏就是你哥哥有經驗!”

“爹,一看就知道你不想我,”陳若芙嘟起嘴:“其實我可想爹了,對了,爹,我到底有幾個嫂嫂啊!”

陳望沒好氣的道:“這個要問你哥,有幾個嫂嫂得看你哥哥的!我也做不了主!”

聽見爹的這句話,陳志凡翻了一個白眼,要是爹拿不了主意,楊依依從哪裏來的?阿寶和阿紫是從哪裏來的?

陳若芙不依不饒的追問道:“爹,你到城裏這麼久,是不是真的沒想我啊?”

“你都沒想爹,爹能想你?”陳望扒開女兒的手臂,做到沙發上:“給我站好,好好說話,爹又不是你的絲瓜架。”

“嘻嘻嘻,”陳若芙繼續抱着陳望的手臂:“爹,我就是您的小豆角,我還沒熟呢,對吧?”

還小豆角?聽見陳若芙的話,好幾聲噗嗤笑聲從四周響起來! 忽然,夜冰依腦中閃過一幅雪景,雨和雪相交,唯美的天氣,白衣少年,獨自站在那裡,背影孤寂,顯得很迷茫又無助。

畫面一轉。

一個嬌俏的小女孩仰起巴掌大的小臉,好奇的看著他,眼睛彎彎,有說有笑。

一群黑人突然來襲,將小女孩打飛。

然後,然後……

「唔……」夜冰依的頭突然狠狠撞上了一堵肉牆。

猛然回過神來,抬起頭,便看到姬流音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下來。

霎時間,對上他一雙冰藍色的眼眸,夜冰依微微驚訝,她……什麼都想起來了。

原來不是夢……

看著和夢境中重疊的藍眸少年,夜冰依張了張嘴,隨即又閉上了嘴巴,最終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畢竟都是小時候的事情,說不定,人家早就不記得了。

再說了,小時候的夜冰依,又不是她,而且就算說了又有什麼意義?

他,也早已經不是當年的他了吧?

他和夜冰依之間,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過客。

她說的都對,可是這些話,都是對於她來說是。

而對於姬流音,夜冰依,便是他唯一的光。

沒有了光,如何生存?

夜冰依突然想到,就連那天,在大街上偶遇到他,自己用的都是紫舞的臉。

下意識看向他的眼睛,當年他的眼睛,是真瞎不假,後來,又是如何醫治好的呢?

「在想什麼?」姬流音淡淡的看向她,冰藍色的眸子緊緊凝視著她,似乎能夠看穿一切。

夜冰依立即收回視線,打了個哈哈道:「呵呵,沒什麼,只是好奇,你為什麼不問我都拿了些什麼呀。」她對他眨了眨眼,笑嘻嘻說道。

說的好像真的一樣。

「真的……只是這樣嗎?」男子的聲音蔓延著一股淡淡的寂寥,難掩失落,冰藍色的眼眸望著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夜冰依的錯覺,她剛才,居然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傷痛,可是當她在追尋,卻銷聲匿跡,彷彿剛才,只是她的錯覺一樣。

空氣中似乎都透露著一股若有若無的悲傷。

夜冰依覺得哪裡怪怪的,打破這尷尬的氣氛,訕訕一笑道,「對呀……呃,怎麼了?」

「沒什麼。」姬流音丟下一句話,轉過身率先走在前面,轉過身的瞬間,冰藍色的眼眸閃過一抹濃濃的落寂,氤氳一層迷霧。

為什麼……她分明已經想起他了不是嗎?

為什麼,不願意承認……為什麼……

難道,是因為他——

……

回來的時候,夜冰依並沒有回到之前的地方。

因為那些人都已經早就散了,各自回家。

走在熱鬧喧嘩的大街上。

火火看到吃的東西,就要撲上去,夜冰依拉都拉不走。

她甚至都懷疑這小東西是不是餓死鬼托生的。

為了不丟人,夜冰依只好統統都給它買下來,反正她現在又不缺錢。

但是這傢伙好像永遠吃不飽似的,那小身板兒,也不知道怎麼吃得下這麼多東西。

「來自大王山新採的水果喲!大家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大街上,一個小販推著車在那裡吆喝著。

但奇怪的是,有很多人上前圍觀,卻沒有一個人買。 “哇,都是我的小嫂嫂嗎?”陳若芙雙手捧心:“太叫人嫉妒了……”

水玲瓏笑嘻嘻的抓過陳若芙的手,給她塞了一把寶石:“喜歡做什麼,叫志凡哥去給你做!”

接着黑蓮,黑寶,阿紫都是給了她很多的寶石。

陳若芙驚喜的道:“瞬間成了小富婆的感覺真好!”

“自己去選房間!”陳志凡輕輕的在妹妹肩膀上拍了一把:“你喜歡寶石,哥哥那裏多的是!都是你小嫂嫂們帶來的!”

“小芙妹妹,你喜歡哪間房,我去幫你收拾!”黑蓮伸手準備幫陳若芙提東西。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